我來回答

熱心網友回答 (4)

  • 106070921108

    2019-07-27 10:08

    簡單講幾句,以後有時間再適當吹爆

    https://i1.ask543.net/uploads/12/fe/6/2b292000004b2d7732dbe.jpg

    幸好沒買多,不然找不到三刷的人來hh首先,大家有些失態,這主要是期望值和製作的問題XD

    https://i1.ask543.net/uploads/69/3f/c/174f300078d3d66f4c1c9.jpg

    大聖期望值爆滿,製作也可以說不愧於大聖,但對我個人來講說期望≧製作,所以我吹了但沒有爆

    https://i1.ask543.net/uploads/eb/47/7/2b28e000004a8c3347cb1.jpg

    而白蛇,自來水的教材典範,我之前對它毫無興趣,強行安利最為致命,期望值≦製作,結果堪稱驚艷的享受

    風語咒沒去電影院,豆瓣六分之作,期望值<製作,抱著看爛片樂呵的心態,這就導致看完以後我比起白蛇反而更喜歡風語咒,雖然我現在確確實實的明白《白蛇》全方位的確要比風語咒好,但剛看完那會就是覺得風語咒真TMD好看!

    所以讓我們不妨試想一下:

    一個人,注視著這種鬼東西:

    看看這蒜頭豬鼻子,大眼萌,特別那一口好牙(小孩子少顆牙很正常),我心中日思夜想的完美男神

    抱著嘗試吔到屎的心態,走進電影院,坐下,看完哪吒:

    虛假而浮誇的造型,還我上面男神!起立,走出電影院

    他,怎麼說,也得多多少少先瘋一會

    可以說一次成功心理實驗,先是以超低宣傳和鬼造型予以衝擊力使大眾瀕臨心態崩潰,抱著獵奇的心理進入影院,隨後展現本來面目 讓觀眾懷疑人生,成功把一個個普通觀眾洗腦成了只知吹爆的復讀機,一個個人型自走宣傳免費安利 機 器 人 。

    第一次,看到貼吧收錢水軍都比不上的自來水,全五星好評假到自己都覺得不真實的真實自來水

    第一次,在貓眼看到如此爽到爆炸滿地吹的評論區,唯一一個差評點進去一看還是智力問題

    第一次,在豆瓣看到和自己所想的一個字不差的評論,結果一點發現是別人寫的

    第一次,在電影院裡用自己的眼睛,看到,國漫,「成 熟 了」

    第一次,期待續集到原地升天

    第一次,看到國漫丑造型下面有著硬骨頭,偽「雷劇」下面反而有著全方位的硬實力

    自大鬧天宮,半個世紀後,我終於在國漫里找到了本命。

  • 99497341636

    2019-07-27 10:31

    良心之作,國產動漫在進步。

    它有足夠壯觀的大場面特效,細節處理的也很棒,角色的台詞與嘴形都能對應。

    笑點淚點兼備。

    打戲很燃,文戲有笑有淚,

    這部劇沒有純粹的區分正邪,而是體現人性的兩面。連我們心中的少年英雄也是有複雜的人心的,這也能體現出我們現在觀眾的包容點,以及通過多個維度去探知世界。

    現在網上出現了哪吒與敖炳賣腐的圖文,個人不是很贊成。他們是友誼,純粹的友誼。

  • 懶萌萌愛生活

    2019-07-27 10:56

    中國人的劣根性 1 稍微有點成績就沾沾自喜盲目自大 吹得天上少有地下無雙

    2 盲目跟風 毫無主見 如果有一萬個人說屁是香的 那它就是香的

    3 吹來吹去 結果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從最初的一片歡呼吹捧統統變成一片謾罵詛咒 無一例外

    ——以上三條可參照中國男足

    目前《哪咤》一片正處於第一條階段

  • 6702884906

    2019-07-27 10:25

    7月22日,《哪吒之魔童降世》北京點映場映後,該片導演餃子在被問及靈感來源時如是說,除了老港片之外,他還受到了很多歐美電影、日本動畫電影的影響。比如,片中魔童降生的段落致敬了卡梅隆的《終結者》,很多打鬥戲的酷炫設計則得益於日本動畫電影的啟發。

    《哪吒之魔童降世》

    導演的這番表述,倒是印證了筆者觀影時的一些困惑。比如說,如果把哪吒對應成漩渦鳴人,敖丙對應為宇智波佐助,那麼酗酒的太乙真人就是嗜酒如命的自來也,乾坤圈對於魔丸的克制,就相當於鳴人的九尾封印,哪吒掙脫乾坤圈與鳴人解除封印後的暴走相似,哪吒學會控制乾坤圈的鬆緊度,則又跟鳴人與九尾九喇嘛的查克拉合體相一致。

    這種《火影忍者》的觀感,還可以聯想到千手柱間與宇智波斑「相愛相殺」的一生,敖丙還有一種宇智波鼬的悲劇感,申公豹則有如木葉村「根」的領導者志村團藏。

    片尾靈珠附身的敖丙與魔丸轉世的哪吒合體,又讓筆者想到了《天空戰記》中光與影的合體。

    《哪吒鬧海》里的家將(上)和夜叉(下),感覺直接串場到了《哪吒之魔童降世》

    要我客觀地評價《哪吒之魔童降世》這部電影,我會這麼表述:的確很燃,它是國產動畫裡少有的,帶有強烈少年感的、男孩子氣的動畫片,但是……

    但是它本質上就是日漫里很常見的少年熱血動漫。

    《哪吒之魔童降世》

    當許多影評在滔滔不絕評論該片如何顛覆哪吒形象時,筆者有個判斷,大多數「80後」、「90後」對於哪吒的認識,來自《哪吒鬧海》《少年哪吒》等動畫片吧。實際上,無論是小說《西遊記》還是《封神演義》里的哪吒,都以《三教源流搜神大全》里的道教神明形象哪吒為藍本,但哪吒在中國古代民間神話傳說中,可不見得一直如此,不妨去品味一下《南遊記》中的哪吒戰華光,你會發現哪吒這一人物可以總結為——背景硬、本領大、手段黑——這在某種程度上不就是《哪吒之魔童降世》里的那個惡童哪吒麼。

    片尾一個接著一個的彩蛋,彰顯了主創團隊的野心,他們試圖打造一個龐大的封神宇宙,或者說一個龐大的中國神話傳說宇宙,因為很明顯感覺得到定海神針的存在,說不定敖丙還能化身白龍馬呢。只是哪吒母親殷夫人一口一個「吒兒」的叫哪吒,讓我總有些出戲,走神中我在想,殷夫人該如何叫金吒和木吒呢,難道陳塘關老李家的三兄弟小名都叫「吒兒」?不過想想也是,「哪兒」,無論念成「Né ér」「Nǎ ér」好像都不太好聽。

    從「哪吒」這兩個都帶著口字旁的字,就能看出他濃郁的異域色彩,有學者考證其源自古代波斯《列王紀》中的努扎爾(Nowzar),也可能融合了古印度神祗那羅鳩婆(Nalakuvara),甚至三頭六臂的形象也與印度教中的濕婆(Shiva)有關,這種多源流、各時期逐漸漢化的過程,使得哪吒的形象是多變的。對於文藝創作來說,這其實是一件好事。

    在《哪吒之魔童降世》里,主創團隊放棄了哪吒敘事中最常見的「骨肉還父母,蓮花化肉身」的結構,與其說是顛覆,不如說是直接上溯千年前的本來面目,因為那本是《五燈會元》《景德傳燈錄》等佛教典籍里「析肉還母,析骨還父」的說法,為的是關鍵的下一句「於蓮華上為父母說法」(景德傳燈錄》卷二十五)。傳為明人許仲琳所著的《封神演義》里雖然用到了這一段,但寫著寫著就往忠孝節烈上靠了。

    《哪吒鬧海》中橫劍自刎的一幕

    1979年上映的《哪吒鬧海》,哪吒橫劍自刎的那一幕,已成絕唱。自此之後,中國動畫三十載未見如此悲壯意境。《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好就在於沒有「為賦新詞強說愁」,因為我們這代人的確可能「少年不識愁滋味」,儘管片中哪吒說出的那句「若命運不公,就和他斗到底」,回味之下多少有點「中二」,但這句話不違和,甚至某種程度上,它隱含著個體身份認同與平權的意味,這在國產動畫片,或者再往大了說國產影視劇里,是不多見的。

    片中有許多熱血到「中二」的台詞

    儘管在筆者看來,《哪吒之魔童降世》有許多日本少年熱血動漫的痕跡,但它仍不失為一部好電影,因為它做到了一點——講好故事,不說教。以前人們在批評國產動畫時,常說的一個詞是「低幼化」,但這種「低幼化」的本質在於錯誤地把「寓教於樂」理解為「教」,說教之下,故事當然不會走心。而之所以《哪吒之魔童降世》從點映階段開始就能引來那麼多「自來水」,就在於它把觀眾看「樂」,而又不是「十冷」那種無厘頭的「樂」,它仍然關乎一個少年的成長。中國動畫已經很多年沒有一部拍給小男孩、大男孩看的動畫片了,本片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