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普京來說,俄歐關係和俄美關係哪個更重要?

我來回答

熱心網友回答 (7)

  • 3038647709338635

    2019-08-08 15:16

    當然是俄美關係比俄歐關係更重要。但重在制衡與穩定,而非友好和親密。

    https://i1.ask543.net/uploads/43/29/b/2b293000046f829674398.jpg

    俄美關係是當今世界最重要的雙邊關係之一。

    https://i1.ask543.net/uploads/82/64/8/2b28a0000471595a1f89c.jpg

    中美關係是當今世界上最重要的雙邊關係之一,俄美關係同樣如此,而俄歐關係顯然達不到這個量級。雖然當今世界是多元化發展格局,但是美、俄都是決定世界格局的重要力量之一。無論我們是否願意承認,美俄關係對於維護世界和平穩定的確至關重要。相比之下,俄歐關係主要體現在經濟方面,如果俄羅斯和歐洲不結盟,那俄歐關係對世界格局的影響將非常有限。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9/ce/2/2b29a00004779fc64aba1.jpg

    俄美關係對俄歐關係具有導向作用。

    雖然美歐之間常有分歧,但總體上是一致的,尤其在全球戰略問題上更是如此。俄美關係穩定,俄歐關係發展就相對良好;俄美競爭激烈,俄歐關係八成會受影響。只有在不涉及核心利益問題上,俄歐關係才能突破俄美關係的制約,尤其在經濟方面,俄歐合作的可能性更大、領域也更廣。總體上,俄歐關係的發展是在俄美關係的大框架下進行的,今後很長一段時間內,可能依然如此。

    俄美關係重在制衡,俄歐關係重在建設。

    俄美關係比俄歐關係重要,並不是指俄美關係要比俄歐關係親密,而是說,需要花費更多精力去維護。美國要維護霸權地位,俄羅斯又勇於挑戰美國的霸權地位,決定了俄美關係不可能太親密,俄羅斯曾經試圖加入北約而為美國所不容,就是佐證。所以,很長一段時間內,俄美關係只能保持斗而不破、親而不密、相互制衡的微妙關係。而俄歐關係就簡單很多,互相需要的時間,親密一點,分歧大的時間,冷靜一點,對世界對雙方都不會有太大的影響。

  • 997953016175916

    2019-08-08 11:57

    德國副總理兼外交部長加布里爾本月9日出訪俄羅斯,與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會面,旨在緩解西方與俄方之間的爭端,但同時加布里爾也表示,擔心雙方過高的軍費預算會導致新一輪的軍備競賽。計劃訪俄的還有英國外交大臣鮑里斯·約翰遜,如果成行這將成為英國外交大臣對俄五年來的首訪。但弔詭的是,約翰遜在計劃訪俄幾周前,卻頻頻對俄發表不友善言論,指責俄羅斯「計劃用各種卑劣手段」干預西方民主。此言論一時激起各方猜測,歐洲輿論普遍認為,約翰遜此次訪俄不會「非常友善」。那麼俄歐關係是否會回暖?回暖的障礙又在何處呢?

    目前,俄歐關係緩和的積極因素正在出現。2017年是歐洲的「選舉年」,荷蘭、法國、德國、義大利等國將進行大選,各國右翼勢力抬頭被認為將重構歐洲政治版圖。事實上,普京第二任期後與歐洲中右翼、甚至極右翼保持相當緊密的關係。在義大利,普京與貝盧斯科尼家族保持著熱絡的個人關係,而北方聯盟則因為其更為保守的價值觀與莫斯科關係密切,甚至請求俄羅斯加入歐盟,在歐洲共同成為傳統價值觀的捍衛者。在法國,普京和菲永有著深厚的個人淵源,與瑪麗娜·勒龐領導的國民陣線也有密集的交往:2011年勒龐就隔空喊話,表達了對普京和俄羅斯的支持;烏克蘭危機時,勒龐更是跳出來支持俄羅斯,並高度讚揚普京,「普京先生是一位偉大的愛國主義者,他在捍衛俄羅斯的領土和人民,他也在捍衛我們共同的價值觀,那些屬於歐洲文明的價值觀。」除此之外,英國極右翼政黨「英國國家黨」、奧地利自由黨都與普京政權保持著長期的往來。

    克里姆林宮曾試圖建立起一個以俄羅斯為首的「巴黎—柏林—莫斯科」保守軸心來挑戰現有國際秩序,但烏克蘭危機宣告了這一努力的破產。不過即便如此,俄羅斯在歐洲的保守主義「同道」依舊很多,如果2017年歐洲右翼真正能夠重寫歐洲政治版圖的話,那麼俄歐關係有所好轉的可能性將很大。

    然而,從根本上來說,俄羅斯與歐洲的關係惡化是緣於冷戰結束後根深蒂固的結構性矛盾。在西方世界看來,前蘇聯解體是冷戰的勝利,而俄羅斯要想和西方對話,前提是接受西方的「民主理想」和制度設計。但是在俄羅斯眼裡,這是不可接受的霸權主義。從沙俄帝國到蘇聯再到俄羅斯,都把自己看作一個大國,不僅要求平等地與其它國家對話,而且還承擔拯救他國的使命。另外,冷戰結束後,俄羅斯數度迎合西方,但屢屢不被重視。西方從最開始只是表面上支持俄羅斯「休克療法」等一系列改革,到不斷發動一輪又一輪「顏色革命」,把北約和歐盟的邊境推近俄羅斯邊界和心理腹地,再到烏克蘭危機,俄羅斯感受到了與西方交往過程中的不平等、不受重視和不被信任,並不斷遭受觸及底線的挑戰,這讓俄羅斯一直耿耿於懷。因此,俄歐之間的結構性矛盾並非一朝一夕可以緩解。

    另外,俄美關係是俄歐關係回暖的最大的不確定性因素。今年1月20日,川普就任美國第45任總統,在競選期間和就任總統以後,川普和普京頻頻隔空喊話,互相示好。很多國際評論也傾向於認為美俄關係將就此改善,並認為這符合雙方最大的國家利益。這種希冀很快被美國堅定的盟友英國捕捉到,隨著川普的上台,英國迅速調整外交方向,其最新的表態稱,英國要堅持自己的價值觀,但不應成為俄羅斯的敵人,英國外交部應該與俄羅斯開展建設性對話。正是這種基於英美同盟基礎上的追隨政策促成了鮑里斯此番的「試水」之行。

    但問題是,美俄關係好轉具有太大的不確定性。就川普個人而言,其在表達與俄親近意願的同時,要擺脫陷入「俄羅斯傀儡」的政治陷阱。弗林的「通俄門」已經讓川普嘗到苦頭,可以預見,至少在短期的對俄交往中,川普政府會保持更加審慎的態度。美國的這種態度,又讓俄歐關係的改善蒙上了一層陰影。

  • 那時花開

    2019-08-08 17:30

    俄羅斯是歐洲國家,儘管它的國土橫跨歐亞兩個大陸。但,它的文化,經濟,軍事的重點都在歐洲。要說的是這個歐洲國家自二戰以來,就不得不把精力放在對美關係上。70多年來和美國在世界各地角力,與歐洲各國的關係反而顯的不是第一重要。但,現在要改改了。世界進入一個大變動時期,歐洲可能分化和重新組合,普京應當抓住這個機會。如果普京能把歐洲籠絡入懷,美就該退回美洲了。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所以,對普京來說俄歐關係非常重要,同時,俄歐關係也有基礎。歷史上分分合合是常有的事,現在雙方也有需要。歐洲需要俄羅斯的能源,俄羅斯需要歐洲的工業產品。最關鍵的,是歐洲有一股討厭美國的情緒,這與俄羅斯不謀而合。從另一方面來說,俄羅斯與美國之間沒有合作的可能,只有互相拆台需要。兩國都是能源輸出國,除了爭市場競相壓價,還能幹什麼?所以,經濟上美俄不能互補,也是關係不能緊密的因素。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美國現在是「強弩之末」,只要看它在中東的表現就可以明白。或許與伊朗斗的結果,就會被打的現出原形。或者,川普這一任就會有結果。美元霸權已經動搖,盟友體系搖搖欲墜,很多方面只差臨門一腳。所以,普京對美,最好的做法就是為美國處處設限,就是找美國的麻煩,這是川普最忌憚的。這也是以鬥爭求生存,因為對美國這樣的無賴,不鬥它是不會退讓的。

    俄歐關係的重要,在於俄歐誰也搬不走。鄰居不能選擇,既然如此還是最好能改善關係。在歐洲,無論德法,與俄羅斯都有和好的理由和基礎。美國的衰退,英國的脫歐都給了德法與俄羅斯改善關係的機會。看看普京與德法,奧地利的互動,就可以知道:「老歐洲」與俄羅斯有靠攏的可能,一條「北溪-2」不會只是天然氣的輸送。而是天然的聯繫。現在,俄羅斯與「老歐洲」的關係問題不大,重點難點反而是原東歐國家。但,只要美國勢力退出這些地方,與這些國家的關係對俄羅斯來講,也不是什麼難題。

  • 75076214028

    2019-08-09 16:21

    當然是俄歐關係!

    https://i1.ask543.net/uploads/b0/8d/5/174fc0007d28074bdd843.jpg

    從現在的情況來看,俄羅斯與歐洲的關係將會逐漸正常化,關係會不斷加深。首先是應為美國一直是把俄羅斯排除在自己的圈子以外的,俄美關係不可能變好,就算俄羅斯主動,美國也不願意。而歐洲則不一樣,雖然說俄羅斯與歐洲有著矛盾,但並不是什麼深仇大恨,完全可以合作,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俄羅斯與歐洲是「兩廂情願」,有著共同的對手以及共同的利益訴求。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6/a6/6/174f80007d58edac0e966.jpg

    美國衰落是肯定的,隨著新興國家的出現,美國的地位以及他的經濟都會受到影響,未來必定是多極化的世界。而歐洲將作為一個新興地區出現在國際視野中,最近幾年,歐洲的法德一直在謀求軍事上的獨立,要把美軍趕出歐洲,其目的就是想建立一個以法德為中心的歐盟世界。並且已經這樣做了,從歐元一體化,再到現在法國積極倡導建立歐盟自己的軍隊,都是在向美國發出信號,我要獨立。

    https://i1.ask543.net/uploads/aa/70/f/2b29100004f691043a649.jpg

    俄羅斯與美國的關係不用多說,互相都看不順眼,普京作為一個強勢的總統,也不屑與美國改善關係。而和歐洲就不一樣了,歐洲之所以與俄羅斯對抗,因為之前還是蘇聯時期,意識形態的不一樣。而現在蘇聯都解體了,歐洲自然沒有什麼顧忌與俄羅斯交好了,關鍵就是他們有著共同的對手:美國。俄羅斯也是一個歐洲國家,普京自然願意與歐洲其他國家改善關係,而法德為首的歐盟也樂於改善關係,雙方一拍即合。

    https://i1.ask543.net/uploads/9d/4d/3/2b28c00004e3f7e979821.jpg

    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俄羅斯是資源大國,歐洲需要資源,北溪2號管線的建設就是俄羅斯與歐洲改善關係的信號。從地緣因素來說,歐洲從俄羅斯購買油氣是最便宜的,但因為美國的一再插手,歐洲國家不得不從中東地區購買石油,大大的增加了成本,而這些錢都需要有歐洲國家自己承擔,美國並不為自己的行為買單,歐洲豈能做虧本買賣,與俄羅斯合作才是雙方的共同利益。

    總而言之,俄羅斯與歐洲的關係最重要,並且也開始逐漸在改善,未來能夠走到一起,也說不定,在利益面前,不管有什麼,都能合作,反之亦然。俄美關係到了這種地步,重不重要已經無關緊要了,既然能撇開美國與歐洲捆綁在一起,在與東方大國保持這良好的關係,俄羅斯已經可以立於不敗之地了。

  • 54578927414

    2019-08-08 17:00

    謝邀!

    在美國夢想獨霸天下的背景之下,俄羅期己被美國戰略報告中定為敵人,因此美俄已是死結不容分解。

    近年來,俄美處於戰爭邊緣狀態。美國主導的北約多次在俄家門口軍演,並且已在波蘭駐有重兵,挑唆烏克蘭進行多次軍事冒險。

    在這種情況下,俄羅斯憑藉強大軍力,亳不妥協堅持對抗美國的軍事威懾,並大力支持伊朗委內瑞拉等的抗美鬥爭。

    在仍然存在美對俄戰爭危險的情況下,俄會主動尋求改善雙方關係?這不符合戰鬥民族的一貫強悍的作風。在美國一號外交官尋求改善兩國關係時,俄清醒地認識到,這不過是美國的權宜之計,不予接受。從現實角度看俄的戰略選擇,他們在東方選擇了中國作為親愛夥伴。對於西方世界俄自然會選擇,優先發展與歐州的關係,這不僅能夠分化美對俄的現實危險,同時俄歐具有地緣天然優勢,而在抵制美霸權方面,也具有許多的共同點。

  • schcch_nxh88

    2019-08-09 07:23

    毋庸置疑,對於俄羅斯總統普金來說,處理好與美國的關係,是他的外交政策核心,重中之重;很簡單的大量,把「老大」拿下,它的小兄弟誰還不能搞定!?

    首先就是因為目前能夠和美國平起平坐,被美國視為「戰略對手」的只有俄羅斯;除了經濟體量不能與美國相比以外,俄羅斯的核武器庫足以如美國人心驚膽顫;

    說白了,目前能夠制衡美國全球軍事部署的國家只有俄羅斯;因此,普金也非常善於利用這一千載難逢的優勢(因為,只有在軍事對抗上,俄羅斯才是美國的對手)。

    而且,普金在俄羅斯執政已經接近二十年,經歷了從小布希到歐巴馬;再從歐巴馬到川普;不誇張的說,普金對美國政治的那些事兒了如指掌。

    因此,每逢美國與俄羅斯發生摩擦,或者在全球影響力的較量中,普金都能夠「以小博大「,遊刃有餘;而俄羅斯頻繁亮相的軍事「黑科技」也讓美國人坐臥不安。

    與對付美國相比,與歐洲人打交道,普金的感覺就輕鬆多了;首先歐盟也好,北約也罷,它們並非是一個主權國家,而其成員國對俄羅斯的態度也不是鐵板一塊。

    普金總統非常擅長利用這些矛盾;該出手時就出手,比如烏克蘭、比如喬治亞、比如阿布哈茲等等;而一旦美國不表態,歐洲一致啞火。

  • 清茶灬與酒

    2019-08-09 07:32

    當然是俄歐關係更重要。美國對於俄羅斯來講,主要是經濟制裁和壓迫。美國要對付的其實不是俄羅斯,它只是防範俄羅斯再次崛起強大對他造成威脅。但是從俄羅斯的經濟結構也能分析出來,他的再次強大這是不可能的。美國真正的目標是利用俄羅斯的中程導彈及核彈頭,對歐洲造成軍事和心理上的威脅。通過破壞俄羅斯和歐洲的關係,控制和減少俄羅斯向歐洲的能源供應可靠性,破壞俄羅斯和歐盟之間的金融關係。所有這些行為都是為了限制和破壞歐洲的經濟環境,破壞歐元區的穩定,使歐洲的大量資本回流美國,對美國經濟造成輸血,接盤美國股市和美國國債,達到損人利己的目的。 所以我們會看到儘管俄羅斯實力快速下降經濟實力更與美國無法相提並論的情況下,美國仍然對俄羅斯不依不饒,到處鼓吹俄羅斯的軍事威脅,反對德國和俄羅斯之間的北溪2號管線建設計劃,挑動烏克蘭與俄羅斯之間的戰爭,達到破壞俄羅斯經烏克蘭通往歐洲能源管線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