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電商生態的現狀和未來你如何看待?如何入局快手電商?

我來回答

熱心網友回答 (3)

  • 96448367825

    2019-08-02 15:56

    最近一直關注過幾個頭部的快手賣家,做的非常好,每天都大批帶貨,其中不少人每年營業額過億。

    比如娃娃兩夫妻,他們本身是淘寶的頂級賣家,來快手賣貨出於偶然,但又很適合他們的特點,本身他們有很明確的風格,而且賣的貨價格不貴但是質量很好,所以在快手上跑出來也就很自然的事情。

    另外,他們的貨很便宜是因為他們自己都有工廠,貨源穩定並且成本可以控制的很好,所以他們也不怕價格戰。

    最後,他們的售後服務做的很好,換貨退換沒什麼問題。

    以上這三點是他們做好的前提,當然快手電商的風格一定要適合快手的用戶特徵,在短視頻平台上表現力是最重要的,用短視頻拉動用戶的消費欲望,並且不斷放大和擴散。

    這是入局快手電商的最好模式。

  • 53190794929

    2019-08-02 15:45

    快手電商生態的現狀和未來,如何入局快手電商 這周四,7月25日應邀參加當前最火熱流量操盤手社區群響的閉門會《快手、抖音生態里的以流量為切口的創業機會》 做為長時間扎在快手商業生態里的快抖大叔我做了一個《快手電商生態的現狀和未來,如何入局快手電商》的分享。

    主要講講有貨的大佬們如何在日活迅猛增長的快手生態里如果入局。 快手的宿華與微信的張小龍,都是清楚中國真實社會狀態與人性,同時也清楚信息技術能為啥用的人,微信的對講機把我的父母及小學沒上完的大量人群拉進了移動網際網路,而快手的即拍即傳,及當前的一甜相機,快影視頻編輯工具都在降低用戶的使用門檻。 這個大家感覺low逼的快手就是我們的真實世界,那短視頻與直播降低了人與人溝通的編碼與解碼要求。社交的能量得到大釋放。原來的網際網路是精英們的世界,是知乎的世界。而張小龍與宿華把沒有讀大學,沒有護照的中國絕大多數拉進了網際網路的世界,微信的商業生態與快手的商業生態其實都是建立在這群人急切想通過網際網路掙錢,安身立命的前提,農村的草根們只能以獵奇來吸引大家的注意力。 村村樂覆蓋了全國近一半接近35萬個農村,每個村都能找到一個人去建立微信群幫助企業做推廣、下載APP,快手此前曾找到村村樂,要求利用其渠道在西南某省的幾個縣裡去拉升快手日活。隨後,村村樂的版主們在當地幾個縣快速拉群,並在群里扔出紅包與下載鏈接。很快,快手在當地的日活即超過抖音,完成精準點殺。

    淘寶當前幹掉易趣,靠的不僅僅是免費店鋪,關鍵是它是一個買家與賣家身體混合的社區。賣東西與買東西本來就構成市場經濟的真實日常,而當前快手底層邏輯跟當年的淘寶是很像,內容製作者同時也是內容消費者,比如我直播掙來的快幣,基本上我轉手就刷給別的主播。在快手上就像你看到朋友有一個很好玩,或者很好看的東西,你要會意識的問這東西哪兒買的。當前快手天天結婚賣貨肯定是不可持久的,涸澤而漁。但直播電商肯定是東西售賣一種進化方式。

    快手是一個真實世界的線上版,在2018年上半年監管嚴打及這兩年抖音強運營衝突下,它還在頑強的生長,已經說明它這個去中心化的草根世界是有著自己的生命力的,今年快手官方說要上3億日活,追上抖音,動作不停,差不多一個周一個會,原來快手技術體系里是沒有MCN或者公會 這一層權限系統的,MCN下的賬號結算都是直接結算到賬號上,當前為了引進MCN在匆匆做對MCN對公結算。為了完成一個億的日活,官方介入運營,會不會遏殺野生生命力,而改變low性符合廣告主與商業化訴求。 引入符合平台受眾口味的主流明星; 向社會大眾推廣內容調性相對正面的平台原生網紅。

    最重要的是,快手終於不再嘗試教育不理解自己的社會大眾們:你就和我們一樣,中國社會的平均水準就是這麼low了。 但我個人觀點學微信就好了,遏制住不鼓勵的苗頭,其餘的就是它自生自滅就好了,自然界才是最有生命力。 商業的本質就是流量變現,在PC網際網路時代,我們做了一個叫UUCall的網絡電話,那時是唯一能跟SKYPE在華人圈裡PK的產品,當前我們150多人,有120人是做技術的,這就算頂級流量操盤手國平說的流量並不重要,流量來了的轉化與復購才重要,我們把所有的重心都放在voip的編解碼,通話語音清晰核心競爭力上,然後花錢去買流量就好了,比如當前360裝機助手最大的客戶就是我們,太平洋各大下載站以及網盟的長期的客戶也是我們。 這個套路到今天移動網際網路也是通行的,流量並不重要,你後面的留存與復購才重要,像劉思毅這個天才短短兩個月,緊抓著當前移動網際網路用戶注意力時間到大頂了,移動網際網路用戶2019年q2下降200萬,用戶使用時長也增長到6小時。沒有了,中國百姓能給手機屏幕的時間只能有這麼多了。在所有商業從業人員對流量焦慮前提下,一場場的乾貨探討怎麼從別的APP里搶點流量的騷操作,迅速吸引了大家注意力後,很高的留存,上海大會後社區會員馬上就漲價了,混沌大學都要被超過了。後生太可畏了。 快手商業生態現狀 日活2.1億——2.5億之間 收入兩條線 核心是直播,秀場主播與電商主播,頭肩部的主播都在往電商轉,就算腰尾部秀場主播也是給電商主播提供掛榜洗粉。

    快手電商是2019年重頭戲 另外一條線是2018下半年開始的商業化,包括快接單,快享,信息流,商家號以及快手同鄉業務,也有不通官方,第三方這樣的通道。 頭肩部主播以東北與廣東為主,整合廣東的貨在快手上銷售。師徒制比較厲害,MCN官方剛剛開始引進,在流量,購買愛問問充值上給予優惠。並且會上線對公結算,在快手生態裡面,原來一直沒有公眾這一層權限系統的。所有當前快手生態做MCN會對紅人沒辦法管理。 辛巴帶貨直播數據比較恐怖,完成靠洗粉+廣東性價比高的好貨 建立的帝國。當前葵兒又一弱的打法,主打美妝。給粉絲多卻不怎麼會賣貨的主播掛榜,把粉絲洗給自己,既建立主播利益關係,也通過電商完成變現。

    快手電商生態的未來 快手官方要求今年年底到3億日活,已跟微信朋友圈與群分享打通,同時成立南方戰略辦公室。可預見新的用戶增長大部分會來自於南方抖音以及微信用戶,當然快手在廣東裝機量也會加大。 新增的日活以及這一年來快手用戶買的商品投訴。促使官方對電商領域管控會越來越嚴格,扶持品牌商品進入直播電商,打擊微信銷售的三無產品。 因為商家湧入快手電商從2019年5月開始大量湧入,推高了快手主播們電商直播的價格,當前一個在線人數超1W的主播, 一場直播一個鏈接基本上服務費在1W以上,成交按直播價格與品類大約會在1千單左右。 大量電商大佬入局快手,當前這種不合理亂報價,拿非品牌商品坑粉絲的亂象會得到整治。東北占領快手頭肩部的情況也會改變,像快美妝簽柳岩,自已孵化美妝主播形式,去搶占原來野生主播的市場份額。但內容產業沒有一定會成功可複製的成功路徑。

    入局快手電商 有貨的品牌,工廠與電商大佬們,最直接的入局方式是投放,投放分品牌投放與帶貨投放,品牌投放就快享計劃與商家號買流量,不建議信息流廣告,除非是app下載。帶貨投放也就短視頻帶貨與直播帶貨,在快手裡要想走貨,直播帶貨是關鍵,如果找到性價比高,符合自己需求的主播,並且敲定合作方式並落地操作,這裡面快抖大叔提高最核心的數據。 還有一個入局方式,就是自建私域流量,這個相對會比較慢,花錢扶持號,然後再電商。

    別的創業小夥伴,整條產業鏈上都有機會入局,不管是投放中介服務,還是建號中介服務,還是快手官方商業化中介服務都有機會。 短視頻有一個區別於原來所有電商渠道最大的特色,他是媒體渠道與交易渠道合二為一的,從品牌宣傳到貨品交易能完成閉環。 快手官方如果保持這些年一直以來的去中心化的特色,那麼我們入局這個商業生態,多從真實社會的形態去思考。

  • 87209302091

    2019-08-06 11:20

    f^!!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