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歷朝歷代末年統治者會意識到自己的王朝快滅亡了嗎?

我來回答

熱心網友回答 (15)

  • 58408265429

    2019-08-09 22:11

    只要不是兵臨城下統治者是不會清醒的,他們看到的是歌舞昇平阿諛奉承,不奉承的基本死定。皇帝基本沒有走訪民間疾苦的,了解民情靠奏摺。要出門就侍衛清理街道,老百姓退避三舍,所以老百姓的想法皇帝們根本不知道。就在那一廂情願的認為自己的江山永固,老百姓十分的擁護。只要武力鎮壓,天下莫敢不從。等有一天星火燎原了,大兵壓境,這些皇帝才明白原來自己是如此的不得民心,想像的鐵桶江山原來也爛成了破桶。鈴聲一響下課時間到,一個朝代就此壽終正寢。不能適應時代的朝代必定被時代所拋棄,不得民心的統治者也必定被民眾所推翻。沒有千秋萬代一勞永逸的朝代,適應歷史發展的開明的朝代時間要長久一些,不能適應歷史發展的甚至阻礙發展的必定要被淘汰。這是歷史發展的鐵律,也是民眾選擇的鐵律。歷史潮流浩浩蕩蕩勇往直前,任何朝代任何人想搞倒退都只能碰的粉身碎骨。只有順應潮流才能長治久安繁榮昌盛,才能福祉萬民。

  • 62439273953

    2019-08-10 07:31

    為什麼一定是古代王朝?朝代更迭那是必然的,想千秋萬代的只是當朝者,即當局者,即當政者,即當權者的一廂情願。古代王朝以血統傳遞權柄,美曰: 天子。唯我姓氏獨尊。現代王朝則與時俱進,放棄個人家族統治江山,改以政治集團。民主制度是想辦法讓權柄在不流血,不動盪,尊重民意的情況下完成移交,構建一套維持權力存在的憲政制度。承認不同政見的存在是合法的,允許在規則下競爭,讓權力儘量符合民意,貼近民生,合情合理合法地存在。而專制制度是封閉人民的意願,假設天意,意淫天下歸己,排斥一切政治異己,營造政權盛世,實質是獨攬大權,意欲永霸頂級權柄。在權力之下實現集團利益的最大化最優化永久化。從本質看,集團利益不能代表人民利益。只有當人們覺醒時,在公平公正公開的秩序下,在自由屬於人民的情況下,人民能夠自覺自愿地表達,才有可能讓集團利益與人民利益一致。政治是可變的,不可能永遠正確。更何況是一些凡人在實踐。

  • 59328451518

    2019-08-10 07:43

    一個朝代的君王好比一個不會游泳的人不知水的深淺,當超過他所想像深度這水會將他淹死國覆滅。每代君王的王敗國倒都毀在壓榨農民橫徵暴斂上,把農民往死里整民不安即反之。像黃巢和太平天國起義動搖了王朝根基,又加上朝廷內部的爭權奪利,使這個腐敗的王朝一下跌入萬丈深淵,使君腐化國倒衰敗民不幫就這樣滅亡了。有人說軍隊可掌握一切,像清朝北洋水師一樣,戰前吼聲震天可開戰後個個熊的不衝上前退後,因為他們也是窮人被逼迫上戰場,而富人對窮人的兇殘早已激起了民憤,本以為靠北洋水師挽回即將滅亡失敗局面,誰知政府和百姓是兩條心到戰場上不堪一擊,就這整個北洋水師覆滅大清王朝這樣被爭權奪利所毀滅。國家好比一桿稱,民好比稱砣是配重法碼,失去這個槓桿平衡傾斜國將動搖,怕就怕國有難人心煥散反遭其亂,這樣這個王朝很快就會滅亡會改朝換代。歷史警鐘長嗚,民心不可違,違背民心民意這個王朝作垂死掙扎最後還是滅亡會改朝換代這也叫去陳推新的廷續。

  • 3698389961422392

    2019-08-10 07:53

    高層們不可能會意識到。相反會感覺極度昌盛繁榮的景象。原因很簡單,底層越是水深火熱,高層耳聽目染的都是一片祥和。上下不通,惡史猖狂,官官相護,欺下瞞上。高層所有的感觀都是周圍官史製造的假象。兩個極端的環境會造成決策上過度偏激。階級矛盾與鬥爭會演變的異常激烈。底層的要生存活命,惡史藉助高層權威壓榨百姓。直至各處起火惡史倒戈,至使王朝更替。周而復始的循環,社會進步人類思想進化,從新的開始到終了。不變的是人類的貪慾永無止境。王朝存在的時期長短取決於高層的智慧與百姓的預期,重合度越多,存在時期越長。關鍵在於制度簡化,執行嚴緊,政令暢通,決不能一鍋湯式的做法,制度多樣、知行不一、對錯顛倒、直至所有人無所適從,理不清道不明。

  • 如裹愛

    2019-08-10 07:34

    歷代王朝的更替上述說對了一部分,有些說法還有待商榷。

    首先是民心問題,民心的向背其實只是一個王朝的更替的導火索。在我國歷代的大部分民心是麻木的,無飯吃而從軍或造反是被逼上梁山的,其中造反者的精英中,不乏有在當地老賴或殺人放火跑路的。

    再者是軍事勝利,軍亊勝利是王朝更替的最主要的保證。

    統治者再得民心,也抵不住造反者的拳頭。造反者戰勝你了,你就下台一_這沒說的。所謂槍桿子裡面岀政權就是這個道理。

    試問努爾哈赤的金戈鐵馬`殺人無數,得民心嗎?坐在金殿上,老百姓仍然萬歲萬歲萬萬歲。

    所以……

  • 有范生活

    2019-08-10 07:45

    每個朝代的更替,都會死人的,哪些人會死呢,不用說,大家太聰明了都知道的。最後新朝代誕生了,豪紳當皇帝,皇族當官史,始終沒有一個衝鋒陷陣的平民升官發財,平民始終都是當炮灰去了。平民高興嗎?舊的暴君倒下了,又造就了一個新的暴君,剝削壓迫照舊下去,歌舞昇平也照樣紅紅火火,但是始終都沒有一個平民百姓得到享受。平民還是受剝削受壓迫,只有吶喊沒有歡呼,這就是宿命。在現代,利比亞改朝換代了,卡扎菲覆滅了,但結果呢,沒有一個衝擊陷陣的百姓能當官掌權,百姓生活處在水深火熱之中,族群互相殘殺,高興嗎?吶喊嗎?歡呼嗎?還有,伊拉克薩達姆也二覆滅了,平民百姓處境如何呢?

    世界上,得意者都想這麼一帆風順,歌舞昇平,而失意者卻想早日改朝換代,自己乘機有朝一日也能沾光,當上一官半職,耀祖揚宗,塗旦百姓,啊啊,世道和人心卻是如此。

  • 110735209233

    2019-08-10 07:15

    歷史的車輪循環往復,王朝周期律無論拿個朝代也逃脫不了。墨家主張兼愛非攻尚賢在帝王眼裡怎麼可能實現,天子由選舉產生這不是開玩笑嘛!究其原因國家的興衰放在一個人的身上根本不靠譜,如果是明君聖主國家能有幾十年的昌盛時期,家天下情況下無道昏君比比皆是,明君聖主屈指可數。昏庸無能之君底下又有一群歌功頌德指鹿為馬的奸臣唱讚歌,一片歌舞昇平鋪張浪費粉飾太平。又聽不進去批評,朝廷腐敗修法禁言閉門自大標榜先進離心離德賞罰失威養奸誅忠。國難當頭個個守舊派利益集團勾心鬥角阻撓變法革新間接促成王朝滅亡。

  • 75881844112

    2019-08-10 07:59

    統治者是不知道朝代快要滅亡的!一、下面官員上報不一定是實情,二羊群反應,犯罪者和受害者得不到正確的判決,判官自古以來都是當成個體看待,但是這不是一個簡單的個體,雙方都有家族、親戚、朋友,只要是錯誤判決,羊群反應體現出來,犯罪分子更瘋狂,根本不把一個國家制度放在眼裡,受害者無法相信國家的制度,包括所有知情者對社會看待和不滿,這些統治是不知情的,誰無緣無故去告狀?忠誠告訴正在犯法的,社會是個大群體,個人是小群體,每次判決對社會帶來的只有兩個結果,要不是正面要不是負面,如果是負面,壞人表面謝謝幫助,背後同樣說你是個壞官,並不感激你,受害者恨你入骨,久而久知受害不去告狀了,壞人越來越瘋狂了,下面官員想一切辦法不讓統治者知道,從此沒有人出來說公道話了,社會看似很和協了,統治者認為自己很強大了,這才是一個朝代滅亡的開始,一個朝代滅亡統治者完全不知道的。珍惜我們的現在,護好我們的未來。

  • 55649097696

    2019-08-10 07:28

    最高統治者即使感覺到自己的王朝臨近滅亡、也已徒喚無聲了、絕症了、當一個國家的周邊臨國得寸近尺、拿他不當回事的時候、自己的老百姓對皇權徹底喪失希望內心變成殺機的時候,當利益集團占據森林、耕地、荒山、老百姓基本喪失生活空間的時候,當強大的利益集團如同泰山一樣穩固、皇權可望可嘆無可奈何的時候,歷朝歷代那個也不會跳出這個周期率……

  • 110404266226

    2019-08-10 07:14

    據《五經》之《周易·呂尚》篇(亦稱《易論》)記述 文王問子牙怎治世:子曰:王者之國,使民富;霸者之國,使士富;僅存之國,使大夫富;無道之國,使國家富。

    現代譯文:周文王問姜尚何計治天下:尚曰:王者之國,使人民富裕;霸者之國,使士富裕;僅存之國,士大夫富裕;無道之國,國庫富裕。

  • 2730240548

    2019-08-10 02:52

    獨裁不得民心,倒行逆施。長久不了

  • 毛遂故鄉

    2019-08-09 14:32

    都只知道享受,以為自己王朝勢力大,都自信滿滿地認為老百姓翻不可天,其實王朝內部已經派系林立,各派系之間為了利益勾心鬥角,早就離心離德了,破滅已經是定局,不可能挽回的

  • 3181189545

    2019-08-10 04:35

    其實心裡都清楚,但嘴上絕對不會承認。於是千方百計愚民,騙人騙自己,比如說自己才是正統,自己才最正當正確。另一方面,更加無所不用其極地壓榨和強化統治,如增稅,如菜刀共用等等。

  • Refusedta

    2019-08-10 07:53

    各朝各代都想長治久安造福百姓,延續統治時間流芳英名。能力和特長不可能同存,折騰到底還是摸著石頭過河。何嘗不想超越夢想?內憂外患無助啊……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 55485363188

    2019-08-10 03:19

    你以為皇帝的智力都超人一等嗎,有些皇帝的智商還不如普通老百姓,只是都畏懼他的權利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