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說陳慶之是一個文弱書生,為何他能屢次打勝仗?

我來回答

熱心網友回答 (15)

  • 7822064499

    2019-07-03 12:31

    中國歷史幾千年,從來不缺傳奇人物,這裡有:亂世梟雄,絕代佳人,千古一帝,常勝將軍等等。南北朝時期,雖說是繼三國後又一個黑暗動盪的時代,但是,也絕對是皇帝將軍非常「高產」的一個時代,當然,其中也不乏「高質」的傳奇人物存在。

    https://i1.ask543.net/uploads/9c/e3/a/1e06d000741a6288f4cdf.jpg

    人都說少年英雄、意氣風華,但是,厚積薄發的也不在少數。形容領兵將軍多用威風凜凜、驍勇善戰,但是,偏偏就有人溫文儒雅,談笑間揮斥方遒。一句話「名師大將莫自牢,千軍萬馬避白袍」,說的就是不惑之年上戰場的南梁儒將陳慶之。

    https://i1.ask543.net/uploads/c7/c2/3/1e06b00065bd4bced596e.jpg

    南北朝時期,南北對峙,南朝前後共有宋、齊、梁、陳四朝,南梁就是其中之一,而蕭衍就是南梁的開元皇帝梁武帝。他的一生頗具傳奇色彩,出生於官宦世家的蕭衍,自小琴棋書畫、軍事政治各方各面都不缺栽培,而他自己也是非常爭氣的成了大家口中的「別人家的孩子」。

    https://i1.ask543.net/uploads/20/99/2/1e069000747cacbd617b3.jpg

    軍事上,齊明帝蕭鸞稱帝後,蕭衍力退北魏三十萬大軍,後又親自召集軍隊擊敗繼位後殘暴無得的蕭寶卷。政治上,公元502年,接受蕭寶融「禪讓」的他,一躍成為一個國家的統治者,掌政期間宵衣旰食,儉以養德,同時,還設計謗木函、肺石函,廣開言路、善於納諫。

    https://i1.ask543.net/uploads/ab/ef/e/1e068000744c98ceffdb4.jpg

    文學上,他自小聰慧、博學多才,與沈約、范雲等七人拜入肖子良門下,並被稱為「竟陵八友」。蕭衍也是南北朝時期少有的長命皇帝,但是,晚年之時卻又因性格與宗親之故,篤信佛教,甚至,多次出家為僧。

    https://i1.ask543.net/uploads/4c/fa/8/1e06b00065bd590b1a5b4.jpg

    而陳慶之,從少年時就是跟隨著蕭衍。

    https://i1.ask543.net/uploads/d4/0b/1/1e06500073d6d9fc5984f.jpg

    陳慶之的出生並沒有清晰記載,但是,據梁武帝對其的誇讚前兩句「本非將種,又非豪家」可以得知,陳慶之大概是出生於庶族或是寒門。自幼跟隨蕭衍的陳慶之,在蕭衍建梁後被升到主書之位。這一職位是個實實在在的文職,陳慶之就算心裡有什麼想法也沒有機會去實現。

    https://i1.ask543.net/uploads/ad/78/d/1e07400074456a461aef3.jpg

    他唯有散盡家財,廣招賢士,耐心等待一個能讓自己實現抱負的機會,而最終,也沒有讓陳慶之失望,四十一歲的他,等到了這個機會並在抓住之後牢牢不放。因為,一件意外的事兒,陳慶之第一次從文官轉為武官。

    公元525年,與南梁對立的北魏朝中,叛亂不成的元法僧反而在彭州向南梁投降了,這就相當於主動「被招安」。當然,都知道這是因為元法僧叛亂的結果,又打不過北魏朝廷,便想到:被北魏抓了肯定是沒好果子吃,於是,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向南梁投降算了。

    但是,這卻成了陳慶之的機遇。

    接受元法僧投降的梁武帝偏偏就封了陳慶之為將軍,當然,這也有可能是源於梁武帝對他的了解,讓其與胡龍牙等人前去接應。

    從此,陳慶之的武將之路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同年五月,回軍後的陳慶之再次領著兩千人護送豫章王入徐州。陳慶之第一次領兵是以一位「降官」的身份,而從,這次以後陳慶之正式轉變成一位能夠讓上面放心,真正能率兵打仗的大將軍。因其平時愛穿白色袍子,當時有童謠曰:「名師大將莫自牢,千兵萬馬避白袍」。

    護送途中,面對魏國的兩萬士兵,陳慶之一鼓擊潰魏軍營壘,若非豫章王投降,士氣不振,梁也不一定會輸。但是,即使在這種局面下,陳慶之依然帶領部下全身而退。次年,隨元樹出征,擔任總知軍事,接連攻下兩座城池,一直到結束俘獲七萬五千人。

    在之後的十五年間,陳慶之先後參與渦陽之戰、北伐之戰等四十餘次戰役,接連拿下北魏三十餘座城池,橫掃洛陽。敢領著兩百人就敢深夜襲營,以少勝多更是常態。陳慶之著實是讓人驚嘆,畢竟,老老實實當了幾十年的文官,史料記載他是「射不穿札,馬非所便」。

    誰能想到:有朝一日,這麼個文弱先生率兵打仗,竟然還能當個常勝將軍。但是,想想陳慶之的前半生似乎又能理解了。

    首先,從陳慶之十八歲被正式授予官職以來,本人就算散盡家財也要招賢納士。可見,陳慶之絕非一個安於現狀、一門心思撲在主書一職上的人。相反,他的心中是有思量、有抱負的,只是因其寒門出生、沒任何背景,難免為現狀所限制。

    其次,在對陳慶之的記載中就有「善撫士兵,能得其死力」。所謂軍心不振怎麼作戰?而陳慶之不僅善於用計,還善於攻心。在渦陽一站中,魏軍久攻不下,軍糧兵器消耗巨大,在這種局勢下士兵軍心渙散,但是,卻在陳慶之的一番慷慨言辭中打消了退意。

    之後,軍心大振、誓以死戰的大軍就如同狼虎之師,最終,贏得這場勝利。

    再來就是陳慶之的指揮才能了,兩千大軍對魏軍兩萬,七千對二十萬、對三十萬大軍,無一不是以少勝多。幾十場戰役中少有輸者,沒點本事怎麼可能,這在陳慶之前的幾十年則完全沒有表現出來,或許,是沒有機會展現。

    那麼,他的這些本事又是從何而來?

    從史料對他的記載中,唯一能看出端倪的大概就是:陳慶之好圍棋。

    梁武帝才華橫溢,而擅長的才藝中就有圍棋。擅棋者善戰,下棋者雙方對戰,棋局如戰局,最能考量下棋者的大局觀與思維。歷史中,著名的軍事家如曹操、陸遜等都是棋盤上的高手,而在陳慶之人生的前二十年中,陪梁武帝下棋就是其生活的一部分。

    相傳,兩人一下棋可以做到不眠不休,就跟老僧入定一般。加之,陳慶之職位之故能夠靜下心來思考。多年的沉澱,這份智慧自然是不容小覷,以致陳慶之得遇機會就能旗開得勝。想想若是沒有前半生的積累,梁武帝也不會派其出征,陳慶之或許也不能成功吧。

    名將成林的歷史中,陳慶之的一生頗為傳奇,但是,又好像本該如此。逝年六十五的他諡號為「武」,這也算是上位者對其一生戰績的肯定了。主席曾說道:「再讀此傳,為之神往。」

  • 4246806984

    2019-07-03 17:06

    總是有許多風雲人物被人們遺忘,但歷史忠實地記錄下的豐功偉績,以待後人的讀取。白袍鬼將陳慶之。在南北朝時期綻放著自己的光輝。陳慶之(484年——539年),他字子云,是一個漢族人。梁武帝蕭衍曾經說:「他本來就不是做將軍的命,又不是什麼豪家。」可知其出身寒門,是名副其實的「草根將軍」。陳慶之自幼跟從蕭衍,是為君王親信。然而,這個白袍將軍並非武將出生,而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蕭衍酷愛下棋,常常廢寢忘食,通宵達旦其他人皆疲憊,惟陳慶之不覺。其隨叫隨到,深得蕭衍的歡心。也為其擔當重任鋪好了道路。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天監元年,蕭衍受禪登基,建立南朝梁國政權,稱號魏武帝。陳慶之當時僅18歲,擔任主書,招募士人,渴望為國效力。然而,始終太過年輕,不被委以重任。直至525年正月,陳慶之以讀書人的身份開始領兵,此時他41歲。多年的圍棋經驗賦予它泰山崩於前而處變不驚的冷靜頭腦和放眼全局的大局觀。北魏徐州刺史元法僧,叛亂失敗,投降南朝梁,並請求梁國能派兵接應。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於是梁武帝就任命陳慶之為武威將軍,和胡龍牙、成景俊率領大軍前往,並完美完成任務。因此,回軍後又任宣猛將軍、文德主帥率兵2000人送豫章王蕭綜入鎮徐州。同年5月,魏國遣安豐王元延明遣將丘大千築壘阻陳慶之。陳慶之怡然不懼,一舉擊潰魏軍營壘,聲勢大漲。然蕭綜懷疑自己身世,於六月攜兩隨從投降北魏。這也許是歷史上最滑稽的一幕,戰爭還未開始,主帥便已投降。一時梁軍軍心渙散,丟兵棄甲。只有陳慶之果斷撤退,所轄部隊逃過一劫。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大通元年10月,陳慶之與曹仲宗合攻北魏渦陽。魏孝明帝元詡派將軍元昭率軍15萬(有一種說法為5萬)迎擊陳慶之軍。陳慶之欲擊潰敵軍先鋒,將軍韋放不同意。於是陳慶之獨自出擊,以輕騎200人突襲元昭軍,大破敵方先鋒軍,魏軍大為震恐。陳慶之乘勝追擊,但魏國派兵在梁軍後方修築營壘,眾人皆心憂腹背受敵,欲退。陳慶之立節仗於軍門,慷慨陳詞,鼓舞士氣。魏軍築城塞十三座,欲制梁軍。陳慶之趁夜突襲,連克四座城塞,逼渦陽戍主王緯舉城投降。慶之運籌帷幄,放出渦陽失陷的消息,擾亂敵方軍心。梁軍搖旗擊鼓,盡拔剩餘城塞,俘斬甚多,流血漂櫓,渦水為之斷流。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大通二年,北魏內亂。魏北海王降梁,並請求梁武帝助其稱帝。陳慶之率7000人,在渙水助北海王稱帝。中大通元年四月,一日連攻三城,迫丘大千投降。魏濟陰王率精銳羽林軍兩萬來援,陳慶之在水面築壘,全殲敵軍,俘濟陰王。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 雲愛

    2019-07-03 12:24

    大家好,我是愛問問號的作者史遇春,關於這個問題,我來說一下。

    https://i1.ask543.net/uploads/98/5e/4/1e06c000744c76c7bf7a9.jpg

    我寫過一篇《 不善騎馬射箭的南北朝著名儒將——陳慶之》,僅作參考而已,全文如下:

    陳慶之(公元484年~公元539年),字子云,漢族,義興國山(今江蘇宜興)人,南北朝時期南朝梁的著名將領。

    征戰渦陽勝利之後,梁武帝蕭衍曾賜手詔褒揚陳慶之說:

    「本非將種,又非豪家,觖望風雲,以至於此。可深思奇略,善克令終。開硃門而待賓,揚聲名於竹帛,豈非大丈夫哉!」

    由此可見:一、陳慶之不是專業的行伍出身,不屬於職業軍人一類;二、陳慶之的出身,並不是豪貴之家。

    猜想,陳慶之的出身,要麼是讀書人家庭,要麼是小官吏家庭,要麼是普通民眾家庭。梁武帝蕭衍既然說他「非豪家」,那他必是庶族無疑了。

    陳慶之年紀很小的時候,就跟隨蕭衍。據說,蕭衍非常喜歡下棋,常常是從白天下到黑夜,從黑夜下到天明。這樣的下棋方法,那些和陳慶之一起跟著蕭衍的人,都累得顛三倒四,總是瞅著空兒就去休息。只有陳慶之,他能夠堅持得住,不去睡覺,在旁邊待命。蕭衍稍有呼叫,陳慶之馬上就過來聽命。正因為這樣,蕭衍對陳慶之很親切,也對他賞賜有加。

    年少的時候,陳慶之曾跟隨蕭衍東下,平定了建鄴(今南京)。因為在蕭衍身邊做事可圈可點,陳慶之升職為主書(主管文書的官)。平日裡,因為蕭衍的種種獎賞、加上自己的職俸,陳慶之還是會有一些錢財的,但是,他從來不把這些錢財聚集起來,只要有機會,他就把身邊的財物分給那些他覺得有才能、以後可做大用的人。他認為,這些人,總有一天,是可以為朝廷效力的;他認為,這樣做,既是對蕭衍知遇的回應,也是對國家的報效。

    梁普通六年(公元525年)【普通(公元520年正月~公元527年三月),梁武帝蕭衍的第二個年號,共6年余】正月,41歲的陳慶之開始領兵。

    北魏徐州刺史元法僧叛亂不成,在彭城(今江蘇徐州的古稱)投降蕭梁,請求梁武帝派兵接應。梁武帝以陳慶之為武威將軍,與胡龍牙、成景俊率梁軍前去接應。

    任務完成後,陳慶之又做了宣猛將軍、文德主帥。接下來,他又率領2000人,送豫章王蕭綜入鎮彭城。梁普通六年五月,北魏派遣安豐王元延明、臨淮王元彧率領20000人前來拒戰,並設置了堅固的防禦工事。元延明先派他的大將丘大千構築軍事堡壘,用以切斷蕭梁軍隊的前進路線。陳慶之率軍進逼北魏的營壘,一鼓作氣,激戰北魏軍,北魏士兵潰不成軍。

    梁普通六年六月,豫章王蕭綜乘夜黑,離開了梁軍,偷偷投降了北魏。天亮後,梁軍找不到蕭綜。這時,北魏軍在城外喊叫:

    「蕭梁的將士們,你們的豫章王昨晚已經投降了,他現在就在我軍之中,你們還能做些什麼啊?趕緊乖乖投降吧!」

    找不到蕭綜,聽北魏軍人這麼一喊,梁軍馬上就潰散了。

    北魏軍進入彭城後,挾士氣乘勝追擊梁兵,他們重新奪取了之前被梁軍攻占的城池,一直追打到宿豫(屬今江蘇宿遷地區)才返回。梁軍損失了十之七八。這一役,只有陳慶之率眾攻破關隘,乘夜色撤退,他所轄的部隊全部得以生還。

    梁普通七年(公元526年),安西將軍元樹出征壽春(今安徽壽縣一帶),陳慶之為假節【皇帝將節借給執行臨時任務的臣子使用,用以威懾一方,當這個臣子臨時任務完成後,這個節將會被收回。】、總知軍事。北魏豫州刺史李憲派遣兒子李長鈞築構兩個城堡用以拒抗梁軍。陳慶之率領軍隊攻打李長鈞的軍事構築,並拔掉了那兩個城堡。十一月,李憲無力抵禦,只好投降,陳慶之占領了壽春。這次作戰中,梁軍共攻克了52座城池,俘獲75000人。因為戰功,陳慶之轉升東宮直閣,並賜爵關中侯。

    梁大通元年(公元527年)【大通,蕭衍年號,公元527年~公元529年】十月,陳慶之隸屬領軍將軍曹仲宗,領兵進攻北魏渦陽(今安徽蒙城)。同時,蕭衍下詔,命令尋陽(今江西九江境)太守韋放領兵與曹仲宗等會師。韋放軍隊的營壘還沒建好,北魏散騎常侍費穆突然到達。韋放雖只有200人,但士卒都殊死奮戰,以一當十,最終把費穆的軍隊擊退了。北魏孝明帝元詡又派征南將軍、常山王元昭率軍150000人增援渦陽,前鋒抵達距渦陽城40里的駝澗。陳慶之意欲前往迎戰,韋放認為:

    「敵人的前鋒部隊必定是精銳部隊,如果和他們的戰鬥勝利,也不足以成為功績,阻止他們後面大部隊的到來;如果戰鬥失利,肯定會給我軍士氣造成嚴重的挫傷。我們還不如運用兵法上所說的『以逸待勞』,不去攻擊的好!」

    陳慶之說道:

    「北魏的士兵遠道而來。現在肯定疲憊不堪。他們駐紮的營地離我軍有一定的距離,應該不會對我軍有太多的戒備,我們可以趁他們隊伍還未休整完畢、人員還沒有齊聚,出其不意,先挫敗他們的銳氣。這樣的話,沒有不勝利的道理。況且,我派人打探過了,敵人的營寨附近,樹林茂密,這樣的話,因為顧慮有埋伏,所以,他們一定不會夜間出行,這正是我軍出手的好機會。各位官長如果有顧慮,那就讓我獨自領兵,攻打他們,我會確保萬無一失的。」

    主事者見陳慶之分析得很有道理,也很有把握,就予以應允。於是,陳慶之率麾下輕騎200人突襲元昭軍,大捷。梁軍先破了北魏前軍,北魏軍震恐。陳慶之又乘勝與梁軍連營而進,背靠渦陽,形成了與北魏軍對峙的局勢。

    渦陽之戰,並沒有那麼簡單。蕭梁和北魏的軍隊,自春至冬,先後交戰了上百次,曠日持久,梁軍的將士都勞苦不堪。這時,忽然傳來消息:北魏軍在梁軍陣地後興建營壘。消息傳到梁軍之後,梁營的軍心開始有些動搖。梁軍主事的曹仲宗等恐怕腹背受敵,想著要撤軍。陳慶之聽說之後,他將節仗立在軍門,慷慨陳詞:

    「各位將士,為了國家,我們到來這裡,到現在已經一年多了。這場戰事,耗費軍糧、兵器、財物巨大。眼看戰事就要分勝負了,大家如果都沒有了戰意,都在心裡想著撤退,這樣,怎麼對得起我們耗費的糧餉,怎麼對得起朝廷對我們的期望,又怎麼能夠立戰功、取功名?如果我們看見形勢好,就打一打;發現形勢不妙,就想著撤退、想著逃竄,這種想法和做法,和那些聚集在一起搶劫的傢伙又有什麼區別呢?請大家記住,我們是朝廷的軍隊,吃的是朝廷的俸祿!作為軍人,大家都聽說過『置之死地而後生』吧?我們現在的處境,還不至於就是『死地』,我們還有戰勝的能力和機會。退一萬步來說,就算今天是『死地』,我們也要奮力一搏,求取『後生』。大家再耐心等一等,只要敵人聚集在一起,我們就拼全力與之戰鬥。這個時候,只能進,不能退。如果有誰想要班師,想要撤退,我這裡另有密詔,到時候,我就依密詔進行處罰。」

    陳慶之講完,大家為之振奮,各位主事者也都聽從了他的意見。

    當時,北魏軍隊一共構築了13座城塞,想藉此控制梁軍。陳慶之在夜幕的掩護下,出動騎兵,突擊魏軍,連續攻克了4個營壘。北魏衛戍渦陽的主事王緯聞訊,以城降梁。其餘的9城,兵甲還很強盛。這時,韋放在投降的北魏軍中挑選了30多個人,把他們釋放,讓他們回魏軍各營壘報告渦陽陷落的消息。同時,陳慶之率軍,跟隨在釋放的魏軍士卒之後,擂鼓吶喊攻擊。在梁軍的凌厲攻勢下,魏軍剩下的9座城堡也先後潰敗。梁軍乘勢追擊,大敗魏軍,俘獲斬殺的人非常多,以致於渦水都因為屍體的堆積壅堵而斷了水流。這一戰,還俘獲了城中投降的民眾3萬餘人。

    因為這一場戰事的大捷,就有了文首梁武帝蕭衍賜手詔褒揚陳慶之一事。

    梁大通二年(公元528年),北魏發生了內亂,鎮壓叛亂的爾朱榮大肆屠殺北魏皇族宗師,北魏的北海王元顥以本朝大亂為由,投降蕭梁,並請梁出兵幫助他做北魏的國主。出於戰略考慮,梁武帝答應了元顥的請求,封元顥為魏王,並任陳慶之假節、飆勇將軍,率兵7000人護送元顥北歸。元顥隨即在渙水(自今河南開封縣東分狼湯渠水東南流經杞縣、睢縣南、柘城北入安徽境,此下即今澮河)即魏帝位,並授予陳慶之使持節、鎮北將軍、護軍、前軍大都督的稱號職位。他們從銍縣(今安徽淮北境內)出發,行進途中攻拔了滎城(史稱「即蒙城之訛矣」,在今河南商丘境內),最後到達睢陽(今河南商丘市)。

    梁中大通元年(公元529年)【中大通,梁武帝蕭衍年號,公元529年~公元534年】四月,北魏將領丘大千率眾70000人分別構築了9個城堡,以抵禦梁軍。陳慶之率軍,天一亮就開始攻打,下午三、五點時,已經占領了3個城堡,最後,迫使丘大千投降。這時,北魏的濟陰王元暉業率羽林庶子軍20000人前來增援,駐紮在考城(今河南民權東北)。考城四面環水,守備嚴固。陳慶之命令部下浮水築壘,最後攻陷城池,全殲20000人,生擒了元暉業,繳獲租車7800輛。陳慶之率軍繼續向大梁(今河南開封西北)進發,沿途北魏軍民看見陳慶之的旗幟,望風納降。因為這一路的戰功,元顥進封陳慶之為衛將軍、徐州刺史、武都公。

    北魏左僕射楊昱、西阿王元慶、撫軍將軍元顯恭等率羽林宗子、庶子軍70000人守衛滎陽(今屬河南鄭州),拒抗元顥,也就是抗拒蕭梁幫助元顥的軍隊。北魏的軍隊兵鋒甚銳,加上滎陽城堅固,陳慶之攻打不下來。此時,北魏將領元天穆後援的大軍又即將到來。元天穆先派遣驃騎將軍爾朱吐沒兒率領5000胡騎、騎將魯安率夏州(今陝西靖邊境)9000步騎前行增援楊昱。另外,北魏還派遣右僕射爾朱世隆、西荊州刺史王羆率10000騎兵,前進據守虎牢關。前前後後,北魏軍隊加起來有300000人之眾,他們一起對梁軍進行合圍。為了減輕戰鬥的壓力,元顥派人前往勸楊昱投降,但被其拒絕。不久,元天穆與爾朱吐沒兒相繼到達,北魏軍隊一時鼓聲相聞、旗幟相望,聲勢異常浩大。

    此刻,滎陽城還沒有攻下,梁軍將士感到十分恐慌。陳慶之從容不迫,他解下馬鞍,餵飽馬匹,然後集合將士,對大家講道:

    「將士們,我們從出發到這裡,一路屠城略地,攻占的城池堡壘實在是不少啊!這攻城略地之中,大家也殺了不少敵人的老夫長兄,擄掠了無數敵人的兒子女兒。這些帳,敵人不會不計,他們更不會不算!元天穆的士兵,現在個個都是我們的死敵。清楚地想一想,目前我們只有7000人,而敵人有300000人之多,在這種情況下,只要有機會,他們肯定是不會讓我們一個都生還。根據現在的實際戰況,我們肯定不能和敵人的騎兵在平原上正面交鋒,這不是我們的長處。怎麼辦呢?看來,我們只有發揮自己的優勢,攻破他們的城壘,這樣,我們才有取勝的機會。各位,歷史上以少勝多的戰例不勝枚舉,這一路的廝殺,我們也從來都不是依靠人數取勝!現在,請大家不要自相猜疑,我們必須相互信任,上下一心,團結協作,這樣,我們進必克,戰必勝!請大家相信自己,相信同袍,這樣,最後,就不會有一個兄弟會死在這個戰場上。」

    於是,陳慶之親自擂鼓,將士們全力攻城,一次擊鼓過後,梁軍的勇士東陽(屬今浙江金華)人宋景休、義興(屬今江蘇宜興)人魚天愍等帶頭,首先登上城牆,梁軍相繼攻入,占領了滎陽,俘虜了楊昱。

    不久,元天穆等帶領軍隊趕來,圍住了滎陽城。陳慶之率3000精騎背城而戰,擊破了元天穆的圍攻。北魏的騎將魯安在陣前請求投降;元天穆、爾朱吐沒兒單騎出逃,獲免得生。陳慶之收繳了滎陽的儲備與庫存,所得到的牛馬谷帛等不可勝數。

    滎陽戰後,陳慶之又領兵進赴虎牢關,北魏的爾朱世隆棄城逃跑。元顥進入洛陽宮之後,以陳慶之為侍中、車騎大將軍、左光祿大夫,並增加封邑到一萬戶。

    北魏的大將軍、上黨王元天穆、王老生、李叔仁又率40000人,攻陷了大梁,並分別派遣王老生、費穆率領20000人,占據虎牢關,刁宣、刁雙進入梁、宋。陳慶之根據形勢,制定方略,突然襲擊,北魏軍隊全部投降。

    陳慶之的手下的精銳部隊都身穿白袍,打到哪裡都是所向無敵,見者披靡。陳慶之的部隊還沒到達,洛陽就有童謠唱道:

    「名師大將莫自牢,千兵萬馬避白袍。」

    陳慶之領導親隨部隊,從銍縣出發,一路打到洛陽,十四旬(140天,4個月20天)平定32座城,先後打了47場戰鬥,可以說是所向無前。

    元顥入主洛陽六十五天之後,爾朱榮帶著從洛陽逃走的北魏孝莊帝元子攸,揮師進擊洛陽。陳慶之為了爭取戰略上的主動,他帶領自己的親兵7000人渡過黃河,駐守在北中郎城(約在今山東萊州境內)。在北中郎城下,梁軍與北魏軍展開鏖戰。陳慶之處於絕對的劣勢,但他仍然在北中郎城阻截了爾朱榮三天,最後,因為損失慘重而被迫撤兵。爾朱榮最終擊敗了元顥政權,陳慶之只好帶領手下的人馬開始向蕭梁的地界撤退。他在蒿高(地域不詳)遇到了山洪暴發,正在渡河的軍隊被洪水吞沒,陳慶之本人倖免於難。失去軍隊的陳慶之削髮落須,偽裝成一名僧人,躲過爾朱榮軍隊的搜捕,逃到豫州(河南境內)。在豫州,得到當地人的幫助,陳慶之才輾轉返回梁地。回梁之後,蕭衍對陳慶之大加封賞,升陳慶之為右衛將軍,永興侯,封邑一千五百戶。

    隨後,梁武帝以陳慶之為持節、都督緣淮諸軍事、奮武將軍、北兗州刺史。當時,有一個妖僧名強,據說他會幻術,而且非常會煽動民眾,他自稱是皇帝,擁兵謀亂,有30000人之多。當地的土豪蔡伯龍也起兵和他呼應。他們攻陷北徐州。蕭梁的濟陰(今山東菏澤境)太守楊起文棄城逃跑、鍾離(今安徽鳳陽境)太守單希寶被亂軍殺害。梁武帝下詔,命令陳慶之前去征討。陳慶之出發前,梁武帝親自臨幸白下城【建康城(今南京)西北長江邊的衛城】,為他餞行。陳慶之受命之後,馬上行軍,不到十二天時間,他便率眾擊敗了謀亂者,斬殺了蔡伯龍、僧強,並把他們的首級傳送到了梁帝都。

    梁中大通二年(公元530年)【中大通,(公元529年十月~公元534年十二月),梁武帝蕭衍的第四個年號】,梁武帝蕭衍以陳慶之為都督南、北司、西豫、豫四州諸軍事、南、北司二州刺史,以前的封號、官爵照舊。陳慶之到任後,圍攻懸瓠(今河南汝南境),在溱水(它源於河南省新密市白寨鎮,與洧水在交流寨村會流後稱雙洎河,最後注入賈魯河。)擊破了北魏的潁州(今安徽阜陽境)刺史婁起、揚州(今江蘇揚州境)刺史是雲寶,他還在楚城(今湖北境)攻破北魏的行台孫騰、大都督侯進、豫州刺史堯雄、梁州(今河南商丘境)刺史司馬恭。勝利之後,陳慶之隨即減免了義陽(東與安徽為鄰,南與湖北接壤,左扼兩淮,右控江漢,承東啟西,屏蔽中原,素有「三省通衢」之稱,從古至今,是江淮河漢之間的戰略要地,又是南北經濟文化交流的重要通道)的兵役,停止水運補給,使各州能夠休養生息。他還開田6000頃,兩年之後,糧食充裕。梁武帝為此經常嘉獎陳慶之。此後,陳慶之上表朝廷,請求撤掉南司州,恢復安陸郡,設置上明郡。

    梁大同元年(公元535年)【梁武帝蕭衍的年號,公元535年~公元546年】二月,陳慶之攻東魏,與東魏豫州刺史堯雄交戰,因不利而還。

    梁大同二年(公元536年)十月,東魏定州刺史侯景率70000人侵略楚州(在今江蘇省境),俘虜了蕭梁的楚州刺史桓和,侯景乘勝進軍淮上,並寫信勸陳慶之投降。梁武帝遣侯退、侯夔等前去增援陳慶之,援軍剛到黎漿(不詳),陳慶之就已經擊破侯景。當時,大雪天寒,侯景拋棄輜重,倉皇落逃。陳慶之派兵收拾侯景的輜重,凱歌而還。同年,豫州鬧饑荒,陳慶之開倉放糧,救濟災民,使得大部分的災民得以度過饑荒。因為此事,以李升為首的800多名豫州百姓,請求為陳慶之樹碑頌德,梁武帝下詔予以批准。

    梁大同五年(公元539年)十月,陳慶之去世,時年五十六歲。梁武帝以其忠於職守,戰功卓著,政績斐然,追贈他為散騎常侍、左衛將軍,賜鼓吹一部,諡號「武」,還詔令義興郡發500人為他會喪。陳慶之的長子陳昭襲封他的職位。

    史書評價

    姚思廉《梁書》:

    「陳慶之有將略,戰勝攻取,蓋頗、牧、衛、霍之亞歟。慶之警悟,早侍高祖,既預舊恩,加之謹肅,蟬冕組佩,亦一世之榮矣」

    「慶之性祗慎,衣不紈綺,不好絲竹,射不穿札,馬非所便,而善撫軍士,能得其死力。」

    李延壽《南史》:

    「陳慶之初同燕雀之游,終懷鴻鵠之志,及乎一見任委,長驅伊、洛。前無強陣,攻靡堅城,雖南風不競,晚致傾覆,其所克捷,亦足稱之。」

    附本文相關資料:

    【蕭衍】(公元464年~公元549年),字叔達,小字練兒,南蘭陵郡武進縣東城裡(今江蘇省丹陽市訪仙鎮)人,南北朝時期梁朝政權的建立者。蕭衍是蘭陵蕭氏的世家子弟,為漢朝相國蕭何的二十五世孫。父親蕭順之是齊高帝的族弟,封臨湘縣侯,官至丹陽尹,母親張尚柔。他原來是南齊的官員,南齊中興二年(公元502年),齊和帝被迫「禪位」於蕭衍,南梁建立。蕭衍在位四十八年,在南朝的皇帝中名列第一位。在位前期任用陶弘景,頗有政績,晚年爆發「侯景之亂」,都城陷落,被侯景囚禁,死於台城,終年八十六歲,葬於修陵,諡號武皇帝,廟號高祖。

    【元詡】(公元510年~公元528年),宣武帝元恪次子,母宣武靈皇后胡氏,南北朝時期北魏第十位皇帝,公元515年~公元528年在位。

    【爾朱榮】(公元493年~公元530年),字天寶,北秀容(今山西朔州)人,契胡人,北魏末年將領、權臣。

    【元顥】(公元485年~公元529年),北魏宗室,字子明,獻文帝拓跋弘之孫,孝文帝元宏之侄,北海平王元詳長子,襲父爵為北海王。後累次升遷為散騎常侍、撫軍將軍、徐州刺史,被御史彈劾而除名。迫於北魏內亂及義軍的壓力,投奔南梁;藉助南梁軍力,殺回北魏,於睢陽登基稱帝,改元建武。立國三個月,兵敗被殺。

    【元子攸】(公元507年~公元531年),字彥達,河南洛陽人。南北朝時期北魏第九位皇帝,獻文帝拓跋弘之孫,彭城武宣王元勰第三子,母為李媛華。

    【北魏】(公元386年~公元557年)是鮮卑族拓跋珪建立的北方政權,也是南北朝時期北朝第一個王朝。

    【東魏】(公元534年~公元550年)北朝朝代之一,從北魏分裂出來的割據政權。建都鄴(今河南省安陽市北),以晉陽(今山西省太原市西南)為別都,高歡坐鎮晉陽遙控朝廷,有今河南汝南、江蘇徐州以北,河南洛陽以東的原北魏統治的東部地區,東魏歷時十七年。

    這是我的愛問問號網址:https://www.toutiao.com/c/user/6134662558/#mid=6134493673

    謝謝大家關注!

  • 50364158551

    2019-07-03 13:33

    導讀:陳慶之是南北朝時期南梁著名儒將,曾以7000人奔襲3000里,47戰克北魏32城,大破北魏30萬大軍,留下了名師大將莫自牢,千軍萬馬避白袍的美名。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是否能成為名將,與一個人的個人武力無關,比如韓信就不以武力見長,年少時曾被地痞欺負而有胯下之辱,但力拔山兮氣蓋世的霸王項羽就敗在了他的手上。又比如說諸葛亮,也只是一介書生,但也是一生征戰不曾休。所以哪怕陳慶之身體文弱,也不妨礙他能夠成為一代名將。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陳慶之非常善於運動戰,善於把握戰機,重視部下的士氣,所以毛主席對陳慶之特別推崇,曾發出「千古之下,為之神往」的感嘆。一介文弱書生,能在戰場上取得如此成就,確實令人心神神往。

  • 5820628836

    2019-07-03 12:38

    陳慶之是梁武帝時期的宣猛將軍。但是陳慶之這個人身體非常孱弱,連弓都拉不開,更不用提騎馬射箭。陳慶之雖然不會武功,但他有兩大法寶使他能屢戰屢勝並且成為將軍。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一,陳慶之是個極富有膽略,善籌謀的人。在《梁書。陳慶之傳》中,姚思廉用三千多個字記載了一個匪夷所思的名將傳奇,梁武帝蕭衍派飆勇將軍陳慶之護送魏奸元顥北歸,陳慶之遂身披白袍,率7000人,橫掃河洛,14月內連下魏32城, 攻無不克。大小凡47戰,以7000兵力,先後破魏軍丘大可7萬、楊昱7萬、元天穆數萬,降費穆2萬,直陷魏都洛陽。於是就有了那句流傳已久的話:「名師大將莫自牢,千兵萬馬避白袍」。從這裡就可以看出他是個極具軍事才能的人。

    二,陳慶之是個深得眾心的儒將。陳慶之的指揮才能無論多高,也不可能憑他一個人打仗。所以陳慶之很擅長安撫人心。再在攻打渦陽時,將士們軍心渙散,他就假裝有密詔,安撫軍心,讓大家聽從指揮。陳慶之的臨危不亂,並且能用語言激勵將士們,所以大家都很佩服他,所以也就很擁戴他。陳慶之便是用他的個人魅力增強了軍隊的凝聚力,才能以少勝多,屢戰屢勝,使得南梁能夠與北魏對峙。

    陳慶之正是因為這兩個特質才能幫助他屢戰屢勝,以少勝多。

  • 108008742669

    2019-07-03 17:53

    陳慶之身體文弱,難開普通弓弩,不善於騎馬和射箭,但為何他領兵戰功卓著,並在去世後被賜予諡號「武」?

    這是因為他富有膽略,善籌謀,帶兵有方,是一位深得軍心的儒將。

    他統兵作戰有三大關鍵:

    一是善於鼓舞士氣;

    二是善於把握戰機,以己之長,攻敵之短;

    三是善於運動戰。

    公元528年-529年,陳慶之率領7000軍隊北伐北魏,一年之內,從銍縣至洛陽,前後作戰47次,攻城32座,破敵數十萬,所向無敵。

    這在中國古代戰爭史上,唯有霸王項羽可以與之相比。

    毛主席讀史讀到此處,大呼:

    「再讀此傳,為之神往。」

    試問,不說以少勝多,以弱勝強,單論以孤軍進入敵國腹地一年之久,卻屢戰屢勝,所向無敵,如果沒有高昂的士氣,如何能夠做到?

    往往在作戰至關鍵時,陳慶之鼓舞士氣的做法,會讓他的軍隊爆發出極強的戰力,短時間內便能攻克敵方城池,或者擊潰敵軍的作戰意識。

    讓人不勝嘆服!

  • 6910726840

    2019-07-03 12:56

    1,優良的指揮作戰能力

    陳慶之在南梁梁武帝登基之後成為了梁武帝的隨從,深得梁武帝信任。後來,北魏刺史元法僧投降南梁,陳慶之就以威武將軍的身份迎接他,這個時候的陳慶之大約40歲了。

    公元527年,陳慶之與曹仲宗一起攻打渦陽(今屬安徽蒙城),梁武帝派韋放與曹仲宗會師,同時,北魏也派兵增援渦陽,陳慶之請求迎戰,韋放認為不可,陳慶之認為北魏軍距離南梁遙遠,如果此時出兵,出其不意,可以取勝。陳慶之帶上200奇騎兵突襲北魏軍,將其打退。

    接著陳慶之乘勝追擊,此時將士們比較疲憊,人心渙散,陳慶之心生一計策,告訴將士們,我身有密詔,如果誰膽敢違反軍令,當格殺勿論,此刻將士們,一起精神煥發,奮勇殺敵,夜裡就打敗了北魏軍。第二年,陳慶之迫使北魏大將丘大千投降,攻下考城,攻占了滎陽等32座城池。

    2.深得將士們擁護

    在攻打渦陽時,南梁軍將士有軍心渙散的情況出現,他就說自己身懷密詔,讓大家聽他指揮。

    在攻打滎陽時,久攻不下,戰士們都懈怠了,他就出來動員大家,我們要攻下滎陽,必須精誠團結,相互信任。然後陳慶之親自擂鼓作戰,戰士們瞬間氣勢高漲,攻占了滎陽城。陳慶之臨危不亂,用語言激勵鼓勵大家,當然也會深受大家擁戴。

  • 4471700880

    2019-07-03 12:44

    陳慶之本是梁武帝蕭衍的一個棋童,從來沒上過戰場,那麼他的軍事才能從哪來呢?

    首先,大環境,五代十國,諸侯爭霸,烽火四起的年代,耳濡目染就會獲得相關的信息。另外,梁武帝是開國皇帝,有軍事才能,陳慶之跟隨多年,當然會接受到軍事方面的信息,也,並且會受到蕭衍的指點。最重要的是個人天份,韓信不曾帶兵,出手則百戰百勝,劉關張出身市井,一樣稱帝封侯,劉秀農夫一個,卻成為面位之子。

  • 92457893546

    2019-07-03 20:27

    陳慶之是南北朝時人出身寒門卻學有所長,受命於粱武帝身邊一個跟班隨從,經常在梁武帝閒暇時陪同梁武帝下棋為消遣,陳慶之雖是一介書生卻對下棋頗為偏愛與精熟,經常殺得天昏地暗難分難解深受粱武帝信任與賞心悅目雖然陣慶之在下棋對陣中顯示高超出用乒之道與智能,但粱武帝一直把陳慶之視為棋友不得重用,陳慶之在棋的搏弈中對陣中也著實練就靈活應策能力自信不服輸的堅定,善於觀察判斷分析局勢走向,和瞬息變化不測的危局,沉著冷靜面對如何守要堅攻要准穩進穩打的全局觀念,陳慶之在42歲時才受粱武帝派遣任用,領兵出戰一路以少勝強攻無不克戰無不勝,即使身處險境也不喪失信心以戰鬥到底的精神,調動土兵積極性鼓舞土氣在敵強我弱極為不利危局下,與士兵存亡與共抱成一團擰成一股視死如歸的信念和必勝的決心在生死較量中匯集強大戰鬥力,抓住有利戰機即使冒險也破斧沉舟全力一搏一舉扭轉戰局,立於不敗之地陳慶之雖是書生氣在戰場展示出高超指揮魄力與膽識,鎮定自若將才風度雖不善武功卻敢於擔當扛於重任不負使命,陳慶之雖文並不弱是一個能佂善戰智勇雙全的儒將獲白袍將軍美譽傳揚四方大地。

  • 105448384141

    2019-07-03 13:29

    這個問題有兩個關鍵要素,一:陳慶之是文弱書生;二:為何總能打勝仗。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那我們就圍繞要素來剖析,《孫子兵法.謀攻篇》里說,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攻城之法為不得已。所謂伐謀,就是要以自己的謀略挫敗敵方,不戰而屈人之兵,所以說最厲害的打仗是憑腦子,而不是逞一時之勇。

    從公元前1600年商朝始,至1912年清朝滅亡,有記錄的約3500年的歷史長河中,戰將勇將衝鋒陷陣的數不勝數,而傑出的軍事指揮家卻少之又少,兩者兼得的更是鳳毛麟角。比如白起,李靖,岳飛等等。

    所以,陳慶之可以定義為一個傑出的軍事家,是靠腦子來打仗的那類人,當然可以常打勝仗,他的文弱之軀總比孫臏坐輪椅強吧。

  • 103653438706

    2019-07-14 07:47

    陳慶之打勝仗?那是因為沒有遭遇爾朱榮的北魏精兵,被窩當時忙於鎮壓河北葛榮等人起義。等到爾朱榮滕出手來,陳慶之就全軍覆沒。

    陳慶之就像竇建德,竇建德在遭遇李世民之前也是百戰百勝,真以為自己厲害。遭遇李世民,才知道一流部隊的戰鬥力, 一戰而被俘。陳慶之也如此

  • 6847165676

    2019-07-03 16:27

    1.有指揮作戰能力!梁武帝派韋放率軍與曹仲宗會師了,同時,北魏也派軍增援渦陽,陳慶之請求迎戰,韋放認為不可,陳慶之認為北魏軍已經疲憊,離南梁軍距離遠,會產生疑心,如果出其不意,必定取勝。於是陳慶之帶200騎兵突襲北魏軍,將其擊退。接著陳慶之乘勝追擊,但將士們疲憊了,軍心開始渙散了,陳慶之就急中生智,說他有密詔,如果違反就要斬首,於是大家都聽從了他的意見!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 108631546710

    2019-07-03 12:57

    一位「射不穿札,馬非所便」的文弱書生,竟然是我國歷史上打仗最厲害的人,而且每戰必勝,從不失手,是歷史上真正的常勝將軍。

    與明末袁崇煥一樣,他也是文官出身,自身並無萬夫莫擋之勇,但卻在戰場上創造出一次次的曠世奇蹟。

    這位常勝將軍就是南北朝時期的南梁將軍陳慶之。他一生身經數百戰,沒有一場敗績,而且沒有一場不是在絕對的劣勢中大勝敵軍。毛澤東在多次閱讀《梁書-陳慶之列傳》後,不禁感慨:「再讀此傳,為之神往」。

    引子

    南北朝時期,洛陽街頭流傳著這樣的一句童謠:「名師大將莫自牢,千兵萬馬避白袍」。其意思是,任憑多麼精銳的軍隊,或者多麼出名的將領,見到「白袍」都要望風而逃,避之惟恐不及。何為白袍?為什麼能夠擁有如此的威名和震懾力呢?

    童謠中的白袍是南朝梁的一支勁旅,因為他們都身著白袍而得名。這支白袍神兵只有區區七千人,那麼南朝如此小規模的軍隊怎麼能夠給遠在北魏腹地的都城洛陽老百姓留下這麼威風的印象呢?因為這支白袍神兵擁有一位充滿傳奇色彩的領導者--陳慶之。強將手下無弱兵,在他的帶領下,七千白袍神兵一路北上,不到5個月時間,摧毀北魏幾十萬重兵的圍追堵截,一路縱橫馳騁大戰47場,全戰全勝,拔城32座,直至最後攻陷北魏首都洛陽。

    如此的戰績,在中國幾千年的歷史中,著實無人能出其右。翻閱史籍,在陳慶之的戎馬生涯中,這次奔襲洛陽只是他眾多輝煌戰績中的一筆,在《梁書-陳慶之列傳》所記載的他一生無數次重要戰役中,沒有一場敗績,而且沒有一場不是在絕對的劣勢中大勝敵軍,真乃神人也。

    (一)

    英雄莫問出處。出身庶族寒門的陳慶之自幼便隨從蕭衍,當時蕭衍還沒有起兵反齊,陳慶之在蕭衍府中的身份只是一個小書童。蕭衍酷愛下棋,棋癮一上來可謂廢寢忘食,經常通宵達旦的和人對弈。他的那些棋友們即使有心討好蕭衍,無奈心有餘而力不從,陪到自己筋疲力竭,也不能讓蕭衍盡興。唯獨陳慶之,精力特別旺盛,只要蕭衍想下棋,他隨叫隨到,甚得蕭衍的歡心。

    公元502年,蕭衍登上了南梁皇帝的寶座。當時年僅18歲的陳慶之被任命為主書。主書這個官職是晉朝設立的,隸屬於中書省,最初由武官擔任,南朝宋時改為文職。所以在蕭衍登基的時候,是把陳慶之作為文人看待的。而據《梁書》記載,陳慶之「射不穿札,馬非所便」,也說明他在勇力方面雖然不至於無縛雞之力,但是也絕不是勇冠三軍的猛將,這也是他和那些流芳千古的名將最大的差別。

    「聊寄傲於琴書兮,以待天時」。擔任主書後的陳慶之,冷靜地觀察時局政事,期盼著有一天能夠為朝廷效力。在他41歲時,機會終於來了。

    ( 二 )

    公元525年,北魏發生的徐州刺史元法僧叛亂,元法僧失敗後困守徐州。由於覺察到大勢已去,所以元法僧投降南梁,並將徐州拱手送給蕭衍。於是,蕭衍任命陳慶之為威武將軍,帶兵去接應元法僧。這次接應行動並沒有遇到太大阻力,恐怕這也是蕭衍給這個年過四十的昔日棋友一次表現的機會。總之陳慶之很順利的把元法僧接應回來後,即被任命為宣猛將軍、文德主帥。

    可是徐州此時還並沒有真正落到南梁手中,當務之急是儘快接收徐州的統治權。所以蕭衍馬上派自己的兒子豫章王蕭綜前去接管徐州,並且派陳慶之帶領兩千人馬隨蕭綜大軍入徐州。

    徐州歷來是兵家必爭之地,對於割據南北一方的梁魏均有重要的戰略意義。北魏當然不允許徐州落入南梁之手,立刻調集元延明、元彧率領兩萬人馬阻截蕭綜。元延明派遣手下別將丘大千修築堡壘阻擋梁軍前進,梁軍陷入非常不利的局勢之中。然而陳慶之以硬碰硬的手法用兩千人馬硬撼敵陣。戰鬥一開始便呈現出一邊倒的局勢,倒下的並非處於劣勢的梁軍,而是占有優勢兵力和地形的魏軍。梁書中用「進薄其壘,一鼓便潰」這八個字記述了陳慶之以摧枯拉朽的攻勢撕破敵人的防線。雖然首戰告捷,但是此時卻發生了一件出乎意料的變故。問題出在南梁大軍主帥蕭綜身上,他居然在一天夜裡,扔下整個大軍,隻身一人投降了魏軍。因此梁軍發生混亂,魏軍趁亂攻擊,梁軍損失慘重。只有陳慶之率領本部人馬突圍。雖然這次戰鬥最後收場得很窩囊,但是陳慶之卻顯露出過人的軍事才能。

    其時,真是北魏的多事之秋。北魏公元526年,北魏由於胡太后專權,引發了一系列內部動亂。這對於南梁來說正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南梁派安西將軍元樹進攻壽春,由陳慶之隨同並負責軍事上的指揮。此戰南梁大獲全勝,取得壽陽等五十二座北魏的城池。為了表彰陳慶之在壽春戰役中的出色表現,蕭衍賜封他為關中侯。經過這次戰役,陳慶之已經成長為一位能征善戰的將軍。

    ( 三 )

    公元527年,上天再次垂青南梁。此時北魏境內的葛榮率領起義軍攻陷信都,圍攻鄴城。另一方面蕭寶寅在長安兵變稱帝,其他大小叛亂此起彼伏。南梁剛剛在前一年拿下壽春,乘勝進攻廣陵和渦陽。負責進攻渦陽的南梁方面指揮是曹仲宗,陳慶之當時也在這支軍隊中擔任假節(皇帝的代表)。

    北魏為解渦陽之圍,派征南將軍常山王元昭率領十五萬人馬增援渦陽。魏援軍的先頭部隊行進到距渦陽四十里的駝澗,陳慶之力排眾議提議主動出擊,他親自帶領部下幾百人,突然對敵人發起進攻,打敗敵軍。這一仗給魏軍的士氣造成很大打擊,以至魏軍的增援並沒能扭轉渦陽戰場的局勢,雙方進入相持階段。

    渦陽之戰前後持續了大半年時間,其間大小戰鬥數百次,雙方軍隊都已接近強弩之末。此時魏軍又派來了增援部隊,並且在梁軍的後方開始修築工事。曹仲宗還怕陷入腹背受敵的局面,而且此時梁軍已無鬥志,於是準備撤軍。陳慶之聽說這個消息後,拿著皇帝賜予的節杖站在營門口慷慨陳詞道:「我們這次出兵,經歷了將近一年的時間,耗費了國家巨額的錢糧,經歷了無數戰鬥。現在,你們竟然不考慮如何獲勝,而想著撤軍,你們這哪裡是想著為國家立功,不過是借行軍之名,進行搶掠罷了。我聽說過置之死地而後生的道理,現在如果你們執意要撤退,我只好拿出皇帝賜給我的密詔,依照密詔中的指示行事了。」經過這次營門陳詞,陳慶之取得了梁軍的實際指揮權。

    當時魏軍在梁軍周圍已經築起了十三座堡壘,互成犄角之勢。於是陳慶之挑選軍中的精銳,趁夜銜枚而出,一夜就攻陷了敵軍的四座堡壘。渦陽守軍經歷了大半年的消耗後,此時也已接近崩潰。渦陽守將王緯開城投降。魏軍剩下的九座堡壘兵力仍然雄厚,陳慶之乘勝出擊,將斬獲敵人的頭顱懸掛在鎮前,擊鼓吶喊猛烈攻擊敵陣。魏軍被這種聲勢嚇破了膽,加上渦陽已經陷落,所以剩下的九座堡壘瞬間瓦解,魏軍大規模潰敗。此戰魏軍幾乎全軍覆沒,屍體和遺棄的兵器車馬竟將淮河的一段河道阻塞。

    渦陽一戰使陳慶之聞名大江南北,蕭衍對於他這次的果斷行動給予了高度的讚賞,親自下詔表彰:本非將種,又非豪家,觖望風雲,以至於此。可深思奇略,善克令終。開朱門而待賓,揚聲名於竹帛,豈非大丈夫哉!

    ( 四 )

    公元528年,北魏宮廷再次發生政變,胡太后毒死了十九歲的親生兒子孝明帝,另立三歲的元釗為帝。爾朱榮打著替孝明帝報仇的旗號,起兵進入洛陽,在洛陽外河陰,屠殺了包括胡太后和小皇帝在內的兩千多名皇親重臣,這就是著名的河陰之變。一時間北魏朝野人人自危,紛紛投降南梁,其中包括北海王元顥。這個元顥投降後,要求蕭衍支持自己成為北魏的皇帝。蕭衍很痛快地答應了他的請求,並且立刻派陳慶之率領七千人護送元顥北上。看來蕭衍對元顥也沒有抱太大希望,只派七千人護送他深入北魏幾乎等於送羊入虎口。當然最後的結局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這一切都因為領軍的人是陳慶之。

    大軍行至睢陽南,元顥迫不及待地稱帝,並且賜封陳慶之一大串高官顯爵。可見這個朝不保夕的流亡「皇帝」對陳慶之何等倚賴。睢陽(今河南商丘)守將丘大千,就是那個陳慶之出道時以兩千人馬擊破他的堡壘的魏將,此時擁有七萬重兵把手睢陽。他這次不敢再輕視陳慶之,在睢陽城外連築九道聯營,企圖阻擋陳慶之的北進。這是一場七千遠征軍對七萬嚴陣以待守軍的戰鬥,可這場戰鬥從開始到結束只用了不到一天的時間。陳慶之早上開始發動進攻,在下午四點左右,攻克了九座聯營中的三座,丘大千率領剩下的人馬投降。

    為了阻止陳慶之繼續北上,魏徵東將軍濟陰王元暉業率領羽林軍兩萬,駐守考城(今河南民權東北)。考城的地勢非常特殊,環城四面被水包圍。元暉業自以為憑藉天險,量陳慶之區區七千人馬如何攻克考城。沒想到陳慶之在水上築起浮壘,沒費吹灰之力就攻克考城,並且生擒元暉業。這一戰梁軍繳獲了豐富的戰利品,僅戰車就俘獲了七千八百輛。攻克考城後。大軍繼續向西進發,一路上魏軍守將望風而降。

    此時的北魏國內局勢發生了轉變,爾朱榮在鄴城以七千精銳騎兵剿滅了葛榮幾十萬起義軍,又打敗了割據長安的蕭寶寅,其他叛亂也紛紛被鎮壓,北魏暫時可以集結強大的兵力來對付陳慶之了。這時,陳慶之的遠征軍被北魏左僕射楊昱率領的七萬羽林軍,擋在了滎陽。而元天穆奉爾朱榮之命,正率領大軍日夜兼程趕赴滎陽。另一支由爾朱世隆率領的一萬人馬進駐虎牢關,截斷了陳慶之的退路。駐守滎陽的七萬羽林軍裝備精良,憑藉滎陽城高池深,守得固若金湯。而元天穆帶來的更是久經沙場的北魏精銳騎兵。北魏這次動員了國內最精銳的軍事力量,誓把陳慶之剿滅於滎陽城下。

    當元天穆的援軍出現在陳慶之背後的時候,滎陽仍然沒有攻克。梁軍看到己方陷入腹背受敵的境地時,軍心開始動搖。此時,陳慶之命令人馬稍作休息,他對手下兵將說:「我們這一路打過來,攻城略地,殺死人家的父兄,搶掠人家的子女,都不計其數。所以元天穆手下的人馬和我們不共戴天。現在我們只有七千人,而敵人接近三十萬,今天咱們只能抱定決死一戰的信念了。元天穆帶來的都是騎兵,如果在平原交戰,我們必敗無疑,現在只有趁元天穆沒有進攻之前攻下滎陽。大家再猶豫的話,那我們只有等人屠宰的份了」。聽了陳慶之的話,終將士情緒激昂,摩拳擦掌。陳慶之立刻命令發動攻擊,手下勇士前仆後繼,終於在元天穆形成包圍之前攻克滎陽,並且生擒楊昱。

    隨後,陳慶之趁元天穆大軍剛到,陣腳未穩的時機,帶領三千騎兵反撲敵軍。魏軍沒想到剛剛浴血奮戰疲憊不堪的梁軍,居然敢放棄固守滎陽的有利條件,主動對數倍於己的敵人發動進攻。也許是過於措手不及,總之這場戰鬥的結果是幾萬魏軍全線潰敗,元天穆隻身帶領幾十騎倉皇北逃。陳慶之乘勝奔馳虎牢關,虎牢關的爾朱世隆此時已經被陳慶之下破了膽,七萬守軍的滎陽都不堪一擊,更何況區區一萬人馬。爾朱世隆連猶豫一下都沒有,馬上放棄虎牢關逃跑了。

    此時,在魏將的心目中,陳慶之有如神助是不可戰勝的。北魏孝莊帝倉皇逃往河內(今河南沁陽),留在洛陽的魏臣很識相的迎接元顥進入洛陽。於是元顥大模大樣的坐在了龍椅上,過起了皇帝癮。

    雄關漫道真如鐵。從大通二年十月,經歷了大概140天的長途奔襲,陳慶之率領著他手下七千身披白袍的勇士,一路披荊斬棘,攻城拔寨,從安徽一路北上最終到達洛陽。粉碎了數次敵人大規模的圍剿,殲滅了以騎兵著稱的鮮卑精銳,這不能不說是軍事史上的一次奇蹟。只可惜此時的蕭衍正在同泰寺熱衷於佛教,貪圖安逸,不思進取,痛失了統一南北的絕佳機會 。

    ( 五 )

    讓人啼笑皆非的是,元顥登上寶座後,不僅貪圖享樂,而且目光短淺不識時務。在北方局勢混亂,爾朱榮重兵環伺的時候,他居然不是盡力聯合南梁抗擊勁敵,而是考慮如何擺脫南梁的束縛。

    此時陳慶之已經感覺到元顥並非是一個能成器的君主。但是他深知自己此次的任務就是保護元顥,在沒有接到南梁方面的最新指示前,仍要盡力為元顥支撐著個爛攤子。陳慶之向元顥提出建議:「現在北方沒有臣服的地方尚多,我們的兵力太少,敵人現在還不知道我們的虛實,可一旦他們知道,恐怕就會瘋狂反撲。所以當務之急是儘快請皇上(蕭衍)派來援軍,穩定北方的局勢」。元顥本來沒什麼主見,聽了陳慶之的建議也覺得害怕,本來想依照行事,可是此時元延明又進讒言說:「現在陳慶之手上只有幾千人,我們已經不能管制他了,再給他更多人馬,我們大魏的社稷不就要落入外人之手了?」元顥聽信讒言,為了防止陳慶之繞過自己向蕭衍請求援軍,私自給蕭衍遞交了密奏,謊稱北方局勢已經穩定,為了防止地方上產生恐慌情緒,懇請南梁暫時不要派遣大軍北上。蕭衍得到元顥的奏摺後,於是命令原本打算北上的援軍停在邊境線上待命。至此,實際上南梁又喪失了一次統一南北的絕佳時機。

    而此時,爾朱榮已經在北面集結了三十萬左右的大軍,伺機反撲洛陽。就在元顥入主洛陽六十五天後,爾朱榮帶著從洛陽逃走的孝莊帝,揮師洛陽。此次北魏大軍由爾朱榮親自指揮,這個曾經在北魏不可一世的軍事奇才終於要和陳慶之這個後起之秀對決疆場。聽說爾朱榮的大軍南下,那些前期投降元顥的地方又紛紛倒戈投向了爾朱榮,局勢對於元顥一方非常不利。陳慶之為了爭取戰略上的主動,帶領自己的七千人渡過黃河,駐守中郎城。在中郎城下,和北魏大軍展開鏖戰。從人數上說,陳慶之處於絕對的劣勢,而且北魏此次的總司令是曾經以七千破葛榮幾十萬起義軍的爾朱榮。按理說此次陳慶之完全沒有勝算。然而陳慶之再一次創造了軍事奇蹟,在中郎城阻截了爾朱榮三天,這三天裡戰鬥異常激烈,最終因為爾朱榮損失慘重而被迫撤兵。

    面對強敵,爾朱榮為了穩定軍心用上了從古至今屢試不爽的伎倆。他指使一個叫劉助的,號稱善觀天象的人站出來說,根據天象的顯示,不出十日,河南就可以平定。不得不承認這個伎倆還是相當有效的,爾朱榮的大軍暫時穩定了軍心,沒有造成潰敗,也由此可見陳慶之對爾朱榮大軍的打擊是非常嚴重的。爾朱榮不敢再和陳慶之正面攻戰,偷偷渡過黃河,繞過陳慶之駐守的中郎城,直接攻擊洛陽。元顥當然是不堪一擊的,他的人馬一觸即潰,至此臨潁短暫的政權也壽終正寢。

    元顥政權玩完了,陳慶之只好帶領手下的人馬開始向南梁撤退。爾朱榮親自帶領大軍追擊陳慶之部隊。陳慶之的人馬在蒿高遇到了山洪暴發,正在渡河的軍隊被洪水吞沒,幸好陳慶之本人倖免遇難。失去軍隊的陳慶之只好化妝為一個僧人躲過爾朱榮大軍的搜捕,逃到豫州,在豫州得到當地人的幫助,才輾轉返回南梁。回到南梁,蕭衍對陳慶之大加封賞,升陳慶之為右衛將軍,永興侯,封邑一千五百戶。

    ( 六 )

    不久,陳慶之又被任命為北兗州刺史,後為都督。負責淮河流域的軍事防務。此後,他一直以自己出色的軍事才能,保證了南梁北部的局勢穩定。

    其間,曾出現過幾次較大規模的戰事。首先是僧強、蔡伯龍的叛亂。僧強號稱會妖法,又善於煽動人心,短時間內聚集三萬人馬,攻陷了北徐州。濟陰太守棄城而逃,鍾離太守遇害。此時陳慶之發兵討伐,沒費吹灰之力便剿滅了這次叛亂。此後,陳慶之又率兵進攻北魏領地懸瓠,在溱水一帶大敗北魏的潁州刺史婁起、揚州刺史史雲寶,又在楚城擊敗了前來增援的行台孫騰、大都督侯進、豫州刺史堯雄、梁州刺史司馬恭。這幾仗打下來,大梁北部邊境獲得了暫時的穩定。於是陳慶之採取休養生息的政策,發展邊境城市的生產,僅用兩年的時間,就做到了府庫充足。

    公元539年十月,陳慶之因病逝世,享年56歲。身後也備享哀榮,他被追封為散騎常侍、左衛將軍,諡號武侯。這位威震宇內的一代雄才就這樣走入了塵封的歷史。

  • 5976341814

    2019-07-03 15:28

    爸爸,媽媽們,我過任務。求你們幫個忙。

  • 86872694166

    2019-07-03 13:52

    勇氣與智慧結合,知己知彼,勇往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