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為明朝大將,洪承疇和祖大壽降清之後的待遇為何卻截然不同?

我來回答

熱心網友回答 (4)

  • 1868821111782430

    2019-08-01 15:50

    據《清史稿·祖大壽傳》載:「明年(崇禎十七年;順治元年;1644年),世祖定鼎京師,大壽從人關。子澤溥在明官左都督,至是亦降。」清順治十三年(1656),祖大壽卒於京,浩封鎮國將軍,被安葬在興城大凌河南岸。《清世祖實錄》記載:「順治十三年丙申六月戊寅朔。丁亥,予故精奇尼哈番祖大壽祭葬。照漢官一品大臣例。仍加祭二次。」

    https://i1.ask543.net/uploads/5e/a1/2/2b29e0000206e54a2a528.jpg

    祖大壽是繼熊廷弼、袁崇煥、孫承宗之後的明守衛遼東的領軍人物。其降清帶給清朝大批漢將,是明朝的重大損失,明朝此後在東北再無出色的將領。皇太極優禮祖大壽,說明清初滿族統治者從努爾哈赤到皇太極對漢降官政策已發生嬗變。對於滿清第二代最高統治者兩次接受曾」踐言」之明末第一勇將降清,這充分反映了滿族統治者對敵對的漢人採取了一種包容的態度。崇德7年(1642)5月,皇太極御崇政殿,總兵祖大壽跪在大清門外請罪。皇太極非但沒有怪罪他,反而替他開罪說:「爾之背我。一則為爾主,一則為爾妻子宗族耳。」祖大壽扣首謝恩後,皇太極令其入大清門,於崇政殿前朝見禮畢,召見他入殿內,命坐於左側,賜茶。給予了很高的禮遇。並命八家王爺各宴一次。還以歸降復逃明總兵官麻登雲家口財產賜給他。7月,皇太極在牧馬所,召祖大壽、祖大樂等新附各官較射。並賜祖大壽駝三隻,祖大樂駝一隻。後又賜榮任清朝總兵官的祖大壽御服五爪龍紗朝衣,嵌雙東珠紅寶石金頂朝帽、並緞靴、緞襪等物。

    https://i1.ask543.net/uploads/f0/97/2/2b2850000201e95016f0d.jpg

    滿族從努爾哈赤起兵伊始,最先體現民族方面包容的是對蒙古族的包容:金國曾滅了遼、北宋占領了大半個中國,與南宋對峙。而正是蒙古鐵騎踏平了完顏氏的金朝京城。迫使滿族前身女真族流落白山黑水之間,而滿族統治者沒有局限於民族復仇的狹隘性中,他們為了自身的發展,為了對明鬥爭的需要,而包容了蒙族,化敵為友,並通過宗教、聯姻等措施與之結成蒙滿一體、休戚與共。滿蒙鐵騎為滿民族的發展發揮了重大的作用。這一包容的結果使滿族既有了穩定的後方,又彌補了人口單薄、兵力不足的缺欠。如果滿族只是固守民族觀念,驅全部漢族人眾與自己為敵,而不是分化利用,也不可能有後來的清朝。而真正全面倡導和實施這一政策的就是皇太極,這主要體現在他對人的包容上,但他對明朝降官採取的是實用主義的包容,即不是包容所有的漢官,而主要包容的是漢族文官為其利用。如范文程在努爾哈赤時代未受到重視,在皇太極時期,隨著包容漢人之策對拒者被戮,俘取者為奴的取代,使范文程得到了重用。但皇太極還在不斷擴大他的包容面。而尤其可貴的是他能對漢人武將的包容。

    https://i1.ask543.net/uploads/53/1c/d/174f80007a64a6fca5617.jpg

    這其中有三順王孔有德、耿忠明、尚可喜歸清,他們帶來了西洋大炮等新式重型武器,並成功製造了清朝自己的紅衣大炮,改變了對明的軍事裝備對比。他還對祖大壽的監軍張春給予了特殊的禮遇,當時一同俘獲有33名降官,他只留下張春等八人。其目的就是為了讓張春成為他發動對明議和攻勢的合適人選。在洪承疇被俘時,他下令殺了其他降官,獨留洪承疇,這是他看中了洪承疇降清的利用價值,洪承疇後來成了清朝進軍關內的引路人。而皇太極接受對清朝犯有血」而又反覆無常的明朝勇將祖大壽投降,堪稱滿民族包容性的典範。

    都察院參政張存仁奏言稱:「祖大壽悔盟背約,仍面顏來歸。是勢窮力竭。見松山已下,援兵盡沒,欲仍蹈大凌河之漏網未可知也。」「祖大壽宜斬是斬其背盟狡詐也。」他把洪承疇同祖大壽做了個比較。認為:「洪承疇身系書生,此恩養之不宜薄者也。」「祖大壽系我國寇讎。反覆無常。皇上即欲生之。似宜嚴加拘禁而防範之。但待以不殺足矣。」

    此也正如其自己所奏:崇德7年(1642)5月,上御崇政殿,總督洪承疇跪大清門外請罪,總兵祖大壽亦跪奏曰:「臣之罪與滿承疇不同。臣有數罪宜死。昔困於大凌河、糧盡食人。奄奄待斃,計窮乞降。蒙皇上不殺恩養。命臣招妻子兄弟宗族來降。譴往錦州。臣不惟背棄洪恩。亦且屢次與大軍對敵。今又在錦州被圍。糧盡困迫方出歸順,理應萬死。」皇太極不僅看中了祖大壽自身在明朝的地位(總兵官)、家族勢力(祖氏家族包括兄弟子侄)、地利(大凌河、錦州)、而且也是更重要的是為了兵不血刃不戰而屈人之兵地打開通往明朝的大門——山海關,皇太極寄希望作為舅舅的祖大壽能勸降吳三桂。

    如皇太極賜諭書吳三桂:「抗命者盡行誅戮,惟祖大樂等因系將軍之戚。姑留之。錦州祖大壽歸命。其眷屬部眾。俱獲保全。此正大將軍趨吉避凶,建功立業之秋也。」「今祖氏全家歸順,明國豈有不疑賢甥者乎。」雖然皇太極生前沒能看到吳三桂降清,但在他死後不久,清朝順利入關就是按照他的思路在發展。雖然吳三桂降清有起義軍對他輕視的原因,但祖大壽及諸多降將的勸降信在吳三桂猶豫之時,也起了重要的作用。皇太極曾致書祖大壽:「我兵至北京諄諄致書,欲圖和好。爾國君臣惟以宋朝故事為鑑,亦無一言復我。爾明主非宋之苗裔,朕亦非金之子孫,彼一時也,此一時也。」皇太極通過與明在遼東的代表祖大壽集團的溝通,力圖消除漢人對金和女真之舊怨。皇太極深知:清朝要實現占領並統一中原的宏偉目標,僅靠單一的滿族自我是無法完成的。對清初特殊歷史人物即「反覆無常」的祖大壽的包容,其事件本身就是對整個明朝官員有著重要的影響。

  • 105454145204

    2019-08-01 16:54

    作為同一時期投降於清朝的祖大壽和洪承疇,都同屬於明朝末期的優秀將領,而且二人的能力可以說是不相上下。然而,當我們查閱史料就會發現,洪承疇和祖大壽在清朝所受到的待遇卻截然不同,其中作為「祖家將」的領頭人,祖大壽自投降於清朝之後基本銷聲匿跡了,沒有受到清朝統治者的任何重用。而反觀「後來居上」的洪承疇,此人在清朝入關之後不僅「官復原職」,而且深受多爾袞和順治皇帝的信任,這是為什麼呢?小編認為兩人投降後待遇完全不同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幾點: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1.祖大壽投降後不受重用的原因是祖大壽乃「祖家將」系統裡邊的「頭號人物」,他的投降不僅僅是代表著個人,而是全體的「祖家將」軍團。再加上其祖籍為寧遠人,因此,追隨在祖大壽身邊的將士除了「祖家將」之外基本都屬於遼人,而這些遼人遼將的投降對於清軍日後能否順利攻克遼西乃至山海關都起著十分重要的作用,如此一來,從某種意義上講祖大壽的降清對於皇太極能否好好利用這股遼人遼將勢力才是最關鍵的一步,至於其今後能不能真心實意的為清朝效勞,其實都並不重要,因為此時的清朝八旗漢軍隊伍裡邊也並不缺這麼一位有才幹的將帥。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2.祖大壽不受重用還有一個原因是他本人並不是首次降清,早在「大凌河之戰」時,祖大壽投降了清軍之後以幫助皇太極賺開錦州城大門為名,騙取了皇太極的信任,離開了瀋陽,直至十年之後的「松錦大戰」,祖大壽再次降清。因此,清朝不敢重用祖大壽也是於情於理,說白了,皇太極再次對祖大壽以禮相待並不是因為他有多麼想讓祖真心實意的歸順於自己的麾下,而是使他能夠在清朝內部對已經投降了的遼人遼將起著一種號召作用。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3.反觀洪承疇,其實他在清軍入關之前也基本沒有得到多少的重用,直到多爾袞率領八旗鐵騎入關之後才讓其再度「出師」,並「官復(明朝時期的)原職」。清朝統治者在投降後重用他的根本原因便是看中了他早年抗戰農民起義軍時所立下的戰功。作為文官出身的洪承疇,在明朝時期其官職能夠升至三邊總督很大程度上也是依靠其與農民軍作戰過程中立下的軍功,早年的洪承疇甚至將李自成勢力擊潰的只剩下了十八匹單騎落荒而逃。而在清軍入關之後,農民起義軍的勢力並沒有就此徹底消滅,在這種情況之下,清廷希望借洪承疇之力徹底掃除起義軍的勢力,為清朝統治整個中原奠定基礎。事實證明,洪承疇確實沒有辜負清朝統治者所賦予的厚望,在剿滅明朝殘餘勢力和起義軍勢力的過程中,洪承疇再度為清廷立下戰功。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綜上所說,祖大壽和洪承疇降清後所處的境遇完全不同的根本原因在於滿清都是為了自身的利益,更多的是利用他們的價值讓滿清儘快完成統一江山的大業。

  • 68140050216

    2019-08-01 16:37

    這東西要看出身的,古代貴族佩戴的玉佩,放到地攤上也能賣幾十萬上百萬。窮人用過的瓦,就算去拍賣會也最多值十幾二十塊。甚至流拍,更何況你把瓦片和玉石同時放在地攤上賣。能賣出好價錢嗎?

  • 70746704015

    2019-08-01 15:48

    祖大壽,字復宇,遼東寧遠人,1626年正月,努爾哈赤攻打寧遠城,祖大壽用火炮將其炸傷,大軍撤退不久,努爾哈赤因傷勢過重死於軍中,其子皇太極繼位,可以說就是祖大壽把努爾哈赤給炸死了。崇禎元年,祖大壽奉命鎮守錦州。

    然而世事難料,當年的清朝已經小成氣候,並且處於攻勢,雖然過來咬明朝一口!勝敗乃兵家常事,崇禎四年(1631年)十月,祖大壽在大凌河一戰不利,終因彈盡糧絕被迫投降。皇太極欣喜若狂,與祖大壽相見後,二人設壇盟誓。不久,祖大壽以妻子在錦州,可幫助皇太極趁機奪取城池為藉口,請求返回錦州。皇太極思索幾天後同意了,當然也不是皇太極有多傻,祖大壽有多狡猾,而是戰爭本來就帶有點賭博的性質,萬一祖大壽真的幫助清朝攻占錦州城呢?

    然而祖大壽回到錦州後,立馬翻臉不認人,幹掉隨身帶來監視的清軍,繼續打著明朝的旗號抗擊清軍。祖大壽出爾反爾,皇太極十分生氣,但是皇太極何等人物,再大的氣他也不說,繼續笑眯眯做他的笑面虎。皇太極使用離間之計,三番五次公開派人提醒祖大壽不忘盟誓,督促他歸還錦州給清朝。

    當然,這些小兒科都不是什麼問題,明朝也不是傻子,誰不知道假投降?祖大壽也不聽,繼續迎頭痛擊來犯的清軍。崇禎十四年(1641年),明清松錦大戰爆發,錦州被圍後,祖大壽固守待援,然而明朝援軍洪承疇卻投降了清軍,讓錦州徹底變成了孤城,死城。祖大壽孤軍堅守了一年,糧食吃光了吃戰馬,戰馬吃完了吃俘虜,俘虜吃完了殺人相食。1642年三月,祖大壽萬般無奈再次降清。

    皇太極表現的非常大度,既往不咎!不僅原諒了祖大壽,而且封為漢軍正黃旗總兵。當然這次皇太極沒有那麼傻了,自然不會放祖大壽再回明朝那邊了。

    祖大壽雖然投降了清朝,然而其從來沒有攻打過漢人一城一池,唯一的歷史污點就是後來給外甥吳三桂寫了一封勸降書,除此之外並沒有其他的賣國行為,直到1656年祖大壽病逝。

    世人之所以「接受」祖大壽的投降,因為祖大壽做了他該做的,國運如此,當年崇禎皇帝和明朝大臣都沒有怪他投降,我們這些後來人更沒有必要責備他了。反觀洪承疇,你為保全自身利益投降也就算了,還帶著當初的敵人攻打自己的國家,這一點莫說幾百年,千秋萬世都不該被原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