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來回答

熱心網友回答 (4)

  • 50543786254

    2019-08-11 13:19

    笑的皮疼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尕蛋並不尕,其碼中等個頭算的上。由於天生樂觀,經常愛笑,以致年紀輕輕額頭上過早的砌滿了水渠。

    每年的農曆七月十二他都要回家一次,這是他生命中最重耍的日子――母親的忌日。這天他如約到村,村口幾個拉家長的媳婦立碼喜笑著圍住了他,尕蛋說:「姐妹們,每人有份。」她們每個人拿著紅紅的大蘋果,喜的不耍不要的。

    「大妹子的這臉蛋賽過紅蘋果了。」王家媳婦羞羞的更好看了。

    「陳姐你更苗條了,是不是每天跳廣場舞呢?」陳家媳婦美的笑開了花,並且扭了幾下。

    尕蛋真會說話,專挑好的說。當然他也躲不了媳婦們的打趣。

    「他陝西的尕妹子咱沒來?」石家媳婦學的賊像。

    「她娃唱戲去了,忙的很。」

    「啥時候到咱村來吼兩桑子?」

    「快了快了,到時候讓你們美美的看一場花亭相會。」

    ……

    短暫的開心,大家笑的皮都有點疼,可是不知為什麼心裡酸酸的。

    尕蛋一個人回到家,院裡長滿了雜草,一株大麗花鶴立在正中央,有幾朵盛開了,紅艷艷的,有幾朵含苞待放,水嫩水嫩的。尕蛋感到家裡充滿了生機,充滿了人間煙火。這天生的樂天派居然興奮的象個孩子,跑過去對著花貪婪的吸香味,那陶醉的樣好象從未聞過花香。接著他又抑天大笑,嘴裡直念叨:不知那陣神風颳來的種子,為我的母親撤滿了花香,多謝了!

    尕蛋笑的有點皮疼!

    想起相依為命的母親,尕蛋又淚流滿面!

    (原創不易,請多關照。人生不是笑就是哭,本人提倡多些樂,少些哀。)

  • 鬼瞳12

    2019-08-11 08:02

    小時候,我們哭著哭著就笑了,長大後,我們笑著笑著就哭了。

    有種哭,叫釋放,有種笑,叫無奈。

    我們這短暫的一生,走得何其坎坷。總認為風雨過後終見彩虹,但是一個又一個暴風雨,讓我們不得不懷疑人生。

    沒有人天生是悲觀的,也沒有人天生就是狡詐陰險的,但是有人卻是一直善良的。

    在這個社會的大染缸中,我們學了太多的東西,身不由己、強顏歡笑、虛情假意,太多的負面能量讓每個人都忘記了自己曾有的純真。

  • monica茹

    2019-08-11 08:31

    成年人的世界路不好走,誰的生活都不容易。

    曾經我擁有美好的童年和青年時光,有一起上學的好同學,有無話不說的好兄弟。這是我覺得最難得的情。因為現在我一無所有。

    有句話說的好——那時候我還太年輕,不知道命運饋贈的禮物早已在暗中標好了價碼。

    年輕時候我們不畏懼風雨,不知道對還是錯,總有父母堅強的為我們遮風擋雨,也總有一些人告訴我們錯的是對的。

    有一段時間我沒用勇氣面對父母,沒有臉面看到朋友。我孤單的掙扎著,後悔著,每每一個人,抬起頭,望著天空一邊笑著一邊也流淚著。

    父母的偉大的愛給予我無限的力量。就算生活在難再苦,生命再孤獨,哪怕世界也在拒絕我,那又怎麼樣呢?這不就是生活的真意嗎。

    去笑著面對這個世界吧,為孤獨的內心點亮希望的光明。

  • 64277892407

    2019-08-11 08:25

    自從成年了,再也沒有開懷大笑過了。哭倒是有過,後來就也沒有了。因為沒有人會逗你開心的笑,哭倒是讓別人開心,所以,隨他風雲變幻,只過自己平平淡淡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