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來回答

熱心網友回答 (3)

  • 讓愛見鬼926

    2018-07-11 00:16

    唐朝末年,唐朝的地方出現了一個嚴重情況,那就是藩鎮割據,各地的節度使紛紛擁兵自重,不受朝廷控制,朝廷是有名無實,那麼唐朝藩鎮割據出現的根源何在?

    https://i1.ask543.net/uploads/f2/b4/d/9125000483ba743295a4.jpg

    藩鎮割據的問題要追根溯源,從它設立時說起,唐睿宗為了防禦吐蕃,就在河西設立了第一個藩鎮,後面唐玄宗時又陸續設立了十幾個藩鎮。唐玄宗勵精圖治的時候,這些藩鎮都是老老實實的,因為中央有實力控制,但是唐玄宗沉迷於安樂鄉后,情況就不太一樣了,他的宰相李林甫與楊國忠都是禍國殃民的主,他們掌權以後,把朝政攪的是腐敗不堪,這自然就放鬆了對藩鎮的管制,藩鎮們就有發展的空間,他們抓住機會大力擴兵,到了後面中央軍的兵力遠遜於地方的藩鎮。而這也要提到兵制的變化,唐朝前期是推行府兵制,防戍有一定的番休期限,可後來常被強留以至久戍不歸,導致人民避役,兵士逃亡,再者府兵地位比較低,於是募兵制替代了府兵制,這樣節度使就有條件招募士兵,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直接造成藩鎮割據局面的還是因為安史之亂,唐朝平定安史之亂之後,因為無力徹底消滅叛軍的余部,只得任命安史降將為節度使。在平叛過程中,內地掌兵的刺史也被加以節度使的稱號,這樣就增設了大批節度使。在節度使中,盧龍節度使李懷仙、魏博節度使田承嗣、承德節度使李寶臣勢力最強,史稱「河朔三鎮」。後面在山東、河南、江淮、關中等地都設有節度使,這樣形成了藩鎮割據的局面。

    造成藩鎮割據的局面說到底還是因為唐朝朝廷的腐化與墮落,要是唐玄宗勵精圖治,任用賢明,不重用少數民族的將領,可能唐朝也不會走向末路,不過歷史沒有假設。

    歷史百家爭鳴團隊成員:小木

  • 1841116143

    2018-07-09 07:50

    歷朝歷代皇帝都會遇到一個問題,面對抵禦外族或者內部戰亂,應不應該給武將權力,給多大權力,何時收回來,

    你分割邊鎮武將的權力,不給他人事權、財權、地方政權等,讓他只統治一鎮兵力,這樣他是無論如何都無法威脅皇權,也不敢擁兵自重,個個都是忠臣,唯一問題就是打仗不行,因為兵力不夠,掣肘太大。

    你給武將權力,給他地方的人事權、財政權和政權,這樣兵力強大了,外族是無法構成威脅,但武將必然擁兵自重,成為軍閥,又成了帝國心腹之患。

    唐玄宗頁面對同樣的問題,唐王朝四面八方都是敵人,唐軍被游牧民族吊打,基本沒有還手之力,玄宗一想,這不行啊,於是開始給武將權力,於是開始吊打游牧民族了,

    後來武將坐大,擁兵自重,有了「安史之亂」,

    很多人以此譴責唐玄宗昏庸無能,怎麼能給安祿山這麼大的權力呢?應該分權啊。

    「陸贄上言,以邊儲不贍,由措置失當,蓄斂乖宜,其略曰:「所謂措置失當者,戍卒不隸於守臣,守臣不總於元帥。至有一城之將,一旅之兵,各降中使監臨,皆承別詔委任。分鎮亘千里之地,莫相率從。緣邊列十萬之師,不設謀主。每有寇至,方從中覆,比蒙徵發救援,寇已獲勝罷歸。吐蕃之比中國,眾寡不敵,工拙不侔,然而彼攻有餘,我守不足。蓋彼之號令由將,而我之節制在朝,彼之兵眾合併,而我之部分離析故也。」

    陸贄噴唐德宗,你怎麼這麼蠢啊,吐蕃那麼點人,都能吊打大唐,你知道為什麼?就是因為那麼多武將,居然沒有一個總管,你應該設置一個總管,統帥下面的武將。

    看到沒?「安史之亂」后,分散了節度使權力,不設置一個總管,結果被吊打,有人又提議,應該設置一個元帥,來統治這些武將,如果真的這樣做,結果可想而知。

    皇帝很多時候面對是兩難的問題,給不給權力都是錯,

    我們看歷史,總是想當然的認為武將都是忠心的,但實際上,你給了武將足夠大的權力,想收回不是那麼容易的,他擁有了人事權,下面將領都是他任命的,就聽他的,如果再讓他擁有地方政權財權,解決了後勤問題,他就能把軍隊軍閥化,軍閥化的將領,皇帝有什麼辦法?

  • schcch_nxh88

    2018-07-11 02:45

    藩鎮割據和牛李兩黨之爭構成了唐中晚期的政治特色。

    下面請聽閑看秋風為您一一道來:

    什麼是藩鎮?唐朝皇帝在邊境和重要地區設節度使(軍分區司令),掌管當地的軍政;

    後來軍分區權力逐漸擴大,不光涉足軍事,而且民政、財政都要管,形成軍人割據,常與朝廷對抗,這就是藩鎮。

    唐玄宗天寶初年,為防禦周邊國家的進攻,在東北、西北、西南等地設置了十幾個節度使或經略使,總兵力近50萬。

    起初,唐玄宗對節度使的選派還很慎重,多用文官並定期輪換;其行政工作及權力由中央官署管轄。

    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中央官署逐漸失去對節度使的控制。節度使的權力不斷擴大,以致不僅管軍事,還擁有行政、財政、供應等權力,並把權杖伸向中央政府。

    736年,牛仙客以兼領朔方節度使和河東總管的身份入朝為宰相,標誌著藩鎮將領勢力打入中央政權的開始,並開了藩鎮節度使獨立行使人事任免權的先河。

    從此,節度使與宰相可以平起平坐,職權完全相等。與牛仙客同為宰相的李林甫也兼領隴右和河西兩節度使;

    其目的是控制京畿一帶兵權,以抵禦藩鎮將領對中央政權的威脅。

    牛仙客、李林甫死後,宰相楊國忠與藩鎮將領安祿山的矛盾漸趨激化。最後,安祿山發動了安史之亂;

    戰亂平定后,形成了中央與藩鎮對立的藩鎮割據局面。藩鎮擁兵自重的目的無非是割地以求自保私利,因此必然施加其對中央的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