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來回答

熱心網友回答 (3)

  • 已婚大神勿擾

    2019-07-19 15:45

    如果秦始皇多活三年,他依然不會成為亡國之君。雖然他死後三年秦朝就滅亡了,但是這跟時間是沒有關係的,主要是秦二世的問題。

    https://i1.ask543.net/uploads/96/fc/5/1e0690007f610f5e40eda.jpg

    秦朝的滅亡離不開秦二世的糟蹋。

    https://i1.ask543.net/uploads/83/ca/7/1e0660007f37579e6f1bd.jpg

    秦二世本身就是忤逆秦始皇的意思,篡位奪權當上了皇帝。所以他在秦國內部的根基也不是很穩定。

    https://i1.ask543.net/uploads/ef/ae/3/1e0690007f61693f4e4ae.jpg

    為此他狠心謀害了自己的哥哥公子扶蘇,而且還殺掉了忠心耿耿的蒙恬。這是他 犯的第一個錯誤,因為蒙家軍隊秦國來說實在是太重要了,殺了蒙恬會降低蒙家軍的戰鬥力。

    https://i1.ask543.net/uploads/17/34/9/1e0720007f56d6ef7ad92.jpg

    此外他還跟趙高合謀殺掉了丞相李斯,李斯是秦始皇的得力助手,也是秦朝不可多得的治國人才,卻因為秦二世奪權成為了政治的犧牲品。

    https://i1.ask543.net/uploads/2e/df/d/1e0660007f37813db4a50.jpg

    再則,他將朝中大權都交給了趙高,整個秦朝的事情,全都由趙高一個人做主,這本身就是非常荒唐的事情。趙高起了謀逆的心思,所以後來索性殺掉了秦二世,這也是斷送秦朝國運的一大問題。

    而這些問題在秦始皇時期,是絕對不會發生的。所以秦始皇再活三年秦朝依舊還是蒸蒸日上的樣子。

    秦始皇雄才大略,能夠鎮壓叛軍。

    秦朝之所以滅亡,其實就是因為叛軍造反的原因。如果秦始皇在的話,完全不必擔心這些叛軍造反。因為秦始皇本人就是一位雄才大略的戰略家。他能夠分清楚到底先對付誰,誰才是自己真正的對手。當年滅亡六國的時候,其實就是秦始皇本人的戰略正確。

    秦始皇死了以後,秦朝壓根就沒有一個統一鎮壓叛軍的戰略謀劃。以至於讓項羽打到了家門口的時候,他們才知道還擊。尤其是主力部隊,都沒有放在第一線主動出擊,一直在原地等待,這可不是秦始皇的風格。

    秦始皇喜歡主動出擊,不等項羽前來,秦始皇就能夠主動去找到他,所以在軍備方面完全不用擔心。尤其是劉邦殺來咸陽的時候,這種破事在秦始皇眼裡壓根就不是什麼大問題,隨便派一支人馬就能解決,可是趙高和秦二世都不懂戰略。

    秦始皇御下有方,不會出現趙高幹政反叛的情況。

    秦朝的滅亡,很大程度就是趙高引起的。趙高吩咐人賜死了扶蘇和蒙恬以後,逼得南越王趙佗帶著六十萬大軍不敢回來。這在秦始皇時期是不敢想像的事情,秦始皇活著趙佗也不可能在南方獨立。

    而且趙高逐漸凌駕於秦二世之上,對國政指指點點,其實他什麼都不懂,大字不識幾個,這種水平治理國家,純粹依靠貪婪。他治理下的秦朝自然是不可能長久,所以老百姓怨聲載道,全國都沒有一個良好的秩序。

    秦始皇時期,雖然動用徭役修築長城,雖然窮兵黷武,但是就是沒人起來造反。即使有規模也是小的可憐。因為秦始皇做事有個度,這是歷史界很少去提的一件事,雖然秦始皇以法治國,刑罰嚴苛,但是他心裡有一把尺子,不會把百姓逼到絕境。我們看劉邦在秦始皇時期的生活就能知道,還是相對太平的。

    秦始皇大一統思想的先進性,有利於文化傳承。

    創造大一統思想的人,其實就是秦始皇。他覺得中原地區這麼多諸侯國,每個諸侯國都有自己的錢幣、文字、度量衡,這是非常不方便的事情。所以秦始皇認為,如果天下都奉行一種錢幣、一種文字、一種度量衡,這該多好呢?

    所以秦始皇開始了自己一統天下的道路,其實這也是先進的思想,雖然實施的過程確實有些艱難,因為畢竟是改革,必須要有很多犧牲。但是一旦秦始皇能夠貫徹改革,一定可以讓秦朝變得無比強大。

    後來的大漢朝就證明了這一點,全國奉行同樣的制度,才會有利於全國每個地區共同進步和發展。項羽當時雖然推翻了秦朝,可是他那種分裂的思想是一種倒退的表現,絲毫沒有成長性可言。所以秦始皇如果再活個三年,依舊會在貫徹改革的道路上走下去,這是利國利民的大好事,怎麼可能導致亡國呢?

    總結:秦始皇維護統一,不虧是千古一帝。

    早在兩千多年以前,其實秦始皇就已經告訴了我們這個答案,只有統一才能有發展。一旦分散開來,那就是被動挨打的局面。所以秦始皇不虧是千古一帝,因為他發明了統一的思想,也讓這個思想在我們的腦海中根深蒂固了兩千多年。

    秦朝雖然是非常短暫的一個王朝,攏共只有十五年時間。但是它卻是中國第一個大一統的封建王朝。為後世樹立了一個標杆,讓各個時代的英雄們都以秦始皇的大一統作為標杆。所以秦始皇再活三年,他依舊不可能是亡國之君,他只會創造一個新的盛世而已。

  • 50364158551

    2019-07-19 12:04

    這裡是達達說歷史。首先秦始皇不是亡國之君,亡國之君是秦二世。第二即使秦始皇多活三年,秦朝也還是二世而亡。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始皇帝政策的隱患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首先是全國郡縣制,這是秦朝引來眾多反抗的主因,在秦始皇未統一之前,統治全國的是大小分封貴族,這群貴族掌握了太多的力量,而後這股力量以六國被滅的王族後裔為主而深深的潛伏著,等待著合適的機會給秦朝致命的一擊。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再就是秦朝的苛政。秦朝法律嚴苛,這直接影響到的是廣大的被統治者。多年的戰亂和徭役本就是農民苦不堪言,而六國一統後,這種局面並沒有因此而改變,始皇帝反而變本加厲,這就將廣大的農民階級推到了反動者一方。

    朝堂上的隱患

    始皇帝一直將注意力放在了六國反對派身上,包括多次封禪泰山也是為了震懾這群反對勢力,無心於朝堂之上,且始皇帝對於朝臣同樣是生殺予奪,這使得朝臣無心於治理國家,只知保命於爭權奪利,時間延續的越久,地方上的動亂就越大,且爭權奪利勢必影響到繼承人的選擇,最終胡亥還是會被選出來做傀儡代表。而最終也將被六國勢力所滅。

    總結:作為第一個大統一的中央集權專制王朝,始皇帝顯然沒有經驗去解決如此複雜的局面,始皇帝最擅長的就是殺殺殺,而朝臣同樣沒有這樣的經驗,且在這樣嚴苛的朝堂之上,眾臣也無心去解決國家問題。因此,即使始皇帝多活三年,也不過是給秦朝多續命三年而已,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千古一帝秦始皇也終將歸於大勢的塵埃之中。

    碼字不易,敬請關注,點讚也是愛!

  • 歲月婧hao

    2019-07-19 09:43

    這種假設其實挺有意思的,假設秦始皇再多活三年秦國還會不會滅亡呢?

    https://i1.ask543.net/uploads/51/78/a/1e0690007f1c2ce41e009.jpg

    我的答案是不會。雖然三年內不會滅亡但也僅僅是時間上推遲而矣,萬世江山仍是不可能的。

    https://i1.ask543.net/uploads/0d/5f/f/1e0610007ee6f4934d091.jpg

    秦始皇作為千古一帝,統一了全國,建立了真正意義上的大一統國家,這足可以彪炳史冊。秦國統一以後,廢除分封制,代以郡縣制,統一文字、度量衡等,對外北擊匈奴,南征百越,修築萬里長城,修築靈渠,溝通水系。對於中國以後兩千多年的封建社會奠定了基礎,此後大的政治制度只是在此基礎上修修改改, 而從來沒有顛覆性的開創,可見其功之偉。

    當然,任何人物都有其兩面性,一面是豐功偉跡,一面可能是橫徵暴斂。秦國在短短的建國後十五年時間就走向了滅亡,應該不是偶然,而是必然,只不過秦始皇的早逝,讓這個過程提前了。

    秦國只所以能統一六國,建立大一統的國家,根本的原因在於秦國實行了比較徹底的政治改革,也就是商鞅所實行的以法家思想為主旨的一整套政治變革。而這裡面的精髓就是建立軍功制,人人爭功;同時人人互相監視互相告密;還有就是「弱民「、「愚民「,實行這些政策就能使國家強盛。

    事實上,秦國正是實行了這些管理思想現制度,使一個遠離中原的邊遠諸候國最後統一了六國,這是秦國之福。

    然而,法家的這些思想在大一統的國家裡卻未必行的通,走的遠。

    首先,中原這些國家文明程度本身比秦國要發達一些,本身有長達幾百年的諸候國的概念意識,缺少對秦國的認同,在秦統一後,又實行愚民政策,焚書坑儒,又相互監督告密,必然引起對故國的留戀,也必須引起不滿和反抗。

    其次,為了抵禦匈奴,又修築長城,全國徵召民夫,這加重了人民的負擔, 逼迫民反,陳勝吳廣等就是如此。

    再次,秦始皇建立了不世之功,轉而追求長生不老之術,開始享受生活,而忽視了國家治理與內部權力安排,結果是秦始皇死後,內部生亂,扶蘇自殺,胡亥上位,國家開始混亂。

    假設秦始皇晚死幾年,首先內部不會出現裂隙,匈奴也不會掀起大的波浪,內部有一些反抗也能通過強大的軍隊壓制下去,應該不會如此之快的滅亡。但是,秦國實行的法家暴政治理仍然不會長久,因為所有的人們都不願生活在恐怖之中,都不願惶惶不可終日,最終仍是會有不斷的起義與反抗,國家仍然也不會長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