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是結義兄弟,魯智深千里護送林沖,為何施恩卻只送武松一隻燒鵝?

我來回答

熱心網友回答 (6)

  • 大彬哥88

    2018-10-13 00:25

    魯智深的行事作風在梁山上稱得上第一豪俠!為了不相識的陌生人抱打不平都能打死人,自己視為摯交的林沖受難,豈能坐視!

    https://i1.ask543.net/uploads/df/b6/e/b76e00007d8a718a1ab5.jpg

    而施恩只是個開賭場的官二代,養一幫賣命囚徒,靠類似於現代黑社會的手段斂財,從人設上就不可能跟魯智深相提並論。跟武松的交情也只不過類似於現代黑社會所鼓吹的江湖義氣那麼淺薄的層次。

    話說回來,得虧他不去,就憑施恩的戰鬥力,在飛雲浦不就是個拖後腿的豬隊友!

  • 雲浪軒

    2018-10-14 18:49

    魯智深和林沖這對結義兄弟和武松與施恩這對結拜兄弟,性質可是完全不同的。

    魯智深與林沖,是建立在相互欣賞相互尊重的基礎上的結義,這個結拜是以「情義」為核心的結拜。

    而武松和施恩之間,其實更多的是因為「名利」的結拜——武松為虛名,施恩為實利。

    以義相投,必然是兄弟之間的感情為重。

    《水滸傳》當中的魯智深,是一個義字當先,疾惡如仇,是非曲直分的很清楚的「義士」。

    魯智深與林沖的相遇是一個很偶然的事情。

    話說魯智深,本名魯達,是延安老種經略府的一個「提轄」。在當地人稱「魯提轄」,是一個朝廷的下級軍官。

    這位魯提轄在當地三教九流當中 口碑還是很不錯的——吃酒經常不帶錢,而店家也是非常樂意賒賬給他,想必魯提轄的信譽非常不錯,人也豪爽。

    他本來應該是一個有名望,也不愁吃喝,沒有拖累,並且是很豪爽開朗的自稱「洒家」的快樂漢子,

    改變他的生活軌跡的,是因為一次「打抱不平」,並且是因為素不相識的一對父女。

    魯智深在一個和九紋龍史進以及打虎將李忠在一起喝酒的時候,偶然知道了一位被稱作「鎮關西鄭大官人」的惡霸「強占民女」還「訛詐錢財」,魯智深生氣了——狗一樣的潑才!也敢稱作鎮關西,買肉的屠夫也敢強占民女,訛詐錢財!

    他的打抱不平,伸張正義的「勁兒」上來了:這個事,洒家管定了!

    他和史進湊了十幾兩銀子,打發被鎮關西鄭屠欺負的金氏父女回京,同時開始了對鄭屠的教訓。

    哪知出手太重,只三拳就把個殺豬買肉的鄭屠給打得一命嗚呼。這個魯智深沒有想到。

    出了人命,魯智深毫不猶豫的選擇了逃跑。

    好人有好報,在魯智深逃跑的路上,他又遇到了金氏父女,此時的金氏父女已經找到了依靠——女兒給一個富紳當了外宅。

    金氏父女拿魯智深當做「再生父母」一般的摩拜,說明魯智深出手相救的眼光還是挺準的。

    為了徹底消除「官府通報緝拿」的危險,魯智深按照大官人的安排,到五台山去當一名和尚。於是,魯達就成了「花和尚魯智深」,「智深」是魯達的法號。

    以魯智深的性格和脾氣,是受不了寺院裡的各種清規戒律的。為此,他大鬧五台山,引起了全寺的和尚們的不滿,方丈無奈,寫了一封推薦信就把他打發到東京汴梁的大相國寺去了。

    在大相國寺,魯智深被安排去管理寺廟裡的菜園子。這個事魯智深覺得不錯,「關進菜園成一統,無感東西南北風」。他通過不打不相識認識了一幫潑皮,隔三差五的召集大家喝酒吹牛,挺快活的。

    就是在這種快活的日子裡,他遇到了林沖。

    林沖是東京八十萬禁軍教頭,也是有些名頭,家有賢妻,工作體面,武藝高強。

    林沖是陪著娘子到大相國寺進香,隨便溜達到菜園子,看見魯智深正在舞弄禪杖,看著這個胖大的和尚把個禪杖舞得風生水起,林沖喝彩「好功夫」!

    兩人相見,惺惺相惜。便結拜兄弟。

    魯智深對自己的這個兄弟非常當回事,相對於魯智深,林沖就不大當回事,很多事都是魯智深熱臉貼個冷屁股。

    林沖老婆被高衙內欺負,魯智深領著自己的潑皮兄弟去幫著林衝出氣,但是到了地方,看見的是林沖本人先認慫了。不但認慫,還在魯智深面前說嘴硬的話,魯智深非常生氣。

    儘管如此,魯智深對林沖還是一如既往的關心和照顧,林衝心情不好的時候,魯智深就天天陪他喝酒消愁,但是林沖卻沒有向魯智深說過什麼掏心窩子的話,如果不是魯智深找上門來,林沖未必會把魯智深放在心上。

    魯智深堅信,一個頭磕到地上,那就是好兄弟,為兄弟分憂解難,就是分內的事情,所以 當他得知林沖被高俅陷害,誤入白虎節堂,判了重罪發配滄州的時候,魯智深再一次表現出「有情有義」的好漢品質。

    他害怕林沖在路上遇到不測,就暗地裡一直保護林沖,直到野豬林里兩位差伇準備下手,欲置林沖於死地的關鍵時刻,魯智深果斷出手,在刀下救了林沖,算是保住了林沖的一條性命。

    可是林沖似乎認為這一切都是應該的,不但沒有表現出太多的感激——也許這就是魯智深熱臉貼冷屁股的結果,反而在魯智深把他護送到安全地界放心離去的時候,把魯智深的身份和住所透露給了兩個差伇。

    魯智深就此又失去了在大相國寺安身立命的條件,不得不再一次浪跡江湖,最終到二龍山落草。

    這也許是林沖的無心之過,但是至少反映出魯智深在他的心目中的分量還是不足的。

    所以,當後來魯智深和林沖在水泊梁山相見的時候,兩個人的關係已經非常冷淡,幾乎看不出他們還是「結義兄弟」了。

    再看看武松和施恩這對結拜兄弟。

    施恩和武松結拜,是有著非常直接的利益關係的。

    施恩是孟州牢城管營的兒子,江湖人稱「金眼彪」,這既是一個所謂的官二代,也是一個無惡不做的地方惡霸。

    他依仗自己的老爹手低下管著的一幫「囚犯」,實際上是他在囚犯當中篩選的一幫「窮凶極惡」的打手,強占了城外的一個非常繁華的「餐飲娛樂中心」——快活林。

    這和快活林,是一個集旅店,酒館,商鋪,妓院,賭場為一體的大型餐飲娛樂中心,施恩就相當於市霸加黑社會。

    強買強賣,欺行霸市不說,還強收保護費,他領著的那一幫亡命徒就是他的資本。這個施恩是要多壞有多壞。就連那些落單的底層妓女都不放過,不給他交保護費,那裡都不敢收留她們做生意。人品糟糕到了極點。

    但是,這個黑社會,遇到了後台更硬,勢力更大的黑社會——以張都監為後台的蔣門神,這個蔣門神後台硬不說,拳腳武藝也要比施恩厲害許多,看著快活林就是個搖錢樹,蔣門神帶著人,把施恩給臭揍一頓趕出了快活林。施恩也被打得一個月起不來床——看樣子這個「金眼彪」也就是個樣子貨。

    斷了財路的施恩是很不甘心的,但是面對蔣門神,施恩也只能是打掉牙往肚子裡咽,沒辦法,打不過啊!

    而恰好此時,武松因為為兄報仇連殺了西門慶和潘金蓮而被發配來到孟州。

    武松的名氣還是有一些的,除了為兄報仇,武松最大的名氣就是「景陽岡打虎」。

    一個赤手空拳可以打死吊額白睛猛虎的好漢,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兇猛人物,讓施恩和他的父親看到了希望——這個武松可以利用,拿他對付蔣門神應該是沒有問題的,武松出頭,施恩父子得利。

    他們對武松用的是「小恩小惠的腐蝕」和「阿諛奉承的捧殺」讓武松就範的。

    武松是一個典型的「吃軟不吃硬」的人,按照他的說法就是「專打天下硬漢」。

    但是武松吃捧,也好顯擺,當然,武松是有顯擺的資本的。

    被伺候的舒舒服服,捧的迷迷糊糊的武松,便要「知恩圖報」了——要是魯智深知道了施恩的惡行,估計就先把施恩揍一頓讓他再躺一個月。

    武松報恩,基本上不問是非。

    看著武松已經上套,施恩的父親不失時機的提出了讓武松和施恩結拜的要求,武松欣然同意,一個頭磕下去,武松就開始了「助紂為虐」的表演。

    武松醉打蔣門神,非常精彩,但談不上光彩。

    武松為施恩奪回了快活林,也得罪了蔣門神後面的張都監一夥,他們的報復就接踵而至。

    張都監一夥知道武松的厲害,他們給武松挖了個大坑,武松毫無懸念的就掉坑裡了,他背上了「偷盜」的罪名再一次被發配。

    當然,施恩的快活林被蔣門神又搶了回去,施恩又一次被暴揍,胳膊也被打斷了。

    武松被陷害關押期間,施恩也不是沒來看過,但是也就是相當於「僱主」對「打手」的關照,相反倒是武松感到了對他這個拜把兄弟的愧意。

    在施恩眼裡,事情結束了,利益基礎沒有了,武松臨被發配之前,他還能去看看武松,為武松送個行,最後還能給武松送一隻大肥鵝,也還算沒有「翻臉不認人」。

    但在施恩的眼裡,武松既像是重金聘請的打手,又像是幫他奪回利益的「功臣」,就是缺少結拜兄弟之間的「情義」。

    其實,施恩也已經得到了武松有可能在路上遇到危險的信息,但他能做的就是給武松提個醒,至於說如何幫助武鬆脫離險境,施恩估計都沒往那個方面想。

    給武鬆通報一聲,就算仁至義盡,能不能擺脫危險逃過一劫,那就是武松自己的事了。

    一隻肥鵝,權且就算讓武松至少不會做個餓死鬼。

    以利相交,利盡人散。

  • 騷銳哥

    2018-10-15 21:46

    當年年輕讀《水滸》,只是讀了就讀了,沒有太多的感想,也不會想太多。而隨著年齡的長大,再讀就不是那個意思了。《水滸》里,從來沒有過兄弟情誼!都是相互的利用和勾心鬥角,從林衝上梁山殺王倫和武松打虎殺嫂開始,最後都是兄弟間的出賣和傷害。《水滸》這本書中,仔細再讀,就發現很多和你想像中不同的意思,書中早就寫得很明白,108個所謂的好漢就是108隻妖孽,既然都是妖孽了,何來兄弟之情朋友之誼呢!

  • pkuzhaoli

    2018-10-16 10:02

    因為此時的武松,只值一隻燒鵝。

    https://i1.ask543.net/uploads/77/17/c/b76b0008a003eaa771bc.jpg

    武松的形象變化主要經理了五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是在柴進的山莊上,武松殺了人,開始柴進以為武松是壯漢,所以對武松不錯。結果武松習慣性的喝酒鬧事,就慢慢疏遠了,病了柴進也不給看。

    第二個階段是景陽岡打虎。武松解決了陽穀縣的虎患問題,並且把縣太爺給的銀子一分不留,分給了其他辛苦的獵戶。

    這是一種什麼精神?他就是我們的大英雄啊!

    第三個階段是為兄長報仇,殺嫂、殺西門慶。這種純粹占據道德制高點的事情,縣太爺收了錢,也沒把武松判死刑。這是武松人聲的頂點。

    第四個階段就是快活林,我們要講的重點。

    第五階段的武松就是落草二龍山以後,僅僅是一個武功高強的強盜頭子罷了。

    我們細看快活林。

    打虎武松和快活林時期的武松,其實是差不多的:身上有命案。唯一不同的地方在於,打虎武松不在乎錢,不在乎自己過得怎麼樣,但心裡想的是如何關心人。

    但是在快活林,施恩取得武松信任的過程,也不過請武松吃了半個月的酒肉,武松就打心裡認定施恩:

    「想他必是個好男子,你且去請他出來,和我相見了,這酒食便可 吃你的;你若不請他出來和我廝見時,我半點兒也不吃。

    半個月酒肉,正常應該不到快活林一天的營業額。就這樣把武松收買了?

    那武松再次發配,他就只值一隻燒鵝。

    不說兄弟情,如果你可以10塊錢買一份蓋澆飯,你願不願意花15塊錢買相同質量的另一份?

    那對施恩來說,既然可以用一隻燒鵝搞定武松,那再送一隻燒雞都是多餘的。

    別扯兄弟情,在很多時候,資源面前是沒有兄弟的。

  • 藍水蓉蓉

    2018-10-16 17:31

    魯智深護送林沖完全出於義氣,這裡說的義氣,不是「義氣用事」的義氣,是魯大師理性的講情講義的行為。

    https://i1.ask543.net/uploads/17/f0/5/b76e0000d973c9672900.jpg

    林沖欣賞魯智深的武藝,魯智深與林沖在武功上有共同話題。兩人有共同的愛好之外,也有淵緣,魯提轄年輕時認識林沖父親老林提轄,也認識林沖岳父張教頭,林沖與魯智深的關係敘得起來,還結為了兄弟。

    https://i1.ask543.net/uploads/8d/29/e/b76b0008bf8cddc61b28.jpg

    魯智深與林沖是無關利益的交情,林沖的生死不涉及魯智深的生活質量,也與魯智深前途無關。但魯智深不是精緻利己主義者,大鬧野豬林之後,他扛著鐵禪杖罵著兩押役,一路護送林衝到滄州地界才離開。魯智深為什麼這麼做?這是重情重義的性格決定的,是灑脫無羈的性格決定的,是力大如牛武功高強的能力使然,也是不受戒律的和尚身份使然。

    https://i1.ask543.net/uploads/4d/47/5/dc1d000367b8634a7454.jpg

    施恩與魯智深的情況完全不一樣。施恩與武松,一開始是施恩惠和報恩惠的關係。施恩對牢城裡的武松關照有加,酒肉管足,那不是施恩敬佩武松。與江州節級戴宗關照宋江不一樣,施恩給予武松生活上關照,為的是收買武松對付蔣門神,為的是奪回快活林。武松知道施恩的意思,也願意投桃報李做打手,於是有了武松醉打蔣門神,替施恩奪回快活林。

    施恩愛賺錢,但不是掉錢眼裡的唯利是圖者,他還有良心。武松被張都監設計陷害,施恩沒有袖手旁觀,而是積極使銀子打點,幫助武松擺脫了判斬的危險。武松被發配,施恩給武松送行,給武松送新衣服,給武松銀兩和兩隻燒鵝,他提醒武松防備押役使壞,表現也算及格。

    施恩是有產者,為官的父親油水不錯,他不像魯和尚那樣身無牽羈說走就走;性格上,施恩也沒有魯智深那種風風火火闖九州的性格。所以施恩只能做到送別武松時眼含擔擾和心裝不舍,而魯智深能放棄輕鬆的事業單位工作,放棄粉絲前呼後擁的自在生活,千里護送林衝去滄州。

    施恩是講情義的,但他是把自己放在首位的凡人;魯智深是路見不平一聲吼的大俠,情深義重,不顧自己個人未來。二人格局和性格不同,選擇也就不同。

    社會之中,無情無義的人是少數,為情義奮不顧身的人是少數,多數人像施恩一樣,有些計算也有些溫暖情義。道德標準高一點的話,施恩就有些說不過去;道德標準低一點的話,施恩也還說得過去。人艱不拆,就不要苛責了吧。

  • wr0638

    2018-10-13 12:23

    《水滸傳》描述了許多兄弟義氣的情節,尤其是在朋友落難時,便顯現出這種可貴的品質。其中,又以書中重要人物林沖和武松吃官司前後,他們的結義兄弟魯智深和施恩的表現為人樂道。

    https://i1.ask543.net/uploads/04/77/6/da5f000300d51c172397.jpg

    林沖和魯智深可謂一見投緣,便義結金蘭,自始至終毫無世俗雜念與利害關聯,是作品中最令人敬重的一段兄弟情緣,是義字當先的典範。

    魯智深本是作品中難得的「上上人物」,「人中絕頂」。僅就其與林沖結交一段,便看出他為了朋友,全身心只有一個「義」字,其餘皆不在他的考慮之中。初結識林沖,當聽說林沖娘子被人調戲,魯智深不假思索便提了禪杖來幫林沖廝打,並豪言:「你卻怕他本官太尉,洒家怕他甚鳥?俺若撞見那撮鳥時,且教他吃洒家三百禪杖了去。」其言其行,可敬可愛。而在林沖被誣陷到發配滄州的過程中,生性粗魯的魯智深卻一直在關注著朋友的安危,並在疑心林沖會有危險時,竟然暗中千里護送,才使得林沖免遭小人殘害。這次千里護送,完全出於對朋友的一份摯情,不摻雜任何其他因素,當真令人肅然起敬。更何況,魯智深一路只是暗中護送,可以想見,若朋友沒有危險,或許他自始至終並不會露面,暗暗而來,悄然而去。這份其初心毫不張揚的義氣,更是讓人感佩不已。至於因此最終為自己惹禍上身,魯智深自然是從無後悔,也毫無怨恨了。須知即使是為一個萍水相逢的底層人抱打不平,魯智深也可以不計自身利害,更何況是意氣相投的兄弟呢?

    武松和施恩的結交就不那麼單純了。施恩父子最初純粹是為了利用武松為自己報怨,才折節下交,他們的所謂「兄弟」從一開始就充斥著利用與被利用的惡俗,當然也就不能同林魯之交相提並論。好在這對「兄弟」關係並沒有僅止於當初的利害之交,也在後來的交往過程中碰撞出了真誠的火花。

    施恩初時對武松的千般恩惠,還可以說是想要利用武松使然,而在利用過後,施恩並非得魚忘筌的負義之輩,且漸漸表現出了值得人們讚嘆的真情。在武松奪取快活林後,施恩的父親老管營「自騎了馬直來酒店裡相謝武松」,而施恩更是「把武松似爺娘一般敬重」,可見其父子雖然心機比較深,但也還是知恩圖報的人。而在武松被張都監一夥陷害下獄後,施恩得知,這時已經利用過武松,施恩原本也可以選擇假作不知,視而不見,但他卻是第一時間慌忙報與父親,父子倆人多番商議,並拿出錢財為武松上下打點,希望能周全武松。施恩自己更是幾度親自探監,安撫並通消息與武松,使得已生越獄之心的武松免除了極有可能的滅頂之災。在武松被發配時,本身已受傷的施恩不僅親自相送,並進一步試圖收買押送公人照顧武松,其真情畢露,令人讚許。也正是在這個過程中,施恩察知押送公人不懷好意,於是借送綿衣與熟鵝之機,及時警示武松「路上仔細提防,這兩個賊男女不懷好意」。本就警覺的武松,得了施恩這一提示,並有熟鵝增加體力,才在飛雲浦先發制人,並得報怨仇。

    兩段兄弟感情,雖然起因發展及結果都絕然不同,但一樣讓人感嘆唏噓。只要是出自真心的情感,自然便有感人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