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宗昌曾有一支白俄軍,戰術奇葩作風兇殘,後來為何消失了?

我來回答

熱心網友回答 (4)

  • 75076214028

    2019-08-08 08:18

    張宗昌,奉系軍閥之一,地盤是今天的山東,也是張作霖的好兄弟。對於張宗昌的這支白俄軍,可以說在當時那是風頭無比,每次出去,張宗昌肯定會將其帶出去,讓外國人開路,不管是老百姓還是其他軍閥那都是羨慕的狠啊。

    https://i1.ask543.net/uploads/45/de/0/2b28a00004400df7eb9a2.jpg

    白俄軍的意思並不是今天的白俄羅斯人組建的軍隊,而是當時沙俄人,因為皮膚白皙,起的稱呼就叫做:「白俄軍」。而要說張宗昌也是走運,當時張宗昌當的官就叫做綏寧鎮守使兼吉林邊防軍第三混成旅旅長,名字雖然很長,但是權力不小。這個時候,沙俄的十月革命爆發,沙俄的部隊被紅軍擊敗,而有一支就流竄到張宗昌的地盤上來了。張宗昌還在招兵買馬,沒想到直接送來了一批士兵,還是經歷過一戰的外國兵,張宗昌收留了他們,並將其劃入部隊,管吃管喝。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8/e0/4/2b295000043960ae07158.jpg

    拿人錢財,替人消災。這伙俄軍對張宗昌那也是沒話說,讓他抓雞,絕不會逮狗。在歷次的軍閥混戰中,這支白俄軍沒少給張宗昌打勝仗,他們心裡也有數,國家是回不去了,只能在這給別人賣命,多活一天是一天,據統計,總共有6000名沙俄士兵成了張宗昌的部下。

    https://i1.ask543.net/uploads/a2/54/5/2b2a0000044548ded94e6.jpg

    張宗昌對這支部隊也是分外的愛惜,軍事裝備全由他們先挑,糧餉翻倍,在那個時代,我國人民已經被外國人打怕了,這支白俄軍一亮相,加上他們打起仗來,確實狠。最能拿的出手的戰績就是:白俄軍在面對吳佩孚的精銳面前,毫無壓力,輕鬆將吳佩孚的軍隊打的落荒而逃。

    https://i1.ask543.net/uploads/b1/33/a/2b29700004370189373b1.jpg

    但是正因為張宗昌的過分愛護,白俄軍在山東可以說是作威作福,而且張宗昌本來就不是什麼好人,對山東人民橫徵暴斂,上樑不正下樑歪,白俄軍也幹著和張宗昌同樣的事。打仗的時候就去打仗,不打仗的時候就去鄉下找老百姓的麻煩,拳打腳踢,這些都是輕的,但是張宗昌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https://i1.ask543.net/uploads/c4/67/e/2b28b00004389498ed6dd.jpg

    這支白俄軍最後的下場很慘,大部分被北伐軍給滅了,其他的就四處逃竄,逐漸消失在人群中。這對山東確實是一件大好事,趕走張宗昌,還山東一片晴朗天。就這樣曾經名動軍閥的白俄軍草草收場。

  • 3503249901

    2019-08-07 17:03

    張宗昌曾有一支白俄軍,戰術奇葩作風兇殘,後來為何消失了?

    https://i1.ask543.net/uploads/4f/de/5/2b287000023e8baaade0b.jpg

    在打成一鍋粥的民國軍閥混戰時代,張宗昌的「白俄軍」,曾是一支十分重要的軍事力量。

    https://i1.ask543.net/uploads/2d/3a/0/2b28c000040a0a984af10.jpg

    何為「白俄」?並非是白俄羅斯人,而是「十月革命」以後,那些倉皇流落中國的沙俄難民們。特別是上世紀20年代的十年裡,至少有二十萬以上。其中更有很多在俄國內戰里拼殺出來的殘兵敗將。這群潰兵雖說比不上西方軍隊,但比起中國各路軍閥部隊來,戰鬥力卻也強一大截,來到中國後,也就撒了歡。比如在新疆,「白俄」就被改編成了多支「歸化軍」,深遠影響了新疆歷史。

    https://i1.ask543.net/uploads/b1/3b/8/2b29900004175e4ad46c5.jpg

    不過,要論在民國軍閥混戰史名氣更大的,卻還是張宗昌的「白俄軍」。

    https://i1.ask543.net/uploads/a2/0f/1/2b29c000042117fe49241.jpg

    民國軍閥魚龍混雜,張宗昌則有「三不知」的「美譽」: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錢,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兵,不知道自己搞了多少女人。而這位混人最大的本錢,就是手裡一支「白俄軍」,就連他每次出行,都是威風凜凜的俄國騎兵開路,老百姓民謠都在唱「張宗昌,出了營,前面走的是白俄兵……咚咚嗒嗒真威風。」腦補下場面,確實非常拉風。

    https://i1.ask543.net/uploads/1f/cb/1/2b2a0000041f343e2b567.jpg

    那麼這群白俄兵,僅僅是給張宗昌裝點門面的「花瓶」?還真不是,雖然是個混人,但對於白俄兵的戰鬥力,張宗昌卻是真門清。

    作為一個土匪出身,且在軍閥混戰里幾次反水的「弄潮兒」,土匪出身的張宗昌,清末民初時曾在東北打家劫舍,一度還在沙俄海參崴境內混過事。那個年月,也是沙皇俄國在東北撒野的年代,早早見識了沙俄兵兇殘戰力的張宗昌,自然更深知「白俄」們的利用價值。

    所以,1922年,當張宗昌受奉系軍閥張作霖派系,駐兵綏芬河中俄邊境時,他就趁機渾水摸魚,收編了一支流竄此地的俄軍。這支俄軍的首領謝米諾夫等人,都是曾參加過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老兵,戰鬥經驗十分豐富,外加一整列火車的軍火。撿了現成的張宗昌,這下瞬間暴富,迅速整編出一支擁有六千多士兵和大量機槍野炮的白俄武裝。北洋軍閥混戰史上赫赫有名(臭名昭著)的白俄軍,就此誕生。

    從此以後,對這支部隊,張宗昌也是不惜血本。這群原先走投無路的「難民兵」們,這下人生翻身,哪怕是普通士兵,拿的也是「雙餉」(比中國士兵薪水高一倍),且頓頓都是牛肉麵包。「白俄軍」里的軍官們,更是天天豪華大餐。每當有白俄兵作奸犯科時,張宗昌這邊也都是一套說辭:「只要能打仗就行啦,你不要說俄國兵不好」——從薪水到權益,都是這種「超國民待遇」。

    而在裝備方面,「白俄軍」更是武裝到了牙齒,槍炮配備遠好於其他部隊,騎兵也是威名遠揚,還有空軍等技術兵種。最「開腦洞」的,卻是「白俄軍」的「鐵甲部隊」:擁有四列鐵甲列車,每輛鐵甲列車擁有八節車廂和七分厚鋼板,配備重炮山炮重機槍等大殺器,一開打就是橫衝直撞加密集火力。放在裝備戰術落後的中國,這種搞怪設計,儼然無堅不摧的鋼鐵怪獸。

    如此待遇加強大配置,也令「白俄軍」對張宗昌的忠誠度飆升,就連「白俄軍」的口令,都是「張宗昌的老毛子」。但搞笑的是,這些「白俄軍」里,還有不少「有想法」的人。比如「白俄軍」里的米羅夫等軍官們就認為,給張宗昌賣命只是權宜之計,總有一天他們還要殺回俄國,擁戴沙皇復辟。為這「遠大理想」,米羅夫還在濟南開辦學校,培養復辟骨幹。「十月革命」勝利都好幾年了,他們還在做春秋大夢。

    但不管怎樣,畢竟他們和張宗昌,也是互相利用關係,賣起命來也不含糊。比如第二次直奉戰爭時,張宗昌就率領這支「白俄軍」直插灤州,一口氣把民國梟雄吳佩孚的精銳切成兩半。而後又呼嘯南下,風光進駐上海,完成了「遠征上海」的神跡。

    為何打的這麼順?一是這幫「白俄兵」確實能打,這群流亡中國的亡命徒們,往往都是一手提著酒瓶,一手端著刺刀,光著膀子嗷嗷叫著朝前沖。但更重要的原因,卻是對手太慫。那個軍閥混戰的時代,但舊中國落後挨打,軍閥們見了洋人就腿軟,士兵們也見了洋兵更手軟,一看到對面人高馬大的「洋大人」,常見嚇得扔下槍就跑。「白俄兵」的好些勝仗,常是這麼不戰而勝。

    但不能忘的,卻是這群「白俄兵」喪盡天良的表現。

    這些白俄兵,本身就是兵匪出身,除了打仗兇悍,燒殺搶掠更在行。每次打仗都是一路打一路殺,所過之處奸淫擄掠無惡不作。上了戰場後,他們的作風更是兇殘。1925年與孫傳芳作戰時,白俄兵抓到孫傳芳部的俘虜,竟然挖眼割鼻甚至剖開心肝取樂,完全是一群禽獸。那個「精英薈萃」的民國時代,中國的土地上,就是這樣任由「洋垃圾」肆虐。

    但這些「洋垃圾」,確實是張宗昌最得意的本錢。所以他也放心大膽,在他的山東領地上作威作福,以三年如一日的橫徵暴斂,上演了「張宗昌禍魯」的醜劇,把山東大地折騰得「雞納稅來狗納捐,誰要不服就把眼剜」。而作為「鷹犬」的白俄兵們,也跟著在山東作威作福,撈夠了好處。直到1928年國民政府北伐,兵敗的張宗昌倉皇逃躥,失了勢的「白俄兵」們,不是被北伐軍消滅,就是被張宗昌部的其他潰兵趁機襲殺,幾乎全軍覆沒。

    這在今天常被津津樂道,甚至被當做「傳奇」的白俄兵,就是那個號稱「自由」「繁華」的北洋時代,多少血淚災難的生動見證。

    參考資料:《張學良口述歷史》、楚丘《北洋軍閥張宗昌的白俄僱傭軍》

  • 96231696311

    2019-08-08 08:15

    20年代,張宗昌曾招募過一支白俄僱傭兵,中國老百姓將其稱之為「老毛子」。這些「老毛子」大都身體高大,性情兇悍。張對這支外國僱傭軍特別優待,其所持槍械武器系俄國生產,軍餉系雙餉,飲食亦與其他部隊不同,平時都是吃麵包黃油。張出巡時,常以這些「老毛子」騎兵為先導,招搖過市,並利用其來屠殺中國人。 1928年5月,北伐軍攻占濟南,張宗昌兵敗山東,潰不成軍。白俄僱傭軍也予以遣散,結束了他們在中國大地上為非作歹的罪惡生涯。六十五師是張宗昌收編白俄而成立的一個師。師長是聶卡耶夫,騎兵旅長是馬連克,都是俄國人,馬連克是俄國貴族。該師官兵除一六五旅以外,其餘的都是俄國人。一六五旅是六十五師的一個補充旅,該旅成立是因六十五師在屢次作戰中白俄兵損失過重,張宗昌於1926年春招募一旅中國兵以充實該師。 我曾聽旅內資格較老的軍官們說:「六十五師是在蘇聯十月革命白俄集團失敗後,由西伯利亞潰退到哈爾濱一帶,被張宗昌收編為第一梯團。當日收編的條件是:白俄梯團先幫助張宗昌和張作霖統一中國,然後張宗昌率領中國軍隊幫助白俄回到蘇聯消滅蘇共。該師收編的初期,戰鬥力甚強。官兵都是俄國人,武器馬匹都是由俄國帶來的,武器裝備比中國軍隊精良得多。騎兵旅尤為精悍,為中國騎兵所不及。及第二次直奉戰爭,奉軍入關南下,張宗昌率軍進攻直魯兩省,每當戰爭危急和前線無法支持時,即將白俄梯團增加前線,每戰必勝,每攻必克。於是張宗昌在白俄的有力支撐下,一直打到山東,當上了山東督辦兼直魯聯軍總司令。因此六十五師就成了張宗昌的骨幹武力。張宗昌對白俄官兵極為寵愛,待遇極為優厚。當時一般士兵都吃高粱面,沒有菜金,只是吃點鹹菜或萊湯,獨白俄士兵每天都吃牛肉麵包,並供給青菜油料。白俄的軍官每餐都是大酒大肉,吃洋餐,更為奢華。因張宗昌對白俄愛如至寶,於是人們都稱白俄師力「張宗昌的老毛子隊」,白俄官兵亦自認是「張宗昌的老毛子」。白俄兵不會講中國話,只會說「張宗昌老毛子」幾個字。作戰期間,友軍向白俄兵問口令時,白俄兵只會說「張宗昌的老毛子」,當時有許多中國人向白俄兵開玩笑問:「你爸爸是誰?」白俄兵答曰:「我爸爸是張宗昌!」由此可見白俄兵的腦海中只有張宗昌,只附屬於張宗昌一個人。

  • 68031480179

    2019-08-07 16:34

    聽說項羽力拔山,嚇得劉邦就要竄。大炮開兮轟他娘,威加海內兮回家鄉。這首傳世詩作出自張宗昌之手。老張是全能型人才,不但會寫詩而且能帶兵,帶的還有白俄士兵。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張宗昌得到白俄軍隊,純屬天上掉餡餅砸頭上。那會張宗昌剛榮任綏寧鎮守使兼吉林邊防軍第三混成旅旅長,新官上任無比拉風,準備甩開膀子大幹一場四處招兵買馬。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此時,隔壁毛子家鬧革命,一支白俄軍隊被蘇聯紅軍打敗,為了活命潰逃到東北,一看張宗昌正在招兵,就主動過去投靠。過河碰上擺渡的,這事巧了,張宗昌美滋滋地收編過來,整編成騎兵部隊、炮兵部隊、鐵甲車部隊,一下就開了掛。白俄軍隊數千士兵,六千支步槍、二十多門大炮和四十幾挺重機槍,整箱整箱的手雷,甚至還有軍械專家。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張宗昌收了白俄軍隊後,國際主義精神爆棚,生恐虧待他們,軍餉拿得比中國士兵多一倍,軍糧有麵包黃油伺候。出巡時,張宗昌常以白俄騎兵為先導,挾洋自重招搖過市。你看,文化人張宗昌和如今沒見識的人沒兩樣,以為跟洋字扯上關係,整個人生似乎就升華了。

    當然,裝門面是業餘玩個兼職,打仗才是白俄軍隊的正經事。這群亡命之徒,本來就是死過一次的人,在戰場上非常賣命,加上擁有先進的俄制武器,因此戰力強悍,打了數次勝仗。

    1928年北伐軍攻占濟南,張宗昌老巢被端,潰不成軍。丟了地盤後,再養不起剩餘的白俄軍隊,不得不予以遣散,任其生滅。這些傢伙平時是暴徒惡棍,殘殺、搶掠、姦污無惡不作,還欺壓中國士兵。不過在遣散之際,中國士兵體現了文明素質,在群毆之中沒將他們統統打死,一部分逃脫竄回了老家,沒回的流落中國街頭賣小吃。至此,張宗昌手下的白俄軍隊退出了中國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