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我們都應該干過壞事的吧!覺得幹得最壞的一件事是什麼事情?

我來回答

熱心網友回答 (11)

  • 4138215482341949

    2019-08-01 19:54

    小的時候,其實也挺調皮的 。雖然是個女孩子,但我們家族同齡只我一個女孩,整天混在一幫男孩子當中,摸蝦偷瓜的事也不少干。那時候我媽總說我是屬兔子的,從來沒好好走過路。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想來那時真的挺叛逆,父母說的也從來沒聽過,逆反心理很嚴重,所以壞事沒少干。

    我想最壞的應該是把老媽氣哭那次吧。

    小的時候總覺得老媽偏心哥哥,每次哥哥放學回家老媽都給他做好吃的,平常有些什麼好東西都要等哥哥回來吃。記得當時家裡蓋樓房買了很多糖果,我偷偷把喜歡吃的都吃掉,糖紙扔到床底下。

    後來他們發現糖少了很多,問我。我說肯定是媽媽留給了哥哥。反正當時打死不承認那種。後來給老媽起了衝突,桌子都掀翻了。

    當時真的年少輕狂,挺混的,自己後來離家出走,把老媽也氣病了。

    現在想想那時真是名副其實的熊孩子。

  • 木子音樂

    2019-08-01 21:07

    我的罪惡的童年兩件事之偷錢和燒狗

    今天偶然看到電視劇里小偷偷錢的情境,不由的我想起了我小的時候和同伴們偷錢的事來!八幾年那會兒,日子才剛剛好起來。大人們忙著下地幹活,我們小孩子們就在家裡街上坡里瘋跑狂捉,大人對我們是很放心的。因為那時條件差,我們的心眼少。那時,大人們的錢都擱在隱蔽的地方。我們對錢也沒有性趣。就是有錢也買不到吃的。那天,我們十幾個孩子在街上玩樂,突然小強好奇的說,我知道我爹娘的錢藏在哪兒,要不去我家找錢去。我們一聽,很高興。況且鑽門檻是孩子們的愛好。

    大人們把大門和屋門用鎖鎖了。門檻子只要用手往上一提就下來。有時我們餓了,就鑽進屋裡拿乾糧吃。我們溜光的光腚,黝黑圓滑,如胖泥鰍一樣。有時,肚皮磨著地面了,也不覺得疼,土地就像母親溫暖的懷抱。

    我們十幾個孩子按順序爬進小強家的屋裡,陽光透過木製的窗子,屋裡不很亮,就像黃昏一樣。我們一聲不坑面色坦然,也不知道這樣做會有什麼後果,我們到是心想著馬上拿到錢。小強領著我們來到裡間屋靠床一頭的破桌子前,他伸手就拽其中的一個抽屜。由於鎖著,鎖鏈有些剩餘空間,抽屜與桌子拉開了十幾厘米的空隙,剛好伸進去小強的一隻手。他慢慢的邊伸邊摸索著。他不由的高興的說,摸到了摸到了。他慢慢的又抽出手。手裡攥著十幾張錢,小懂連忙伸出兩隻手捧著接著說,把錢擱我手裡,再拿!我們都爭向看著小懂手裡捧著的錢。小強拿了三回,最後一回嘟囔著,裡面沒有錢了。我們就坐在屋裡,小強為頭,他不管錢的多少,每個人或多或少的分些,臉上都興奮著快樂著。如果有共產主義,我想那就是了。分完錢,我們就各自拿著錢回家了。當父母得知我們手裡的錢的來處時,父母們又領著我們把錢給小強家送去了!

    父母們說,孩子們不懂事,無罪!現在我家裡放著一張老式的桌子。那是我母親陪嫁的。在其中的一個抽屜的迎面上至今有個小圓圓的窟窿。剛好伸進去一個手指頭。那是我的傑作。父親把錢擱在抽屜里,鎖好。我就用小刀子挖了個洞。時常偷錢!現在老母親提起來時。我還覺得自己並沒有長大!

    我想起了偷錢,又想起了燒狗。人常說,小孩子們無法無天,不知好歹。所以說,法律對小孩子們沒有存在的意義!我的十幾個孩子經常在我們村西的大土坑裡玩!那是我們隊裡蓋房子拉沙拉的大坑。在坑的西南,有人用杴掏沙掏出來一個不大不小的洞。我們可以爬進去玩。有時臨居的狗也在裡面休息。

    那天,我們在裡面玩,看見一條白色的大狗進去了並沒有馬上出來。小劉突發其想的說,我們燒狗玩行嗎?對於我們來說,這可是個新鮮玩法!我們還從來沒有燒過狗啊!

    於是,小濤從家裡拿來火柴和杴,我們幾個小孩子拾掇柴禾,幾個小孩用杴挖土堵住洞口。我們把樹枝往裡放,洞的裡面有很大的空間,狗可以在裡面藏身,等我們在洞裡填的樹枝差不多了。就馬上點著再把洞口儘量堵的越小越好。不一會兒。濃煙如注從裡面往外穿,連帶著紅色的火苗,煙也嗆的我們的眼流淚,我們十幾個小孩非常專注而興奮。沒有一個人因為煙火大而後退的!也許孩子們的心是聖潔的,不分好壞,沒有對錯。我們清楚的聽見了狗的隱隱的哀嚎。如同失去丈夫的妻子的撕心裂肺的低低的啜泣,充滿無助,淒涼!我們不去管它!

    第二天下午,狗的主人在街上破口大罵。我們出去一看,狗主人用手拉著一隻大死狗!呀,是我們昨天燒的狗啊。並且狗主人邊哭著罵邊說,這隻狗有了小狗了!啊,懷孕的母狗啊!

    如今近五十歲的我老想起童年的壞事來!我就有負罪感在心頭漾起!為什麼會這樣!孩子們天真燦漫。不知天高地厚。他們所犯的錯,有些固然不可饒恕,人之初性本善待!但是,這些錯將伴隨他們一生!或許,這就是童年的黑暗,不可饒恕而又不得不這樣做!童年啊,即是天堂,也是地獄!只要不是一輩子的錯,證明童年還是一塊聖土!

    我想起了童年,是童年的罪惡薰陶著我的人生!

  • 6409736213

    2019-08-01 19:40

    那是我十幾歲的年齡,一天中午一場小雨過後,天開始放晴,我在家中的院子裡走著,一隻剛會飛的麻雀落在圍牆的柵欄上。我想捉住它,隨手在地上撿起一個小石子,朝它扔過去。以為它會飛起來,沒成想它還沒能很好的駕馭飛行,小石子打中了它的腦袋,掉在了地上不動了,後來的事情記不清了,可能下起了雨,我走了,許是它再也沒能醒過來。十多年過去了,這件事在的心裡仍然無法釋懷,我對當初的因為一時貪玩的做法十分愧疚,希望它能安息,我以後再也不打麻雀了。。。

  • 磨小妖精的人

    2019-08-01 20:18

    我從小就屬於「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類型。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農村長大的我,從小就是女漢子,上樹摸鳥,下河逮魚,帶領一群小夥伴偷蘋果,堵煙筒,什麼淘氣的事也干過。

    最淘氣的一次,是糾集了那群死黨,掏蜂窩,地淺子裡有一窩很大很大的長腿蜂窩,我們叫它「耷拉腿子」,會隨著扔過來的石頭追人,但是經常掏蜂窩燒蜂蛹吃的我們,沒怎麼失過手,饞蟲上來一拍即合,呼呼啦啦一群小屁孩就到了那裡。

    每次我們掏蜂窩的時候,先看好從哪個地方扔石頭,火把,才能確定不被蟄到,一般這個東西不惹它,它不會直面攻擊人的,正當我們商量著從哪個角度合適。

    不想,被三嬸家第一次加入我們團隊的最小屁孩,真正的菜鳥,冷不然往蜂窩裡扔了塊石頭,就這一下,登時嗡的一聲,好似千軍萬馬,地里冒出遮天蔽日的「耷拉腿子」,迎面向我們撲來,霎時間慌了神的屁孩子們四下逃竄,哭聲尖叫聲好不壯觀,直到逃出去很遠才甩開「追殺者」,每個人的臉上頭上被蟄的一個個大包,又紅又腫,還有的小夥伴眼睛都腫成一條縫,我們互相看著,哭笑不得。

    當然,每個人回到家又是一頓胖揍,我和小夥伴們老實了好多天,那個蜂窩,再也沒有敢去惹。

  • 1965531889414014

    2019-08-01 21:28

    米粉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貴陽的米粉,是貴陽人早晨食用的早點,多半做成湯粉。有素粉、牛肉粉、腸旺粉(豬腸+豬血)等等。

    在西安我們吃的"米線"與米粉很像,只是"米線"比米粉細些,"米線"在製做時加入了食用膠,口感有韌性,不易斷,可以煮食,而米粉的加工是沒有添加物的,純米磨漿製成,必須燙食,用竹子做的長笊籬,放些米粉,入沸水燙個三四滾,倒入碗中加湯及成。一碗米粉吃到最後,一定有些許米粉斷成不足寸長的節節,快子不易挾起,用喝的才能盡興。

    我對貴陽的米粉情有獨鍾,對貴陽合群路口"群眾湯粉店″的米粉更是喜愛。 初中時,家在貴陽的龍泉巷,出巷子就是合群路。四十多年前的合群路不是今天的美食一條街,它就是市中心一條普通街道,街兩旁的住家戶中間夾雜著煙鋪、酒鋪、糧站,時間太久了,這些鋪店的位置現在已不記得了,只記得"群眾米粉店"是路口的第二家,第一家是住家戶,第二家便是米粉店。

    米粉店不大,四張方桌,分左右各兩張都靠牆放著,每張桌子各配三條兩人坐的條凳子,桌子凳子是那種實木的老舊貨,桌面上常有七七八八未清洗的碗筷,碗筷下桌面的坑凹處藏著擦不淨的油膩。兩桌間是兩米寬的通道,擋著通道的是一米高用磚沏的長台子,台子後面是操作間。 店裡工作人員三人,一人收錢糧,一人燙粉,一人洗碗。店裡只賣兩種粉,素粉和肉粉,素粉二兩糧票六分錢一碗,肉粉二兩糧九分錢一碗。我愛吃素粉,清香,滑爽,脆斷,每次吃都嫌粉太少,不夠吃。肉粉好吃不?我不知道,因為從來沒吃過。

    吃粉,要先籌錢再弄糧票,兩樣都齊備了,才能吃上美味的素粉。

    先說籌錢,上學期間是沒有零花錢的,靠賣淘米水能有一筆收入。把淘過米的水倒入缸中沉澱,第二日將清水倒掉,再倒入淘米水,一二十天後有養豬戶來收。他把清水倒掉,用手撈一下淘米水,確定稠稀,稀的給兩分錢,稠的給三分錢,我賣的淘米水稠,都賣得三分錢。

    第一筆錢到手後,再賣牙膏皮,那時的牙膏皮是鉛做的,可以賣兩分錢。 現在我有五分錢了,籌最後一分錢方法最簡單,去商場撿就可以了。 老貴陽市的噴水池十字,有百貨大樓和民族商店,那是全省的最大商場,撿錢的最佳去處。我上學的貴陽七中,離噴水池不足一公里,下午不上課時,獨自一人去商場,不看商品,不看服務員。 只盯著地面。 只盯著櫃檯下面。 只盯著櫃檯與櫃檯的縫隙。 從一樓尋尋覓覓到三樓,有收穫自是滿心歡喜的收工,碰巧沒人丟錢,就去民族商店尋覓,一般一個下午或兩個下午,必然成功。

    錢是有了,沒有糧票還是吃不上米粉。 弄糧票比籌錢難,而且風險很大。

    拿糧本去糧站除了買糧食,還可以用糧本上的糧食換糧票。在單位或居委會開一張外出證明,糧站根據外出天數和地點,計算出需多少斤糧票,根據外出的地點,判斷給全國糧票還是省糧票,然後在糧本上減少相應的糧食供應。

    我家的糧食本就不夠吃,換回家糧票,保管的精確到每一兩,要弄些糧票,只為自己獨吃米粉,那是萬萬張不開嘴的。用偷的,必被發現,到時家法伺候痛疼更難忍。

    我有一法子,用過一兩次,神不知鬼不覺的弄到了糧票。 用白紙做一信封,大小與郵局賣的一樣,找一日家中沒人時,懷著惴惴不安的心,左手拿著信封,右手由於緊張,哆哆嗦嗦一小把一小把地把米裝滿信封,最後特別要記住把米缸復原。 信封放在書包里,等著第一次做飯取米沒人發現,慌亂的心才能放下。 有了米,就可以換糧票了。

    換糧票要去貴陽最大的"黑市"一一金沙坡。 金沙坡黑市上有少量的糧食交易,主要是票證的買賣,糧票、肉票、豆腐票、糖票、布票、煙票、酒票、工業卷(可買工業品,例如手錶、縫紉機)應有盡有。

    黑市做買賣的都是狠人,他們會講: "沒得三下兩下、那個敢在金沙坡賣掛掛",顯出彪悍的氣質。

    拿著信封裝著的米,到金沙坡換糧票,彪悍的商人嫌量少,吼一聲 "走開! 不要煩我。" 嚇得我不再吭聲。

    在市場上轉,找老婆婆或娘娘(niangniang)成交的可能性大,但是老婆婆和娘娘(niangniang)最摳門兒,給的糧票少,要和她爭很長時間,終是她們蠃,沒法,只得成交。

    錢,有了。 食糧票,有了。

    接下來就是去合群路口"群眾米粉店",吃我最愛吃的素粉。

    要吃米粉,早晨就要早起點,比平時早走一會兒,這樣上學也不會遲到。 清晨的龍泉巷,潮濕的空氣降落到地面,石板路上聚集了細密的水珠,光滑處泛著清光。 背著書包,心理想著米粉,幸福感在全身流動,腳步不由的輕快起來,我甚至想唱一首讚美米粉的歌,只可惜樂者們沒有為米粉寫詞譜曲,我也就無從唱起了。

    快到巷子口,有一條折角六十度的分岔路,一條巷子在這兒變成了兩條巷子。 分岔口有一水站,挑水的人有七八個,一雙雙水桶整齊的排著隊,挑水的人散站著,手裡拿著買來的水卡,並不言語,只等著接水。水卡是接水的憑證,要在管水站的大爺這買,一張水卡上畫五十個方格,每挑一擔水,大爺就在一個小方格內蓋一章子,小方格里的章子蓋滿了,這張水卡就廢了,再挑水需再買。 這時候水站大爺還沒起床呢,水龍頭用大鐵鎖鎖著,挑水的人只能讓桶排著隊,等。 我心想,這些人一定不用上學上班的,水站還沒上班,何不吃了米粉再來桃水,豈不更好,難道也是沒有錢或沒有糧票。

    出了巷子口,右拐,離"群眾米粉店"不足200米,我有些心急,雙腳不由自主的小跑起來。

    路過米糕店時,一兩糧票三分錢一塊的米糕今天已入不了法眼了。 米糕又叫"娃兒糕",把米磨成粉,用水調和,倒入園的竹圈中,上籠蒸,米粉就變成一個個圓圓鼓鼓的圓球,拳頭大小,"娃兒糕"是學生們的最愛。 平時看著香、甜、糯的米糕都偷咽口水的我,今天目不斜視,直去米粉店。

    從米糕店往前走,左手方向就能看見"合群米粉店″招牌,店門口有兩三人正端著粗瓷大碗盡情地享受米粉的順滑與清香。我下意識地掏了一下右兜,大拇指和食指數了一下六分錢的鋼鏰,又搓了一下二指寬的糧票,沒錯,錢在兜里呢,糧票也在。於是小心翼翼地將它們攥到手裡,心裡想著素粉的香,腳底下不由地加快了去米粉店步伐。

    米粉店裡人多,我半側著身走近櫃檯賣票娘娘(niang niang),遞過去捂熱的鋼鏰和糧票,說: 「一碗素粉。」 娘娘(niang niang)給我一張素粉票,拿著票,抬眼一看才發現,負責清理碗筷的服務員正忙著把米漿製成米粉,負責燙粉的師傅由於無粉可燙,告訴顧客「粉完了,要等十分鐘。」

    櫃檯前端著碗等粉的吃客,有十來人,排著隊,我知道負責碗筷的服務員忙別的事情時,用過的碗筷就沒人收拾,當店裡碗筷用完了,食客就要自己親自洗碗筷才能有一碗米粉吃到嘴中。

    於是我在桌子上找了個碗,拿一雙筷子,看了一眼牆上的「要鬥私批修」紅色大字的標語,到洗碗池將碗筷洗淨,快快地排到了隊尾。心思晚十幾分鐘到學校可能要遲到,但是店內米粉味和小蔥清香的誘惑,遲到就遲到吧。

    十五分鐘後,一碗濃湯米粉擺在面前,濃郁的骨頭湯香直衝腦門,湯麵上漂浮著綠豆大小的香蔥,綠的喜人,雪白的米粉臥在碗裡,用筷子頭挑起一撮放入口中,一吸,「siyou、siyou、再siyou」。 燙、滑、軟、香的米粉,在口中暫做停留,咽下。一會功夫,整根整根的米粉已經沒有了,用筷子撈取碗中的斷節米粉,不成功,索性端起碗來,將蔥花吹至一邊,舉碗連湯帶短節粉送入口中。

    香!

  • 蜻蜓點水160715280

    2019-08-01 19:42

    我覺得這個問題值得回答。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所謂的壞事,其實也不是「壞事」。小時候,家鄉的山坡前安置了幾門土鋼炮,在暴雨來臨時向天上發射炮彈,來震散烏雲,防止冰雹發生。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有好多次,我們幾個小夥伴摸清了炮彈的儲藏地點,終於在天朗氣清無人看守的時候撬開可本來就開著的儲藏室的門,偷了幾發炮彈,裝在割豬草的筐子裡,悄悄帶回了家,然後掩藏好。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過了一段時間,看村里沒人發現我們偷炮彈的事,我們便拆開炮彈,將火藥和雷管拆除,然後重新裝填在空酒瓶及,製成威力更大的土炸彈,然後趁割豬草的機會帶到河邊,找個膽子大的手拿炸彈,另一個點燃雷管,看著導火線冒煙時,使勁將炸彈投進水裡,立馬趴倒。等聽到一聲巨響過後,去看水面,只見有好多魚靜躺在那裡了,接下來,就是我們豐收的時候了…那晚,本來清淡的飯桌上就有魚的影子了…

    好多年過去了,為自己當年的冒險而僥倖,僥倖我們在玩如此危險的遊戲時從沒出過事。也為自己寂寞、無光的少年時光而慨嘆,如果將這樣的遊戲放在今天,我想,沒幾個人敢玩!

    哦,我的那些快樂少年,我們錯了嗎?我怎麼還如此懷念呢?

  • 50834622542

    2019-08-01 19:56

    偷偷把別人放在我雜物間門口的自行車,氣門芯拔了。

  • 97892090230

    2019-08-01 20:13

    有時經常欺負那些同學,現在回想起真的很好笑!

  • 88161212550

    2019-08-01 20:02

    小時候經常欺負老弱病殘

  • 106209383278

    2019-08-01 19:32

    小時候調皮將一隻小鴨子趕到一個大土坑裡就離開了,現在想想它怕是沒有活路了吧,很內疚。

  • 540565332047134

    2019-08-01 19:37

    有你的身邊是或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