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槿惠「親信干政」案最快8月末終審宣判,韓國法院和檢方將如何唱雙簧?

據韓國媒體News 1報道,牽涉朴槿惠、崔順實和三星電子副會長李在鎔命運的「親信干政」案,最快會在8月末公布終審判決結果。報道稱,韓國最高法院6月20日召開全體協議會,完成了對「親信干政」案的終審審理。韓國司法界認為,考慮到判決書出爐通常需要2個月的時間,最終判決有望本月末公布。(8月1日海外網)

我來回答

熱心網友回答 (5)

  • 55387130287

    2019-08-01 14:26

    不管韓國的法院和檢方如何唱雙簧,朴槿惠案——尤其是親信干政案,終將脫不了葫蘆僧亂判葫蘆案的虛偽本質,終將脫不了政黨惡鬥與政治陷害的惡習,終將脫不了朴槿惠註定成為韓國歷史上經受史無前例磨難最重的前總統。這,既是朴槿惠個人的悲痛,又是大韓民國的不幸!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去年的8月,流火的季節,韓國二審法院以親信干政案判處朴槿惠25年監禁。在朴槿惠主動放棄上訴的前提下,韓國檢方不依不饒提出抗訴,經過將近360多天的內部醞釀和不停折騰,今年的這個8月,也是流火的季節,韓國三審法院也就是大法院——終於要對朴槿惠親信干政案作出最終的宣判。不論是維持二審的25年,還是顛倒黑白的52年,這對朴槿惠來說,只是一串枯燥的眼花繚亂的阿拉伯數字,其實早都沒有任何意義了。從備受煎熬的角度講,大法院並不比朴槿惠輕鬆。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被絕望鍛煉了的朴槿惠,無所謂真的無所謂。而親信案中的另兩個主人——三星太子李在鎔正在為日本砸過來貿易大棒而焦頭爛額,他現在心心念念的是氟化氫,根本沒有心思再掛念他的朴大姐。而崔順實正躺在醫院的病床上痛苦地呻吟呢,她在監獄的浴室洗澡時不慎跌倒頭部被封了20多針,算是撿了條老命吧。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為何說韓國司法部門在朴槿惠案上唱雙簧,都必須依託大的政治氣候呢?也就是說要看文在寅的臉色行事呢?因為朴槿惠案不是純粹的刑事案,而是以法律之名行政治陷害之實的半政治半刑事案。所以朴槿惠案的走向始終與韓國的政治氣侯相掛鉤。800多天來的實踐再一次向世人證明:朴槿惠案終將無法辦成鐵案,根本經不起歷史的檢驗。朴槿惠案是以政治因素髮端,那終將以政治因素結束。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對韓國而言,這個八月註定是黑色的。或者叫韓國最大的政治氣侯進入了至暗時刻。由於日韓貿易戰即將失控,日本對韓國的制裁將進入第二階段。8月份有兩個關鍵的時刻點將徹底影響文在寅的執政走向: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一是是8月2日前後,日本是否真將韓國踢出白名單?是否真的將制裁的品目增加到1000種;二是8月24日是《韓日軍事情報保護協定》5周年期限到期之日。韓國威脅可能不再續簽或要退出該協議。雖然美日韓三國外長正在泰國曼谷進行有關的協商。但估計要徹底解決貿易戰談何容易。

    如果這兩大事件不幸發生了,文在寅政府將面對國內空前的政治壓力——經濟上的雪上加霜最終將導致民意支持率的暴跌,經濟問題最終將轉換成政治問題。這將嚴重動搖文在寅的執政基礎,文在寅的總統之位岌岌可危,弄不好會步朴槿惠的後塵。

    怎麼辦?總不能等死吧?文在寅為了緩解國內各方的空前的政治壓力,必須尋找突破口。死馬就當活馬醫吧。所以特赦朴槿惠或或輕判朴槿惠或轉變羈押方式,必將成為文在寅的救急良方。總之一句話:這次親信干政案的終審判決,必將與韓國的這個政治大氣候相吻合——如果文在寅無法僥倖度過這個韓國的黑色8月,那正應了一句話:韓日鷸蚌相爭,朴槿惠漁翁得利。在監獄裡已經苦苦煎熬了850天的朴槿惠,或可能會迎來連她都意想不到的光明。如斯,或許這就是天意昭昭吧。

  • fjhzm177

    2019-08-01 13:04

    朴槿惠一共涉及三案:「親信干政」案、國情院受賄案、違反選舉法案。在朴槿惠案的審理和宣判上,韓國檢方和韓國法院一直唱雙簧。朴槿惠「親信干政」案最快8月末終審宣判,韓國法院和韓國檢方又會如何唱雙簧呢?

    具體看看韓國檢方和韓國法院對付朴槿惠是如何唱雙簧的吧!

    「親信干政」案中,朴槿惠被指控18項罪名,經歷了100多次審理,創造了韓國總統受審次數的歷史紀錄。2018年4月6日,18宗指控中有16宗被認定有罪,朴槿惠被一審判處24年有期徒刑,並處罰金180億韓元(約合人民幣1.06億元)。對此判決,韓國檢方不服,提起上訴。2018年8月24日,韓國法院判處朴槿惠25年有期徒刑,繳納200億韓元(約合人民幣1.2億元)罰金——相比一審,二審判決更重,不僅刑期多了一年,罰金也多了20億韓元。「親信干政」案,韓國檢方和法院唱的是「加法」的雙簧。

    2018年7月20日,韓國首爾中央地方法院就朴槿惠國情院受賄案作出一審宣判,朴槿惠獲刑6年,追繳33億韓元。對於法院的判決,韓國檢方一如既往不服,提起上訴,2019年7月25日,韓國首爾高等法院刑事13部判處朴槿惠5年有期徒刑,追繳27億韓元——相比一審,二審判決更輕,不僅刑期減少一年,追繳款也減少了6億韓元。國情院受賄案,韓國檢方和法院唱的是「減刑」的雙簧。

    「親信干政」案和國情院受賄案,韓國檢方均已提起上訴。「親信干政」案可能本月底宣判,不知韓國檢方和法院將唱什麼雙簧?國情院受賄案三審官司何時開始審判、何時審判結束、何時作出終審判決,韓國檢方和法院又將唱什麼雙簧,外界目前不得而知。

    朴槿惠違反選舉法案已經審理終結,朴槿惠獲刑兩年。2018年7月20日,韓國法院對朴槿惠違反選舉法案進行一審宣判,朴槿惠獲刑2年;2018年11月21日,朴槿惠違反選舉案二審開庭,法院維持一審判決,判處朴槿惠2年有期徒刑。朴槿惠違反選舉案,韓國檢方和法院唱的是「等法」的雙簧——一審二審均判決朴槿惠兩年。

    想玩「加法」就玩「加法」,想玩「減法」就玩「減法」,不想玩「加減法」就玩「等法」,朴槿惠仿佛被韓國檢方和法院玩弄於股掌。除了刑期、罰金等,韓國檢方和法院還在延長羈押期限上玩弄朴槿惠——韓國檢方把韓國法律運用到極致,三次提出延長朴槿惠羈押期限申請,韓國法院三次同意韓國檢方的申請,每次延長6個月,朴槿惠就被白白關押了兩年多。事關朴槿惠命運的「親信干政」案即將作出終審判決,韓國檢方和法院將如何演雙簧、如何玩弄朴槿惠,世人不妨拭目以待。(毛開雲)

  • 懿懿最帥

    2019-08-01 20:21

    朴金惠親「信干政案」最快八月末終審宣判,對於一貫唱雙簧的韓國法院和檢方,還得繼續唱下去。

    https://i1.ask543.net/uploads/93/bb/5/2b294000021a14df9fba0.jpg

    朴金惠這個韓國歷史上的首位女總統、冰公主,在工作崗位上幹了五年,還是落水了。韓國檢察院以18項罪名(後來又加了兩條應該是20條)起訴朴槿惠,這18項罪名中包括親信干政、受賄、泄露政府機密、濫用職權、強迫企業出資等。

    https://i1.ask543.net/uploads/d3/de/0/2b2a3000118b561aecfe9.jpg

    2017年她被逮捕,接著被關押,目前還在首爾拘留所吃泡菜。2018年1月,檢方給朴槿惠戴了一個「涉嫌收受國家情報院36.5億韓元」的受賄帽子,追加起訴。對那個「親信干政」案一審再審,審的能讓觀者嘔吐。

    https://i1.ask543.net/uploads/68/c2/c/2b2980000226b0b098180.jpg

    下面咱看一下朴槿惠的這個案件中加刑的變動過程及韓國法院和檢方唱雙簧的冰山一角:

    2018年春天,朴槿惠「親信干政」案一審出結果,她被判24年監禁,罰款180億韓元;同年夏,對閨蜜案追加判處朴槿惠6年和2年有期徒刑,轉眼間就把刑期延長8年,追繳33億韓元,前前後後得罰113億韓元。韓國法院對她的審案一周多達4次,平均下來一周近2次出庭,兩年多下來不得把人玩暈嘍。加上「親信干政門」案一審判決的24年,朴金慧還得在牢獄中度過32年。同年秋,槿惠「親信干政」案二審宣判,對朴槿惠的刑期又追加了1年,罰金追加到200億韓元,合咱們人民幣1.16億。

    冬天就要來臨,權威部門延長朴槿惠拘留期限兩個月、也就是至12月中旬。但是仍沒有定數。繼續拘留的理由是,怕她出來毀滅證據,官方還在調查。

    朴金慧的這個案子反反覆覆折騰了近三年,不但延長了刑期,而且還延長拘留期限,估計這雙簧唱下去,朴槿惠的刑期只能增長了,這是想讓朴槿惠在獄中到百歲啊。

    今年67歲的朴槿惠,面容滄桑,在被羈押2年零16天後的時候,朴槿惠的律師柳榮夏向檢方遞交了一份停止執行監禁的申請,希望能保外就醫,因為朴槿惠腰疼的厲害。但是這份申請被檢方拒絕,理由是,病情沒有惡化到一定程度。

    實際上朴槿惠的病情更糟,朴槿惠因腰椎間盤突出住院都近10次了,她全身被裹的嚴嚴實實,一度疼得不能走路,上法庭都是坐輪椅,所有得過腰椎間盤的人應該深有體會,鑽心的疼痛幾乎讓人睡不著覺。另外朴槿惠身患十幾種病,她的律師在去年8月就想提出申請,被朴槿惠拒絕了,她不想讓她的粉絲們擔心,更不想把自己柔弱的一面展現給世人。

    對於韓國法院和檢方唱的雙簧朴槿惠曾拒絕出庭,已經被審了大大小小近200次了,還是沒有定論,這讓朴槿惠在精神上和身體上都吃不消。

    對於他們唱的雙簧,朴槿惠的律師說:

    「朴槿惠想把在任期間的所有是非,都交給歷史去評價。至於司法方面的責任,可以等到審判全部終結後再問責。」

    韓國大法院對朴槿惠羈押期限一而再再而三地延長,僅去年一個月就2次延長了她的拘留時間,目前朴槿惠還被押在拘留所,並且拒絕一切人的探視行為,朴槿惠已經被他們從單人間移到6人間,而且必須帶病進行勞動改造,網傳她的牢房一天24小時都被攝像頭監視,身體暴瘦。

    朴槿惠的這個案子怎麼處理起來這麼不順呢?負責調查朴槿惠的韓國總檢察長長尹錫悅是文在寅的心腹,讓他調查朴槿惠的案子,可想而知朴槿惠能有什麼好結果!一直延長朴槿惠的拘留期也不是沒有其它原因,因為沒有正式判決的犯人根本沒有獲得減刑的機會。拖一年是一年唄,對於今年8月末的終審宣判,估計這兩院還得繼續演,文在寅不下台,朴槿惠難翻身,具體咋演根據他們以前的套路,估計還得找其它理由加刑,延長拘留期。具體咋演不得而知,請大家拭目以待吧。

  • 所謂伊人

    2019-08-01 18:05

    韓國前總統朴槿惠一案,一直從2017年四月份開始審理,到如今已經過去800多天,依然懸而未決。因此,有人戲稱朴槿惠一案為,韓國總統歷史上最長的電視連續劇,沒完沒了,留給觀眾一個又一個懸念。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韓國前總統朴槿惠)

    朴槿惠主要有三條大罪:

    1.違反選舉法案,這樁案件在2018年兩次開庭,最終二審維持一審結果被判為2年。韓國檢方和法院沒有異義。

    2.國情院受賄案,2018年7月20日一審獲刑六年,追交33億韓元,2019年7月25日,二審改判5年,追邀金額降到27億韓元。二審較之一審,刑罰明顯有所減輕。

    3.親信干政案,是朴槿惠所有案情中最重要的一案,也是調查時間最長,案情最複雜的一案,前後歷經100餘次審查,2018年4月一審被判24年有期徒刑,罰金180億韓元。2018年8月二審改判25年徒刑,罰金增加到200億韓元,二審明顯加重了處罰。

    除了「違反選舉法案」韓國檢方和法院意見一致外,其他兩樁案件無論法院加刑或者減刑,韓國檢方都不滿意,無一例外,向上提出抗訴。韓國檢方的意思很明確:法院對朴槿惠的處罰太輕。

    朴槿惠目前三案累加,共獲刑32年,韓國憲法規定最高無期徒刑是30年,現在已經超出2年,而朴槿惠已經67歲,即使按32年刑罰計算,出獄時已經99歲,以她現在的健康狀況來看,活到90歲都是個問題,韓國檢方為何死咬著不放呢?

    很明顯,韓國司法兩院這麼互相攻詰,最終目的,就是一直拖著,讓案情懸而難決,拖的時間越長越好。到目前為止,朴槿惠一案,已經成為韓國歷史奇案,第一,罪名眾多,第二,時間最長。站在法律角度說,韓國憲法不允許出現這種情況。

    但這種情況偏偏就出現了!如果說沒有總統文在寅暗中授意,相信韓國檢方和法院根本不敢這麼胡來。很明顯,韓國法院兩次二審判決結果,一加一減,是特意為之,而韓國檢方不顧一切反對法院判決結果的作法,更是蓄意而為。 至於8月末的終審,還是兩院雙簧的繼續。這一切的背後,都有一位總導演遙控指揮。

  • 愛晚亭1210

    2019-08-01 23:21

    對朴槿惠案件檢方和法院唱雙簧,似乎大有深意。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如果從文在寅下令徹查勝利門、張紫妍和金學義案件未果,然後要成立《高級公職者犯罪調查處》,以及將前大法院院長逮捕來看,至少說明兩個問題:一個是文在寅無法控制檢方和法院;另一個是要在檢方和法院中立權威。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別看金命洙被文在寅任命大法院院長就一定是他的人,金命洙是經過國會批准的。他不像尹錫悅國會沒有批准,被文在寅強行任命為檢察總長。尹錫悅以前被朴槿惠降過職,可以理解。金命洙以前的職務是誰任命的?文在寅有沒有拉攏的嫌疑?文在寅不過就任總統兩年多,以前在盧武鉉時期當過秘書室室長,以後再也沒有從事政府要職,根本談不上有親信和勢力,他所依賴的就是中下層民眾的民意。而韓國的政界,尤其司法,經過李明博和朴槿惠兩任將近10年的經營,可以說親信黨羽布滿。如果不是朴槿惠「栽」在民意上,那麼從政界和司法上根本無法被推翻。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既然朴槿惠有如此影響力,那麼為什麼要被彈劾和被檢方逮捕呢?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事實上,在2016年國會選舉時朴槿惠所在的執政黨(新國家黨後為自由韓國黨),就敗給了共同民主黨,失去了國會多數席位。當親信干政門發酵朴槿惠被停止總統權力之後,實際上韓國的政權己被共同民主黨掌控,黃教安雖為代總統,只是維持現狀,並沒有總統權力,而且宣布不參加總統選舉。在民眾一片下台的呼聲中,國會通過後,朴槿惠彈劾案在憲法法院自然會通過。共同民主黨利用民眾的呼聲,要求逮捕朴槿惠,況且特檢組己經公布了朴槿惠涉嫌13項罪名,檢方當然要將她逮捕。當時的陣勢連黃教安都有被彈劾的危險,朴槿惠和李明博的勢力哪一個還敢也不能出來說話。文在寅就任總統後,立馬任尹錫悅為中央首爾地方檢察廳廳長,可以說文在寅在檢方和法院也只有尹錫悅一人為親信。

    韓國的檢察官辦案是獨立的,並有至高無上的權力,尹錫悅只能確切案件的政治方向,並不會直接參與辦案。但是查辦朴槿惠案件在韓國掀起了一陣「腥風血雨」狂暴,有200多保守派人士被問責,收查令簽發了1.6萬多個。做為檢察官來講,也懂得這裡包含了很強的政治意味。當他們經過100多次庭審,以及朴槿惠痛哭地說:「你們不能這麼潑髒水」,發現朴槿惠並沒有大罪,完全是一場政治鬥爭之後,檢察官就有意推給法院去判決。之所以量刑過重,主要是給尹錫悅上報完成政治任務。世上哪有案件當事人不認罪,證據上存在缺陷的情況下強行判決的?朴槿惠有11人龐大的知名律師團隊,焉能不懂得證據規則,連法院選派的國選律師都稱朴槿惠無罪,可見案件里存在著巨大漏洞。而一審、二審法院在朴槿惠不出庭、不上訴的情況下,故意在判決上與檢方量刑有出入,檢方才有理由上訴,最後由大法院去定奪。否則的話,案件不就坐實了嗎?將來的責任誰去承擔?但是朴槿惠總不能這樣被關在拘留所里,便有一個「不痛不癢」的違反選舉案2年,檢方和法院保持了一致,即便是以後有過錯,完全可以以無法釋放為理由進行推託。總不能都推給大法院,那樣用意就太明顯了。(朴槿惠親信干政案和國情院受賄案一審、二審判決情況略)

    秋美愛的辭職,說明不想再卷進這場政治鬥爭

    而明哲保身,檢察官和法院也存在這個意思。8月未親信干政門終審判決,從去年10月到現在將近一年。按照這個案件推測,國情院受賄案也應該這麼長的時間,韓國的時局會有什麼變化?

    按照文章開頭文在寅無法控制檢方和法院,朴槿惠案件或許是有意被推拖,可能檢方和法院中朴槿惠和李明博的勢力在暗中幫助,李明博釋放什麼意思?因為這裡有一個政治見識和經歷都不凡可以取代文在寅的黃教安,檢方調查黃教安兒子工作事情仍然是不了了之。回到了勝利門、張紫妍和金學義案件的調查結果來。朴槿惠案件檢方和法院不唱雙簧,就沒有出獄或者翻身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