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來回答

熱心網友回答 (3)

  • 浩浩門業13852134076

    2019-08-10 07:34

    曾國藩,字伯涵,號滌生。湖南湘鄉人,諡號「文正」,後世稱「曾文正」。中國近代的政治家,戰略家,文學家。與李鴻章,左宗棠,張之洞並稱為晚清中興四大名臣。

    毛主席在1917年,致黎錦熙的信中寫道:「愚近於人,獨服曾文正,觀其收拾洪楊一役,完滿無缺」。「學本有源,器成遠大,忠誠體國,聲勁凌霜」。這是當時朝廷給他的評價。

    曾國藩一生勤儉謹慎,學習修為高人一等。

    在為人處世上,曾國藩終生以「拙誠」,「堅忍」行事,得意時埋頭苦幹,失意時絕不灰心。曾國藩曾「赤身裸體」進國庫清查庫銀,最終查清國庫的真實情況。

    在持家教子方面,他提倡勤儉,節約。努力治學。主張不把財產留給子孫。兩個女兒出席別人的宴請,有為爭一條褲子穿的情況。

    在軍隊治理上,他主張「帶勇之法」。用恩莫如用仁,用威莫如用禮。李鴻章,左宗棠,胡玉麟,華衡芳都在其左右共事。石達開說:曾國藩不善領兵打仗,卻會用賢能之人。

    社對國家社稷上,更是忠誠耿耿,沒有異心。在震壓了太平天國勝利之後,湘軍也日益強大。這時,有大臣提醒皇帝,湘軍強大日後恐對朝廷不利。曾國藩聽到後,主動解散了如日中天的湘軍。展現了他對朝廷的忠心。

    然而,我個人覺得,曾國藩卻是個謀略家,審時度勢,明哲保身才是他的處世之道。懂得如何在複雜多變的社會政治環境中成長,並如何保存自已,同時還展示了對國家和主子的忠誠。低調,低調,低調才是他的「高人」之處。

  • 109715243656

    2019-08-10 08:37

    曾國藩高明在帶兵的過程中以這種以老鄉、師生為紐帶的將上下緊緊團結在了一起,一起士兵贏了就爭功,敗了相互不救,現在是同鄉甚至是親戚,無形中大家的關係就非常緊密了,不然因為大家都不想回去被家鄉的人恥笑,雖然很局限,很狹義,但是確實在當時情況下非常的有效。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 5814769763

    2019-08-10 08:36

    你好!曾國藩這個人物大家都有所了解,他是清朝後期的一位成就比較大的人,特別在鎮壓太平天國的戰爭中立下赫赫戰功,此外自己一手創辦湘軍,當時朝廷沒有給他一兵一卒,就靠自己一個在鄉侍郎的身份,地方官吏除了湖南大員比較支持他,但是其他省巡撫等大員不買他的賬,為了保衛國家,保存湘軍,他也是忍了很多氣。那麼曾國藩到底厲害在什麼地方呢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從在曾國藩的家書中,我們不難看出,他經常勸誡自己的親人一定要多讀書,給予他們讀書方法,歸納起來,他強調「三貴」: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一貴「恆」。

    曾國藩說:「蓋士人讀書,第一要有志,第二要有識,第三要有恆。有志則斷不甘為下流;有識則知學問無窮,不敢以一得自足,如河泊之觀海,如牛蛙之窺天,皆無識者也;有恆則斷無不成之事。此三者缺一不可。」

    在這三者之中,曾國藩特別看重有恆。在給兒子曾紀澤的家書中,曾國藩就談到「人生惟有常是第一美德。」常者,恆也。「學問之道無窮,而總以為有恆為主。」做到有恆,既是易事,又是難事。說易,因為人人可以做到。說難就在於難堅持,堅持幾天可以,支持幾個月就難了,堅持幾年、十幾年,一輩子更難了。

    毛澤東也曾說這個這麼一句話:「一個人做好事不難,難得一輩子做好事。」曾國藩結合自己的讀書的感悟,對兒子說:「年無分老少,事無分難易,但行之有恆,自如種樹蓄養,日見其大而不覺耳。」因此,他反覆要求弟弟以及自己的晚輩們要做到「看、讀、寫、作,四者每日不可缺一。」曾國藩不僅要求家人這麼做,自己更是以身作則,曾氏家族後來人才輩出,與曾國藩言傳身教有很大關係。

    二貴「勤」。

    關於曾國藩讀書有一個耳熟能詳的故事,據說曾國藩小時候的天賦卻並不高。有一天夜裡他在家讀書,對一篇文章不知道重讀了多少遍,還是沒有能夠背下來。

    這時候他家裡來了一個賊,潛伏在他的屋檐下,賊想等讀書愉睡覺後撈點好處。可是等啊等啊,就是不見他睡覺,還是翻來覆去地誦讀那篇文章。賊實在忍無可忍,推門進去說:「這種水平還讀什麼書?」然後將那文章背誦一遍,揚長而去。由這個故事可見曾國藩之勤奮苦讀。

    三貴「專」。

    曾國藩在家書中經常告誡弟弟和晚輩們讀書要專,「窮經必專一經,不可泛騖。」是曾國藩讀書的準則。他更是總結出來一套讀書方法:一句不通,不看下句;今日不通,明日再讀;今年不精,蝗年再讀:此所謂耐也

    讀史這法,莫妙於設身處地。每看一處,如我便與當時之人或辭笑語於其間。不必人人皆能記也,但記一人,則恍如接其人;不必事事皆能記也,但記一事,則恍如親其事。經以窮理,史以考事,舍此二者,更別無學矣。

    若夫經史而外,諸子百家,汗牛充棟。或欲閱之,但當讀一人之專集,不當東翻西閱。如讀《昌黎集》,則目之所以見耳之所聞無非昌黎,以為天地間除《昌黎集》而外更別無書也。此一集未讀完,斷斷不換他集,亦專字訣也。曾國藩從讀經、讀史、讀詩三個方面闡明讀書要「專」的道理,可以說這是讀書的精要所在,值得我們每一個讀書人學習和運用。

    看一個人讀書,就可以知其為人與做事

    曾國藩的讀書之道其實也是他為人與做事之道,因為有了「恆、勤、專「這三股精神,曾國藩不僅在學問上不斷長進,在仕途上也是步步高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