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太平洋庫拉灣海戰,美軍艦炮先敵開火,為何成日軍魚雷靶子?

我來回答

熱心網友回答 (5)

  • 愛笑糖

    2019-08-02 20:53

    正是因為先開火,先暴露了美軍編隊,日軍才緊急派艦隊來增援,並重點用魚雷轟炸美軍編隊。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庫拉灣海戰,指的是1943年7月4日至6日,美軍預登陸倫多瓦島,而日軍編隊趕來增援,阻止美軍登陸,雙方在庫拉灣海域展開的一場為時短暫廝殺。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在太平洋戰場,經過了被譽為海上「史達林格勒保衛戰」的瓜島戰役之後,日本也像德國一樣,近乎完全失去了戰爭的主動權。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接下來,日本的局部勝利已然註定無法挽回最終全面戰敗的結局。正如這場庫拉灣海戰。在整個太平洋戰場中,這場戰役的規模其實很小,進行時間只有短短三天。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日本也只是小勝而已。日本以兩艘驅逐艦的代價換取了美軍一艘巡洋艦和一艘驅逐艦。但是這場微不足道的小勝,對當時的日軍而言卻極為重要,因為瓜島一役後,日本海軍顏面掃地,整個日軍士氣也相當低迷。

    本來,庫拉灣這場海戰是打不起來的,因為美軍一開始計劃的登陸地點並不是倫多瓦島,而是新喬治亞島。

    日本也知道美軍接下來的目標是該島,故此,美日雙方都在加緊朝新喬治亞島運送兵力,雙方都決定在該島決一死戰。

    常言道,計劃趕不上變化,行動中,美軍突然偵查到倫多瓦島上的日軍兵力十分有限。

    而且搶戰該後,以美軍火力的優勢,可以直接搭建炮兵隊,轟炸壓制住日軍在新喬治亞島上的蒙達機場。

    美軍採用穩紮穩打的方式,臨時決定先搶占倫多瓦島。故此,美軍率先對日軍發動了進攻。

    然而這一炮打響後,卻驚動了正在馬不停蹄往新喬治亞島運送日軍的日本編隊。

    本來,日本海軍就是被迫向陸軍妥協,聽從陸軍的意見用戰艦來運送日本陸軍。這對海軍而言,是浪費資源。

    這個時候,機會來了,還不趕緊趁機給海軍扳回一局。

    於是,日本海軍馬上下令停止運送陸軍,迅速開往庫拉灣與美軍開戰。如此一來,先發動突襲的美軍編隊這時候也成了日本援軍突襲的目標。

    再加上這場戰役是臨時決定的,美軍並未做足充分準備,編隊數量又十分有限。而且,這回輪到美國人輕敵了,認為日軍編隊的火力肯定不及自己。

    日軍則正好相反,目標明確,一來就重點轟炸美軍編隊,而且是志在必得,一定要擊潰對方,以此來證明給陸軍看,不能一直受制於陸軍。

    日軍編隊的火力確實不如美軍,可是炮火這種東西是需要人來操作的,美軍編隊上的好炮手和好魚雷手遠不及日軍。

    正巧開戰之時是夜間,於是就出現了美軍炮火再厲害,命中率卻有限,對日軍編隊造成的傷害自然也就有限。

    而日軍炮火雖然要差一點點,但是他們的命中率卻很高,所以美軍艦隊就成了日軍的魚雷靶子。

    (如您有不同見解,或者補充,請在評論區留言,我是歷史迷「往事課堂」,願和每位歷史愛好者分享和探討那些前程往事……)

  • 2918920616

    2019-08-02 18:07

    1941年12月7日,日本在偷襲美軍珍珠港以後,原以為在太平洋上能撿到便宜,沒想到反而幫了羅斯福的忙,美國迅速加入同盟國陣營,僅僅兩年不到,日本海軍在海上的優勢就損失殆盡,侵占的陸島面積也逐個被盟軍奪取。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1943年夏天盟軍對索羅門群島進行戰略大反攻以後,12000多日軍敗退到科隆班加拉島,妄圖以此為據點建立機場和橋頭堡。但是,日軍的企圖迅速被盟軍所獲悉,美國海軍依託海空優勢對索羅門群島進行晝夜巡視,日軍為支援島上力量,不得不採取晝伏夜出戰略,在美軍的眼皮底下向科隆班加拉島輸送軍需和補充兵力。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1943年7月4日至6日,盟軍在蒙達地區登陸後,日軍組成了10艘驅逐艦為梯隊的運輸艦隊,準備第二次向科隆班加拉島實施兵力投送和軍需支援。不巧的是,日軍的一舉一動早就被美軍雷達事先發現,美軍沃爾登·安斯沃思海軍少將率領3艘巡洋艦,4艘驅逐艦迎擊日軍,但戰役結果讓美軍有些後怕,原本完全能夠取勝的戰鬥,結果卻變成了日本小勝,這是什麼原因呢?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美軍艦炮先發制人,炮管發出的火光成了日軍魚雷指示的目標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按照太平洋戰史記載,庫拉灣海戰包括兩次戰鬥,在第一次戰鬥中,是由於日軍藉助美軍的炮火火光而發現美艦,從而施放魚雷占得了先機。

    7月4日夜晚,日本海軍第22驅逐艦隊司令金岡國三大佐率 「長月」、「皋月」、「新月」、「夕X」4艘驅逐艦從布因出發,直奔庫拉灣。當他們快要看到島上目標時,瞭望哨老遠就發現前方有集中的火光,經過判斷,這是美軍巡洋艦上發射炮火在夜色中閃耀的火光,金岡國三大佐從航海圖上發現,如果這時冒然闖進美軍埋伏的海域,日軍艦隊必死無疑。於是,他靈機一動,通知艦隊對著火光的方向共發射了14條各種魚雷,而且,他還讓各艦採取打一槍就跑的原則,致使魚雷擊中美艦後,美艦士兵還不知道如何中彈的。

    第一次夜間戰鬥,讓日艦鑽了空子,美軍共發射了3000多發炮彈,戰果卻不很理想。但日軍卻以擊沉美軍一艘巡洋艦,1艘驅逐艦來宣傳夜戰功勞,最主要的是,當時統領美國海軍的是美軍名將哈爾西,在他眼皮底下讓日軍打了埋伏,他在軍中威信受到很大影響,美國國內也要求美國海軍及時總結經驗。而實際上,美軍在這次夜戰中,僅僅損失了一條驅逐艦而已。

    以電子眼對電子眼,以雷達制雷達,美軍先發現目標,卻被日軍反擊成功

    第一次戰鬥失利,美軍苦苦尋找原因,最後還是把希望寄托在雷達偵測上,但美軍的動向很快被日軍所獲。每當美軍開動雷達捕捉到日軍艦隊時,日軍的雷達也馬上知道自己已經被鎖定。

    原來,為了應對美軍的新型雷達,日軍採取了躲避戰術,每次行動前,日艦都採取人工瞭望和雷達鎖定,選擇背靠美軍航線的島嶼背面偷偷航行。

    5日凌晨,日軍在秋山輝南少將帶領下,裝載2400名日本陸軍和180噸物資前往科隆班加拉島。當日軍艦隊途經庫拉灣時,遭到由安斯沃思指揮的美軍艦隊第二次攔截。

    雖然美軍早就從雷達上發現了日艦移動軌跡,由於先前通信信號不暢和雷達操作不熟練,致使雷達信號時有時無,又適逢日軍艦隊依靠科隆班加拉島東岸南下,致使美軍雷達不能持久跟蹤,讓艦隊指揮官無法判斷日艦數量和艦隊規模,從而喪失了主動打擊的時機。

    同樣是雷達,美軍先發現目標卻猶豫不戰,日軍先被鎖定,卻後發制人。此戰,日軍擊沉美軍「海倫娜」號輕巡洋艦,自身也有兩艘驅逐艦擊沉,但在戰役目標上,日軍卻完成了既定任務,1600名日本陸軍和90噸作戰物資成功送達目的地。

    綜上所述,戰爭永遠是最好的老師,在複雜的戰場環境中,全盤依靠電子設備,有時候也會成為制約戰爭勝負的重要因素,只有將人腦與電腦有機結合,才能掌握未來戰爭的主動權。

  • 6002636589

    2019-08-02 14:16

    1944年,大西瀧治郎開始策劃神風特攻隊,用「一人、一機、一彈換一艦」的方法來抵抗美軍艦隊。除了世人皆知的自殺飛機外,日軍還研製出了命中率幾乎百分百的自殺魚雷。

    日軍的自殺魚雷技術學習於盟友義大利,是由蛙人直接操縱裝有推進器的魚雷或攜帶水雷的潛水器,操縱者控制裝有微型馬達或引擎的魚雷偷偷接近目標,襲擊對方軍艦的高效襲擊方式。想要快速擴大戰果的日軍直接將這種技術改造成了自己的自殺式魚雷——「回天」魚雷。因為回天魚雷直接由人操作的性質,它的命中率也幾乎達到了100%,戰績為擊沉美軍運輸船隻15艘、巡洋艦2艘、驅逐艦5艘、水上飛機母艦1艘、不明艦種6艘,合計共29艘。從戰果上來看的話,日軍的自殺式魚雷還是很高效的,但這種反人類的殘忍做法也不過是日軍的苟延殘喘。從自殺式飛機到自殺式魚雷,這些都無法挽救一步步走向滅亡的日本帝國,最多只是讓世界各國進一步認識到日本民族為了戰爭能泯滅人性到什麼程度!

  • 土郎中傳奇

    2019-08-02 17:02

    在日本進行增援的同時,哈爾西也集結了手頭所有的2600名陸戰隊士兵,由陸戰隊上校哈里利沃塞吉(Harry Liversedge)指揮,準備在新喬治亞島的賴斯灣登陸。這支部隊由7艘老式驅逐艦改裝的快速運輸艦運輸。安斯沃思少將指揮的一支3艘輕巡洋艦和9艘驅逐艦組成的編隊負責掩護運輸隊並支援這次登陸作戰。當天午夜時分,美軍編隊進入庫拉灣,逼近維拉海岸。美軍驅逐艦「尼古拉斯」號(Nicholas)和「斯特朗」號(Strong)向前駛出隊列,負責雷達警戒和對潛警戒。凌晨0時26分,「檀香山」號(Honolulu)、「海倫娜」號(Helena)、「聖路易斯」號(St.Louis)輕巡洋艦一起開火,一共發射了3000發6英寸炮彈(日本看見炮火閃光的時間和美軍開火時間相差如此之大存疑)。同時驅逐艦「奧邦農」號(O'bannon)和「謝瓦利埃」號(Chevalier)也用5英寸火炮射擊。運輸船在5艘驅逐艦的掩護下進入賴斯錨泊地。本來,當天庫拉灣內黑暗多雲,偶爾還會出現一陣暴風雨籠罩海灣,因此從戰術角度而言,有利於美軍的雷達發現日軍,不利於日軍夜間目視觀察。但是由於美軍軍艦正在開火,黑暗中的炮口閃光很遠就能看見,因此反而被日軍先發現。

    在發現美軍編隊之後,日軍編隊指揮金岡國三大佐即判斷自己處於劣勢,於是下令藉助夜幕的掩護進行遠距魚雷攻擊,並選擇打了就跑的戰術。0時25分(參見注1),日本驅逐艦「長月」、「新月」、「夕X」3艦在6000米外分別發射6條、4條和4條九三式氧氣魚雷,隨即脫離戰場,消失在夜幕中。之後,由於擔心前途危機重重,金岡國三大佐決定終止運輸任務。凌晨時分,脫離戰場的日本驅逐艦曾經遇到了美軍飛機,並遭到射擊。次日早晨6時,4艘驅逐艦毫髮無傷地回到了布因。他們報告說,魚雷擊沉了美軍1艘輕巡洋艦和1艘驅逐艦。雖然這個戰果並不顯赫,但是長期未與美軍水面艦隻交戰的日本海軍出於宣傳的需要,大肆宣揚這是場巨大勝利――因為它是在美軍名將哈爾西的眼皮子底下取得的。

  • 3953449329230460

    2019-08-02 13:57

    早在美軍登陸倫多瓦島之時,日本海軍東南方面艦隊就多次派遣輕巡洋艦和驅逐艦組成的編隊進攻倫多瓦島附近的美軍水面艦隻。但是,由於氣候不良等多種因素未取得值得稱道的戰果(據日方記載,擊沉2艘PT魚雷艇,而美方記載認為這2艘艇是因觸礁而被放棄的)。在接到運輸陸軍的命令之後,它們又迅速活躍起來。第3水雷戰隊制訂了在兩天內用8艘驅逐艦將陸軍部隊運送上岸的詳細計劃。4日18時40分(當地時間,與東京時差2小時,以下統一使用當地時間),由第22驅逐隊司令金岡國三大佐率 「長月」、「皋月」、「新月」、「夕X」4艘驅逐艦從布因出發,直奔庫拉灣。這4艘驅逐艦裝載了陸軍第一批增援部隊,包括獨立速射炮大隊及其他部隊在內的1300人和大發艇15艘。5日凌晨0時15分(注1:此時間與下述的魚雷攻擊時間均來自日本戰史的記載,與美軍戰史記述的時間有差距,故而存疑)當這支驅逐艦運輸隊正沿科隆班加拉島東岸南下的時候,編隊艦隻上的瞭望哨在己方左舷25度10公里外看見了炮火閃光。

    這些炮火閃光正是來自美軍海軍編隊。原來,在日本進行增援的同時,哈爾西也集結了手頭所有的2600名陸戰隊士兵,由陸戰隊上校哈里利沃塞吉(Harry Liversedge)指揮,準備在新喬治亞島的賴斯灣登陸。這支部隊由7艘老式驅逐艦改裝的快速運輸艦運輸。安斯沃思少將指揮的一支3艘輕巡洋艦和9艘驅逐艦組成的編隊負責掩護運輸隊並支援這次登陸作戰。當天午夜時分,美軍編隊進入庫拉灣,逼近維拉海岸。美軍驅逐艦「尼古拉斯」號(Nicholas)和「斯特朗」號(Strong)向前駛出隊列,負責雷達警戒和對潛警戒。凌晨0時26分,「檀香山」號(Honolulu)、「海倫娜」號(Helena)、「聖路易斯」號(St.Louis)輕巡洋艦一起開火,一共發射了3000發6英寸炮彈(日本看見炮火閃光的時間和美軍開火時間相差如此之大存疑)。同時驅逐艦「奧邦農」號(O'bannon)和「謝瓦利埃」號(Chevalier)也用5英寸火炮射擊。運輸船在5艘驅逐艦的掩護下進入賴斯錨泊地。本來,當天庫拉灣內黑暗多雲,偶爾還會出現一陣暴風雨籠罩海灣,因此從戰術角度而言,有利於美軍的雷達發現日軍,不利於日軍夜間目視觀察。但是由於美軍軍艦正在開火,黑暗中的炮口閃光很遠就能看見,因此反而被日軍先發現。

    在發現美軍編隊之後,日軍編隊指揮金岡國三大佐即判斷自己處於劣勢,於是下令藉助夜幕的掩護進行遠距魚雷攻擊,並選擇打了就跑的戰術。0時25分(參見注1),日本驅逐艦「長月」、「新月」、「夕X」3艦在6000米外分別發射6條、4條和4條九三式氧氣魚雷,隨即脫離戰場,消失在夜幕中。之後,由於擔心前途危機重重,金岡國三大佐決定終止運輸任務。凌晨時分,脫離戰場的日本驅逐艦曾經遇到了美軍飛機,並遭到射擊。次日早晨6時,4艘驅逐艦毫髮無傷地回到了布因。他們報告說,魚雷擊沉了美軍1艘輕巡洋艦和1艘驅逐艦。雖然這個戰果並不顯赫,但是長期未與美軍水面艦隻交戰的日本海軍出於宣傳的需要,大肆宣揚這是場巨大勝利――因為它是在美軍名將哈爾西的眼皮子底下取得的。

    實際遭到魚雷攻擊傷損的美軍船隻僅有1艘驅逐艦,即「斯特朗」號(Strong)。起初,美軍在夜幕中沒有發現這支日軍編隊,雷達也沒有能及時提供預警。直到0時31分接近波麗角(Boli Point)時,「拉爾夫-塔爾伯特」號(Ralph Talbot)的雷達才在船首航向西方發現了2個水面目標。9分鐘後,他們才確認這2艘船隻明顯出現在灣內,正以北西北航向,航速25節脫離中。於是美軍開始調整部署,屬於岸轟部隊的驅逐艦「尼古拉斯」號立即停止炮擊,轉向北,剩餘船隻開始排成縱隊,準備迎戰。然而一切都已經遲了,日軍的氧氣魚雷已經已經殺到跟前。就在0時49分,安斯沃思將軍在TBS中詢問敵人方位時,「斯特朗」號的炮術長詹姆斯A錰灞(James A.Curran)上尉看見有魚雷航跡出現在自己軍艦的左舷。當他還沒來得及向艦橋發出警告時,魚雷就擊中了「斯特朗」號的艦體。巨大的爆炸撕開了兩舷的船殼,摧毀了前鍋爐房,使船中部象駑馬的背部一樣塌陷下來。軍艦迅速停了下來,完全喪失了戰鬥力和通訊能力。當「斯特朗」號無線電沒有應答後,安斯沃思將軍指示「奧邦農」號和「謝瓦利埃」號前去救援。它們在賴斯錨泊地以西約2英里處發現了漂浮的「斯特朗」號。「斯特朗」號艦長威林斯(Wellings)讓全體船員都跑到甲板上,希望在船沉沒前能得到救援。此時,「謝瓦利埃」號船首靠上「斯特朗」號的左舷,兩艦間傳送和救助網迅速建立起來,水兵緩慢地通過這些設施轉移到友艦上。就在這時,在美軍艦隊岸轟時保持沉默的日軍海岸炮兵發現了救援部隊,一座最近的炮兵陣地開始射擊,並且發射照明彈指示其他炮兵陣地開火。很快,一發炮彈擊中「斯特朗」號,幸好是啞彈。「奧邦農」號努力反擊.在日軍火炮逐漸靠近的情況下中,「謝瓦利埃」號保持幫靠整整7分鐘,並用尾部炮塔對岸反擊。在這寶貴的7分鐘裡,獲救的「斯特朗」號水兵有241人之多。1時23分,就象被扎穿的啤酒罐的「斯特朗」號走到了生命的盡頭,它右舷的深水炸彈在水下爆炸,艦體格格作響沉入大海。最後,除46人喪生外,包括艦長在內的大部分人員都獲救(一部分自己游上了海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