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來回答

熱心網友回答 (3)

  • 5982466670

    2019-08-03 08:08

    背景:俄羅斯成功組建了依託伊朗、伊拉克、敘利亞、黎巴嫩真主黨和葉門胡塞武裝構成的「什葉派之弧」,使冷戰結束後美國獨自控制中東的格局宣告瓦解,形成兼有冷戰色彩和教派對立特徵的全新中東地緣版圖。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2015年12月24日,正在中國訪問的敘利亞副總理兼外長穆阿利姆向中方表示,敘利亞政府接受一周前聯合國安理會通過的第2254號決議。中國外 交部發言人陸慷稱,這是敘利亞首次公開表示接受安理會這一決議,首次公開表態願意在聯合國主持下與反對派舉行對話。應該說,這個在北京發出的正面回應預示 著敘利亞局勢正在繼續發生積極變化,經過5年血與火的洗禮後,敘利亞戰爭開始向和平進程轉軌。

    一、首次出現和平曙光

    2015 年12月18日,聯合國安理會15個理事國一致通過第2254號決議,將力爭於2016年1月初啟動由聯合國斡旋的敘利亞各派正式和談。決議重申認可 2012年《日內瓦公報》及2015年11月敘利亞問題第二次外長會議達成的共識,強調敘利亞人民將自己決定敘利亞的未來。安理會要求聯合國秘書長通過斡 旋召集敘利亞政府和反對派,依據上述兩個文件就政治過渡進程緊急展開正式談判,力爭實現危機的持久政治解決。

    2254號決議迴避了敘利亞總 統巴沙爾·阿薩德前途這一敏感問題,著力解決最迫切的停火、和談與政治過渡,體現了國際社會的高度共識和強烈願望。這也是敘利亞危機爆發以來,繼2013 年化學武器問題之後,安理會再次就結束分裂達成一致,不僅非常罕見,而且給敘利亞危機和平解決奠定了基調和方向,提供了法理基礎。這一決議的出台,還顯示 俄羅斯和中國一貫堅持的原則和立場得到國際社會呼應,美國、英國、法國以及沙烏地阿拉伯等挑起敘利亞危機與戰爭並試圖通過外力變更其政權的干涉陣營做出重大 讓步,敘利亞危機首次真正展現和平曙光。

    二、各方不得不調整立場

    敘利亞危機進入戰略拐點,既 有內部無力再戰的原因,也有大國相互讓步所致,更有國際社會經歷罕見的難民危機和恐怖主義全球泛濫高壓的情勢所迫。2015年7月,隨著土耳其加入敘利亞 反恐戰場並提供軍事基地供北約盟友使用,美國和法國也加緊對敘利亞的打擊力度,敘利亞當局遭受再度升級的軍事壓力,其殘存控制區面臨徹底淪陷的危險。據 悉,經過4年多消耗,敘利亞空軍與陸軍損失過半,而且內部厭戰情緒瀰漫。此外,敘利亞政府已失去對大部分國土的有效控制,經濟徹底崩潰,近40萬平民死 亡,2000多萬國民半數淪為難民,其餘民眾也陷入日益嚴重的人道主義危機,繼續拖延下去,政權前途堪憂,國家也將淪為第二個索馬利亞。

    同時,多如牛毛的反政府武裝各自為戰,軍事力量有限而分散,無力顛覆受到俄羅斯、伊朗和黎巴嫩真主黨大力支持的現政府,戰事長期陷入膠著和拉鋸狀態。 2015年9月,俄羅斯以反恐名義高強度軍事介入,使敘利亞的戰局進一步複雜化並朝著有利於敘政府方向發展,反對派及其背後西方和地區支持力量試圖用軍事 手段變更政權的希望更加渺茫,不得不調整立場傾向通過談判結束這場戰爭。

    敘利亞內戰產生了另外兩個巨大的外溢效應,對歐洲和世界構成巨大困 擾。首先是200多萬難民通過水路和陸路湧向歐洲,給陷入經濟危機的歐洲造成巨大財政負擔、安全隱患和道義壓力,加劇歐盟內部的離心主義思潮,威脅歐洲統 一進程。其次,遭受聯合打擊的「伊斯蘭國」武裝不僅沒有喪失控制區和戰鬥力,反而輕而易舉地炸毀俄羅斯客機,並在法國製造了連環恐怖襲擊,使整個歐洲陷入 前所未有的恐怖主義威脅恐慌,反恐已超越敘利亞前途之爭,成為俄羅斯與美歐最強烈的共同願望。這些變化催熟了敘利亞危機政治解決的條件,也顯示大國對於小 國戰爭與和平的關鍵作用。

    三、俄關鍵時刻發揮作用

    11月15日,普京和歐巴馬在二十國集團峰 會期間私聊半個小時,兩巨頭一致表示支持由聯合國主導的敘利亞停火努力,啟動政治過渡進程。11月19日,歐巴馬在亞太經合組織領導人非正式會議期間再次 肯定俄羅斯是解決敘利亞問題的「建設性夥伴」,標誌著雙方已拉近距離。同時,俄羅斯與法國協作攻擊「伊斯蘭國」武裝大本營拉卡市,這是繼俄羅斯與美國協調 在敘軍事行動後,與又一個西方大國聯手反恐。俄羅斯在與美歐的敘利亞競合博弈中取得外交、軍事和輿論多重斬獲,也必然推動敘利亞危機的良性發展和國際反恐 合作的正向努力。

    11月14日,由聯合國、歐盟、阿盟以及15個相關國家組成的「國際支持敘利亞小組」宣布,將儘快促成敘利亞政府與溫和反 對派實現停火,爭取2016年元旦起6個月內組成「可信、包容和非派別的治理團隊」,為起草新憲法制定時間表,18個月內進行大選。以伊朗受邀參與維也納 談判為標誌,俄羅斯的主張得到背書,美歐的無奈妥協也被驗證,各方已找到最大公約數。

    應當看到,由於美國在中東採取戰略守勢,使採取攻勢戰 略的俄羅斯在敘利亞危機關鍵時刻屢屢發揮關鍵作用。2012年俄羅斯和中國在安理會否決涉敘決議草案,挫敗西方和海灣國家重演利比亞腳本企圖,幫助敘利亞 政府挺過難關。2013年9月,俄羅斯說服敘利亞放棄化學武器,使美國擱置開戰計劃,再次拯救敘利亞政府。2015年9月底,俄羅斯突然出兵敘利亞,第三 次保護敘利亞政府免於覆亡,也引發十分激烈的大國博弈。

    不僅如此,這是蘇聯解體後俄羅斯軍隊首次在境外展開大規模軍事活動,表明其強大軍事實力和地緣撬動能力,也體現其不惜使用一切手段捍衛核心利益和大國地位的國家意志。而且,俄羅斯成功組建了依託伊朗、伊拉克、敘利亞、黎巴嫩真主黨和葉門胡塞武裝構成的「什葉派之弧」,使冷戰結束後美國獨自控制中東的格局宣告瓦解,形成兼有冷戰色彩和教派對立特徵的全新中東地緣版圖。這一態勢也必將對敘利亞未來的和平進程走向產生深遠影響。

  • 106724799067

    2019-08-03 15:31

    謝悟空。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具有全面擊潰美中東布局的趨勢!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中東,是美國全球戰略歐洲、中東、西太與美洲四大中心之一,而中東又是最關鍵的一環,因為這裡曾是世界能源中心,在美蘇冷戰的時期,不僅肩負整個西方世界的能源供應,也讓西方控制了第三世界的發展,是真的挾世界壓制蘇聯。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現在美國雖然能源可以自給,還對外輸出,但中東石油還是歐亞各大國主要來源,也是世界抗衡美國石油美元的最重要支柱。

    但中東有激烈的民族矛盾與宗教衝突,而宗教衝突更強於民族矛盾,如沙特垓及等可以接受以色列,但絕不接受什葉派的敘利亞與伊朗。而且也以宗教派別劃分了大國陣營――什葉派都親俄並受俄支持,其他宗教與派別則自然親美。

    什葉派之弧雖然是一個無聊的術語,被人為的劃成弧線,不過是為了作圖好看一點,但因為伊拉克成為什葉派政權,什葉派曾經被孤立的敘利亞與伊朗確實連成一線了。這形成了一種令美國也無可奈何的勢力:

    第一是讓美國在中東的勢力被分割開來,阿富汗、土耳其與沙特等陸上連接被截斷了。

    第二是什葉派的勢力連成整體,物資與人力流通中轉更強了。美國縱然軍力強大也不能阻斷,因為宗教深入社會與民眾。

    第三是什葉派貫通了中亞到地中海、俄羅斯到印度洋,突破了美國與西方的戰略包圍,可充分接受大國們的支援。

    第四是什葉派控制了半個中東與波斯灣,也就是一多半的石油、70%的天然氣、全部的陸上石油輸送線,使美國控制中東石油麵臨破產。

    有趣的是,什葉派能成為陣勢,還是美國打掉薩達姆形成的――花了幾萬億美元,塑造出一個強勁的對手,美國真是自討苦吃了。

    什葉派勢力的形成,讓中東的親美陣營出現了動搖,如小國卡達、阿聯特,為了生存,正在與美漸行漸遠。更因此讓西方的德法土等國也與美出現分歧了。

  • 52988108791

    2019-08-02 12:58

    謝邀。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這個『』什葉派之弧『』的概念是約旦國王在2004 年提出的,當年叫做『』什葉派新月帶『』:泛指伊朗、敘利亞、真主黨的反美團結聯盟。目前,它是3.0版本的『新月帶『』』了:它已經是伊朗目前的國策!它的核心國家就是伊朗、伊拉克、敘利亞三國。如果成功的話,就是美國退出中東、美元霸盤崩潰之時!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中東,最大的產油國伊朗、伊拉克、沙特!除了沙特之外,基本都是什葉派控制政權了——沙特的東方省是沙特產油區骨幹省份,偏偏它就是什葉派占了大多數!丟掉東方省的控制權,沙特也就養不起美洲獅當寵物了……遜尼派的埃及、土耳其壓根就不在產油富國的概念當中!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中東人口分布圖看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除了埃及和土耳其,什葉派之弧基本覆蓋了中東人口密度最高的地區。在組織結構、工業能力等差不多的情況下,人口就代表了一定的力量。所以,伊朗積極推行的『』什葉派之弧『』的威力可見一斑:控制了沙特、伊拉克,其餘的小產油國就只能對伊朗言聽計從,翻不起什麼大浪了——哪怕遜尼派人口是什葉派的九倍之多!沙特聯軍在葉門、土耳其在敘利亞、雙方在利比亞……中東遜尼派國家同樣看到了這一點,它們為了生存也需要不計代價的與伊朗為首的什葉派國家聯盟作戰!

    只要控制了什葉派之弧的國家,伊朗、伊拉克的石油就可以通過敘利亞直達地中海出口,完全脫離埃及這個遜尼派國家蘇伊士運河的控制了,真正實現伊朗『』兩洋帝國『』的夢想——它可以同時以低成本向太平洋和大西洋國家(印度、日本、中國、歐盟)出口能源,壓迫遜尼派當家武力支柱土耳其妥協,擺脫美國的能源、貨幣控制權!這美元崩潰才是美國持續制裁打擊伊朗的主要原因;美國不會容忍以中、俄為主的國家控制中東地區——代表它的全球帝國缺乏最重要的發動機!

    另外,伊朗除了在政治、軍事上支援什葉派國家之外外,它在經濟上也大力推進核心國家的建設;伊朗、敘利亞、伊拉克的鐵路網絡正在興建中,一旦全部聯通了,那麼,對三個國家的經濟交流、國家建設、民族融合將起重要作用——美國、土耳其必須侵略敘利亞的領土也是為了遏斷伊朗的鐵路網絡的建設——至少要形成對鐵路網絡的有效武力威脅!美國之所以積極推進『中東北約計劃』就是用伊朗恐嚇其他富油國家,增加伊朗的軍事壓力、繼而為武力打擊伊朗做好準備——除了武力解決伊朗,美國持續的經濟制裁也重新啟動,要的就是打破『』什葉派之孤『』對親美遜尼派國家的威脅,確保美國的中東能源霸權、確保美國的全球老大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