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經》第二十二章,曲全,講的是什麼意思?

https://i1.ask543.net/uploads/28/ff/7/2b2a3000013b72f463d98.jpg

我來回答

熱心網友回答 (4)

  • 760502981757556

    2019-07-19 15:31

    老子《道德經》第二十二章原文: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曲則全,枉則直,窪則盈,弊則新,少則得,多則惑。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是以聖人抱一,以為天下式。不自見,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長。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夫唯不爭,天下莫能與之爭。古之所謂「曲則全」者,豈虛言哉!誠全而歸之。

    譯文參考

    老子坐在樹下講道,以這棵樹為例,樹枝彎曲是為了成全而生存,樹幹在風的撼動下搖擺,反而使樹幹變挺直,地上有低洼的地方,下過雨反而能盛滿水,樹身枯的地方卻有新枝葉長出來,樹葉稀少的地方反而枝杈粗壯,樹葉稠密的地方反而顯昏亂,其實人也是同一個道理,受得住委曲,才能保全自己,經得起冤屈,事理才能得到伸直,低洼張缺反能盈滿,凋敝敗落反而新生,少想獲取反而多獲,貪心不足反而迷亂。因此聖人抱定這一棵樹講它從一棵小苗到慢慢成長就是用「道」(一)作為觀察天下命運的工具。不固執己見,所以事事物物看得分明。不自以為是,所以是是非非判得清楚。不自我誇耀,事業才能有成就。不自高自大,才能充當首領。正因為效法天道不跟別人爭奪,所以天下沒有誰能爭得過他。古時所謂「委曲反能全身」等語,難道是空話嗎?其實在危難中能保全自己的人,全憑懂得這個道理,樹木和樹人是一樣的道理啊!

    易解參考

    遠古《歸藏易》是以坤卦為首卦,它的用意就是藏的意思,萬物歸於地,然後藏於地,君子以厚德載物。

    卦畫是六個純陰爻,預測遇坤卦,按《周易》判斷而言,要停止行事,因為初爻被五個陰爻壓住,已凝結成霜。陰居陽位,不當位,要待冰化之時行事,不能強行破冰,順其自然是吉兆。

    修身遇坤卦,坤為腹,屬重點護理腹部,待物極必反與乾父相結合。目前要掌握一些「易理」知識。如重要的「經絡是人體運行氣血,連接臟腑,暢通內外上下通路,是經絡和脈絡的總稱」。「經」是經絡系統的主幹,「絡」是經脈的分支,兩者在體內的循行方向和分布深淺各不相同。經絡循行的走向而言,經脈是直行的幹線,絡脈是橫行的分支,從經絡分布的深淺來看,經分布較深,絡分布較淺。經絡內屬於臟腑,外絡於肢節,溝通於臟腑與體表之間,把人體的五臟六腑,四肢百骸,五官九竅,皮肉經脈等聯成一個整體,才能使人體各部功能保持平衡。

    以《周易》術修身之士,必須要知道這些最基本的「易」理。才可深入老子「五千文」。對本章之意是:「曲折的絡脈布滿全身,它能屈能伸,人體低洼之地是湧泉穴,年輕、健壯時,低洼之地氣血充盈。衰弱、年老時則相反,因為它與心臟相隔太遠,心主 血脈,氣血的運行,全依賴心氣,心氣旺盛,血脈就充盈,最低洼之地也就充盈,反之老化從腳開始」。

    「曲則全」古人認為,人體全身有「三百六十五個穴位」,後來又有新的發現增至到「三百八十三個穴位」,這是一句虛言,誰有那麼高明的見識呢?能掌握主要經脈穴位就不簡單了。古人還說:「天有多高,路就有多長,人有多高,經絡就有多長,路有多少,經絡就有多少」。這是用的一種形容和比喻的手法而已,實際上誰都不會去深思,也不懂得如何養生護理人身重要經絡和竅穴,能知道護理的人,就能保全自己。

    中國文化真是博大精深啊,老子的樹形圖哲學思辨不知比西方要早了多少年呢。

  • 92197773362

    2019-07-19 11:44

    《道德經》第二十二章,闡述「曲全」之道:物生天地間,當歷風雨,當避雷霆,「颶風過崗,草木伏存」,於此之時,「堅強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與其攔腰摧折,不如委曲求全,故曰「曲全」。「曲全」不是舉手投降,而是韜光養晦,固本培元,「潛龍在淵,待天時也」,乃君子處世之道,時勢不利之時,先求生存,後謀發展,可也。正如老子對孔子所言,「君子得其時則駕,不得其時則蓬累而行」,是也。越王勾踐,臥薪嘗膽,越甲吞吳,足為佐證。

    https://i1.ask543.net/uploads/p/5a/cf/8/4d734abc76c14d38a3eb479639d0de7e.jpg

    臥薪嘗膽,潛龍在淵;一朝飛升,克成霸主

    https://i1.ask543.net/uploads/p/3e/bd/d/243159a9a1b34282a5a7292c93c7b3a1.jpg

    【原文】

    https://i1.ask543.net/uploads/p/a5/90/f/37ec8e75e89e483baf1bc26a3a79a25b.jpg

    曲則全,枉則正;

    窪則盈,敝則新;

    少則得,多則惑。

    是以聖人執一,以為天下牧。

    不自示,故章;

    不自見也,故明,

    不自伐,故有功;

    弗矜,故能長。

    夫唯不爭,故莫能與之爭。

    古之所謂「曲全」者,幾語哉!

    誠全歸之。

    【譯文】

    適時委曲,可以保全;

    枉屈過後,乃得直正。

    虛懷若谷,群賢來輔;

    冬敝及春,革故鼎新。

    心無旁騖,基業乃固;

    欲多心散,功必難展。

    故而聖人秉道不移,以此牧養天下萬民。

    不尚自我尊崇,仁德昭然彰顯;

    不樂自我炫耀,聖明遐邇燭照。

    不遐自我鼓吹,功業大成無虧;

    不屑自我矜恃,輔佐久享有自。

    正因不爭,功業大成,絕倫無匹,誰可為比?

    「曲全」微言,樞機是關,循道而行,功成身全。微言大義,至哉斯言!

    屢戰屢敗,屢敗屢戰;垓下一戰,天下略定。

    【簡評】

    所謂「曲全」,是指(時勢不利之時),適時委曲,得以保全。其中,「曲」為方法、手段、途徑,「全」為目的、結果、追求。「木秀於林,風必摧之」,此時,「柔弱者生之徒,堅強者死之徒」,應以柔弱之道,以避酷烈之風,故而「颶風過崗,草木伏存」,此時不伏,則攔腰摧折,故物生天地間,一己之力,難得與天地自然相抗衡,故不得已之時,當「曲」而求「全」。

    王者,得天垂青,代天牧民,恭行天罰,因此,王者之強大,必與眾人不同,非有大道德、大智慧而不可。「受國之垢,是謂社稷主;受國不詳,是謂天下王」,則王者作為社稷主、天下王,必然具有忍辱負重之超凡願力,方可笑對天下萬般苦難。在時勢重壓之下,真正的王者必然效法自然,委曲求全,忍辱負重,深自砥礪,靜待時機。

    古史之中,越王勾踐「臥薪嘗膽」之故事,足以成為「曲全」智慧之明證。越王勾踐三年(公元前494),越王勾踐欲先發制人,興師伐吳,結果夫椒兵敗,在會稽被圍,不得已而已美女寶器賄賂吳太宰嚭,得以全身而歸。《史記·越王勾踐世家》記載:

    吳既赦越,越王勾踐反國,乃苦身焦思,置膽於坐,坐臥即仰膽,飲食亦嘗膽也。曰:「女忘會稽之恥邪?」身自耕作,夫人自織,食不加肉,衣不重彩,折節下賢人,厚遇賓客,振乏吊死,與百姓同其勞。

    越王勾踐潛藏砥礪,深根固本,同時麻痹吳國,暗同齊國,靜待時機,以圖滅吳。終於,十二年後,越王勾踐十五年(公元前482年),吳王夫差參加黃池之會,精銳盡出,於是勾踐出兵伐吳,大敗吳國,殺吳太子,分身乏術的吳王以厚禮請求停戰。四年後,越國再次討伐吳國,大敗吳國軍隊,最終吳王夫差自殺。平定吳國之後的越王勾踐,日益強大,成為「春秋五霸」中最後一位霸主。《史記·越王勾踐世家》記載:

    勾踐已平吳,乃以兵北渡淮,與齊、晉諸侯會於徐州,致貢於周。周元王使人賜勾踐胙,命為伯。勾踐已去,渡淮南,以淮上地與楚,歸吳所侵宋地於宋,與魯泗東方百里。當是時,越兵橫行江淮東,諸侯畢賀,號稱霸王。

    生存,是發展的根基;發展,是生存的升華。越王勾踐的「曲全」,才有了後來成為春秋霸主的希望。

    楚漢相爭,漢高祖劉邦屢戰屢敗,而屢敗屢戰,終至垓下一戰而定天下,這便是「曲全」。以至於後人評說,「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欲成大事者,當學漢高祖劉邦,當學越王勾踐,時勢不利之時,要懂得「曲全」之道,才可能「長生久視」,最終成就帝王之業。與此相對,楚霸王項羽有亞父范增,吳王夫差有能臣伍員(子胥),本可以見禍於未萌,防患於未然,卻未納良言,誠可痛惜也。

    良賈若虛,君子貌愚;得時則駕,不時蓬行。

    孔子問道於老子,老子告訴他:

    且君子得其時則駕,不得其時則蓬累而行。吾聞之,良賈深藏若虛;君子盛德,容貌若愚。去子之驕氣與多欲,態色與淫志,是皆無益於子之身。吾所以告子,若是而已。

    人生固有順境,有逆境。得其時則可縱馬揚鞭,快意人生;不得其時,則潛龍在淵,韜光養晦,又何必爭一時之短長呢?管子曰:「爭者,末事也」,是以,爭者,無益於事,適足以招怨搆禍,乃君子之大防也,敢不慎思明辨而避之乎?斯雖微言,有蘊大義,唯饗諸君也。

    【文章皆為原創,圖片源自網絡;自度度人隨喜,轉發分享歡迎。】

  • 2730820326136804

    2019-07-19 15:33

    原文:

    曲則全,枉則直,窪則盈,敝則新,少則得,多則惑①。

    是以聖人抱一為天下式②。不自見③,故明;不自是,故彰④;不自伐⑤,故有功;不自矜⑥,故長。

    夫唯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古之所謂「曲則全」者,豈虛言哉?誠全而歸之。

    [譯文] 委曲便會保全,屈枉便會直伸;低洼便會充盈,陳舊便會更新;少取便會獲得,貪多便會迷惑。所以有道的人堅守這一原則作為天下事理的範式,不自我表揚,反能顯明;不自以為是,反能是非彰明;不自己誇耀,反能得有功勞;不自我矜持,所以才能長久。正因為不與人爭,所以遍天下沒有人能與他爭。古時所謂「委曲便會保全」的話,怎麼會是空話呢?它實實在在能夠達到。

    〔注釋〕 ①枉:彎曲、屈就。窪:低凹、低洼。惑:迷惑。 ②一:指「道」。抱一:指守「道」。式:範式、模式。 ③自見:自現、自炫、自顯於眾。 ④彰:昭彰、顯著。 ⑤伐:誇耀。 ⑥矜:驕滿、傲物。

    [引語] 這一章,老子從生活經驗的角度,進一步深化了第二章所闡釋的辯證法思想。第二章重點講的是矛盾的轉化。本章一開頭,老子就用了六句古代成語,講述事物由正面向反面變化所包含的辯證法思想,即委曲和保全、弓屈和伸直、不滿和盈溢、陳舊和新生、缺少和獲得、貪多和迷惑。他用辯證法思想作用觀察和處理社會生活的原則,最後他得出的結論是「不爭」。

    〔鑑賞〕 本章老子從觀察客觀世界事物的矛盾對立轉化,運用樸素的辯證觀點,揭示出「曲則全,枉則直,窪則盈,敝則新,少則得,多則惑」六個客觀法則,從而提出抱道的人所用的「不自見」、「不自是」、「不自伐」、「不自矜」、「不爭」是符合老子一貫柔弱、退讓原則的,也是可以使天下人不能夠與之相爭的。最後老子又強調「曲則全」等六條法則都是天地自然之道,並非虛妄。

    具體而言,老子在本章又一次以天道喻人道,以物理通事理。在這裡,老子提出的物理是:曲全、枉正、窪盈、敝新,這照近人徐梵澄解釋:「『曲則全』者,循環之謂也。引一直線可至於無窮,不得謂之全,必此一線圓曲以還於起點,斯可謂之全線。『枉則正』者,規矩之謂也。譬如射,邪必正之,正則中的,邪則不可以中。『窪則盈』者,虛受之謂也。池深而注水,則可滿。『敝則新』者,改革之謂也。衣敝則改為,政敝則革新。」(《老子臆解》)由此老子表達了一個思想,即任何事物必然要走向自己的反面,這就如老子在《五十八章》中說的那樣:「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

    由物理通事理:既然「曲則全」、「枉則直」(正)、「漥則盈」、「敝則新」、「少則得」,那麼反過來,人也沒有必要過分追逐

    「全」、「直」(正)、「盈」、「新」、「得」,因為「全則曲」、「直(正)則枉」、「盈則漥」、「新則敝」、「得則失」。也正因為這樣,所以老子認為聖人就要知道這一道理;這道理按現代解釋就是:「事物常在對待關係中產生,我們必須對於事物的兩端都能加以徹察。我們必須從正面去透視負面的意義,對於負面意義的把握,更能顯現出正面的內涵。所謂正面與負面,並不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東西,它們經常是一種依存的關係,甚至於經常是浮面與根底的關係。」(現代陳鼓應《老子註譯及評介》)這些大概就是現代人說的辯證方法。

    以物理通事理,老子認為諸如「曲則全」等並非虛言,它確有功效,用現代語說來是辯證法並非抽象而是具體的。這種功效按《莊子·天下》所說:「人皆求福,己獨曲全。曰:『苟免於咎。』」於是就有近人南懷瑾先生在《老子他說》中將社會歷史事件與之對應,述說這「曲則全」等項原則的有效性,這在《淮南子》中被稱為「道應」。

    老子似乎還不滿足於這些,他還作進一步思考,那就是,既然事物的正面、負面均會互相轉化,那麼何不在這當中保持均衡,「抱一」而「不二」;因為沒有對立面(「不二」),也就無所謂對立面的轉化,也就不會走向事物的反面,所以老子在此章提出:「是以聖人抱一為天下。」這「一」就是「道」。而這「抱一」(「道」)具體講來就是「不爭」;這「不爭」就在於「不自見」、「不自是」、「不自伐」、「不自矜」。人不爭「全、盈、新、得」,也就不會有「曲、漥、敝、失」,反過來,沒有「曲、漥、敝、失」,也就不會有「全、盈、新、得」,這樣就能駕乎之上,立於不敗之地,也就能相安無事,太太平平,這就是《老子》本章的真實內涵。

    [評析] 普通人所看到的只是事物的表象,看不到事物實質。老子從自己豐富的生活經驗中總結出帶有智慧的思想,給人們以深深的啟迪。生活在現實社會的人們,不可能做任何事情都一帆風順,極有可能遇到各種困難,在這種情況下,老子告訴人們,可以先採取退讓的辦法,等待,靜觀以待變,然後再採取行動,從而達到自己的目標。 在《莊子·天下》篇中,莊子說老子之道是「人皆求福,已獨曲全。曰,『苟免於咎』。」這裡說的「曲全」,便是「苟免於咎」。老子認為,事物常在對立的關係中產生,人們對事物的兩端都應當觀察,從正面去透視負面的狀況,對於負面的把握,更能顯現出正面的內涵。事實上,正面與負面,並非截然不同的東西,而是經常儲存的關係。普通人只知道貪圖眼前的利益,急功近利,這未必是好事。老子告誡人們,要開闊視野,要虛懷若谷,堅定地朝著自己的目標前進。但是如果不考慮客觀情況,一味蠻幹,其結果只能適得其反。 在「曲」里存在首「全」的道理,在「枉」里存在著「直」的道理,在「窪」里存在著「盈」的道理,在「敝」里存在著「新」的道理,因而把握了其中的奧秘,就可以做到「不爭」。事實當然並非完全如此,有些事不爭也可以取得成功,有些事不爭就不能取得成功。

  • 101148328870

    2019-07-20 09:51

    為道德經分章的就是個歷史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