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再面寒冬,市值蒸發1500億元如何渡劫?

我來回答

熱心網友回答 (5)

  • 1921566132679923

    2019-07-19 14:41

    如何渡劫?

    首先看看小米上市至今的表現:

    發行價格:17元/股

    市值:4087.99億

    最高價:22.2元/股

    最高市值:5338.434

    現價:9.06元/股

    市值:2178.6582億

    可以看出,小米較上市時價格縮水進2000億(1900.3318億);較最高點縮水超3000億(3159.7758億)。不知道上市時說「要讓在上市首日買入小米公司股票的投資人賺一倍」的雷總看到小米的股價表現是何感想。

    為什麼會跌?

    1.大勢不好:這在小米上市破發的時候雷總都提到的。全球經濟增長放緩、貿易保護主力抬頭,營商環境惡化,最直接的就是兩年來中美的貿易摩擦。在這樣的 大背景下,企業盈利能力普遍下降、甚至面臨生存的問題。小米也不例外,作為一個科技企業受大環境的影響還是很大的。

    2.增長放緩,後勁乏力(主因):小米的成功得益於主打性價比(為發燒而生)+網際網路基因(前期主要在網上賣)+恰當的飢餓營銷。剛開始的幾年,小米可以說是沒有競爭對手,而現在華為、OPPO,vivo等都是小米的勁敵,在品質和體驗上小米手機現在視乎都不能企及。小米的手機以前主打性價比,現在在小米推出的各個價位上用戶也有很多的選擇。小米的多元化之路到目前為止成效不大,占比不多,很多停留在貼牌生產階段、這樣品控不太好管理,如果出現什麼意外對小米品牌也是大的傷害。小米以前利用網際網路快速崛起、現在各手機產商都擁抱網際網路,小米的優勢也逐漸減弱。

    如何渡劫?

    1.首先轉變思維。從性價比轉移到品質、用戶體驗上來,現在人們注重體驗、只要是大家喜歡的產品原因為高價買單(特別要迎合年輕人,商務人士----更新換代快,消費的主力軍)。

    2.主打旗下一兩個產品、提升品牌知名度,同時對貼牌產品嚴把質量關。要有品牌溢價、品牌協同效應,至少要有一兩個拳頭產品(顧客不用想都買你家的)。只用這樣,你的周邊產品才能賣得好。

    3.增加研發投入,走技術強企之路。人無我有,人有我優這才是最大的競爭力;

    4.擁有強大網際網路基因的小米,也該考慮下一個風口了。雷總說過「站在風口上,豬都能飛起來」,雷總是一個善於尋找風口的商界奇才,下一個風口上也一定有你。

  • 2044722140163603

    2019-07-19 11:52

    這和目前市場普遍把小米看作是一家做硬體的企業有關。這一點反映在幾個方面:首先是小米的市盈率(PE)。剛上市時,小米市盈率在20倍左右,介於網際網路公司和硬體公司之間,但是小米的市盈率自上市之後不斷降低,7月9日,小米15.50倍的靜態市盈率則是標準硬體公司的水平了。此外,小米2019年一季報顯示,智慧型手機業務營收為270億元,占比達61.7%,是小米總營收的最大來源,而網際網路服務的營收占比只有 9.7%,顯然,這個數字難以支撐起小米「網際網路公司」的定位。

    網際網路資訊博主,高智網CEO就在有關小米股價的微博下評論道,「小米不算網際網路公司,不算產品生產商,大部分產品都是代加工的,合理股價6.5-7港元左右。」

    而營收利潤雙雙增長背後也有隱憂,小米一季度總營收為上市以來單季度最差營收,21億元經調整後的淨利潤為處置投資所得,如果不計這部分收入,則只有14.9億元的淨利潤,也是上市以來最低。

    分析人士看來,當下,5G還未真正到來,4G仍是主流,而對於以智慧型手機為核心業務的小米來說,這也是上市後股價表現不及預期的原因之一。

    當然,對於小米來說,也並非沒有利好。據相關媒體報道,香港主板上市的同股不同權企業,今年7月很有可能會納入「港股通」及「深港通」,也就是說,內地資金將可以由「港股通」買賣小米,而小米正是港股第一支「同股不同權」的股票。因為從過去的經驗來看,納入港股通的優質標的表現比納入之前要好。

    部分機構也對小米在港股的表現給予了樂觀的展望。中郵證券首席策略分析師程毅敏在接受《國際金融報》採訪時就表示,小米此次解禁短期釋放壓力後,長期來看情況會轉好,機構投資者在公司上市後會考慮到變現落袋的過程,但正因為香港市場是一個機構投資者主導的市場,新老機構更替後,反而會真正挖掘出企業的價值。

  • 102741768619

    2019-07-19 13:13

    2019年7月6日,是小米在香港IPO的一周年。截至6月19日,其股價相較17港元發行價已經跌了42.4%,接近腰斬,市值蒸發近2000億港元。6月19日晚,小米第10次回購股票,雖因全球宏觀經濟環境問題,港股走勢低迷,導致許多港股公司積極回購,但像小米如此高頻率的回購實不多見。

    2019年7月6日,是小米在香港IPO的一周年。截至6月19日,其股價相較17港元發行價已經跌了42.4%,接近腰斬,市值蒸發近2000億港元。6月19日晚,小米第10次回購股票,雖因全球宏觀經濟環境問題,港股走勢低迷,導致許多港股公司積極回購,但像小米如此高頻率的回購實不多見。

    作為近十年換道超車的新興中國企業樣本,小米上市之時爭議不斷,其中也有商業大佬李嘉誠、馬化騰支持買入,然而把今天的市值拉出來看,Pre-IPO的機構都面臨虧損。

    小米在未上市之前估值不斷攀高(曾一度以450美金的估值攀升為全球最貴的獨角獸公司,其估值超過70%的財富500強企業),上市之後市值又不斷落底,橫向與縱向對比,皆有巨大落差。

    這讓我們不禁想問,落差到底背後原因何在?今天的小米,究竟面臨何種增長困局?我拋出五個問題——

    第一,小米成長之快背後的底牌究竟是什麼?

    第二,小米為什麼上市之後市值不振,諸多原因減法減到極致是什麼?

    第三,小米一直不斷尋求的增長路徑,效果如何?

    第四,小米增長設計可以如何優化?

    第五,小米未來究竟有可能是一家什麼公司?

    我們先從第一個問題切入。

    一,小米成長之快

    背後的底牌究竟是什麼?

    談到小米爆發性的崛起,市場上至少有100種說法。但只有主因方可定勝局,這個主因絕不是雷軍所謂的網際網路思維 「專注、極致、口碑、快」,而是勢。

    兵法中曰:「善戰者,求之於勢」。勢是一種結構上的優勢。如果按照我在《增長五線》中提出的邏輯——增長利潤區=宏觀經濟的紅利+產業結構的紅利+模式紅利+運營紅利。小米成長之快,首先贏在產業結構紅利。

    小米2012年銷售額107億,到2018年1749億,六年時間翻了16倍之多,這種現象級的增長當然有領導者的原因,但是必然逃不出最重要的結構性「風口」——誕生於移動網際網路的爆發興起,成熟於物聯網的成長時刻,這兩個外部「勢」的窗口之間,實際也給小米的增長錨定了區間。工信部的數據表明,從2012年到2018年移動網際網路的接入流量,從87926萬G到2120743萬G,翻了24倍;而從智慧型手機出貨量看,2015 年至 2017 年間,全球智慧型手機用戶數量從28.71 億增長到 36.66億,年均複合增長率為13.0%,這就是小米快速增長所承接的產業勢能。

    除了整體產業的勢能,另一個大機會是蘋果開啟智慧型手機的窗口,以及與大眾消費能力落差的市場區間。這些因素使得小米從金字塔下中層崛起(符合克里斯坦森提出的顛覆式創新的崛起邏輯),構建出「小米模式」。性價比的區間從來是最大的消費區間,這也是優衣庫、ZARA成為服裝行業巨頭的結構本質(這兩家公司的創始人皆為該國最大的企業家)。在這個區間展開的過程中,小米通過雷軍領導下的社交媒體營銷、飢餓營銷、參與感營銷等諸多手段,獲得快速爆發。

    小米初期相當出彩的一筆,在於讓此低價品牌並沒有產生「低廉」的感覺,依靠品牌勢能吃下了諸多山寨機的市場空間,之後不斷進行模式換擋,以生態鏈、新零售、AIOT擴大消費者的錢包份額。

    這是在產業勢能之下,輔之以典型的深度開發客戶資產的增長模式。按照利潤區增長公式,小米是從產業結構的紅利開始,走向模式紅利,再去向運營紅利求得增長,從增長公式從左向右延展,一騎絕塵。

    二,小米為什麼上市之後市值不振?

    談到小米上市後市值不振,並非出現在今時今日。

    2018年7月短暫破發後,小米股價一路上漲至22港元,市值也曾達到4000億港元,但此點過後便持續下跌。雖然諸多新型企業如UBer也在上市期破發,但小米卻折射出典型兩大反差:

    反差一,估值不斷攀升與市值不斷下降,從市夢率跌回市盈率。

    2010 年小米估值為2.5億美元,到2014年其估值是450億美元,一度成為全球最快也是最貴的獨角獸公司(這個估值增長速度甚至超過了Facebook)。

    小米上市前最後一輪融資估值是2010年的180倍,上市前一度甚至出現「雷軍尋求 2000 億美元的估值,並受到了投行的認可」的新聞。估值不斷攀升,除了勢能給力,必須提到雷軍所提出的「市夢率」概念,給資本不斷的想像力。

    然而,香港上市後,市夢率的概念似乎碰到質疑,就以小米現在的市盈率看,在科技公司中也相當之低(2019年6月20日小米市盈率為8.56),這個數據低於港股網際網路公司平均30倍左右的市盈率,甚至也低於港股硬體高科技公司的19倍左右的市盈率。

    反差二,業務表現上升與股價下降。

    如果只是講故事,中國有一堆在資本市場吹泡沫的公司,可是小米的業績在上市後的確增長卓越。

    從小米發布的2019年第一季財報顯示,一季度小米集團總收入人民幣438億元,同比增長27.2%;經調整,利潤為21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22.4%,營收利潤雙增,均超出市場預期。可是,相對理性的香港資本市場似乎並沒有買賬。

    為什麼會有這種「估值攀升VS市值下降」以及「業務上漲VS市值下跌」的結果?這不由得讓人想起小米香港上市前所引發的爭論——到底小米是不是高科技網際網路公司?

    我們再次翻開小米在香港市場提交的招股說明書。小米是這樣定義自己的業務的:「小米集團是一家以手機、智能硬體和AIOT平台為核心的網際網路公司,公司的產品按照產品功能、形態及模式,大體上可以劃分為智慧型手機、AIOT和生活消費產品、網際網路服務產品。」

    可是,顯然這個業務定義,沒有得到香港資本市場的認可。

    我記得,小米在上市路演中,中外的機構曾給出截然不同的定價區間。外資機構普遍認為小米是一家消費電子公司,而不是網際網路公司。

    目前看,其手機業務仍然是最大的營收來源。據財報披露,小米2019年一季度總收入438億元,其中,智慧型手機業務收入270.08億元,占比為61.7%;AIOT與生活消費產品業務收入120.43億元,占27.5%;網際網路服務收入為42.57億元,占9.7%。作為新興公司,或者「新物種」的公司,要真正讓資本市場的價值評估由市盈率到「市夢率」,很核心一個要素,就是講清楚「公司定義」(What’s your business)。從目前投資者對於小米市值的爭議來看,他們顯然並不認可其招股說明書上「網際網路公司」的業務定義。

    小米有智慧型手機的出貨量,有AIOT收入,有網際網路服務,但是這些東西按照小米所發布的「業務定義」看:似乎是多項業務的一種拼接,而沒有形成一個有機的循環系統,而這些業務沒有成為系統的前提下,收入最大的手機面臨產能和銷量進入天花板階段,自然造成小米的市值被打折扣。換句話講,小米的多項業務布局的組合邏輯是什麼,這些邏輯是否對應風口和「新物種」,才是小米提升市值增長天際線的咽喉。難怪著名金融專家朱武祥教授曾評論——以後公司上市的招股說明書,有投行參與遠遠不夠,更需要商業模式的頂級專家介入!

    「公司定義」不僅是商業模式的核心,也是增長設計的核心,直接影響市值測算!

  • 135940329453204

    2019-07-19 12:11

    小米公司是一家優秀的公司,只是上市的時間過於倉促,目前的價格已經反映了,不過小米依然是一家優秀的公司,有優秀的管理團隊,有正確的價值觀,從長遠來看,是價值投資的好的標的,目前的價格去介入是個不錯的選擇,看三五年甚至十年。

  • 51863021211

    2019-07-19 15:21

    小米集團目前從股價估值方面來說,確實在港股這種成熟市場是泡沫是比較大,如果放在A股,小米現在的股價也不算高了!從港股估值的角度,小米跌到6元以下才算是合理區域,6元以下可以大膽抄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