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對「人心中的成見就像一座大山,任你怎麼努力也休想搬動」這句話怎麼理解?

最近看了電影《哪吒之魔童降世》,申公公的這句話好像深深的戳了我的心,頭腦發麻。有人可以分享一下對這句話的理解麼?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我來回答

熱心網友回答 (5)

  • 2730833815275707

    2019-08-01 09:51

    人心中的成見就像一座大山,任你怎麼努力也休想搬動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申公公為了得到師傅的賞識,刻苦修煉,可到頭來,卻比不上太乙真人,十二金仙沒有他的份,成見油然而生,認為就是師傅偏心,只因自己是妖族出生,這是他對師傅的成見,也是對自己的成見,妖族這個身份一直在他的腦海中迴蕩,久久揮之不去。這讓他始終無法接受師傅的決定,恨由心生,這也就有我們所看到的,聯合龍族,暗中搗亂。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這個成見也並非只有他是這樣,龍族亦是如此,為鎮壓海底妖獸作亂,龍族可謂功不可沒,可到頭來,卻換來一個世代鎮守海底的苦差,這讓他們始終無法接受,至於原因,他們亦是歸咎於自己是妖族。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正所謂:"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他們自然能夠想到這一點,自我揣測,堅信就是因為如此,才換來現今這般處境。

    這也就是他們為何再怎麼努力也搬不動的大山了,從中來看,我覺得是他們努力的方向錯了,一味地將原因歸咎於自己的出身,而不試著從其它方面找,我懷疑其中必然有很多隱情,只是還沒有揭露出來罷了。

    正因如此,即使他們越努力,成見也只會越拔地而起,終是一座大山壓在心頭,到頭來肯定搬不動了。

    這句話用在申公公和龍族身上,我覺得就是想通過他們的成見來告訴大家,選擇了錯誤的方向,即使你再怎麼努力,到頭來依舊只是竹籃打水一場空,我們應該試著去釋然,或是找找其它原因,而不是不撞南牆不回頭!

  • 3812711266001592

    2019-08-01 09:13

    所謂成見就是人對事物的既成的看法,這種看法多是不好的,而且較為堅定,難以改變,就像我們叫不醒裝睡的人一樣,人們有時候寧願騙自己來否定別人,也不願意承認自己錯了來認可對方,這是人性的弱點,所以面對成見,做好自己就好,不要因為別人的成見轉移自己的情緒和方向,認真做好自己認定的就好,誰都是第一次活,每一個選擇都很珍貴,每一天都要為自己開心的活,不要被別人的成見捆綁,放肆的活。

  • 2053488221883644

    2019-08-01 09:14

    在《哪吒之魔童降世》中,成見兩個字幾乎貫穿了整部電影。

    電影的主人公哪吒,一出生就定義為魔童,被囚禁在結界。父母忙於捉妖,沒事間陪他踢毽子。百姓們對他很有偏見,只要他一出現,就會說些侮辱他的話。小孩子們想盡辦法惡搞他。也有小女孩想陪他踢毽子,卻中途被父母抱走。百姓們都認為它是妖怪。但李靖的教育是到位的,他教哪吒做一個好人,為百姓們降妖除魔。世人的愚昧無知的成見造成了哪吒惡劣的性格。但哪吒的性格確實是暴躁衝動的,處事野蠻。我們很難理解它的惡與善。

    再說敖丙,他是龍族三太子,雖說是妖類,但卻世世代代鎮守凶獸,也被困在不見天日的海底天牢。也是一個悲情的角色。是天庭的成見,認為妖怎麼能位列仙班?

    而申公豹,師尊一直介於他是豹子精的成見,看不到他的努力,卻重用才資平平的太乙真人。他偷靈珠,培養敖丙不過是想向師尊證明自己的實力,為何得不到十二金仙的資格?

    成見,是世間最難以撼動的磨難。是隔閡,是嫌隙。

    對一個抱有成見的結果是體現在方方面面的對他的傷害,或言語,或行動。

    人們心中的成見是一座大山,任憑你怎麼努力都休想搬動他。

  • 92302892531

    2019-08-01 09:15

    每個人都能從電影中看到了自己身上的影子,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是哪吒,懷著一顆赤子之心來到這世間,卻會因為旁人的目光、家人的過度保護、遭逢的惡意而改變自己的初心,甚至覺得自己與這個社會格格不入,但內心深處,還是善良、單純的本質。

  • 3434494079020067

    2019-08-01 09:07

    當你對一個人有成見時,無論他怎麼做,都無法改變他在你心裡的形象。你已經認定他就是那樣的人,你對他的這個看法已經先入為主,想改變已經很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