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來回答

熱心網友回答 (3)

  • 61577458971

    2019-07-28 00:42

    北洋軍閥統治時期,清政府剛剛滅亡不久,各地紛爭不斷,政局動盪不安。值此亂世,唯有控制軍隊才有實權,否則很容易在軍閥混戰、派系鬥爭中敗北。為此很多軍閥都試圖控制一支軍隊,已增強自身實力和話語權。

  • 漠漠凝兒

    2019-07-28 22:12

    北洋時期的軍閥為何都緊緊抓著師長的職務不放?

    https://i1.ask543.net/uploads/7a/77/1/2b28400000b638dd0c2a3.jpg

    因為師長這個職務,對一個軍閥來說,實在太重要了!很多軍閥,寧可不當都督或督軍,也要當師長,因為,丟了師長這個職位,基本上就開始走下坡路了。

    https://i1.ask543.net/uploads/5a/6e/4/174f7000794acac888838.jpg

    這件事,從北洋第三師的師長延續中可以看的很清楚。

    https://i1.ask543.net/uploads/50/f9/6/2b28600000b9de208eadf.jpg

    北洋第三鎮,肇始於清朝的北洋新軍第三鎮,是北洋六鎮之一。第一任統制為段祺瑞,後來成了皖系軍閥首領,他的勢力就是在擔任北洋第一鎮統制期間建立起來的。

    https://i1.ask543.net/uploads/a4/31/f/174fc00078e7fd3f2a8f2.jpg

    北洋第三鎮的第二任統制是曹錕。1907年,曹錕帶著第三鎮出兵東北,支持徐世昌在東北搞官制改革,讓東北成了北洋軍隊的大後方。東北剿匪過程中,吳佩孚擔任管帶(營長),功勞很大,被曹錕賞識,提拔為統帶(團長)。

    https://i1.ask543.net/uploads/77/c7/a/2b28c00000ba2381c7462.jpg

    民國建立後,北洋第三鎮改為第三師,曹錕繼續擔任師長,吳佩孚是炮兵第三團團長。袁世凱實行帝制時,吳佩孚就做到了旅長的位置上。

    https://i1.ask543.net/uploads/80/31/2/2b28a00000b9a041e5041.jpg

    袁世凱死後,段祺瑞以皖系軍閥掌握北洋政府,謀求武力統一。段祺瑞最聰明的一點是,自己不直接掌權,而是讓自己的四大金剛徐樹錚靳雲鵬等人出面干預政治。1918年,段祺瑞扶持徐世昌當總統,讓靳雲鵬當總理,又讓徐樹錚組織安福系掌握議會,靠著老徐和小徐,段祺瑞就掌握了整個北洋政府。

    https://i1.ask543.net/uploads/12/57/f/2b29400000b361f98071f.jpg

    1919年,圍繞巴黎和會的討論的山東問題,北京爆發了五四運動,並且迅速蔓延全國,皖系軍閥統治面臨最嚴峻的考驗。段祺瑞讓徐樹錚聯絡張作霖閻錫山等人,並且專門告訴徐樹錚,注意探聽吳子玉的意見。

    徐樹錚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吳佩孚算個什麼東西?能和一省督軍相提並論?

    吳佩孚確實資歷太淺,從兩年時間升了旅長又當了師長,對於徐樹錚這樣的北洋老人來說,實在太嫩,但是,徐樹錚不知道,在北洋體系中,一個有分量的師長,能量絕對超過一個省的土皇帝都督。

    可巧的是,吳佩孚就是這樣一個人。

    一年後,就是吳佩孚帶著第三師,以及王承斌、閻相文、肖耀南3個混成旅從湖廣地區北上,徹底擊潰了皖系軍閥。段祺瑞和徐樹錚組織的安福系土崩瓦解,從此,以曹錕和吳佩孚為首的直系軍閥掌握北洋政權。

    吳佩孚能力實在太強,利用直系軍閥掌權的前兩年時間,把河南、湖北和湖南收入囊中。1922年的第一次直奉戰爭,更是讓吳佩孚成「中國最強者」,吳佩孚和曹錕的地位發生逆轉,吳佩孚成了主角,曹錕成了配角。

    段祺瑞、曹錕和吳佩孚都是北洋第三師的三任師長,而他們又存在著北洋政權的繼承關係。不得不說,做師長,是北洋時期最為有前途的工作。

    為什麼北洋軍隊中的師長職位這樣重要?筆者認為,主要有這樣三個原因。

    1,師是北洋軍隊中最高一級的編制。清朝一開始籌劃建立36鎮,到滅亡時,也僅僅建立了26鎮,形成了後來的26個師。這26個師,分別駐紮全國各地,互不統屬,誰要是能把自己的師戰鬥力經營起來,就能稱王稱霸了。

    2,一個師兵力達到一萬二千多人,足以掌控一個省,擁有自己地盤,就能繼續擴軍成就霸業。比如張作霖的27師,雖然不是北洋嫡系,而且在民國時期才建立,可是張作霖就利用27師掌握奉天,進而控制東三省,成了東北王。較弱小的閻錫山和馮玉祥,都是民國初期的混成旅旅長,後來也又不錯的發展。

    3,作為一個師長,或者混成旅旅長,就有在政治舞台上發聲的權力,在政客們的縱橫捭闔中,攫取更大權力。典型例子就是1919年爆發的湖南驅張運動,湖南人除了搞轟轟烈烈的請願運動,還請出了與張敬堯有矛盾的吳佩孚師長和馮玉祥旅長,這兩人表示,給一筆開拔費,直接撤出湖南。張敬堯的湖南本來就是吳佩孚和馮玉祥打下來的,這兩人一走,張敬堯自然就任人宰割了。

    師長這個職位,在北洋時期的軍閥混戰中是高級將領,放在國民黨時期的新軍閥混戰中,有是舉足輕重的地位。

    蔣馮戰爭前,韓復榘被馮玉祥免去師長職務,懷恨在心,中原大戰中帶著國民軍第20師投靠老蔣,得到了山東省主席的職務。另一個師長石友三,帶著24師投靠蔣介石,則得到了安徽省主席的職務。

    蔣桂戰爭中,蔣介石重金收買了桂軍的三個師長胡宗鐸、陶鈞、夏威,這三人表示通電下野,服從中央安排。於是李宗仁白崇禧黃紹竑都沒咒念了,只好宣布失敗。

    不同的是,國民黨政府時期的新軍閥混戰,雖然每次兵力也就是十幾二十萬,並不比直皖戰爭直奉戰爭規模大多少,可是他們的編制明顯高很多,上千人就能組成一個師,然後上面有軍,軍上面有路軍、方面軍、集團軍等。所以這樣看起來,師長這個官,好像並不大了。

    軍閥混戰的年代,能掌握一萬多人的一支軍隊,誰敢輕視?這就是民國師長職位被人們追捧的真正原因。

  • 3347945587

    2019-07-28 08:38

    北洋時期普遍重武輕文,有了兵權便是有了話語權。而北洋陸軍的最大編制,也不過是中央直轄的陸軍師而已,所以,也就出現了督軍緊抓師長職務不放的怪現象。

    https://i1.ask543.net/uploads/b0/f1/5/2b293000008838b486c30.jpg

    又如第一次直奉戰爭後,新直系獨掌北京政權,直接統領新直系軍隊的副首領吳佩孚為加強對各省軍隊的控制權,曾提出一個統一軍權於中央的建議,即規定各省巡閱使、督理一律不再兼任師長。這個計劃對各省武人無疑是一個沉重的打擊。因為有兵才有發言權,剝奪各省軍政大員的兵權,不亞於剝奪其飯碗。

    他們表示情願不做督理而要求保留師長的職位,但吳佩孚志在必行,先後下令解除了蕭耀南(兩湖巡閱使、湖北督軍兼省長、中央第25師師長)、王承斌(直魯豫巡閱副使、直隸督軍兼省長、中央第23師師長)、陸錦(直魯豫巡閱使署參謀長、中央第9師師長)、張福來(河南督軍、中央第24師師長)、馬聯甲(安徽督軍兼署省長、安徽第1旅旅長)、鄭士琦(山東督軍、中央第5師師長)等一批巡閱使、督理所兼的師旅長職務。吳佩孚的做法激起直系內部諸將的公憤和內訌。1924年5月,王承斌、馮玉祥、齊燮元先後提出辭職,想用「同盟罷工」的方式來倒吳。就在4月30日,上海《新聞報》曾發表時評分析說:「直系諸將同盟示威,迫曹氏制裁洛吳耳!為曹氏計,安能允其所請?假如曹聽諸將辭職,彼等必將假部下擁戴之名,起而反抗,則直系之分裂立見;或曹迎合諸將之意,告誡洛吳,洛吳不甘受,分裂亦見;即使曹模稜兩可,敷衍其間,彼等知曹無能主持,必自起而與洛吳爭,則分裂仍不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