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來回答

熱心網友回答 (9)

  • 5969639629

    2019-07-27 12:06

    戈培爾說過:「謊言重複一千遍就能成為真理。」美國現在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在輿論操縱方面,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能與之相比。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戈培爾有沒有說過這句話不重要,重要的是美國媒體一直重複說這句話是出自戈培爾之口,就可以了。這是不是像個反諷?其實我們看世界一定要用自己的雙眼去看,而決不能通過美國去看世界,那樣的話,肯定會被帶到溝里爬不出來。所以說美國控制全球輿論是天下無敵的!同意我觀點的老鐵加個關注吧,兄弟會萬分感謝!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 101509963778

    2019-07-27 12:09

    首先,沒有擁有強大的軍事實力,它也沒憑著這一點在世界橫行霸道。除了軍方的心裡戰不部隊和五角大樓的公共人員,新聞媒體也是美國全球輿論的重要工具。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03的伊拉克戰爭中,美軍方把600多名記者嵌入美英聯軍中,最後表明,這部分記者的新聞報道比非嵌入的報道對軍方說好話的更多,報道更正面,對軍方人員傳達出更大的信任感。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而且美國媒體新聞,一半以上來自美國政府機構,或者是一部分有權有勢的企業和集團,所以承擔輿論的導向的主題,是美國的當權者。在危機時刻,美國的高層往往親自出馬。

  • 53242525741

    2019-07-27 12:20

    這個要從兩方面說,一是宏觀上,一是微觀上。

    宏觀上說,美國控制全球輿論,是因為它在二戰後一系列政治經濟組織里占主導地位,它是這個世界秩序的控制者,不論是通過經濟手段也好,軍事手段也好,還是文化輸出。

    比如二戰後最大的政治產物聯合國,比如早期與美元掛鉤的布雷頓森林體系,比如為了與華約對抗產生的軍事組織北約,比如73年美國經濟滯脹後布雷頓森林體系瓦解,後面與沙特簽訂的一系列經濟協議。這些組織和體系裡邊,美國占據主導地位,通俗說就是它說了算,你們的交易我美國要過一道,你們的事情我要插一手。畢竟在我的體系和秩序裡面我美國說了算,所以輿論自然也是在我這一邊。

    所以世界表面上看錯綜複雜,經常你打我,我打他,實際上就是對利益、秩序和話語權的爭奪。比方打伊拉克,並不僅僅是為了那兩桶石油,是綜合政治博弈的結果,是對以石油為經濟命脈的世界話語權的爭奪。再比方說美國欠聯合國會費,也是一定程度對聯合國的敲打:我指揮不動你了,控制不了形勢和輿論了,你對我沒什麼用了。所以我們國家跳出美國的這個圈子,搞我們的路子:一帶一路、上合組織……這就不由美國說了算,增強我們在全球的輿論和影響力。

    還有一個文化也是統一思想觀,控制輿論的手段。比方美國的電影、書籍……都有它的思想價值觀在裡面。不知大家注意沒有,很多美國大片都有許多小心思在裡面。比方主角拿的書,或者街道背後的廣告牌,都有一些很隱晦的政治思想在裡邊,就是俗稱的小彩蛋。這些東西就是潛移默化的控制輿論。

    微觀上說,美國控制輿論還包括對制度不同國家的政治文化顛覆人員,比方說蘇聯解體的時候就有大量類似人員,再比方說衝突地區大量的以傳媒人員名義介入的情報人員。這個呢知道就行了。

  • 6321461787

    2019-07-27 13:45

    如果你是中國人,我覺得你應該知道如何控制輿論走向!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 3437732836

    2019-07-27 11:56

    美國能成為冷戰後的世界唯一霸主,輿論戰是其戰勝前蘇聯的有效武器之一。在很多方面,輿論戰能做到不戰而屈人之兵的功效。          輿論戰與傳播學的興起

       在美國,從事心理戰的組織和人員,數量很難估計。公開的資料只提到美國軍隊的現役心理戰部隊――第四心理戰大隊,它的總部在北卡羅來納州的布來格堡。除了軍方的心理戰部隊和五角大樓的公共人員,新聞媒體也是美國全球輿論戰的重要工具。美國政府主辦的「美國之音」,是美國心理戰行動的當然參與者。另據西方媒體揭露,美國有線電視網CNN與美國軍方配合也很默契。第四心理戰大隊有一項專門的「業內培訓」,就是由心理戰部隊選派軍人到CNN總部,作為正常雇員參加新聞報道工作。2003年的伊拉克戰爭中,美國軍方把600多名記者嵌入美英聯軍中。調查表明:嵌入記者的新聞報道比非嵌入的報道對軍方說好話的更多,報道更正面,對軍方人員傳達出更大的信任感。

       綜觀美國200多年的歷史,從最初的東部13州擴張到西海岸,奪走墨西哥26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把印第安人幾乎趕盡殺絕,吞併太平洋中的島國夏威夷,這短短兩個多世紀的歷史相當血腥。中國戰略學會一位學者做過統計,美國獨立230年以來,發動過240次戰爭。所有這些侵略擴張行為,大都獲得了美國媒體的輿論支持,都被媒體說得冠冕堂皇,充滿正義。美國媒體對美國的一些政策也有批評,但他們的批評,往往出自對國家利益的考慮――兩害相權取其輕。

       協助美國軍方進行全球輿論戰的另一支重要力量是好萊塢。美國軍方沒有自己的電影製片廠,不像我們有八一電影製片廠,也沒有我們那樣齊整的部隊文工團,但是,五角大樓和好萊塢的關係極其密切。據美國一位軍事史學家披露,美國軍方與好萊塢的合作關係已有100年的歷史。軍方與好萊塢互動,創作出700多部故事影片,包括不少我們熟悉的所謂的「好萊塢大片」,樹立了眾多生動的美國男女軍人的正面形象。這些形象,從《巴頓將軍》到《拯救大兵瑞恩》和《珍珠港》,無不張揚著一種頗具個性的英雄主義,而且似乎滿足了不同時代美國官方的需要。比如:20世紀70年代到80年代,好萊塢推出了一大批以越南戰爭為背景的銀幕上的美軍英雄,從《第一滴血》到《蘭博》、《野戰排》,不了解歷史的人看了那些電影,還以為美國在越南打得多麼漂亮,忘記了美國深陷越戰泥潭,不得不在1975年從越南撤軍的結局。這些影片,不僅能鼓舞美軍的士氣,也使美國公眾從越南戰敗後的低迷狀態中走出來,重新振奮了精神。可是好萊塢在這樣做的時候,我們從來沒有聽到「愛我美國,振興美國」之類的口號。

       對贏得2010年「奧斯卡獎」最佳影片、最佳導演等6項大獎的《拆彈部隊》,美國國防部更是褒獎有加。「奧斯卡獎」剛頒發完,美國國防部新聞發言人布萊恩・惠特曼就出來說,《拆彈部隊》證明了伊拉克戰爭中嵌入報道的積極作用,任何在戰場上和美國士兵相處過一段時間的人,離開的時候,都欣賞他們的訓練有素和裝備精良。獲得「奧斯卡獎」最佳原創劇本獎的《拆彈部隊》的編劇,就是2004年嵌入駐伊美軍某部的一位記者。惠特曼認為,他的獲獎表明,「嵌入計劃」有助於描繪出「真實的畫面」。這也從一個側面說明好萊塢在美國全球輿論戰中的作用。此外,美國還藉助外交、文化等各種手段在全球推行好萊塢電影,把一個國家是否進口、放映好萊塢影片作為這個國家是否開放、是否自由、是否民主的一個標誌。

      

       如何在全球實施輿論戰

       美國的全球輿論戰是如何進行的?從我搜集到的資料中可以看出,他們在兩個方面很下功夫:一個是輿論導向,一個是方式方法。

       關於輿論導向,在美國,我們極少聽到「輿論導向」的說法。但是仔細觀察一下,他們的輿論,尤其在一些重大國際問題上的輿論,是相當一致的。一位在中國新聞媒體工作多年之後又到美國和加拿大學習傳播學的朋友曾經告訴我,美國媒體的「輿論一律」,和我們的「輿論一律」其實不相上下,只不過他們在「輿論一律」的時候,仍然標榜新聞自由。而在他們「輿論一律」的背後,就有無形的輿論導向。

       我們分析一下美國新聞媒體,就不難發現,美國新聞報道的消息源,一半以上來自美國政府機構,其他則來自有權勢的利益集團和企業。所以,承擔輿論導向的主體,是美國的當權者。他們並不說讓新聞媒體充當他們的喉舌,但是他們以提供新聞的方式,使他們的觀點通過新聞媒體左右輿論,影響公眾。這種導向和我們的區別,用我那位朋友的話來說就是,我們中國的輿論導向靠的是控制,控制輿論和媒體,而美國當權者的輿論導向靠的是操縱,操縱輿論和媒體。

       這種輿論導向,在危機時刻尤其明顯。在這種時刻,美國的高層官員往往親自出馬。有材料說,2003年伊拉克戰爭期間,美國國防部用15種文字總共發了350萬字的新聞稿,這也顯示了美國軍方引導輿論的力度。

       這樣的輿論導向,尤其是危機時刻的輿論導向,有什麼作用呢?

       第一,影響美國新聞媒體的議程設置。美國媒體決不會承認「輿論導向」之說,可是,美國政府高層的想法卻幾乎都能通過新聞媒體體現出來。他們不是用行政命令來讓媒體聽命於他們,而完全是通過向媒體和公眾提供他們想提供的情況和觀點來左右輿論。拉姆斯菲爾德「9・11」之後在媒體頻繁亮相,就是典型的例子。

       第二,影響國會和政府的議程設置。媒體的輿論聲勢造足了,國會就會批准五角大樓想要的東西,比如增加國防預算。2001年10月,美國國會匆匆通過《愛國法案》。這個法案賦予執法機構很大的權力。包括對可能無辜的嫌疑人做有罪推定,不經任何程序就可以拘捕嫌疑人等,但是這個法案沒有經過充分討論或辯論就得到了通過。

       第三,影響美國公眾的政治傾向。海灣戰爭以來,美國公眾的政治傾向一度急劇右轉,美國在海外的軍事行動總能在國內的民意調查中獲得很高的支持率。如2003年攻打伊拉克,在國際上有很多不同意見,但是美國國內的支持率仍高達70%。直到伊拉克戰爭4年後,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美國才出現了較大規模的反戰運動。

       第四,影響全世界新聞媒體的議程設置。包括我們中國的很多媒體,幾乎也是這樣――轟炸阿富汗了,炭疽病了,巴以衝突了,要打伊拉克了……幾乎美國一颳風,我們這裡就下雨。造成我們很多新聞媒體甚至不少政府官員,都圍著美國的思路轉。

       關於美國的輿論導向,還有一點值得注意,就是他們的憂患報道。美國現在是世界唯一的超級大國,人們普遍認為它的軍事力量已經是世界之最。可是美國媒體卻常常報道說,美國空軍的防禦如何需要更多的經費來更新,增加情報、監控和偵察設備;美國軍隊對打城市戰爭如何毫無準備,缺乏成功地進行城市作戰的能力,等等。這樣的文章和分析,一方面提醒美國軍人時刻意識到自己的不足,不斷提高;另一方面,如同「會哭的孩子有奶吃」的道理,他吃得再飽還是喊餓,喊的結果就是社會的關注,政府和國會都給撥款。美國的防禦戰線遠遠超出其疆界,達到歐洲、中東,可是還在大喊大叫他們的安全有問題,結果喊來了NMD(美國國家導彈防禦系統),喊掉了束縛其手腳的《彈道導彈條約》。

       比較一下美國受到打擊之後媒體的措辭與我們在這種情況下的措辭,覺得很有意思。美國受到打擊後,如「9・11」,毫不遮掩地說:美國憤怒!美國人被激怒了!而我們,遇到類似「對台軍售」這樣的事,最常聽到的一句話是:傷害了中國人民的感情。從對外傳播的角度來看,我們這種傳播很少有效。告訴人家我的感情被傷害了,誰在乎?而從鼓舞士氣的角度來看,表達一個國家的感情受到傷害更積極,還是表示一個國家憤怒了更積極?

  • 93086385245

    2019-07-27 11:48

    我就拿敘利亞舉例吧

    在「打」敘利亞之前,美國就有意識的發動了輿論戰,阿薩德政權垮台是美國在中東戰略中重要的一環,敘利亞被稱為「中東心臟」,雖然產油不多,但地理位置極其重要。

    美國從2011年起在中東發起一系列顏色革命運動,口號都是要「推行民主」,但這種免煮最終目的並不是真的保障人權(它繞開了那些君主制盟國),更不是為了推動各國走向文明社會(美國寧可他們回到政教合一的中世紀),根本目標就是保障美國石油供應霸權體系的穩定,通過構築美元-石油體制,維護美國的安全利益,經濟利益,政治利益。

    在美國利益高於一切的原則下,無論中東死多少人,流多少血,都不值得看一眼,最重要的是實現戰略目標。

    輿論戰官方先行

    戰前,敘利亞國內生活水平,人民生活狀況,社會環境如何,不必提及。美國要做的是,極力抹黑阿薩德政府,控訴其家族長達48年「殘暴統治」。

    民生變得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民主」,為了免煮,敘利亞人可以不要房子,不要麵包,不要乾淨的水源和充足的電力。

    叛軍成了自由軍,ISIS成了盟友(口頭上還是要譴責),當霍姆斯市因叛軍與政府軍戰鬥中,造成了200多名平民死亡時。歐巴馬親自上陣,發表聲明,一邊倒的譴責阿薩德「蔑視人類的生命與尊嚴」,並告訴敘利亞人民「美國與你們同在」。宣布阿薩德政權失去了合法性,最終結論是美國有責任和道義推翻這個非法政權。

    歐巴馬代表了美國官方的宣傳口徑,

    阿薩德是暴君

    鼓勵叛軍繼續作戰,不要害怕。「美國與你們同在」那怎麼不放難民湧入美國?

    為美國干預敘利亞內政找好藉口。

    2012年7月7日,希拉蕊在巴黎出席「敘利亞之友」活動中,進一步加強了宣傳造勢,「讓人民處於水深火熱中的阿薩德政權,必須為罪行付出代價」。並表示要制裁敘利亞,打出國際法的幌子。

    無論歐巴馬或希拉蕊,都決不會提及美國在中東的利益,也不會提及叛軍幹了什麼?真實信息被過濾了,只留下那些對自己輿論有利的一部份。

    媒體跟上配合

    一篇篇催人淚下的文章,一張張令人憤慨的圖片,都是轉移民眾注意力的政治宣傳手段。

    希拉蕊巴黎講話後的僅僅一周時間,美國媒體已經製作出幾數篇與之相配合的文稿和影音文件,7月15日,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以採訪形式播出了「反對派」首領阿卜杜勒.希達的新聞片,希達一邊控訴阿薩德的暴政,一邊還裝模作樣的抱怨美國干預力度不夠大

    按我們的話說希達是個「託兒」,如果他有任何與美國官方態度相左的言論,這部片子都不可能播出。他甚至還說無法容忍等到敘利亞大選,就要阿薩德下台,當然他毫不謙讓的代表了敘利亞全體人民。

    接著《華盛頓郵報》發表了NGO組織「自由之家」的重磅文章,文中指出,白宮應加大與反對派(叛軍)的接觸,向「自由軍」提供更多的武器支援,更多的人員培訓和提供及時情報,最後明確提出了設立「禁飛區」,打算把滅掉卡扎菲的套路重新在敘利亞上演。

    其它小報則注重於對阿薩德個人的攻擊,「金馬桶」「嗜殺成性」「殘暴獨裁」,「國外巨額存款」「世界首富」,然後再由各國媒體轉載,形成二次,三次反覆傳播,阿薩德有機會闢謠嗎?根本不會給你任何發聲機會。

    「自由媒體」配合之外,還有美國學界,美國遠東政策研究所學者傑弗里.懷特發文指出,阿薩德軍隊在特雷姆薩鎮使用了化學武器,對這樣的政權已經不可再容忍,這是美國的道義和責任。

    這些結論都完全響應了歐巴馬對敘利亞的態度。那麼化學武器為什麼不是叛軍在使用?學者的證據在哪裡?媒體的轟炸,是不會給任何人有獨立思考的機會

    阿薩德的敘利亞從1970年他老爹上台以來一直致力於打造一個世俗社會,把宗教壓制在國家政權之下,這跟薩達姆的伊拉克很接近,而且阿薩德遠比薩達姆溫和,也比川普有教養。

    但在美國開動的媒體機器狂轟濫炸之下,他不用兩年時間就成了一個「惡魔」。

    最早一篇攻擊敘利亞當局,讚美極端份子的有全球影響力的文章,出自2011年5月22日,CNN刊發的《敘利亞,愛的改革》。

    有雞湯,有煽情,把「自由軍」的暴力分子形容的一個個充滿愛心,擔負著正義使命的民主鬥士,把恐怖襲擊形容成「民眾起義」。

    而真正的民眾卻開始四處逃亡,美國媒體通過信息過濾和控制,讓民眾開始慢慢把注意力移到了敘利亞,雖然對大多數美國人來說,他們連敘利亞在地圖哪個位置都不清楚,但慢慢開始相信,白宮又在代表正義與邪惡搏鬥。

    這篇文章現在看,標題改為《敘利亞,死神降臨》更為合適。ABC,CBS都有類似腔調的雞湯文,戈培爾的靈魂就在美國。

    社交網絡運用

    突尼西亞一位小販自焚能引發政局變天,即時社交網絡訊息傳遞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人人有手機,但接收的信息,卻由顏色革命策動指揮部決定。

    埃及那高潮迭起的免煮風雲,也離不開網絡社交信息,穆巴拉克下台,「民主的勝利」,穆兄會上台,又是「民主的勝利」,軍事政變,還是「民主的勝利」,是不是民主,誰說了算?看輿論控制在誰的手中。

    說到信息控制,10月27日,數百名美國武裝警察和士兵,在北達科他州強行逮捕141名維權人士,並帶上手銬,扔上警車,僅僅是因為抗議者反對一項商業輸油管道開發項目,並且封鎖了鄉村公路,美國媒體只是輕描淡寫的提了一下。世界媒體更是無視,換個角度看,如果這是發生在中國呢?微博,微信早炸翻天了,可惜公知在美國真不好混。

    敘利亞動盪之初,阿薩德也想控制網絡社交工具,在關鍵地區進行屏蔽,但沒有什麼效果,在網絡技術上來說,美國遠遠領先敘利亞。像一些專門為街頭運開發的工具,就能突破當地網絡運營商的控制,實行獨立運行。

    今天,不誇張的說,誰掌握了網絡,誰就能引導輿論,美國在這方面的投入從來不惜血本,無論技術層面,還是傳播覆蓋範圍,他都要確保絕對優勢。

    然而這些巨額資金的投入(包括圈養帶路黨),與戰爭經費相比又是如此的微不足道,而且死的全是炮灰,美國大兵根本不用動手。

    敘利亞如果沒有中俄連續幾次的動用否決權,俄國佬甚至動用戰機去打「ISIS」(反正說打他大家沒話說),美國本可以輕輕鬆鬆看著那裡變成人間地獄,時機一到再來收割紅利。

    你能想像你阿勒頗安份守已的一家五口被一幫暴徒(自由鬥士)包圍,然後男的斬首,女的輪暴,而警察和軍隊無能為力的狀況嗎?

    有人說,無論誰勝誰負,只要戰爭早日結束就好,老百姓圖的就是一個安定的環境,親,你太善良了。

    中俄不干涉,也許叛軍會取勝,但結局決不會比伊拉克好。而且也不會停止,因為下一個目標必定是伊朗,到那時,難民更是難以想像的多,誰來承擔?歐洲已經受不了,讓他們去美國?

    中俄正在干一件功德無量的好事,使中東少死了很多很多人。但在輿論上,卻被打成了暴政庇護者。

    仿佛李承晚,吳庭艷,朗諾,皮諾切特,蘇哈托,馬科斯……這一長長的暴政者名單跟美國沒一毛錢關係似的。

    輿論之外還有經濟手段,政治手段,軍事手段,關於敘利亞之外的大國博弈,改天再寫!

    我們看世界一定要用自己的雙眼去看,而決不能通過美國去看世界,那樣的話,肯定會被帶到溝里爬不出來

  • 51068218632

    2019-07-27 12:41

    第一:龐大的盟友體系,

    第二:價值觀相同的大國很多,

    第三:強大的媒體網絡突破力,

    第四:胡蘿蔔加大棒的治世經驗,

  • 55485841628

    2019-07-27 11:36

    首先根據自己國家的利益強勢發聲。其次聯合其它西方媒體混亂視聽。再次不甘寂寞的反動政客添油加醋!

  • 6092587249

    2019-07-27 11:37

    協助美國軍方進行全球輿論戰的一支重要力量是好萊塢,另一個是美國軍隊的現役心理戰部隊――第四心理戰大隊。

    美國的媒體機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