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來回答

熱心網友回答 (3)

  • 52184283444

    2019-07-31 22:54

    冰心和林徽因到底有什麼糾葛?女人之間如果產生嫉妒了,就可能老死不相往來。有許多人總愛拿冰心和林徽因兩個人的恩怨來說事情,哪怕是十分有才華教養的女人也不能脫俗,還不是因為妒忌爭風,互相詆毀?

    都說文人相輕,女人善妒,主要的原因就是林徽因心直口快,個性活潑鮮明,而冰心也是心高氣傲的一個女子,可是在林徽因面前幾乎沒有什麼優勢,長相就不用說了,林徽因長得美麗自不用說,要不然也不會讓徐志摩神魂顛倒甚至為了林徽因逼迫懷孕妻子離婚。而冰心在長相上實在不具有優勢,而才情上林徽因參與設計了中國國徽,還為中國古典建築的研究做出了巨大的貢獻,冰心再怎麼努力也越不過林徽因的成就,這可能就是冰心嫉妒林徽因的源頭。

    原本他們兩個人可以自在舒適各自在文學界大放光芒,然而那時的文藝論壇也就這麼點兒大,而且有點才華的人大多喜歡對自己看不順眼的事情加以批判,再有教養的人有時候也會有一些小氣,這才使得她們兩個之間有些不合,然而卻並不是什麼了不得的事情。

    冰心和林徽因都是民國著名才女,林徽因雖然是妾女,但是很受寵。冰心作為唯一的女兒,在家裡面也是掌上明珠。但是她的一生,什麼事情都要比林徽因慢半拍。這就造成了她的嫉妒,女人一旦嫉妒起來就已經忘記了自己在幹嘛。

    冰心與林徽因之間,相處從未友善過。也許是冰心對林徽因得來的才華到底不能欣賞吧。如果不是志摩相幫,林徽因那麼容易就混成詩人和小說家嗎?而建築史上的名氣,也多少借了些梁思成的光。緋聞甚少的冰心,在文字上,無不是靠自己一點點努力出的。更何況,林又生得美,這一點縱是冰心如何追趕也是無奈的。兩個人之所以會較著勁,也是因為在才情上相差無己,才會處處攀比。

    縱觀林徽因和冰心的愛恨情仇,仿佛一部中國近代史的迎面撲來。歷經二十世紀的風雲變幻,所有的重要關係人都相繼離世,浩渺時空中,留下的是她們那永遠的愛恨歷史。冰心跟林徽因是同鄉,祖籍都是福州人。冰心和林徽因,互相認識得很早。冰心的男朋友吳文藻和梁思成是留美預科班的同學兼室友,1925年,林徽因和梁思成來到綺色佳,看望就讀於康奈爾大學的吳文藻夫婦,四個年輕人一同遊玩過,林徽因和冰心還留有一張合影。冰心曾對林徽因有過這樣的評價:

    她很美麗,很有才氣。比較林徽因和陸小曼時,更以為林徽因「俏」、陸小曼不俏。與林徽因一起長大的堂姐堂妹,幾乎都能細緻入微地描繪她當年的衣著打扮、舉止言談是如何地令她們傾倒。

    同為福建福州的名人,兩個人的老公梁思成與吳文藻,曾同就讀於清華大學,並是室友。 林徽因的性格較為西化,開放,冰心雖也到美國留學,但更趨於中國東方古典的秀外慧中、靦腆內向。林徽因太愛交際,覺得自己美貌有才所以每次都要做人群的焦點,這種為人處世的方式讓冰心看不慣,冰心後來還寫了《我們太太的客廳》來對林徽因進行嘲諷。冰心與林徽因交惡的標誌就是冰心曾經寫過《我們太太的客廳》,主要是諷刺林徽因在家中舉辦文化沙龍會,而參加的人有徐志摩、沈從文、金岳霖等等才子,裡面以林徽因為中心,開始進行學術交流,而冰心在裡面是這樣描述的:「我們的太太自己因以為,她的客人們也以為她是當地當時一個「沙龍」的主人。」這是諷刺林徽因太把自己當成一回事了。

    冰心後來說她寫的是陸小曼不是林徽因,但是又怎麼解釋《我們的太太》裡面有一個五歲的小女孩,而當時林徽因的女兒恰好也五歲,又怎麼解釋我們的太太母親是妾這件事,因為林徽因的母親就是妾,這未免太巧合了吧,即使冰心在解釋,這些難道沒有林徽因的影子嗎? 小說中提及的人物、房間、院落都與真實的梁家一致。很多人傳說林徽因讀了該作品後,就送了冰心一壇陳年老山西醋。從此二人交惡。李健吾的回憶文章《林徽因》也曾這樣講。 但也有人持不同觀點,認為這個傳說是不真實的,真實的情況是在小說發表前,兩人由於老公的關係已有交情,林送謝陳醋在先。 不過事實上,冰心的確是講別人的真實生活升華為小說作品,用春秋筆法,敷衍諷刺,暗含有對林做派不滿的味道,儘管冰心老人後期還曾說自己諷刺的是陸小曼。

    所以,總結起來,林謝恩怨,其實是一場誤會。但會陌路相向歸根結底,又是和兩人性格、處世態度、人生哲學的不同。

    冰心的去世,標誌著林徽因和冰心這兩大才女的恩怨劃上了句號。

  • 72519746598

    2019-07-31 16:50

    建築學女神,詩人,梁思成之妻,一身詩意千尋瀑、萬古人間四月天的林徽因。文壇巨匠,有著眾人羨慕的婚姻與波瀾壯闊的20世紀同行、被譽為「世紀老人」的冰心。她們是「仇敵」嗎?積怨又因何而起呢?應當是從冰心的小說《我們太太的客廳》開始的。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梁思成和林徽因一家搬到北平胡同的四合院後,周圍很快聚集了一批當時中國知識界的文化精英,如徐志摩、金岳霖、周培源、胡適、朱光潛、沈從文等。這些學者與文化精英聚集梁家,品茗坐論天下事,好不熱鬧。據說當時林徽因在其中談古論今,皆成學問。慢慢地,梁家便形成了20世紀30年代北平最有名的文化沙龍,稱之為「太太的客廳」。

    據說冰心的小說《我們太太的客廳》影射的就是梁家的「太太的客廳」。冰心在小說中寫道:「我們的太太自己雖是個女性,卻並不喜歡女人。她覺得中國的女人特別的守舊,特別的瑣碎,特別的小方。」又說:「在我們太太那『軟艷』的客廳里,除了玉樹臨風的太太,還有一個被改為英文名字的中國傭人和女兒彬彬,另外則雲集著科學家陶先生、哲學教授、文學教授,一個『所謂藝術家』名叫柯露西的美國女人,還有一位『白袷臨風,天然瘦削』的詩人。此詩人頭髮光溜溜的兩邊平分著,白淨的臉,高高的鼻子,薄薄的嘴唇,態度瀟灑,顧盼含情,是天生的一個『女人的男子』。」林徽因有一個學名叫再冰,小名叫冰冰的女兒,而小說中的女兒名曰「彬彬」。不僅僅這樣,冰心還在《我們太太的客廳》中寫道:「這幫名流鴻儒在『我們太太的客廳』指點江山,激揚文字,盡情揮灑各自的情感之後星散而去。那位一直等到最後渴望與『我們的太太』攜手並肩外出看戲的白臉薄唇高鼻子詩人,隨著太太那個滿身疲憊、神情萎靡並有些窩囊的先生的歸來與太太臨陣退縮,詩人只好無趣地告別『客廳』,悄然消失在門外逼人的夜色中。女主人公和詩人是以林徽因和徐志摩為原型寫的。

    冰心用看似溫婉和調侃的筆調娓娓道來,實則卻是在進行諷刺和抨擊。林徽因是何等聰明之人,冰心的公開譏諷,聰明而孤傲的林徽因又怎能容忍?「結怨」勢在必然。於是,好強的林徽因送了冰心一壇又陳又香的山西醋。藉此醋來突出冰心的嫉妒之心,這事在當時可謂被炒的火熱,人盡皆知。

    友情這東西,玩好了就是小時代,玩掰了就是甄嬛傳。。林徽因和冰心的不和,也在於她們生活經歷的不同給她們所賦予的思想觀念也是不一樣的。冰心的生活一直是大家閨秀,在她的眼裡林徽因的個性太過於張揚活潑,與自己是道不同不相為謀。

  • 2730820326136804

    2019-07-31 14:01

    冰心(1900年10月5日-1999年2月28日),女,原名謝婉瑩,福建長樂人 ,中國民主促進會(民進)成員。中國詩人,現代作家、翻譯家、兒童文學作家、社會活動家、散文家。筆名冰心取自「一片冰心在玉壺」。

    1919年8月的《晨報》上,冰心發表了第一篇散文《二十一日聽審的感想》和第一篇小說《兩個家庭》。1923年出國留學前後,開始陸續發表總名為《寄小讀者》的通訊散文,成為中國兒童文學的奠基之作。在日本被東京大學聘為第一位外籍女講師,講授「中國新文學」課程,於1951年返回中國。

    1999年2月28日21時12分冰心在北京醫院逝世,享年99歲,被稱為"世紀老人"。

    林徽因(1904年6月10日-1955年4月1日),漢族,祖籍福建閩縣(福州),出生於浙江杭州。原名林徽音,其名出自「《詩·大雅·思齊》:大姒嗣徽音,則百斯男」。後因常被人誤認為當時一男作家「林微音」,故改名為「徽因」。

    中國近現代傑出的建築師、詩人和作家,人民英雄紀念碑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徽深化方案的設計者之一、建築學家梁思成的第一任妻子。二十世紀三十年代初,同梁思成一起用現代科學方法研究中國古代建築,成為這個學術領域的開拓者,後來在這方面獲得了巨大的學術成就,為中國古代建築研究奠定了堅實的科學基礎。文學上,著有散文、詩歌、小說、劇本、譯文和書信等,代表作《你是人間四月天》、《蓮燈》、《九十九度中》等。其中,《你是人間四月天》最為大眾熟知,廣為傳誦。

    林徽因雖然是妾女,但是很受寵。冰心作為唯一的女兒,在家裡面也是掌上明珠。但是她的一生,什麼事情都要比林徽因慢半拍。這就造成了她的嫉妒,女人一旦嫉妒起來就已經忘記了自己在幹嘛。

    兩人年輕的時候就有交集,林徽因的男朋友是梁思成,冰心的老公是吳文藻。兩人是室友,所以冰心與林徽因自然而然的就認識了。四人關係也曾經好過,有時候還出去聚餐吃飯。但是隨著林徽因的光芒與日俱增,冰心的嫉妒心開始膨脹。

    冰心所寫《太太的客廳》,就是林徽因與梁思成在北京舉辦的文化沙龍。每周都會有一次,而林徽因作為主辦人,所有前來會談的人都把目光聚集在她身上。這些人包括了徐志摩、沈從文、胡適等文學大咖。

    對於這些一向孤傲的冰心很不屑,從來不參加他們的聚會。但是她又很嫉妒,所以寫了文章來諷刺她。女人的戰爭都很高明,更別提有文化的女人。林徽因看了文章內容後,直接給冰心送了一壇老醋,其中的意味有多明顯!

    在這之後兩人算是真正的結下樑子,再加上後來徐志摩的死,很多人都把責任推到林徽因身上。她本來內心壓力就很大,冰心還在旁邊落井下石:說徐志摩早些時間聽自己的,就不至於落到如此下場。因為冰心的不當話語,甚至讓兩家的後代產生了隔閡。

    01 「太太客廳」 上世紀30年代,在老北京,林徽因與梁思成家裡每逢周末便有一次文化沙龍聚會,被稱之為「太太客廳」。

    「太太客廳」上談笑皆鴻儒,如徐志摩、沈從文、金岳霖、胡適等,每次都是一群赫赫有名的才子眾星拱月般簇擁著林妹妹。某次丈夫梁思成打趣林徽因:「你一講起來,誰還能插得上嘴?」林說:「你插不上嘴,就請為客人倒茶吧!」

    冰心很不願意去參加這樣的聚會,又經常被拉著去,大概她看不慣林徽因迷戀被眾人捧的局面.1933年10月,已經頗有文名的冰心寫了一篇《我們太太的客廳》的小說,於天津伏公報》文藝副刊連載。

    其中有一段描寫頗為傳神:

    這一群人都擠了進來,越眾上前的是一個「白袷臨風,天然瘦削」的詩人。他的頭髮光溜溜的兩邊平分著,白淨的臉,高高的鼻子,薄薄的嘴唇,態度瀟灑,顧盼含情,是天生的一個「女人的男子」。詩人微俯著身,捧著我們太太指尖,輕輕地親了一下,說:「太太,無論哪時看見你,都如同一片光明的雲彩……」

    我們的太太微微的一笑,抽出手來,又和後面一位文學教授把握。教授約有四十上下年紀,兩道短須,春風滿面,連連地說:「好久不見了,太太,你好!」

    哲學家背著手,俯身細看書架上的書,抽出叔本華《婦女論》的譯本來,正在翻著,詩人悄悄過去,把他肩膀猛然一拍,他才笑著合上卷,回過身來。

    稍微有點文學常識的人估計都不難猜出,詩人是徐志摩,老徐的《偶然》中「你是天邊一片雲,偶爾投影在我的波心」便是送給林徽因的。文學家就是胡適,而哲學家則屬金岳霖了。金岳霖還算豁達,評價這篇小說時曾說過:「也有別的意思,這個別的意思好像是三十年代的中國少奶奶們似乎有一種『不知亡國恨』的毛病」。

    此文一刊發,便有人推測冰心是影射林徽因,後來冰心卻否認,說自己寫的是陸小曼。可陸小曼在上海,小說的背景在北平,而且陸小曼並無子女,《太太的客廳》中女主角有個女兒叫「彬彬」——梁思成和林徽因的女兒梁再冰,小名便是冰冰。

    「文壇祖母」冰心留給世人和婉、藹然的形象,其作品大多圍繞母愛、童心、自然的主題,寫得嫻靜、溫良、淡雅,有近乎透明的澄澈之美。但她落筆也有豐富的色調,以「男士」為筆名、用男人口吻寫的《關於女人》,就頗詼諧俏皮;而《我們太太的客廳》作為小說寫得真是好看:篇幅不長,人物不少,寥寥勾勒幾筆,每個人就神情畢現,幽默里裹著辛辣。「我們太太」的人情練達、矯揉造作、工於心計,更是躍然紙上。小說有對世態人心的深刻洞察和細緻描摹,更有譏時諷世、評頭論足的犀利與敏銳。

    雖說小說屬於虛構,不宜對號入座,但《我們太太的客廳》中,確實有很多元素跟現實生活可以找到對應。當年,北平北總布胡同3號的梁宅與緊鄰的金岳霖家,每周末都有一幫清華、北大的教授們歡聚,因為主人的博洽好客,尤其是女主人的妙趣橫生,朋友們喜歡來此縱論古今、談笑風生。周培源、張奚若、陳岱孫、葉公超以及費正清等學者及其家人,即是密集前往的常客。「太太的客廳」的確名揚京城;而小說中那位在「我們太太」的石榴裙邊痴心徘徊的詩人,「白袷臨風,天然瘦削。」「他的頭髮光溜溜的兩邊平分著,白淨的臉,高高的鼻子,薄薄的嘴唇,態度瀟灑,顧盼含情,是天生的一個『女人的男子』。」呵呵,他長得像誰,一目了然吧?

    冰心早年曾對文潔若說過,《我們太太的客廳》是以林徽因、徐志摩為原型的(她晚年也曾改口,對來訪者說寫的是陸小曼)。這篇小說顯然挽了一個不易解開的疙瘩:一個筆尖帶刺、痛快淋漓地揶揄影射,另一個則毫不留情地用老陳醋迎頭還擊。這對引人注目的女作家,由此給文壇留下一則雖不溫柔敦厚、卻很活潑熱辣的趣話。讓我們看到了她們曾經的年輕氣盛、鋒芒畢露,她們在某種程度上的欠缺容忍。對於自己喜愛的作家,讀者往往不自覺地將其「神化」,忘了他們也會跟尋常人一樣有複雜、微妙的情緒,有任情任性乃至失度失控的舉措。送醋這類逸聞,就簡捷明快地把她們還原為人,還原為脾氣有個性、甚至會使「小性子」的女人,所以特別有意思。它當然無損於兩位女作家的形象,如果再想一想她們的年輕——當時林徽因才29歲,冰心也只有33歲——就會更加釋然。 (冰心)

    02 林徽因送醋 林徽因自然也不是好惹的,立馬反擊,作家李健吾先生曾回憶:「我記起她(林徽因)親口講起一個得意的趣事。冰心寫了一篇小說《太太的客廳》諷刺她。她恰好由山西調查廟宇回到北平,帶了一壇又陳又香的山西醋,立即叫人送給冰心吃用。」意思很明顯:「咋,姐你吃醋了?」

    林徽因送醋給冰心一事,現代文學史研究學者陳學勇在《林徽因尋真》(中華書局2004年11月版)中,轉引了李健吾寫的《林徽因》,送醋的段落是這樣的:

    (林徽因)絕頂聰明,又是一副赤熱的心腸,口快,性子直,好強,幾乎婦女全把她當做仇敵。我記起她親口講起的一個得意的趣事。冰心寫了一篇小說《太太的客廳》諷刺她……她恰好由山西調查廟宇回到北平,她帶了一壇又陳又香的山西醋,立時叫人送給冰心吃用。她們是朋友,同時又是仇敵。

    李健吾還說:林徽因「缺乏婦女的幽嫻的品德。她對於任何問題感到興趣」,對文學藝術尤其有本能的感悟力。她口若懸河,葉公超、梁宗岱等談鋒健旺之輩,在她面前也甘拜下風。

    陳學勇講述了林徽因與冰心因《我們太太的客廳》而生嫌隙的前因後果:說來,她倆頗有淵源,同為福州人,黃花崗烈士林覺民(林徽因堂叔)犧牲後,林覺民家為避難,賣了福州的房產,買房的就是冰心的祖父;梁思成和吳文藻是清華的同班同學,還同過寢室,留美時兩對戀人就曾一起野餐。不過,冰心1987年寫的《入世才人燦若花》,介紹數十位有影響的女作家,提到林徽因時,誇讚得很節制:「1925年我在美國的綺色佳會見了林徽因,那時她是我的男朋友吳文藻的好友梁思成的未婚妻,也是我所見到的女作家中最俏美靈秀的一個。後來,我常在《新月》上看到她的詩文,真是文如其人。」

    冰心與林徽因在綺色佳的聚餐,還留下一張合影:冰心繫著圍裙切菜,林徽因靠在她肩後,神情都頗愉快,那時她倆彼此還融洽吧?陳學勇曾陪澳大利亞墨爾本大學漢學家孟華玲訪問冰心,順便問到林徽因,「我滿心希冀得悉珍貴史料,不料冰心冷冷地回答:『我不了解她。』話題便難以為繼。我立即想起訪問冰心前不久蕭乾說的,為了《我們太太的客廳》,林徽因與冰心生了嫌隙,恍悟冰心此時不便也不願說什麼的。」陳學勇在《林徽因尋真》里還回憶,「林徽因之子梁從誡曾對我談論冰心,怨氣溢於言表。」

    醋贈冰姐姐,林妹妹占盡上風。

    若說林徽因和冰心這倆福建名嬡的交情,得從二者的老公談起,林的丈夫梁思成,與冰心的丈夫吳文藻曾是清華同學,住一個寢室。1925年暑期,冰心與吳文藻到美國康奈爾大學進修,梁思成與林徽因亦到此訪友。異地相聚,四人甚是歡喜,遊山玩水談天說地,還舉行了幾次野炊,並留下合影。

    但冰心與林徽因性格迥異,冰心溫雅嫻靜,林徽因熱情開朗,後來的「醋戰」事件讓兩人均耿耿於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