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防部長埃斯珀抵達東京,表示其為日韓爭端而來,這次日韓爭端能否停息?

我來回答

熱心網友回答 (8)

  • 2813721874

    2019-08-10 07:30

    在美國國防部長埃斯帕抵達東京,和日本高層進行會晤之後,日本給韓國開啟了一線生機。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美國國防部長埃斯帕。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8月8日,日本產經省宣布允許向韓國出口部分之前受限制的半導體製造材料。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日本方面的決定是在埃斯帕訪問完日本,啟程訪問韓國之時對外公布。

    隨後韓國總理李洛淵也證實了這一消息,李洛淵表示,自從日本7月收緊晶片和顯示器三種高科技材料出口限制以來,日本批准首份高科技材料對韓出口許可。

    似乎隨著美國國防部長埃斯帕的抵達,日韓貿易爭端開始出現轉機,這也從側面凸顯出了美國對日韓兩國的影響力。

    但恐怕日本向韓國留下一線生機,主要還是出自自身的戰略考慮。

    ◎安倍內閣。

    三十年前,隨著日本經濟的崛起,在半導體產業,日本也實現彎道超車,隨後日本成為全球半導體產業的霸主——日本企業在1985年首次位居全球半導體銷量排行榜的第一名,其後五年內在半導體產業方面占據著全球的半壁江山。

    然而,美國的當頭一棒改變了這一格局,為打擊日本在半導體的強盛,美國以貿易戰威脅,逼迫日本簽訂《廣場協議》,從而導致晶片製造產業向韓國和中國台灣轉移,成就了美韓主導世界晶片市場的局面。

    不過,雖然遭此重創,但是日本並未因此退出半導體市場,而是將本國該產業的重心轉移至產業鏈上游的半導體材料和半導體設備兩大模塊。

    不過從上述背景可以看出,日本在半導體產業上早對美韓積怨已久。

    當下,美國總統川普向全世界發動貿易戰,企圖讓製造業回流美國的做法,這給了日本一些啟示。

    在全球產業正在面臨重新的分工調整之際,日本對韓國掀起貿易爭端,深層次的目的恐怕就是藉此讓半導體產業鏈最大程度的回歸本國,重新制霸半導體產業鏈。

    然而在全球經濟不穩的背景下,制裁韓國顯然是一種負向的經濟舉措,此時極度的施壓韓國半導體產業的舉動極有可能會對國際半導體市場產生一定的負面的影響,從產業經濟層面和國際關係層面並不利於日本。

    所以,日本此時放韓國「一線生機」只是為自身半導體產業鏈的重組做出的權益之策。

    值得注意的是,日韓糾紛並沒有因此而結束,這種「放生」極有可能是日本給予韓國暫時的「喘息之機」。

    從產業回流的角度來說,日韓貿易爭端越長久,日本對韓國出口原材料限制的時間跨度越長,越利於產業的回流。

  • 楊陽

    2019-08-08 21:03

    在冷眼旁觀了一陣日韓摩擦後,美國還是決定出面調停這場「手足之爭」:新上任的美國國防部長埃斯珀於昨天到訪日本,他在同日首相安倍晉三、日防衛大臣岩屋毅短暫會談後,又於今天下午抵達韓國並同韓國防部長官鄭景斗舉行了會談。

    https://i1.ask543.net/uploads/c2/32/4/2b29e00004a17e5444c7a.jpg

    訪日期間,埃斯珀主要圍繞強化美日同盟關係、力爭實現半島無核化以及重申支持日本解決「拉致問題」(該問題較敏感,可自行查閱)的立場;與此同時,埃斯珀也特別強調希望日方能夠積極維護《日韓軍事情報保護協定》的續存,這番表態也算是為日韓緩和矛盾指明了方向。

    https://i1.ask543.net/uploads/ee/1f/0/2b289000049290be6dab0.jpg

    訪問韓國期間,埃斯珀除了要調停緊張的韓日關係外,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即商討保護費的問題;要知道,按照川普的意思,韓國應該分攤的駐韓美軍費用高達50億美金。這可是川普政府下半年的重點工作,一旦促使韓國政府接受,不僅可以緩解財政壓力,而且還有助於提升自己的支持率。

    https://i1.ask543.net/uploads/00/27/6/2b28e000048e7e0cd7e60.jpg

    總體來看,埃斯珀的這次日韓之行還是有所成效的:據日防務大臣岩屋毅透露,美日韓目前就半島局勢已經達成了共識,其中就包括繼續履行《日韓軍事情報保護協定》;坦白講,這個結果其實並不出乎意料,一方面,美日韓擁有相較牢固的同盟基礎,另一方面,半島局勢當前的緊迫性也在很大程度上起到了緊密日韓安全合作的作用。

    不過,美國向來都是無利不起早的主兒:即便華盛頓心知肚明日韓摩擦無益於美國在東北亞的戰略利益,但還是要絞盡腦汁地在調停前盤算好自己的利益。美國的如意算盤簡而言之就是既要斡旋日韓關係,又要讓自己有利可圖。

    很顯然,讓《日韓軍事情報保護協定》繼續充當聯繫兩國之間的紐帶並不能讓美國的利益最大化,那麼,還有什麼方法可以「一箭三雕」呢?當然是儘可能的遊說日韓參與美國力圖組建的「波斯灣護航聯盟」了。

    客觀而言,如果只是單純的站在美日韓三國的角度來講,這確實是暫緩日韓矛盾、加強三邊合作的一個契機。目前,雖然日韓未就美國的提議做出肯定答覆,但也都沒有完全否定參與護航的可能;可以預見,如果美日韓一旦達成在波斯灣護航的共識,相信會對日韓摩擦起到很好的降溫效果。

    我是軍武最前哨!

    關注我的愛問問號,每天帶來精彩內容!

  • 62911315226

    2019-08-08 17:46

    艾斯珀到日本,是來談軍事的,說是為日韓貿易摩擦而來純屬謊言。一是韓國軍演規模不小,架勢拉開,美國怕影響到美韓日軍事同盟,趕緊過來了解情況,做做工作,讓小兄弟們小心為是。二是美國退出中導條約,為自己鬆了綁,為圍堵中俄,必要加緊部署中短程導彈,這時過來就是迫使日韓同意在本土部署。三是美國錢緊,要勒索日韓為美軍基地多掏點錢。四是海灣護航聯盟呼應者太少,不成個氣候,老大過來再做工作,希望能有效果。就這幾條,美國都是為自己。至於,日韓貿易摩擦,美國無心亦無力作協調工作。再說,艾斯珀也不是幹這個的。

  • 零攝氏度

    2019-08-08 12:37

    美國國防部長艾斯珀訪問東京,口頭上稱「是為了韓日的貿易爭端而來」。實際上,他作為一個國防部長,自然是代表軍事戰略上面,而不是政治和經濟。所以,他所說的為了韓日貿易之爭而來,顯然是謊話連篇。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埃斯珀這次訪問日本,主要有兩個重要話題。第1個是希望日本能夠參加到美國正在組建的「多國護航聯盟」;而另一個,是希望能夠在日本的土地上部署中程導彈。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當然作為面子,埃斯珀自然希望能夠和日本重生美日的同盟關係,然會就明確表示希望日本能夠加入到美國的多國聯盟中來,而實際上,就現在而言,世界上加入到美國正在組建的「多國護航聯盟」就只有英國參與,而沒有其他的國家參與。所以他更急需日本參與,希望日本能夠支持美國在波斯灣地區的「護航聯盟」行動。同時也希望日本的參加能夠擺脫,除了英國之外,沒有國家參加的尷尬境地。之前,日本明確的宣布。不會參加美國組建的「多國護航聯盟」。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美國在8月2日正式退出了《中島條約》,並且,非常急迫地宣布將在澳大利亞等亞太地區部署中短程導彈,而日本自然就是美國想要勸說其部署中檔層導彈的主要國家。因此,此次埃斯珀到日本進行訪問的目的,就是希望能夠在日本部署中半程導彈,希望能夠說服日本,全面的聽從美國的全球戰略安排。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而事實上澳大利亞首先反對美國在其領土上部署中程導彈。原因是,因為澳大利亞認為,一旦美國在其領土上部署了中程導彈,如果發生戰爭,自己將成為戰爭的受害者,將成為第一戰場。所以,為了維護本國的國家安全而拒絕了美國的這一要求。當然,美國希望日本能夠同意美國在其領土上部署中短程導彈,以實現美國的全球戰略霸權。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可以這樣說,埃斯珀到日本進行訪問,並沒有真正的要調解日韓貿易爭端的任何動向,而是在推廣美國退出《中導條約》後的全球霸權 ——在其土地上部署中短程導彈系統,以及增加自己在中東地區對伊朗的軍事壓力,組建——「多國護航聯盟」。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埃斯珀對於韓日貿易之爭,毫無興趣可言。所以可以斷定,埃斯珀是不會對韓日貿易戰爭作出任何努力的,走走過場,敷衍了事,才是埃斯珀的最終結果。

    個人觀點,切勿上心,謝謝閱讀,歡迎評論。

  • lmnabc

    2019-08-09 08:47

    這個問題涉及到兩國爭端的本質。

    https://i1.ask543.net/uploads/f6/c6/9/174f70007d3d4848f6015.jpg

    日韓紛爭表面上是所謂半導體原材料的管制問題;

    https://i1.ask543.net/uploads/47/ae/4/2b29d00004a36a6a21bd2.jpg

    深層原因是日韓歷史爭端引發的不信任問題。

    https://i1.ask543.net/uploads/29/34/e/2b29f00004a11d92fe77d.jpg

    所以,誰能認為這和美國有關?

    無論是經濟問題還是歷史問題,作為主管軍事的美國防長,怎麼可能有很深的了解?

    既然談不到很深的了解,當然也就不能作為像樣的斡旋人來調停。

    (美國新任防長埃斯帕)

    因此,這位剛上任幾周的美國防長埃斯帕訪問東亞地區,顯然主要目的在於安全領域的問題,而不是所謂的解決爭端。

    除了埃斯帕之外,兩周前美國亞太助理國務卿史迪威也來日韓訪問了,當然外界也視為他是調停者。

    不過最近日韓紛爭發展的態勢上看,顯然史迪威並沒有發揮什麼作用。

    同理,埃斯帕的訪問也應該不會在日韓紛爭上起到什麼特別有效的作用。

    其實埃斯帕來東亞,包括來蒙古訪問等,這是一次熟悉之旅。

    包括日本、韓國、澳大利亞、紐西蘭這四個美國盟友,他都要走訪。

    從這個巡防的路徑上明顯看出,埃斯帕此行的第一個目的,就是熟悉亞太地區的安全環境。

    畢竟他剛上任不久,對亞太地區一定要有深入了解才能更好制定安全政策,這就是工作訪問的目的。

    即使他想調停日韓紛爭,也是排在後幾位的目的。

    另外需要說的是,和這些盟友國家相比,蒙古與美國非親非故,埃斯帕卻還要訪問。

    其實比埃斯帕訪問日韓要調停兩國紛爭更值得高度關注。

    日韓紛爭的解決,美國可發揮作用的餘地不太大。

    即使日韓在美國的壓力下能有緩和,但兩國一旦骨子裡不信任加深,是很難有真正和解的。

  • 67471594613

    2019-08-08 12:37

    1941年的日不落帝國已面目全非,但當年大部分時間中帝國的遠東屬地獅城新加坡仍然沉靜在馬六甲海峽的寧靜之中。城市寬闊的兩旁分列著棕櫚樹的街道,如同其富麗堂皇的政府建築物一樣,無處不體現著典雅和寧靜的帝國情調,只是帝國已無更多餘力顧及這塊屬地了。

    下半年,德軍轉向東線進攻蘇聯,大英帝國本土所受的壓力已逐漸減少,同時日本帝國戰車南下太平洋的意圖日趨明顯。1941年8月在簽署《大西洋憲章》的會議上,英國首相丘吉爾決定在遠東承擔更多的義務,並向美國總統羅斯福保證將派出一支令人生畏的、快速的、高級的戰列艦和航空母艦特混艦隊前往新加坡,以搗毀日本海軍的挑釁活動。隨後,丘吉爾不顧海軍部的反對,派遣無敵號航母、威爾斯親王號戰列艦、反擊號戰列巡洋艦和護航艦奔赴遠東。這一艦隊的主要是承擔戰略威懾任務,警告日本不要在南太平洋輕舉妄動。11月初,無敵號航母在西印度群島觸礁,無法加入新遠東艦隊了。1941年12月4日,威爾斯親王號、反擊號和4艘驅逐艦組成的新遠東艦隊(也稱Z艦隊)達到新加坡,艦隊司令是菲利普斯中將。

    日軍的實際目標是盛產石油的荷屬東印度群島(現印尼中部),襲擊珍珠港也只是防止美艦隊干涉的戰略支援任務。為取得荷屬東印度,必需要經過英屬的馬來半島。

    1941年12月8日,晴

    新加坡時間凌晨1時45分,入侵艦隊的南路5千多名日軍在4艘驅逐艦交叉火力的掩護下首先在馬來半島中路哥打巴魯登陸。這時4500海里以外的珍珠港以北,突襲機群正在準備起飛。兩個小時後,日本登陸部隊擊退了哥打巴魯的守軍,控制了日本新帝國的第一個灘頭堡,珍珠港的突襲機群也飛臨美太平洋艦隊上空。其後,入侵艦隊在宋卡和北大年登陸成功。各登陸部隊上岸後,迅速搶占附近的機場。天明之後,從西貢起飛的日軍航空兵對馬來半島尚未被日軍占領的機場和新加坡航空基地進行多次空襲。皇家空軍的飛機已損失殆盡。

    中午,菲利普斯中將在威爾斯親王號悶熱的作戰室中跺著步,他意識到Z艦隊的戰略威懾任務已不復存在了,儘管號稱「小拿破崙」的菲利普斯中將的一個強烈的信念是「轟炸機不是戰列艦的對手」,但Z艦隊也不能在港口中等著敵人空襲。他簡述了其作戰計劃:黃昏時啟航,摧毀宋卡的入侵灘頭堡。

    黃昏,太陽已從新加坡這座帝國城市後面慢慢滑落,忙碌了一天的章宜海軍基地終於平靜下來。17時30分,威爾斯親王號緩緩收起了錨鏈,與反擊號一起在伊萊科特拉號、快速號、特內多斯號和吸血鬼號4艘驅逐艦的護衛下靜靜駛出柔佛海峽。艦橋上菲利普斯中將第一次對將要進行的使命流露出一絲不安,因為對於Z艦隊將要走何方,他也沒有明確的把握。但這種不安並沒有傳到水兵中間。當反擊號艦長坦南特大聲地宣布「我們要出去自找麻煩」的時候,水兵們高聲歡呼起來。

    1941年12月9日,陰有小雨

    下午3時,Z艦隊被日潛艇伊-65發現了。隨後,幾乎象6個月前皇家海軍追蹤德艦俾斯麥號一樣,一場大規模的海、空搜索開始了,只是這次威爾斯親王號從獵手變成了獵物。由7艘巡洋艦和2艘戰列艦組成的近藤艦隊迅速南下支援,但實際上這一艦隊並不能及時截擊到Z艦隊。而截擊Z艦隊的任務不經意地落在了西貢的航空兵上。

    1941年12月10日,晴

    凌晨,Z艦隊又接到未經證實的情報:日軍在關丹登陸,艦隊又轉向關丹。同時,日潛艇伊-58號也發現Z編隊,並向其中的反擊號發射5條魚雷,均未命中。隨後Z艦隊甩開了潛艇的追逐,奔赴關丹。

    清晨天氣轉晴,雲霧消散,Z艦隊的運氣隨天上雲霧一樣消散了。忙碌了大半宿的22航空隊並沒有休息,6時25分,太陽剛剛飄出地平線,西貢基地9架偵察機立即起飛。隨後7時55分到9時30分,59架九六式陸攻機(25架裝91式魚雷,24架裝500公斤炸彈)和26架一式陸攻機(全部裝魚雷)起飛搜索Z艦隊。

    早10時,Z艦隊已駛近關丹,快速號驅逐艦對關丹港進行了仔細偵察後,認定「一切就象一個下雨的星期天下午一樣平靜」,實際上日軍並沒有在關丹登陸,情報來自於一頭水牛踏響了海灘上的地雷。

    隨後,菲利普斯中將命令艦隊繼續向北搜索日軍,這是一個輕率的決定。11時45分,一架日機終於發現了Z艦隊,其後,各中隊日機向Z艦隊撲來。壹歧春大尉率領的轟炸機首先撲向了反擊號。

    「九架日本飛機在明媚的陽光下看起來一清二楚,它們排成一排在一千英尺的空中徑直朝著我們一頭俯衝下來,而我們的高射炮則立即開火回擊。就在第一批飛機即將撤離的時候,一枚炸彈落在離反擊號很近的海面上,掀起來的水柱,把我的全身都打濕了。與此同時,另一枚炸彈穿透艦載飛機的彈射甲板,在甲板下面的機庫里爆炸了。」

    隨後魚雷機進入了戰場。「它們就象一群狼圍住了兩隻大熊,先頭只在遠處的空中盤旋,並不急於撲過來,但撲過來時總是選擇最難對付的角度。一架魚雷機直截了當地朝著我們俯衝了過來,飛行高度離水面不過二百碼,它在距我艦500英尺處丟下一枚魚雷、接著來了一個側身飛,於是,它的側翼統統暴露在我們的炮口下。這架飛機沒有來得及飛開,就以優雅的姿勢,一頭向海里栽了下去。艦上除14英寸的主炮外所有的炮火都在噴火,炮聲震耳欲聾,無煙火藥的氣味令人窒息,炸彈的爆炸聲簡直能撕裂耳膜,海面上激起的水柱沒頭沒臉的潑在人們身上。身邊的一位軍官叫道:瞧,魚雷過來了!」

    危急中,反擊號艦長坦南特親自駕艦靈活地閃避,已經躲過了10枚以上的魚雷。在此緊急時刻,他不得已打破無線電靜默,將Z艦隊遭受攻擊的噩耗發回新加坡基地。

    又一次的魚雷攻擊中反擊號的運氣結束了。「我當時的感覺是:這艘軍艦觸了礁。我被震得跳起來,跳出去四英尺,但是我既沒有摔倒,也沒有感到魚雷爆炸,我只感到受到很大震動。幾乎在這同時,我感到艦身傾斜了。不到一分鐘以後,我感到又一次同樣性質和力度的震動,不過這一次是從艦尾左方傳來的。反擊號中了兩條魚雷後,開始明顯地急劇下沉,艦身迅速傾斜。反擊號的毀滅看來勢不可免了。坦南特艦長通過系統宣布:「準備棄艦!願上帝保佑你們!」失控的反擊號隨後共中了13條魚雷,14時3分沉沒。

    「轟炸威爾斯親王號所用的戰術,同炸沉反擊號幾乎完全一樣。所不同的是,在轟炸威爾斯親王號時,日本人一開頭就動用了魚雷轟炸機,並沒有先實行高空轟炸。在首次魚雷攻擊中,就有一枚魚雷命中該艦的尾部。」

    威爾斯親王號艦體猛烈地震顫,爆炸的魚雷將一根螺旋槳大軸卡斷,海水洶湧灌入艙內。幾分鐘後,6架日魚雷機又從不同的方向逼近威爾斯親王號,而後續的日本轟炸機隊載著巨彈又飛臨上空,隨著悽厲呼嘯而下的炸彈,威爾斯親王號後部甲板又發出陣陣爆炸聲,黑黝黝的煙團可怕地沖向海空。漸漸地,傾斜的後甲板離海面僅僅只有一米了,重油向海面流出。

    菲利普斯中將和威爾斯親王號艦長里奇上校,一直在艦橋上指揮作戰。望著空中的狼群,不知道菲利普斯中將是不是在想,如果無敵號航母在……,但堅信「轟炸機不是戰列艦對手」的中將仍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向新加坡基地發信號,要求派拖船把我拖走。」又中了兩枚魚雷後,中將終於有所醒悟,發出了其最後的命令:「全體艦員給救生衣吹氣。」

    下午14時20分,在連續發出數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後,雄風一時的威爾斯親王號在被命中7條魚雷和數顆炸彈之後,頭朝上尾朝下地被馬來海濤吞噬了下去。兩艦上2743名官兵中793人陣亡,其中包括菲利普斯海軍中將和里奇艦長。

    威爾斯親王號傾覆前3分鐘,英國空軍6架水牛式戰鬥機飛臨作戰海域,但為時已晚,大勢已去。面對悲劇,英機束手無策,愛莫能助,無可奈何地在這悲慘景象上空盤旋。此役稱為馬來海戰。

    儘管在圍追俾斯麥號時,英國海軍也使用了航空兵。但馬來海戰被認為是航空兵以航行中的戰列艦為交戰對手並將其擊沉的首次戰例。這在海軍戰略戰術發展史上,也占有相當重要的地位。評論這次海戰,不應把日軍此役取勝的主要原因歸結為僥倖,而要清醒地看到,這是武器裝備的迅速發展必然引起戰略戰術發生巨大變化的結果。85架飛機約用2個小時就把兩艘大型軍艦乾淨利落地徹底消滅了,這足以表明航空兵在海戰中具有的威力。日機被擊落3架(九六式陸攻1架,一式陸攻2架),27架飛機受損,機組人員21人陣亡。

    Z艦隊的覆滅是武器發展的必然結果,但從英國的角度,其問題鏈中第1環是英國並不相信日本會敢於直接進攻英美,所以才派出了毫無優勢可言的威懾力量,實際上英美太平洋艦隊加一起也沒有日本聯合艦隊強大;第2環,無敵號航母觸礁後並沒有重新審視整個計劃;第3環,在具有皇家海軍傳統的菲利普斯中將指揮下,Z艦隊冒險出航,而且選擇了莫名其妙的航線,Z艦隊如果直接駛向宋卡,至少14英寸的艦炮會有一個說話的機會;第4環,10日的天氣太好,並且有水牛蹋響了關丹的地雷,否則Z艦隊將有時間返回新加坡。

    在馬來海戰之前,日方也對此缺乏認識。小澤海軍中將率領的艦隊為登陸護航,而航空部隊只在其中擔任支援任務。發現英國Z艦隊出航後,日軍統帥部首先想到的是命令近藤艦隊火速進入南中國海,以便對之編隊進行阻擊,後來發現近藤艦隊離戰場甚遠,才不得不依賴航空部隊去應急,戰績出人所料。當日晚,日本隆重慶祝以3架飛機的代價贏得的這場勝利。

  • 紀如霜

    2019-08-08 13:27

    美國防部長表面上是來調停曰韓爭端,實質上是為了自己的戰略目標而來,一是擴大自己在亞太地區勢力範圍,二是為了自己政治經濟立場,三是小兄小弟得聽老哥的,不然美國凌霸世界的位置何在?

  • 4059003786104653

    2019-08-08 10:26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緩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