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來回答

熱心網友回答 (4)

  • 50078671547

    2019-08-08 10:06

    1972年6月,蘭州軍區某部正在寧夏賀蘭山下修築一個小型軍用飛機場。遠古的荒漠中,一陣陣熱浪從地表升向高空。戰士們揮汗如雨地勞作著,釺錘的撞擊聲在空曠的大漠中卻顯得有些纖弱,一點回音都沒有。

    十幾天之後,幾個戰士在挖掘工程地基的時候,意外地挖出了十幾件古老的陶製品。它們當中有幾個破碎的陶罐,還有一些形狀較為規則的方磚。方磚的上面竟刻有一行行的方塊文字!

    首長看過後,命令戰士們立即停止工程挖掘。同時驅車到達銀川市,將這一情況迅速報告給寧夏自治區博物館。

    自治區博物館的考古人員來到距離銀川市40公里的工程現場,對現場的保護做了必要的安排,同時開始進行搶救性挖掘。

    10天之後,一個古老的墓室終於在這個坑道下重見天日。墓室中發現了一些巧奪天工的工筆壁畫,同時還出土了一些古代精巧的工藝品及方磚等陶製品,方磚上布滿一個個方塊文字

    經過考古人員仔細地研究和測定,認為這是一個古代西夏時期的陵墓。而出土的方塊文字正是今天被人們看作如天書一般的西夏文!

    千年前,西夏文明湮滅在茫茫的歷史煙塵之中。因而這項規模並不大的挖掘,卻可以說是一個重大的發現。

    考古人員立即在這片荒漠中四處探尋,希望獲得新的發現。結果到底沒有讓他們失望。

    連綿的賀蘭山背景中,一片無垠的野性大漠托起一個又一個金字塔形高大的黃土建築,在廣闊的西部天空下顯得格外雄偉。每一個較大的黃土建築周圍,均環繞著方形的圍牆等輔助性建築,像一座座神秘的城堡。而它們的斷壁殘垣在風蝕日曬之中,顯示著一種永不屈服的韌勁。

    西夏是党項族建立的大夏國(或稱夏國)的別稱,是中國中古時期一個重要的王朝。它作為有宋一代中國的第三大勢力之一,不僅成就了自己的民族歷史文化,也對北宋、遼國(包括西遼)及南宋、金國的關係產生了重大影響,甚至起到制衡作用。欲了解中國中古時期的歷史,不可不關注西夏的歷史。

  • 57863886438

    2019-08-08 10:34

    西夏文明的揭幕人——張澍

    https://i1.ask543.net/uploads/17/99/d/2b28c0000437d96ee0366.jpg

    晚清學者張澍出生於涼州府武威縣,19歲中舉,24歲中進士,26歲即出任貴州省玉屏縣知縣,28歲時,他回鄉養病,期間與友人遊山玩水,就是在這遊玩之中,意外地揭開了塵封已久的西夏文明。

    https://i1.ask543.net/uploads/03/b7/b/2b28b0000444778b69006.jpg

    鑿破封磚絕碑現世

    https://i1.ask543.net/uploads/09/16/1/174fb0007c45dfe4e1015.jpg

    一日,他和朋友到當地的清應寺遊玩,意外發現一個奇怪的涼亭,該亭子被磚封得嚴嚴實實。張澍打聽得知,當地傳說誰打開封磚就會遭到報應,這個亭子已經被封存了幾百年了沒人知道裡面有什麼。

    張澍膽大不信邪,他向寺廟和尚一再懇求並保證一人承擔災禍,和尚終於答應鑿開封磚。一塊高大的黑色石碑在封磚後顯現出來,碑身呈半圓形,四周刻忍冬花紋,碑文的正面,密密麻麻地刻滿了工整的楷體字。可是這些字,讀書人張澍卻不認得。

    拂去歷史浮塵的奇怪文字

    石碑上的字,看著非常熟悉,但卻沒有一個認得的,好似天書一般。

    張澍仔細查看石碑,發現石碑反面刻的是正常的漢字,下面的一行小字赫然寫著:「天佑民安五年歲次甲戌十五日戊子建」。

    奇哉怪也!「天佑民安」是什麼朝代的年號!經過他後來的研究發現,石碑上的文字就是西夏文字,屬於那個消失的西夏文明。

    張澍是第一個明確識別出西夏文字的學者,他對此也很高興,在自己的書中寫道:「此碑自余發之,乃始見於天壤,金石家又增一奇書矣!」

    這塊石碑就是現在被稱作「天下絕碑」的《重修涼州護國寺感應塔碑》,西夏文明從此漸漸在世人面前展開。

    文末輕嘆

    「滅人之國,必先去其史。」這真不是一句空話,因蒙古人對西夏的痛恨,元朝不為西夏修史,終使整個西夏文明湮滅於歷史的塵埃之中,滅得徹底,是夠狠的。(如果讀者有興趣我將另寫一篇西夏文明的消亡,此處不贅述了)

    歷史文化是民族之根本,今日之我們更應牢記歷史、傳承文化,永存中華民族之活力,使中華民族真正能長遠立足於世界歷史長河之中。

    石三叔喜歡研究歷史,如果喜歡我的文章,勞您動動手指關注我,我們一起品歷史、談人生。

  • 426253643424046

    2019-08-08 11:31

    西夏文明曾經與宋遼並立,史稱「宋代三國」。但這個燦爛且輝煌的文明最終在蒙古大軍的鐵騎下被灰飛煙滅。但他也曾連續六次抵擋住了成吉思汗和其蒙古大軍的步伐。而這樣一個燦爛的文明卻在在短短的一百多年的時間裡在一場大火之中湮沒他的文明,並且從不在歷史中出現。因為我國擁有記載歷史的傳統,歷史上無論如何新成立的王朝和國家都會為前朝寫傳記,但在二十四史當中卻從來沒有西夏的記載,這讓人有點匪夷所思,因為這樣的經歷是極其稀少的,所以西夏文明始終保持著其神秘的面紗。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這樣的神秘直到清朝,才開始起了一絲漣漪。清朝著名史學家張澍曾與友人遊玩時,在清應寺當中發現一奇怪的亭子,這個亭子四周全被青磚砌封著,而對史學有濃厚興趣的張澍敏銳地發覺到這其中一定隱藏著不為人知的秘密。他強烈要求主持打開磚牆,想要一探究竟,但主持因為古訓並未打開,並告訴張澍,打開者將會帶來前所未有的災難。但好奇心已全部占據了張澍的內心,他還是打開了亭子上的封磚。最終發現,當中屹立著一塊巨大的石碑,而這塊石碑上刻滿了一種類似漢字的方形文字和漢字。而這種方形文字,張澍查遍古籍,最終還是沒有找到其出處,但這樣的挑戰使得他對這份文字更加有了興趣。他在石碑上的漢字看到有一個紀年「天佑民安五年」這樣的字樣。但在史書上所有皇帝年號都與這個天佑民安對不上。這樣,線索又在這裡斷了。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但他在翻閱《宋史》的時候發現有一句記載:天佑民安元年六月,夏與宋約定綏州附近國界。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而夏和宋、遼是同一時期的三個國家,天佑民安正是西夏國第四位皇帝的年號,石碑反面的神秘文字正式西夏文明的傳承,西夏文字,這段消失的文明也就此第一次被世人給翻了出來。

    這是最先發現的西夏文明的記載,而後西夏王陵的發掘終是揭開了這個神秘文明的的起源。

    1972年,蘭州軍區某部戰士在賀蘭山挖掘工程地基的時候,意外地挖出了十幾件古老的陶製品。從此西夏文明才浮現到了人們的眼前。而這座坐落在大漠邊陲的皇家陵墓為研究西夏歷史、政治、經濟、文化、建築、宗教及帝王宮廷生活提供了極為寶貴的實物資料,是西夏王國所創造的燦爛文化的縮影。從此這座被譽為「東方金字塔」的宏偉建築群吸引著中外無數人來探尋他曾經的輝煌。

  • 某音樂製作人

    2019-08-08 10:29

    西夏,是在中原的人,認為自己是地球中心,本來人家叫大夏國,因位於中原西北部,所以叫西夏。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西夏正是由党項人建立的國家,他們是青藏高原遷徙到寧夏地區的一支古老民族。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按正式的立國時日計算,西夏存國190年(公元1038~1227年);然而若依歷史實情而言,即如《宋史》所載的「雖未稱國而王其土」的夏州政權算起,則是實歷347年之久,這就要比起北宋和南宋相加之年還要多出27年了。

    西夏國是由藏緬語系的党項民族建立(中國漢族史籍中稱其為党項,與其為鄰的突厥人、韃靼、蒙古人則稱為唐古特人,是屬於鮮卑的一支。)

    成吉思汗對西夏的征服戰爭,從1205年至1227年,先後進行過6次。其中在1209年、1217年、1226~1227年的三次大型戰爭中,蒙古國大軍都曾進據賀蘭山,包圍西夏國都中興府,進行了大規模的軍事行動。1226~1227年成吉思汗發動的最後一次滅夏戰爭,西夏百姓「穿鑿土石,以避鋒鏑,免者百無一二,白骨蔽野」。公元1227年,一代天驕成吉思汗在出征途中病死六盤山,其軍隊遂將亡帥之恨移泄西夏,最後征服西夏,進行了報復行動。西夏被蒙古人擊滅,從此亡國絕響。

    關於西夏國的歷史文明似乎被一種神秘而強大的力量刻意的給抹除了,一直到了清朝,歷史總是在不經意中泛起波瀾,一個清朝24歲即考中進士的年輕人第一次輕輕的揭開了這段消失文明的神秘面紗,他是清朝晚期著名的史學家和金石學家,他就是張澍。

    與友人同游的張澍在清應寺當中看到了一個極為怪異的涼亭,這個涼亭四周被青磚全面砌封,寺廟裡面的住持和僧人也說不清楚涼亭的緣由,只是知道亭子是寺院幾百年前傳下來的。對歷史有著極大研究興趣的張澍敏銳的覺察到了這個涼亭當中一定隱藏了一個巨大的秘密,他讓主持打開磚牆,想要一探究竟。和尚卻極力反對,說這是寺院歷來傳下來的古物,是不能打開的,一旦打開,便會為打開者帶來前所未有的災難。

    歷史總是被有勇氣的人書寫的,對歷史的興趣戰勝了古代的鬼神思想,張澍毅然決然的打開了涼亭的封磚。在涼亭當中張澍有了一個驚奇的發現,在當中屹立了一塊巨大的石碑。這塊石碑一面是漢字,一面是卻刻滿了一種很像漢字的方正字。這面張澍翻閱所有的古籍都沒能認出到底是什麼字,這讓他對這份文字更加的有了興趣。

    他從另一面的漢字了解到這塊石碑是為了紀念護國寺而立的石碑,這也是這塊石碑的唯一線索。張澍不經意間發現石碑題款處有這樣一個紀年「天佑民安五年」這短短的六個字。天佑民安應該是一個年號,在史書當中所有的皇帝的年號都和這個天佑民安不對應,那麼這個天佑民安會是一段歷史中都不曾記載過的文明國度嗎?張澍在翻閱《宋史》的時候,發現了一段記載「天佑民安元年六月,夏與宋約定綏州附近國界」,夏和宋遼是同一時期的三個國家,天佑民安正式西夏國第四位皇帝的年號,石碑反面的神秘文字正式西夏文明的傳承,西夏文字,這段消失的文明也就此第一次被世人給翻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