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來回答

熱心網友回答 (15)

  • 52291977846

    2019-07-27 16:32

    這就如同美食家不一定會做美食一樣。會吃飯不會做飯,會評詩不會寫詩。這很正常,也很好理解。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詩評屬於文學評論,詩評家是文學評論家。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詩評家精通文學理論,懂得文學批評,並且讀的詩多,有較高的詩歌鑑賞力。一首詩拿過來,一看就知好壞,一評就知優劣。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劉勰《文心雕龍》是我國現存最早的系統闡述文學理論的專書。

    鍾嶸《詩品》是一部專論五言詩及其詩人的文學批評著作,作者選擇從漢到齊梁間詩人122人,分為上、中、下三品來評價。

    嚴羽《滄浪詩話》是一部以禪喻詩、著重探討詩歌形式和藝術性的著作。

    劉熙載《藝概》是一部談文論藝的理論批評著作。

    這四人是一中國古代的文藝理論專家,在文章與詩歌的品評上都形成了自己獨特的觀點,對中國古代詩歌的發展有很大貢獻。但是沒聽說這四個人有什麼好作品問世,由此可見,詩評家不等於詩人,不等於就能把詩寫好。

    例如,《中國詩詞大會》的評委康震老師,他會講解詩歌,鑑賞詩歌,評點詩歌,但讓他寫一首古詩詞,那就是強人所難,即使寫了也寫得不怎麼樣。下面看他作的詩:

    大江東去流日夜, 古韻新妍竟芳菲。

    雄雞高歌天地廣, 一代風流唱春暉。

  • 老酒621

    2019-07-27 15:14

    為什麼許多詩評家,寫詩卻不行?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詩是感情的產物,好詩要有激情。所以心情平靜的人寫的詩都是禪味十足,平淡之中富有哲理。引人深思,卻難以讓人心情激盪。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詩評家都是理性的,把詩一塊塊切開,逐一品嘗。詩評一般都是從寫詩常規入手,律詩合不合律。作詩忌諱什麼。詩的修辭,詩反應的思想內容等等。他們會評的頭頭是道。為什麼寫不出好詩來呢?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主要是缺少感情的熔煉,缺少切實的體驗,缺少形象思維能力。只有想像豐富的人,才會產生激情碰撞。才會生出詩的火花。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寫詩一定要有激情,要有一吐為快的氣勢。在這種狀態下,大腦會處興奮之中,在自動搜索好詞好句好韻。當韻詞不夠時,可以去查韻表。找到能表情達意的韻字即可。這種一首以思想為線,以激情為冶煉的詩,即成功了。詩應首先感動自己才能感染讀者。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所以會寫詩的人都是至情至愛之人。都有一顆火熱的心。好果沒有這些,那就是「江郎才盡」了。評論家們的短板就是沒有寫詩的激情。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寫詩必須激情造,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一顆愛心詩火苗。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觸景生情情激賦,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一吐為快爽氣豪。

    急進思想一根線,

    造字遣詞韻律穿。

    一氣喝成貴造勢,

    詩以險絕驚世眼。

    評論家們缺情火,

    一火不燃難詩篇。

  • 18247304183

    2019-07-27 20:52

    首先一定鄭重說出我的觀點,詩評家不會寫詩是個偽命題。成為一個出色的詩評家也是需要付出努力的。

    說起詩評家就不得不提中國文學史上一種獨特的文體,即詩話。什麼叫詩話?

    詩話是中國古代對詩文的文學批評。 許顗在《彥周詩話》稱:「詩話者,辨句法、備古今、紀盛德、錄異事、正訛誤也。」章學誠《文史通義·詩話》:「詩話之源,本於鍾嶸《詩品》。」中國的第一部詩話作品是歐陽修的《六一詩話》,歐陽修在序中說:「居士退居汝陰,而集以資閒談也。」歐陽修《六一詩話》之後司馬光作《溫公續詩話》。宋朝人喜著詩話,郭紹虞《宋詩話考》統計現存完整的宋人詩話有42種,加上散佚者合計138種。其中以張戒的《歲寒堂詩話》、姜夔的《白石道人詩說》、嚴羽的《滄浪詩話》成就較高,產生了理論批評性質。特別是《滄浪詩話》中提出學詩的三境:「其初不識好惡,連篇累牘,肆筆而成;既識羞愧,始生畏縮,成之極難;及至透徹,則七縱八橫,信手拈來,頭頭是道也。」袁枚對宋朝詩話持否定態度。詩話作品盛極於明清朝,李東陽的《懷麓堂詩話》、謝榛的《四溟詩話》、王世貞的《藝苑卮言》、王世懋的《藝圃擷余》都是質量頗高的作品。趙翼的《甌北詩話》、潘德輿的《養一齋詩話》等,也具有一定的理論價值。潘德輿又云:「詩有三境,學詩亦有三境。先取清通,次宜警煉,終尚自然,詩之三境也。」又如何文煥編印《歷代詩話》、《歷代詩話續編》、《清詩話》,在理論批評方面取得很高的成就。張伯偉指出,元好問的《中州集》、方回的《瀛奎律髓》、錢謙益的《列朝詩集》等書的「這些小傳兼詩評的文字輯出單行,即成詩話」,如朱彝尊的《靜志居詩話》、王昶的《蒲褐山房詩話》「。詞話、曲話等形式也在詩話的影響下發展起來,特點為韻文與散文並用。 王國維的《人間詞話》算是現代詩話的一種,偶雜以西方文學理論,最明顯是受叔本華哲學的影響,認為藝術的目的就是「在描寫人生之苦痛與其解脫之道」。《人間詞話》引喻的三種境界,第一境出自晏殊的〈蝶戀花〉,第二境引自柳永的〈鳳棲梧〉,第三境出自辛棄疾的〈青玉案〉。夏志清認為錢鍾書的「《談藝錄》是中國詩話里集大成的一部巨著,也是第一部廣采西洋批評來譯註中國詩學的創新之作。」。陸文虎認為《談藝錄》當是傳統詩話的最後一種,所謂「《談藝錄》出而詩話亡」。

    這是狹義上的詩文評論家,其實從廣義上說杜甫寫過《戲為六絕句》也可以稱為評論家,蘇軾評論過唐朝徐凝,王維,孟浩然的詩作,元好問寫過《論詩絕句》,這幾個人的詩詞水平一樣非常出色!當然更是詩評家。如果說寫成李白蘇軾那樣的水平才叫詩詞,那麼後代的詩評家,都不會寫詩。之所以詩評家給人以不會寫詩的印象,完全是一種錯覺,他們的詩詞水平趕不上李白蘇軾,但和唐宋時期一般詩人比起來是毫不遜色的。

    不是說隨便說上一兩句評論意見的人就可以稱為詩評家!作出犀利、深刻、獨到的詩詞評論也是需要一定功底的。但評論意見也有水平高低之分,正如詩人也有水平高低之分。這是要建立在大量閱讀,沒有先入為主的觀點,沒有私心,公正的基礎上。只有達到了以上幾點才可以稱為詩評家。正因為有了許許多多的詩評家的貢獻,才使一些的默默無聞唐宋詩詞才被發掘出來,被現代的我們所熟知、所了解。從這一層面上說詩評家的作用也是非常明顯的,也是和詩人一樣值得我們學習的。

  • 清新183332775

    2019-07-27 21:58

    許多人都是眼高手低,能看到別人的毛病,而對於自身的毛病確不易發現。正所謂旁觀者清。詩寫的好壞,自然離不開文化功底,不管評詩還是寫詩都離不開深後的文化集累。厚集才能「博」發

    這是二者不可或缺的。評詩比寫詩容易的多,稍有文化的人恐怕都知道好壞。而寫詩就不一樣了,除了有深厚的文學功底之外,必須具備豐富的想像力和一定的天賦。「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不論寫詩還是評詩,都肯定閱讀過大量的書籍,但評詩不一定會寫詩,寫詩的人是具有一定天賦的,加之平時細膩的觀查,總會突發奇想,我自己的心得體會,那怕是半夜,來了靈感,想起來好句子就會馬上把它記下來。再說評詩吧,雖然不缺文學功底,讀書萬卷,來不了靈感,就發揮不了想像,所以會評詩不見得會寫詩,之少寫不出好詩。

    今天在回答問題的同時,獻上我自己的一首古體。並不是說賣弄我自己寫的多好,只在說明寫詩需要靈感!

    《竹語》

    歲寒三友皆麗華,唯余胸中空留恨。

    何以身外生枝節,一生書簡訴不盡。

    時間關係就不作解釋了,更不敢低估師友們的智商,只提醒大家注意關鍵字:「歲寒三友」、「空」、「外生枝節」(節外生枝)、「簡」。

    如果有幸被你劃到我的發言,但願不會污到你眼睛,祝你萬安,愉快!

  • 馬甲

    2019-07-27 15:28

    不請自來!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我認為,評詩和寫詩雖然都需要文學功底,但畢竟是兩種不同的切入角度,所以評論和寫作不是一碼事。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分析如下: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一、.評論詩詞:

    1.只需要一定基礎的文字功底即可評論,好的詩詞看得到體會得到,一時不能領悟以後在找時間研究,所以有的是時間去融匯貫通去理解去評論;

    2.評論詩水平高低沒有明確的分界線,無論水平高低都可以根據自己的理解去評論。

    二、寫詩:

    1.寫詩與評論詩的區別在於,寫詩需要具備更紮實的文學功底、豐富多彩的聯想及受環境因素而影響的文字創意,充分具備引經據典、活學活用的能力才會寫出好作品;

    2.反之,基本功不紮實寫出來的就會是不倫不類的作品,嚴格來講就不算會寫詩。

  • 232735055545901

    2019-07-27 13:44

    詩評和寫詩是兩個不同的領域。兩者有很多共同點,比如都應有深厚的文學和詩歌積墊,都能發現分辨美醜,都有駕馭文辭的能力,等等。但兩者又不完全一樣,詩人創作詩作,是其內心激情、感受、感悟,以文字的形式表現出來;而詩評作者評述詩作是以大多數人認同的標準對詩作進行評論,分析詩作的格式、文辭、觀點等。詩人著重於「創作」;詩評人士著重於「研究」,當然是「懂」詩的;不能簡單說誰高誰低。在其它領域也是如此,金牌大廚擅長烹飪美食,美食家會欣賞美食,沒有會欣賞美食的美食家,大廚的價值和家庭主婦有什麼區別?很多體育教練沒有拿過冠軍。娛樂圈藝人都需有個經紀人。詩評人士和詩作人士是從不同的角度雕琢詩作。

  • 5472184320

    2019-07-27 20:24

    評詩和寫詩是詩歌文化的兩個方面,兩個部分,看似「相連」,它們卻是「相隔萬水千山」。這具體表現為兩種能力的差別:鑑賞能力和寫作能力。

    一位好的詩詞作家同時具備以上兩種能力,即對詩詞的鑑賞能力與寫作能力。兩種能力的培養是相互促進、相互融合的過程,讓作者的作品最終呈現出文學性和藝術性兼顧的特質。

    鑑賞作品,可以提高我們的認知能力和有關的理論知識,為我們的創作打下堅實的基礎,讓創作成為可能,如果僅僅停留在這一層面,只能是踏著別人的腳印走路,永遠走不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

    而寫作是一個實踐的過程,是個創新的過程,這個過程很艱辛,比鑑賞作品困難很多,學會把鑑賞作品過程中的優秀理論知識運用在創作中,創作出一個「全新」的作品,不同以往的所有作品,具有獨特性。這才是詩詞作者應該具備的一項超強能力。

    這兩方面的同步和諧調發展也是「知行合一」的具體體現,很多詩詞家評論別人作品時頭頭是道,甚至解讀過於「深刻和寬泛」,其實作品很簡單,簡單中很單純,越單純的事物本身就體現著美感。

    順便提一下,自媒體上很多人能解讀唐詩宋詞,自己連一首好的作品都拿不出手,應該是很可悲,甚至可憐。有博士、教授、優質文化領域作者,你們是不是應該花點時間提高一下自己的詩詞寫作能力,讓大家佩服才好。

  • 77709297083

    2019-07-27 16:27

    這個問題使人想到了紙上談兵的趙括,據說趙括坐席談兵,舌戰群雄,不論你講出什麼樣的軍事問題,前方的,後方的,列陣破敵,據點堅守,運籌帷幄,披肩執銳,……。趙括一一詳解,見招析招,無所不能,無所不精,令群雄折腰嘆服。就連趙括之父趙國之宿將趙奢也難以望塵,自嘆無法與之論兵致勝。以千古良將謂之,誰說不然!

    令人不解的是這樣一個絕世將才,被趙王委以重任,把趙國興亡系之一身,卻被秦國白起在長平大戰中被吊打,血染長平,四十萬趙國精銳被一鼓聚殲,坑殺。這個悲壯,血腥,驚世駭俗的故事給歷史留下一個揮之不去,警鐘常鳴的成語《紙上談兵》。趙括其人亦成千古,笑料。

    明白這個道理,就會知道為什麼許多詩評家,寫詩卻不行。本人以為:他們願評,就讓他們去評好了,李白,杜甫膾炙人口,流傳千古絕唱不是評出來的。最後用杜甫的詩句作為本回答的收句: 兒曹身與名俱滅,不廢江河萬古流。

  • 我是你旳徐先生

    2019-07-27 19:27

    這四十年雖不出詩人,但評論家卻翻了幾番。為什麼呢?

    一,弄潮的人多了,弄學問的少了。物慾環境讓寫詩的人靜不下心,也難坐住。

    二,創作,沒有意境不行,沒有素材也不行。詩歌不比其它,並不是想寫就寫,一寫就是好詩,特別是格律詩。

    三,寫詩必須有一定的語言知識、文學知識。此外還得博覽群書。

    四,對歷代著名詩人的主要作品要熟讀、熟知、熟解。從中掌握創作原理、方法和技巧。

    五,至於評論家。歷來是說別人,引經據典,頭頭是道,百般挑剔。論到自己,訴不完的苦水,道不完的理由,找不完的藉口,打不完的口水仗。這般心態,誰還有時間去寫詩,更不說寫好詩了。

  • lflove

    2019-07-27 17:28

    評詩與寫詩,風馬牛不相及也。

    王充論「衡」,劉勰品「文」,皆達到史上難以望其項背之崇高地位。在後來無數著文垂詞人的心目中,惟尊王充為梯,惟奉劉勰為橋,始有中華世代詩壇的流芳溢彩、花團錦簇。

    須要指出,古人詩文評述,絕然不似今人(譬如《中國詩詞大會》所謂嘉賓評論)主題思想段落大意之溜須、之逢迎、之諂媚,哪裡還有詩詞真氣節、文章好韻味?

    話再說回來,古人但凡稱得上識文斷字,口不能吟筆不能書,即成笑話!故而,敢上「詩詞大會」的幾位娛樂成性、遊戲成癮嘉賓,已冒天下之大不韙,居然心安理得。

  • 舊夢空城391

    2019-07-27 18:14

    謝謝邀請。為什麼很多詩評家,寫詩卻不行?」評」是感覺範疇,「寫」是行動範疇。評是靠一個人的感覺對一些事物、一些物品進行評論或評價。不管對什麼評論和評價,都必須掌握一定的知識。比如古玩評家是靠個人的知識,根據個人的觀感對物件作出正確的評價。詩評家也是一樣,根據自己的知識,平著自己的感覺對別人的詩作出評價。但他不一定會寫。寫是勞動創造的過程,你創作出來作品,由別人去評論,人家平感覺評出你寫的詩的好與不好。評是對別人做出的東西發聲。寫是自己的勞動創作,二者大不相同,這就是有的詩評家不寫詩的原因。會說不會寫,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 CF0825

    2019-07-27 20:31

    所謂的詩評者,除了自身有一定的文學功底,對寫詩的格律規則要懂,還靠著旁觀者清,當局者迷這種現象級因素,以及評詩的水準沒有一定的要求,從每個人不同的審美觀為切入點,對別人的作品發表自己的意見。

    每個寫詩的人,他必定喜歡詩,他們對詩的構思和意境都有一定的水平。往往自己喜歡的,找到好的題材,有了靈感,一首詩一蹴而就,由於自己的喜歡,詩讀起來也朗朗上口,就容易把自己的思路、心情代入到詩的激情中。

    這種情況下,他們對於詩的細節和用字和用詞,肯定也用心了。

    理論上來說,這樣的詩已經算是一首不錯的詩作了!

    但在一個詩評者眼裡看來,他總能找出一些瑕疵來。

    這一點有詩評者評詩的主觀意識和客觀因素。

    主觀意識是詩評者的目的,就是來評詩的,他就是來找詩里的不足之處。由於詩除了格律,韻律別的沒有局限性,也沒有好與壞明確的分界限,然後就有了客觀因素的產生,客觀因素是每個人寫詩或者文學作品,他們思路的切入點,往往和被評詩的作者大相徑庭,就會在詩評者大腦中產生或多或少的分歧,這也就是詩評者要作出點評的地方。

    他們在詩評方面說得頭頭是道,在理論上也印證了他們說的很有道理,但在意境方面的評論,就因人而異了,用交流的方式去探討或許更好!

    而詩評者自己寫詩沒有評詩好,這很正常,評詩和寫詩的概念本來就不一樣,一個是挑別人詩的毛病,一個是發現自身的毛病,沒有直接的關係!

  • 君落詡

    2019-07-27 19:43

    詩歌是創作者對於自己情境的一種闡發,詩評是讀者對於詩歌創作者的情境的再創造的理解,兩者之間有著較大的差別,一首詩的好壞,取決於詩歌創作者的原始意願,有的詩歌創作者寄希望讀者能夠通過自己的詩歌,理解自己詩歌所闡述的心理情感,這是詩歌最基本的、也是最基礎的要元,這個層次的詩人,在整個詩歌創作者中,受眾最多。而上一個層次的詩歌創作者,則在詩歌創作者中受眾就相對較少,他們為詩歌營造的是一種相對魔幻與自由的情境,它沒有較為明顯的作者情境的預設,不同的讀者能夠從詩歌創作者的詩歌里讀到自己的感悟,並通過自己所遇的情境,與詩歌交融,得到完全不同,甚至完全相反的情境理解。

    同樣,詩歌評論者也是有不同的評論境界的,他們對於一般的的詩歌,有著絕對靈敏的感受,所以能夠直接鞭辟入裡地看出詩歌愛好者的詩品與境界,所以能夠理性地做出精彩的點評,而對與上一層次的詩歌,詩歌評論者折戟沉沙的就大有人在,能夠真正點評準確的就是鳳毛麟角了。

    有了這層思路的鋪地,我們就可以回答上述問題了。

    有的詩歌評論者,之所以能夠寫出精彩的評論,是因為詩歌創作者的詩歌,本身層次不高,感性豐滿,所以在理性的詩歌評論家那裡,評論一定是遊刃有餘的,而正是詩歌評論家的感性不足,所以寫詩所需要的感性就較差,寫不好詩歌,自然是順理成章的事。

    一般而言,能夠對上一個境界的詩歌創作者進行評論的評論家,綜合的素質一般就比較高了,這些評論家本身要麼就是詩歌創作者 要麼本身就具有較高的詩歌創作能力,這就不存在眼高手低的情況了。

  • wei35yi7

    2019-07-27 17:38

    摔碎瑤琴鳳尾寒,子期不在對誰彈。

    伯牙能彈而子期懂的欣賞。會欣賞不代表會彈。

    寫詩(創作)和鑑賞是兩回事,不可混為一談。

    一個能看圖紙的不一定會加工。一個大學教授寫作也許還不如一個農民工。這是兩種不同的才能。非則,寫詩的豈不全是文學院的教授。

  • 100044621100

    2019-07-27 23:39

    說古

    相逢欲說古,

    把酒月當頭。

    多少興亡事,

    載舟與覆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