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來回答

熱心網友回答 (12)

  • 2546072287184108

    2019-08-01 17:08

    有,我能說好多嗎?可能是因為自己出生在比較偏僻的小山村吧,這樣的地方自然比較相信鬼神之說,尤其是老一輩的人

    大概從我記事起,我就聽過太多太多這類的故事了,下面我就舉幾個印象比較深例子吧

    記得在我10來歲的時候,我一個同學的爸爸,我這個同學的爸爸平時就不是很務正業的人,有天早上他突然瘋了一樣,提著一把刀,走路搖搖擺擺的,提著一把刀,見人就說有妖怪,還衝著人傻笑,家裡的東西都被他砍壞了,還會打自己的孩子,最詭異的是在晚上睡覺的時候,能看見有綠光在同學爸爸睡覺周圍,村裡的老人都說他是遇到狐狸精了,必須要做法才能趕走,就這樣過了20多天,村裡的人個個都很惶恐,小孩子晚上也都不敢出門,這件事也給我造成了很大陰影,以至於我後面很長一段時間都不敢自己一個人睡了。這件事終於在他妻子給他找了做法事的人來解決了,據法師說是被狐狸精附體了,還說是在距離哪的一間老房子附體的,說來也怪,自從做完這場法事後,她爸爸就再也沒有瘋過了。

    第二個故事

    在我小時候做飯是不燒煤氣的,都是燒柴的,所以那個時候我們那的人每年初天,深秋的時候都要去山上砍柴儲備,有一天我媽媽和一夥家裡的婦女去山上砍柴,本來一般都是早上去的,因為她們都覺得下午會有不乾淨的東西,不知怎麼的,那天他們下午也去了,家裡去到山上要走40來分鐘,他們來到山上後突然天氣不好了,很陰沉,當天下午他們就回來了,會回來後不好的事情就發生了,有一個婦女當天晚上就發癲一樣把自己的衣服全部剪爛了,然後帶著這些衣服來到了一處河邊,站在那裡又是哭又是笑的,幸好他的丈夫發現了,帶她回來了,等第二天她告訴我,那天在山上砍柴的時候,她不小心掉到了一處很有年代的破舊的土堆的墳墓里,她當時就嚇死了,後面問神,就說是她把山上的鬼混帶回家了。

    還有一件事就是發生在我媽媽身上,小時候廁所是那種在外面的的不是每戶人家都有的,而是要去別人家上廁所,就是那種蹲坑,有天晚上,我媽媽一個人去上廁所,回來後突然就又是吐,又是翻白眼的,我媽媽就說她遇到鬼了,叫我爸爸趕緊去請我們當地的那種可以讓神附體的那種人來,說來也奇怪,剛請完神,我媽馬上就不會吐了,後面那人說是剛好我媽上廁所回家的時候和在路上遊蕩的鬼撞著了。

    還有一個事更恐怖,小時候在農村,一到晚上外面基本就是一片黑的,不像現在,偏偏那個時候的人又經常晚上要出去,看看莊稼,給莊稼通水,有個男的有天晚上就有事要出去,他剛好要經過一片墳墓的地方,可是他走到一半的時候就怎麼也走不出去了,據他後來說,當時有個聲音叫他,給了他青蛙,讓他必須要把青蛙吃掉,結婚那人硬著頭皮把青蛙吃下去了,然後聲音也消失了,他回到家真的出了一身冷汗

    很多事我知道可能可以解釋的通,但是我還是願意相信世界上真的有鬼神之說的,但我不會去拿這個影響我的生活,我只是相信而已

  • 52921630727

    2019-08-02 16:11

    說到民間奇聞,很多都越傳越假,失去本來面目。漁哥既然來了就用最真實的事件來同悟友們分享!並且是直系親屬親歷事件!

    事情發生在本朝六十年代後期的非常暴力時期。我伯父是某武裝派系半大頭目,雙方經多次戰鬥,大致奪得各自的革命地盤。一日,伯父帶領一隊人馬進駐我家鄉某縣郊的一個大古村落。這裡沒受到太大的革命影響,老百姓沒多少外出的。所以沒有多餘空房讓他們留住,村幹部於是就把他們安排在一大戶人家帶祠堂的老宅里。那戶人去哪了,大家都懂地!大宅里放著生產隊的一些集體財產和糧食。幹部派人集中在幾間房子後,餘下的就留給伯父這二十多人住!百年豪宅倒也古色古香,乾淨舒適,生活用品一應俱全。後院就是這大戶家族的祠堂和戲台。從後窗看正對戲台,有後門通向後院。大家閒來還到戲台上走幾步活動活動!就這樣過了月余難得的安定生活。

    一日晚上,有人起夜,突然看見後院戲台上有燈火光亮,就到各屋叫起大家,讓大家快快穿好抄傢伙準備戰鬥。大家摸黑迅速穿起,子彈上膛,迅速集結到平時演練好的指定戰鬥位置。都以為是另一派發動夜襲,摸上我派陣地了。可眾隊員在各位置就緒後卻沒發現敵人攻進來的跡象。隨之而來的是燈火更加通明,鑼鼓家什吹吹打打地響了起來,眾人都大感奇怪:在這打倒封建牛鬼蛇神的年代,生產隊還敢請戲班來唱戲,膽子也太大了吧!就是來唱戲排練也該告訴我們一聲才是!這麼晚也不怕吵著我們。

    唱了一陣,伯父讓一機靈小伙拿著兩暖瓶開水,準備給戲班添點開水潤下嗓子。就在小伙提水走到戲台二十米左右,對戲班一聲招呼時。怪事發生了:燈火頓滅,絲竹失聲,人物俱無!小伙嚇得當時就軟在地上站不起來,雖然伯父這對人馬經XⅩ思想武裝過頭腦,都不相信鬼神,而且鋼槍在手。但這陣勢,誰來腿不軟!最後在七八個人營救下,小伙才進到屋裡。此夜再無人能睡下,對坐至天亮。找來隊長,隊長笑著說:這事己出了多少年了,誰也不敢上報,怕落下宣揚迷信罪名!不是這事,這麼好的房子早就讓貧下中農分了,還能輪到你們享受!並說這事不害人,別怕,該吃就吃,該睡就睡。別去想它,晚上最好別去!

    伯父一行也沒更好的落角點,就只能呆在這裡。

    幾日後,鬼戲又開始了,大家對坐一夜,不敢出大氣直到天蒙蒙亮,唱戲才停下!眾人倒頭大睡。後來過幾日便有鬼戲上演,大家幾乎經神崩潰,上報革委會和公安局,才派人下來調查!某日各部門組成調查組一行四人來到駐地,高層兩人戴著眼鏡,口袋別著高級鋼筆。一到就對伯父幾人一頓訓斥教育:什麼革命戰士還信什麼鬼神。簡直有辱XX思想教育!住了三幾日沒遇到鬼戲出現,調查組中連本派系領導也不禁發火:革命時間如此寶貴,你們卻視同兒戲,還宣傳鬼神迷信!你們編制不行撤了算了。把伯父幾人嚇得好話不停!

    第二天,調查組準備撤回,但老公作對,下了半日大雨,道路泥爛,無法歸隊。只得在駐地再住一晚。當晚無雨,月有微光。大家都早早休息了。約凌晨一點左右,鬼戲又開演了,伯父幾人急忙去悄悄叫醒調查組四人,幾人正在酣睡,滿臉不悅地穿好衣服,來到伯父所住房間。悄悄從後窗望去,燈火通明,唱念婉轉。四人當場就腿軟了,嚇得面無人色!幾人商議:掏槍消滅牛鬼蛇神!決定隊伍兩支長槍壓陣,調查組四人手槍滅鬼!(晚上手槍聲較小,怕事情鬧大)。其它長槍待命準備!等兩聲手槍射擊後,戲台頓時消停,空無一物!後又住了半年,再沒出現過!

    此事當地人人知道,多人見過,當年親歷者大都健在。伯父九幾年還常去那感懷當年的難忘歲月,說還很想念鬼戲,可惜再也不可能。伯父如今依然健在!

  • 417419292327331

    2019-08-01 16:34

    據說這是發生在上世紀末的真人真事,大概發生在九幾年,具體什麼時間記不清了。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事件的起因是這樣,當地有個老太太死了,然後碰巧旁邊有隻貓經過,然後這個已經死透了的老太太又神奇的活過來了,也就是當地人說的詐屍,他們當地的風俗是不能讓牲畜靠近死者的,怕死者藉助牲畜的氣詐屍還魂,而這個老太太正巧碰上了牲畜從身邊走過,還成功復活了。

    老太太復活之後,就開始被人謠傳有吃人的嗜好,剛開始只有他們村子傳,漸漸地這個事情就傳到了其他村子,一傳十十傳百,後來當地人都知道了。大人不敢出去務工,孩子不敢出門上學,據說為了這事當地還專門召開了大會,所有人,出門必須結伴同行,不許單獨行動,手腕上都帶上紅繩,因為紅繩可以辟邪。

    但是老太太一直沒有出現,大家惶惶不可終日!最後傳說老太太事件還驚動了中央,最後發動了軍隊,找到之後,被解放軍爆頭處死的。

  • 62016091027

    2019-08-01 18:58

    在我的故鄉縣城以南約有三四十公里有座山,名子叫偏頭山,站在縣城可以看到山頂頭是偏的,傳說祖師爺從這裡路過,本來想把道教聖地建在這裡,當他一腳踩上去後,山頭踩偏了,還留下大腳印,祖師爺說這山沒力氣,承受不起,所以後來選址到舟江的五當山落腳。偏頭山解放前建有道觀,文革破四舊時期被毀。

  • 1200315926065932

    2019-08-01 17:57

    我記得小的時候,在我們北方有親戚去世的話,是需要宴請許多人的,意思就是來送別故人。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現在城市好像不太實行這個習俗了,但是在我們北方的鄉村,這個習俗還是一直存在著,我要講的就是跟這個習俗有關。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我記得那時候我還上高中,有一天我媽媽跟我說老家的一個親戚去世了,讓我們回去祭奠下,也就是常說的做紅白喜事。我當時放假,所以也跟著去了,但是去的人太多,晚上要留在村里過夜,住的屋子不夠。然後就讓我和表弟,表哥睡在去世的那個親戚,之前睡過的屋子裡。我記得那個屋子是個套間,裡面還有一個小屋子。那個親戚的小女兒晚上睡在那個裡屋。現在回憶那個小姑娘大概3歲吧,說話也不是非常清晰的年齡。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到了深夜,突然我和表弟聽到裡屋的窗戶在響,一抬頭看到那個小姑娘臉貼在窗戶上看著我們,講真的當時確實嚇到我了。這裡介紹下屋子構造,裡屋和外屋隔著一道門,牆上有扇窗戶,窗戶下方就是裡屋的床。所以從窗戶可以直接看到裡屋去。那個小女孩就這樣臉貼在窗戶上看著我們,發現我們在看她,她就開始尖叫,大概意思就是「那是我睡的床,你們不許睡!」我們才明白,原來我們睡得外屋,是已故的親戚平時睡得。最奇怪的是小女孩的聲音,也變得比較粗狂,不太像一個小女孩的聲音。隨後她便打開裡屋的門,沖了出來,開始抓著我們的腿往下拉,拉不動就去抓,嘴裡仍舊尖叫著。講到這裡估計有人會覺得我講的嚇人了,但確實是親身經歷。

    隨後小姑娘的媽媽聽到我們這邊的動靜,進來看了看,小姑娘對她媽媽也尖叫,她媽媽打了她一巴掌,小姑娘瞬間就不叫了,也不哭,平靜下來了。

    那一晚對於我確實印象深刻,其中疑點確實太多了,一個話平時都說不連貫的小女孩,在那晚說的非常順,而且聲音明顯帶些男人的聲色,這件事我覺得是比較奇怪的。

    你們覺得呢?首頁嚇到部分人的,不要介意啊,還是要相信科學的!

  • 2414177736210828

    2019-08-01 22:57

    在6、7歲的時候,有一天鄰居阿姨因娘家有急事回去了一趟,娘家離的就差不多一個小時,因是農村晚上路邊基本沒人,而且沒路燈,當天很晚了鄰居在路邊居然坐上了車,快到時鄰居給了100塊找錢,因夜深路暗,數了數錢,數夠了沒認真看就往家走了,第二天鄰居家擠滿了三姑六婆吵吵鬧鬧說這錢不乾淨(當時小,大人沒給那張錢看),說要用針扎值紙錢里的頭像就好了,當時只瞧了一眼那扎著幾針的紙外加鄰居昨晚一路坐車怎樣怎樣的,那司機也不正常的,以至於很長時間都不敢一個人在暗處,這是記憶中有陰影的碎片

  • 3390495895857549

    2019-08-02 11:25

    《鰥夫張全福之軼事之一》。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磐石原創。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張全福之所以被稱為鰥夫,是因為鰥夫實質上有異於光棍,前者是因為娶過媳婦而死了老婆,才被冠之以鰥,然後者就在於名副其實,原原始始真真正正赤條條一個。可張全福這鰥夫,當的實在是冤枉而又名不副實,蹊蹺就出在他雖然娶過,但他實質上卻並沒有真正品嘗過女人們什麼地方溫,哪個疙瘩柔。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二十二歲那年,全福小伙正當年青,可弱不禁風的體質,讓他看上去就像6的2次方再加上個八歲的小孩。兩條細腿,猶如那半圓的羅圈被楞扯成兩半,瘦骨嶙嶙的脊樑,就也一如一條餓了半年的大蝦,灰色的土布衣服往身上一穿,就像谷地里的稻草人在迎風招展。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單薄歸單薄,身體歸身體,但張全福的相思病一樣也沒少。全福小伙咋說畢竟也是二十郎當歲的小年青,白天看異性,夜裡想女人,自然也就成了家常便飯,他對女人的理解是,花衣服,長頭髮,會做飯,能生娃,閒來無事把話拉,黑夜吹燈能讓爬。嘿嘿,你看全福小伙的理論水平是多麼的實事求是。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在這些人性本能的關懷之下,在那小身體裡荷爾蒙的催促之下,全福小伙的臉上忽如一夜春風來,激動起了無數個鋥光瓦亮的青春疙瘩,那疙瘩因為空間的問題,彼此間經常掐架,你擁著我,我擠著你。大的套小的,小的挨秕的,秕的又掩著剛出生的。有時候全福小伙就乾脆來個茶不思飯不想,四仰八叉躺在炕上,用那雙綠豆眼直瞪那黑色的房梁,這麼一來二去,全福小伙就出現了幾多異常,見了女人先是嘿嘿一笑,然後讓那嘿嘿,把那滿口黃牙和吐沫星子運送出口外。兩隻眼睛像做賊的時遷,先盯住女人的面部一陣掃描,然後用那賊光罩住聽說是叫什麼乳房的地方,反正他也確定不了具體位置,就讓那一雙小眼眨巴在對方胸部比較高的地方。然後再將那鏡頭徐徐釋放。最後定格在肚臍以下大腿之上,他其實真整不明白這段地方是長著地瓜還是生著高粱。目送婦女們走過他的面前。然後再轉身回頭在後面悵望。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在這些非常措施之下,村裡的年輕婦女們,對待張全福就像瘟疫,唯恐避之而不及。村裡的老少爺們,怕日久天長出現情況,隨決定給全福小伙捯飭個女人讓他嘗嘗,說是捯飭,其實就是想給他討個合法的老婆,方案既定,說干就干,沒幾天,村里那幫媒婆們還真給張全福弄來個十七歲的小姑娘,為了討塊喜糖,我和文子短褲赤腳光著脊樑,就趴在張全福小土屋的窗台上,扒眼往裡一瞅,炕沿坐著一個黑黑的小姑娘,潔白的上衣,與那紅里沁黑的臉龐形成鮮明對比,雪青地油菜花的筒裙,讓那白色的上衣做著陪襯。聽說是雲南省臨滄地區的一個拉祜族姑娘,雖然不白,但人很漂亮,就像一顆稀有的黑珍珠,晶瑩圓潤透亮。

    女方的親戚朋友,也沒人前來祝賀新娘,一旁多嘴的婆姨們,則在石榴樹旁嘀嘀咕咕,好像說是花錢買來的什麼什麼的,反正那時我和文子也不想女人,也就沒入耳那些破事,我倆就為一件事。那嘎嘣脆的喜糖。當晚,在四鄰八舍的簇擁下,一對新人就入了洞房。俗話說,人生四大幸「久旱逢甘霖,他鄉遇故知,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全福小伙雖然不懂什麼叫做啥子四大幸,但他隱隱約約,朦朦朧朧,覺得在那黑珍珠身上或許比較高興。等鬧房的人完全散去之後,時間大約已是下半夜,全福大叔先把籬笆牆子之內的國土巡視了一遍,然後將那柴門一腳帶過,三步並作兩步就返回了屋內,可令全福大叔沒有想到的是,我和文子始終沒有得到他那喜糖的關照,【在此說明一點,那年月物資匱乏,一塊硬糖對於兒童來說,就相當於現在的筆記本電腦和蘋果牌手機】,就因為這,我倆悄無聲息的爬到了他屋內的一個大廚子頂上。但見全福大叔卯足了力氣,先吹滅了那油燈,然後衣服一甩就跳上了躺著黑珍珠的土炕上。黑暗中我和文子只能聽見廚子下面有人在打仗,珍珠的笑聲在土屋裡四面撞牆,沒幾分鐘功夫,就聽見拉祜小姑娘嗔怒著罵全福同志是騸驢,死熊,無能,等等我和文子還沒學過的新詞。接著,拉祜小姑娘拉了根火柴把油燈點亮。一腳把光著身子的全福大叔踹到了土地上。嘴裡還數落著,:「廢物,沒用的東西」。

    不幾天之後,拉祜族姑娘突然不見了蹤影,後來也不知聽誰說,那原本就是一個婚騙。話說黑珍珠逃走之後,全福大叔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逢人就說「天下的女人都是騙子,都是母夜叉孫二娘,」然後也必然掀起褂子的下擺,向眾人一展黑珍珠的指甲留給他的道道血痕。你別說,那十七歲的小拉祜還真有點辣,愣是在俺全福鄉叔羅圈腿的交匯點附近挖出了許多小坑,血結的黑痂,暫掩了那肉坑的深度,就像黑珍珠一不留神嵌了進去,太陽一照,亮的有些怕人。有好事者見了全福戲謔道,「全福,那雲南小處女的味道咋樣」。全福一挺蝦背說「手狠腳大,非常可怕」。他不是有意答非所問,是那晚黑珍珠留給他的真實寫照,這點,我和文子完全可以作證。全福大叔,實際上並沒有真正接觸到小拉祜作為女人的實質和主題,卻白白在自己的小腹以下留下了婚姻的烙印,作為男人,你說他這鰥夫當的怨不怨。尤其讓全福大叔糾結不已的是,為了這要人命的黑珍珠,他先後給各級媒婆付出了三千多塊錢, 要知道這些鈔票的累積,可是他十數年以來的血汗。

    為了安慰全福的情緒,和一顆被黑珍珠傷過的心。隊裡決定讓他去看坡【就是秋天看農田裡的莊稼】。某天中午,全福照常巡梭於青紗帳里的田埂上,突然察覺前面不遠處的玉米秸稈在搖晃,他輕手輕腳走過去一看。這才發現,是北村十八歲胖姑娘蘭花花在掰玉米。全福毫不猶豫,一把攥住蘭花花的胖手就大聲嚷了起來,非要把她拽到生產隊裡去不可,可由於蘭花花胖的像座泰山,而全福瘦的像只螞蟻,這螞蟻搬大山的活,把個全福小伙折騰的汗流浹背,而那肥胖的蘭花花,依舊巋然不動。沒辦法,全福就發揮起了他的特長,用大聲嚷嚷帶著那唾液星子污染蘭花花的胖臉和波濤洶湧的前胸。誰都知道,那年月偷莊稼可是要遊街的大罪。無奈之下,蘭花花想發揮一下他作為十八歲少女的魅力。便甜甜的對拽著她的全福說「全福哥,俺今年都十八了」,蘭花花的言外之意是,我這般年齡,你全福大叔完全可以在這沒有第三者的玉米地里喜歡她一回,條件是放她一馬就行。全福雖然結過婚,但他並沒在珍珠身上品嘗過女人的溫柔,自然也就聽不懂這曖昧而又挑逗的語言。依舊虎著長臉說「十八怎麼了,十八又不是八歲更不應該偷」。見全福不明白自己的心思,蘭花花用她胸部的制高點蹭了一下全服的左腮說,「全福,你咋不明白呢,我不但十八而且還是個女的」。全福一瞪眼說「男的女的都一樣,誰偷莊稼也不行」。

    很顯然,全福依舊沒有領悟蘭花花以身相許的暗示。接著蘭花花就做了一個要解褲腰帶的手勢,說「全福,你看這玉米地里可就是你和我,天不知,地不知,神不知,人不知」。全福一看蘭花花在麻溜的解褲腰帶,以為是要解下皮帶來抽他,並且聽著不得要領的這不知那不知。便回答蘭花花道,就是沒有第三人,你也 休想偷走生產隊的大棒槌。眼見這木頭似的全福啥也搞不懂,蘭花花心裡想,乾脆挑明算了,就說「我說了這麼多,你咋就聽不明白,怎麼這麼笨呢」。一聽說他笨。全福嘿嘿一笑說「我一點也不笨,笨我咋逮住你了呢,」。蘭花花看看實在是沒轍了,心想,直接用肢體語言算了,這全福整個一個傻冒,這麼通俗易懂的小姑娘話他都不明白,這要是換了磐石,那不……早就…………。

    接下來蘭花花就開始脫衣服,這下全福好像看明白了,他立即聯想到新婚之夜珍珠的妙手,和留在他身上的累累傷疤,他以為蘭花花也想用指甲蓋挖他。便嚇得一松蘭花花的肥手,扭過頭去,飛也似的逃向了玉米地外。

  • 102297290876

    2019-08-02 12:30

    這是個真是的事情,爺爺是抗日戰爭時期的老兵,在青島李村據點,日本鬼子在操場準備槍斃的時候,第一槍擦著爺爺的耳朵過去了,第二槍啞火了,正待打第三搶的時候遠處一個騎馬的喊著優待俘虜,不准擊斃啊,就這樣,爺爺神奇的活了下來,和他一起的老人都說他命大,看著他身上的傷疤,感慨萬千,如今我們幸福的生活是多麼來之不易,一定要珍惜!

  • 3249756853773335

    2019-08-01 16:09

    長春子丘處機。他的生日是正月十九,在明清時代,每年的這一天,宮中的太監就要出宮到安葬丘處機的白雲觀來祭拜他。為什麼太監要祭拜他呢?這就是道教中非常大的一個傳說了——丘處機曾經揮刀自宮。啊!在金庸筆下揮刀自宮的不是東方不敗和林平之嗎?怎麼有丘道長了?

    《清稗類鈔》這本書中記載:「十九日,游白雲觀。觀,元之長春宮也,為城外巨剎,花木甚多。俗稱正月十九為燕九,亦稱閹九,又稱會神仙。前數日,遊人已多,而閹人火,以元代丘處機乃自宮也。」這幾句就像我們今天隨便發的一個朋友圈一樣,他看見一大堆太監在這一天去白雲觀,你說有沒有可信度?

    還有的說是丘處機在遠赴西域,面見成吉思汗的時候,成吉思汗把公主或者是宮女給了丘處機,逼他做媾和之事,而他為了潔身自好而選擇了自宮。這個時候丘處機已經75歲,說他為了這個原因選擇自宮,是不是有點欲蓋彌彰呢?

    並且道家流傳於世的很多畫像中,丘處機是沒得鬍子的,這就是不得不讓人產生懷疑了。

  • 60090315760

    2019-08-01 17:41

    兩年前,台灣的一部《風水世家》,風靡了整個華語界,其跌宕起伏的劇情,波詭雲譎的風水懸案,劇中各類人物你方唱罷我登場,演繹了一個又一個經典傳奇。其實,在電視劇之外的風水故事依然十分精彩。歷史上赫赫有名的張良,諸葛亮,劉伯溫等軍事大家都是風水界的翹楚。張良深夜拜師習得《太公兵法》,諸葛亮巧制八陣圖困住吳國數萬狼虎之師,劉伯溫的風雲故事更是連篇累牘,汗牛充棟。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 2229415142492572

    2019-08-01 20:14

    奇聞異事最多的估計就屬東北。

    走馬弟子,保家仙……

    今天給你講一個保家仙中黃仙的故事。

    黃仙也就是黃鼠狼,關於它的故事明間有很多個版本。

    我有個朋友是黑龍江人,他是家中獨苗,他們家中的男人沒有活過45歲的。

    其中原因要從他爺爺那輩說起。

    那時候東北還沒有解放,土匪橫行,老百姓的日子不好過。

    有一年冬天特別的冷,他們村因為組織了護村隊,土匪沒敢進去搶掠,日子過得還算富裕。

    臘月二十七晚上,他爺爺忙完回家,在自己院子根那抓了一個小個子男人。

    穿的破破爛爛的,看人就傻笑。

    那小子手裡還提著一個口袋,正是從他家偷的玉米。

    結果這小子被捆在了院子裡。

    說來也奇怪,這傢伙不吵不鬧就是傻笑。

    朋友的爺爺擔心這小子是土匪派來的探子,於是和村里人一商量,準備弄死他。

    朋友的奶奶就煮了一鍋小米飯,然後蘸著涼水,餵那小子吃了下去。

    吃的時候是涼的,進了肚子可就是熱的了,能把人的胃燙熟。

    一碗小米飯吃下去,那小子就沒了動靜,臉上依舊掛著笑容。

    那小子被拖到後山掩埋的時候,被人把身上的衣服扒了。

    這才發現這小子肚子已經被掏空了,一條半大狗大小的黃鼠狼窩在裡面。

    黃鼠狼的嘴叼著食管。

    那些小米飯都進了它的肚子,它被燙死了。

    從那以後,朋友家就像收了詛咒一樣。

    代代單傳,而且陽壽不過四五。

  • 6342125536

    2019-08-01 17:04

    大學期間的舍友都是個頂個講故事能手,我也因此耳濡目染,變成了一個喜歡聽故事也會講故事的人,這次我就講一個中國古代的奇聞異事。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明朝年間,有一個叫谷才的人,他收了很多個弟子,形成了一個集團,都男扮女裝,以教授婦女手工活,晚上在把女子那個,當然,這代表谷才的化妝技術真的非常好,讓人家真的以為是女子,而谷才有一個弟子,叫桑沖,一次,他又去行騙,以怕被老公打來借宿之名,住在晉州聶村生員高宣家,剛好高宣有個女婿,叫趙文舉,看上了這個男扮女裝的桑沖,而桑沖呢,是看中高家小姐,晚上正在打高家小姐的主意時,竟反被趙文舉給壓住,想對他那個,結果事情才這麼東窗事發,桑沖當場被送去官府,據桑沖的口供,他已經犯案成功了182次了!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也因為這起事件,導致這整個集團被連根挖起,當時,谷才已經去世了,最終桑衝下場也是遭受凌遲酷刑。這件事在當時可是轟動全國的大事,還被記載在邸抄上,連著名名著聊齋也有寫下這件奇文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