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堪比李白的詩人李煜,卻被帝位耽誤,最終為何選擇做皇帝?

我來回答

熱心網友回答 (4)

  • 82569422471

    2019-07-29 01:07

    李白與李煜

    唐詩宋詞,這個把唐宋連在一起廣為人們熟知的短語,如同一個地標性的建築,把唐宋兩個朝代各自的文學成就標得清清楚:唐以詩冠世,宗以詞絕世。唐宋兩個時代的詩人和詞人,如同浩渺無邊的夜空中燦爛的群星。而李白、李煜則無疑是這唐宋文學夜空中最炫目最耀眼的兩顆,堪稱雙子星座。李白是詩仙,其成就可算是唐詩的最高頂點;李煜則是詞帝,其成就可算是宋詞的最高頂點。說最高頂點,主要是指不論是同時代的詩人詞人還是後來的詩人詞人,在藝術成就上沒有能超過他們的。唐宋文學鍾情於李氏家呀,儘管朝代不同,二人卻都同領風騷上千年,不論是李白充滿豪情的高吟還是李煜充滿憂鬱的淺唱,都成了唐宋兩個朝代的絕代雙響。

    遍觀唐詩宋詞,沒有不被李白的詩和李煜的詞所打動和折服的。他們的詩句和詞句來得是那樣的空靈和自然,來得是那樣的率真和見性。瞧,「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這是李白的豪情自然地奔放到筆端流出的句子,每一個字每一個詞都如同神來之筆。「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欄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這是用筆寫出來的嗎?這是成了亡國之君的李煜用血寫出來呀!二人筆下的詩句和詞句,總是如有神靈附體,總是以我們想不到的詞語和句式流淌出來,亮瞎我們的眼晴,讓人驚奇艷羨。他們的空靈字句絕不是那種「兩年得三句,一吟雙淚流」所得來的詩句可以比擬的。所以說李白和李煜是唐詩宋詞的絕代雙響,一點都不為過。

    然而,李白和李煜都是悲劇性的人物。真性真情成就了兩個人的文學成就,也造成了兩個人的悲劇人生。李白的悲劇人生在於雖逢盛世卻懷才不為所用,沒有實現自已所追求的達則兼濟天下齊家治國平天下的理想。李白從「天生我才必有用」的自信,到「願將腰下劍,直為斬樓蘭」「橫行負勇氣,一戰靜妖氛」的志向,再到被征詔時「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的酬籌滿志,再到「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的失望離宮,最後因在永王李璘和肅宗的帝位之爭中站錯隊伍,被流放夜郎,直至晚年淒涼鬱郁不得志而死。綜觀李白的一生,造成其悲劇人生的主要原因就是其無法克制的文人真性情,恃才傲物,放蕩不拘,不合時宜,喜當「憤青」,難以被人待見,處處遭人打擊排擠,因而註定難以實現自己的理想。

    李煜的悲劇則在於,一個不願當皇帝只願當文人的人,硬是被逼上了皇帝的座上,不善治國,只善寫詞,整日沉溺於詩詞歌賦,最後導致後唐滅亡,自已成了北宋的價下囚,被大宋皇帝一杯毒酒賜死,落得個人亡政息。「國家不幸詩家幸」,因坎坷的人生經歷,切膚的亡國之痛,李煜詞作的最高成就,都體現在他亡國後的作品中。「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鉤。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相見歡)。」「」簾外雨潺潺,春意闌珊。羅衾不耐五更寒。夢裡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獨自莫憑欄,無限江山,別時容易見時難。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浪淘沙)」。這些詞讀來字字是血,句句是淚,然而因李煜特殊的帝王身份地位,其詞作的藝術成就越高,越彰顯了其人生的悲劇性。

    文人的悲劇都有相同的地方,往往是自已的真性真情成就自已也害了自已。但李白和李煜因各自所處的時代和身份不同,各自悲劇的色彩和影響也不同。李白是純粹的文人,他的性格形成的悲劇最終只是個人命運的悲劇。他活得不好只是個人的事情,是自已的損失,他活得不好別人照樣活得好好的。而李煜身為後唐君主,作為一國之主,不思治國,專事作詞,用現在的話來講,履行皇帝的職責不到位,治理國家無舉措,不是個合格的君主,不務正業,所以落得個國破家亡的悲劇下場。由於李煜是一國之君,負有管理國家和人民的重任,他個人的悲劇不僅僅只是他自已的事,他活得悲慘,國家跟著完蛋,他自已造成的悲劇也就成了他的整個國家和人民的悲劇!

    李煜迫不得已當了皇帝,是歷史錯位,是造化弄人,是他自已的悲哀,也是他的國家和人民的悲哀!

  • 2123860142996323

    2019-07-27 17:13

    李煜當皇帝也是順理成章的。青年時的李煜善詩文、工書畫,一表人才,但因此遭太子猜忌,後被流放鍾謨至饒州,封為吳王,以尚書令參與政事,入住東宮。北宋建隆二年(961年),李璟立李煜為太子監國,留守金陵(今南京)。當年6月,李璟病逝,李煜遂在金陵登基。

  • 不寐為誰

    2019-07-27 17:04

    每當唱起這首歌的時候,心情很是悽美艷濘——「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欄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這首歌的歌詞就是五代十國時期南唐李後主李煜所作的《虞美人》,同時也是李後主的絕命詞,在寫下這首《虞美人》後,宋太宗趙匡義恨其「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之詞而毒死了他。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這首千古絕唱的詞寫的是皇帝作者李煜處於「故國不堪回首」的境遇下,愁思難禁的痛苦。全詞不加藻飾,不用典故,純以白描手法直接抒情,寓景抒情,通過意境的創造以感染讀者,集中地體現了李煜詞的藝術特色。以「一江春水向東流」比愁思不盡,貼切感人。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李煜多才多藝,精書法,善繪畫,通音律,詩和文均有一定造詣,尤以詞的成就最高,作品存世不多,只有十幾篇。他的藝術才華為後人稱讚,但作為皇帝來說,實為誤國之主。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李煜是怎樣當上南唐皇帝的呢?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他是李璟的第六子,因豐額駢齒、一目雙瞳,貌有奇表,遭長兄太子李弘冀猜忌。自古皇族爭權奪勢,骨肉相殘不留餘力。太子弘冀已經毒死了自己的叔叔。接下來,是否會向兄弟下手呢?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歷史開了一個大玩笑,弘冀突然病逝。命運陰差陽錯,在大臣們對李煜「懦弱少德」質疑聲里,李煜稀里糊塗地踏上了皇位。

    對於李煜是否適合做國君我們暫且不論。只看他父親李璟留下的那一副爛攤子,估計交給誰接也長久不了。更何況,和宋代開國皇帝趙匡胤相比:一個是馬背上馳騁沙場開疆拓土的武將,一個是杏花煙雨江南環境下長大的文弱書生,較量刀槍上的功夫,孰輸孰贏,自見分曉。若是較量詩書筆畫,一萬個趙匡胤也不是李煜的對手。縱橫歷史長河,能與李煜的才華相匹敵的屈指可數。詩聖李白可以算一個。

    可以說,李煜和後來的宋徽宗極其相似——輸了家國,贏了藝術。

    李煜輸了家國我們有以下看法。

    首先,李煜並不想當國主,而是相當隱士,命運卻讓他當上國主,而南唐國力實在不濟,面對趙匡胤的強大攻勢,李煜一介書生實在無能為力。

    其次,面對無奈的現實,藝術成了李煜的逃避空間。

    再次,李煜的小周后張麗華美艷絕倫,才華橫溢,愛情成了李煜的療傷劑。在愛情上,李煜與唐玄宗李隆基很相似。

    總而言之,李煜當上皇帝並非己之所願,而是命運的安排。李煜當皇帝和宋徽宗一樣不適合,讓他當一個文淵閣大學士恐怕不錯。

      

  • 109225295091

    2019-07-27 15:47

    李煜也是不由自主,因為他是南唐元宗李璟的第六子。由於李璟的第二子到第五子均早死,故李煜長兄李弘冀為皇太子時,成為事實上的第二子。

    959年李弘冀在毒死親叔叔李景遂後,不久也死了。李璟打算立李煜為太子,先封李煜為吳王、尚書令、知政事,令其住在東宮,就近學習處理政事。

    宋建隆二年(961年),李璟遷都南昌並立李煜為太子監國,令其留在金陵。六月李璟死後,李煜在金陵登基即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