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經》「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如何理解?道有動和靜嗎?

我來回答

熱心網友回答 (4)

  • 51834856642

    2019-07-27 16:59

    第二十五章 道法自然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強字之曰道,強為之名曰大。大曰逝,逝曰遠,遠曰反。故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域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一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注 釋

    1、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帛書本、河上公本、傅奕本、王弼本皆同。簡本作「有狀混成,先天地生」,「狀」,今本作「物」;帛書甲、乙本「混」作「昆」當為假借字。

    2、 寂兮寥兮,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為天下母:河上公本、傅奕本、王弼本皆同。簡本作「寂寥,獨立而不改,可以為天下母」;帛書本作「蕭呵,寥呵,獨立而不改,可以為天地母」;「周行而不殆」,帛書本和簡本皆無。

    3、 吾不知其名,強字之曰道,強為之名曰大:河上公本、傅奕本、帛書本、王弼本近同。簡本作「未知其名,字之曰道,吾強為之名曰大」。

    4、 人亦大:簡本、帛書本、河上公本、王弼本均為「王亦大」。傅奕本作「人亦大」。

    5、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物,是指物的屬性;體,是指物體。天地,是指道之體,或有體宇宙、宇宙。此句意為無限無體的「精」或物質基因構成的「無體宇宙」或「道之本」,在「有體宇宙」或「道之體」產生之前就存在了。

    6、 寂兮寥兮,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為天下母:意為無限無體的物質基因之精,構成的「無體宇宙」,是無聲、無形、無體,獨立長存永不衰竭,循環運行而生生不息,它可以算做宇宙萬物的本原。

    7、 吾不知其名,強字之曰道,強為之名曰大。大曰逝,逝曰遠,遠曰反:意為宇宙萬物的本原,我不知它的名字,只好叫它為「道」;如果勉強給它起個名字的話,也只能稱它為「大」。大到沒有極限,便不會消逝;沒有消逝,才稱得起「遠」;雖然「遠」,卻能自遠而「返」。

    8、 故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域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一焉:意為「道」是最大的無際;其次是「天」;再則為「地」;次則為「人」。「道」之域中有四大,「人」也是其中之一。

    9、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意為人效法地為法則生化演變而來,地效法天為法則生化而來,天效法道為法則生化而來,道效法自然的價值取向行為法則。

    語 譯

    有一渾樸狀態的原始之物,在「有體宇宙」或「道之體」產生之前就存在了,它在無際的「無體宇宙」中無聲、無形、無體,獨立長存永不衰竭,循環運行而生生不息,它可以算做宇宙萬物的本原。我不知它的名字,只好叫它為「道」;如果要勉強給它起個名字的話,也只能稱它為「大」。大到沒有極限,便不會消逝;沒有消逝,才稱得起「遠」;雖然「遠」,卻能自遠而「返」。所以,「道」是最大的無際;其次是「天」;再則為「地」;次則為「人」。「道」之域中有四大,「人」也是其中之一。人效法地為法則生化演變而來,地效法天為法則生化而來,天效法道為法則生化而來,道效法自然的行為法則。

    進而論之

    《老子》第二十五章,是老子在公元前6世紀展現出他的智慧,在解釋「道」是宇宙萬物之本原,是先天地生,即「有體宇宙」開端之前就存在。而且是,無際、無聲、無形、無體,獨立長存永不衰竭,循環運行而生生不息,它可以算做宇宙萬物的本原。這也就是說「道之本」就是「無體宇宙」,「道之體」就是「有體宇宙」。而且,「道之本」根據自然法則生化「道之體」,或「道之本」派生「道之體」。所以,「道」是宇宙本體,或「宇宙之本」與「宇宙之體」之合,也就是有限的「宇宙之體」依存在無限的「宇宙之本」之中。

    老子在第二十五章的論述,我用形象地比喻:當我們問老子,「道」是什麼?那麼,老子笑了,同時老子在想21世紀的人怎麼如此提問?老子笑後並會告訴我們說:「道」不是什麼,「道」是世界上任何「什麼」的之本,「道」又是世界上任何「什麼」的之性。老子在第二十五章的論述是在告訴我們,我們解答宇宙的本原時,不能拿派生的「道之體」中的「什麼」之物,來解說本原性的「道之本」。

    《老子》第二十五章,就表明了「無體宇宙」之本所派生的「有體宇宙」之體中任何實有的存在,如:水、火、原子、質子、夸克、輕子、中微子(西方哲學中的ontology);即人類所能視為構成一切物質實體或基本成分(粒子)的存在,都不能代表「無體宇宙」之本的「道」。然而,對「道是什麼」這樣的提問和回答,實際上都是在「為學」,為「有」,而不是在「為道」,為「無與有」。中國古哲人老子的「道」之學說,是指向宇宙之本與宇宙之體,以及宇宙本體之性的學說。這就是為什麼說,老子建構的「道」,是宇宙本體和最高原因的學說,也就是宇宙本體論的形上學。老子的「道之本」,體現的是一種溯本求源式的意向性追求,是一種理性思維的無窮無盡的指向性,是一種指向無限「宇宙之本」的終極關懷,是一種指向「有體宇宙」任何實有存在的本原。而「有體宇宙」,就是我們現在人們常說的宇宙。

    老子強調,人法地,那就是說,人類以地球為法則生化演變而來;地法天,那就是說,地球以有體宇宙為法則生化而來;天法道,那就是說,有體宇宙以道為法則生化而來;道法自然,那就是說,道效法自然;自然存在「第一推動者」,並根據自然價值取向客觀的行為規律,推動宇宙萬物生化演變。這就說明了在公元前6世紀中國古哲人老子就有很高的智慧與辯證思維,在解釋「道」就是宇宙萬物的本原,在解釋「道」生養宇宙萬物存在自然法則,即自然的價值取向客觀行為規律。

    從哲學的角度來說,宇宙本體就是道,就是道之本與道之體,也就是說,宇宙之本的「一」派生宇宙之體的「多」。老子所說的「道法自然」,是說,道之性是自然,道之生是自然,也就是,自然就是「道之性」之謂「道之生」。因此,道之性是「自然的計劃」,道之生是「自然的目的」。那麼,老子稱謂的「道法自然」,就是「自然的計劃」生「自然的目的」。然而,老子所稱謂的「道」是宇宙本體,而且也是社會和人生的本體。「道法自然」既是「自然的價值取向客觀的行為規律」,也是「道的行為規律」。道的行為規律,就是宇宙萬物生化演變必須遵從的自然價值取向客觀的行為規律。

    「道」這個字在哲學範疇是宇宙本體和最高原因的抽象,這就是為什麼說,古哲人老子建構「道」的形上學,就已經遠遠地、遠遠地超越樸素的唯物主義、樸素辯證法、樸素的生活經驗中間所感受到現象界「實有」的解釋。中國古哲人表述的「道」是指宇宙開端之前,宇宙尚未出現事物對象之「本」的、無體的「陰陽者」,與宇宙開端之後出現事物對象之「體」的、實有的「陰陽者」。這就是為什麼說,中國古哲人表述的「道」就是宇宙本體的最高抽象,它不同於西方德文中的ontologie和英文的ontology或拉丁文的ontologia詞含義。而拉丁文又源於希臘文,希臘文中這一個詞的字面意義是指關於on的logos,就是關於on(有、是)存在的邏各斯。其語意可以指宇宙開端之後出現實有事物對象的存在邏輯。因此,西方哲學最初的哲學思考就是由古希臘泰勒斯提出,而且他認為「水」是萬物的本原,萬物由「水」而產生,又復歸於「水」。這就說明了最初的西方哲學是「存在論」形態,不是「本體論」形態。

    然而,中國古哲人最初的哲學思考就是由古哲人老子建立,而且他認為「道」是萬物的本原,萬物由「道」而產生,又復歸於「道」。因此,最初的中國哲學形態就是「本體論」的哲學形態。中國「本體論」哲學形態從發生學的意義上,陰陽論的發生,意味著中國「本體論」的發生。中國哲學思想的來源,就是來自於《易經》中的陰陽論。而《易經》的陰陽思想就是來自上古伏羲時代早期「陰陽」與「八卦」的思想基因。據此,草創於殷商時代的《易經》代表著中國哲學本體論之基。

    中國古哲人表達的「道」與希臘古哲人表達的實有「存在」,其內涵的關鍵詞是「道」與「Logos」(邏各斯)。這兩者其中相同的意義,都是作為宇宙世界本原而提出。而不同之處,希臘古哲人赫拉克利特提出的「Logos」表示的是宇宙本體發生的實體存在對象是永遠變動的,而這種變動是按照一定的尺度和規律進行的,這就是赫拉克利特的邏各斯學說的原初義。然而,中國古哲人老子是將「道」視為宇宙開端之前無限「無體的陰陽者」之本的「一」,與宇宙開端之後有限「有體的陰陽者」之生的「多」,作為宇宙本體最高原因的學說。所以,希臘古哲人的「Logos」,體現的是西方文化的推理理性精神;而中國古哲人的「道」,體現的是中國文化的辯證理性精神。因此,希臘古哲人的「存在論」注重的是宇宙本體發生的、外在的實體存在對象,以秩序為邏輯的變動規律。然而,中國古哲人的「本體論」著眼於宇宙開端之前之始基,宇宙開端之後萬物之生之道理。

    西方的「存在論」(ontology)不僅在追問什麼東西存在,而且追問什麼東西是最基本的實有存在,以及各種不同的存在者之間的邏各斯關係;那麼,將西方的「存在論」作為有限「有體宇宙」一切實有存在者之間的邏各斯關係的研究,稱之為「實有」的「本體論」,這才是西方的「存在論」最有哲學理論意義的問題。

    而中國的「本體論」不僅在追問有限「有體宇宙」中「一切實有存在者」的本原,而且追問本原的無限「無體宇宙」生「有體宇宙」之道理;那麼,將中國的「本體論」作為宇宙起源及宇宙本體之性的研究,稱之為「無與有」的「本體論」,這才是中國的「本體論」最有哲學理論意義的問題。

    從而,希臘古哲人與中國古哲人在追問宇宙本原時,所產生的「實有」、「無與有」的思辨及學說,後人可以分別區分,統稱為哲學的「本體論」。

    中國古哲人老子在公元前6世紀,就已經告誡人類:「天下萬物生於有,有生於無」。即「有」是「無」的本體,「無」依存在「有」之中而共同的存在。也就是說,在有體的宇宙中「物質世界」之「有」是「精神世界」之「無」的本體,「精神世界」之「無」依存在「物質世界」之「有」之中而共同的存在。亦即,宇宙的「物質與精神」不存在是先有「物質」,還是先有「精神」的偽命題,或客觀就不存在宇宙「物質與精神」誰是第一性、誰是第二性的絕然分離。註:老子的「無」其概念範疇,不是科學概念範疇的「無」。

    摘自《老子的智慧之學》南京出版社,2015

  • 好夢想

    2019-07-27 16:54

    《道德經》是東方思想的源泉,它源於生活在東方大地,古人類對自然界的認識,是逐漸演化成一種理論的。在考古史上,人類脫離開動物,有了思想後,便開始思考文化,創造文化,他們發現了火,又發現了工具的妙用,知道了耕種,組織了起來,發現了自然規律,根據太陽的升落,創造了陰陽,確定了方位,用岩畫的形式給我們留下了寶貴的遺產。在中華大地上,中國古人類由類人猿,發展到古人類,於是便有了刀耕火種,龍山文化,半坡文化,磁山文化,三星文化,到北京一帶的山洞頂人,人類的大腦開始複雜起來,腦容量也在逐漸增加,直到拒今一萬年時,文明的種子開始留傳了下來,古人類對自然現像不了解,又無法解開謎團,於是就創造了神,由巫師來解釋自然現象,巫師們便掌握了話語權,中國古人類是樸素自然的,他們非常聰明,由生產實踐創造了結繩記數,這也是當今俗語中說的:好記性不如爛筆頭。正是這種樸素的唯物觀念,又創造了象形文字,人們便有了自己的文字,在很多考古學中都有記載,發展到夏朝時期,便有了專門記載歷史的史官,到商朝,就比較完善了,殷商故墟在民國時期就發現很多記載祭祀的甲骨文,這說明已經有了初步的文化基礎了。傳說是周文王創造了周易。這種說法不正確,應是在夏商之時這種陰陽學說就有了,比如甲骨文占卜吉凶,在殷朝國都發掘的甲骨文就是例證,在這方面郭沫若先生等老一代考古工作者給我們留下了珍貴的遺產,包括北京周口店地區發現的山洞頂人頭骨。這說明在商朝陰陽五行的概念都有了,周武王伐紂,讓祭師占卜說不吉,但姜尚認為不應死板教條,應依勢而為,當時紂王無道,民怨沸騰,諸侯離心,在經歷了伐討首舉後,又過了數年,紂王更加孤立,時機己經成熟,周武王與姜尚又大舉攻商,在出發前又讓巫師占卜,占卜的結果大凶,不以伐殷商,姜尚說:「物極必反,勢成騎虎,進則攻下商都,退則性命不保,當依勢而為。」武王於是親帥四萬五千名甲士,一舉攻破商都,紂王兵敗,至鹿台自焚而死,當時商朝王子微子,勸諫紂王不聽,怕商朝祖宗不保,於是抱商朝祖宗靈牌逃往西周,與他一起逃亡的一定有管祭祀文字記錄人員,故商亡之後,周易是從商朝轉來,人說易從咸陽,洛水才有我看不對應是在商朝中期就有,到紂王時已經有了規律性的東西了,周成王時,周公旦,依周易創製了禮議,這是儒家的源泉,這樣說來,易學應是商朝就有,到周朝獲得統治者重視,才大力發展了起來,《道德經》是周易的一個主流,儒家是其分支,有了這樣的認識,我們再看《道德經》,道德經講的是依自然規律而行,陰中有陽,陽中有陰,依勢而動,無不成功。事物都有自己的發展規律,順時針而行,如順水駕舟,逆時針而行,寸步難行。關鍵在於明白事物原里,每個事物都有自已的真理,抓住了真理,即使遇到很多困難,萬流歸海,這個大道理是永遠不變的。這樣一疏理,是否明白:「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的道理呢?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 4314105580621996

    2019-07-27 12:30

    道——「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

    而《道德經》恰恰是講,道 受到意識干擾後形態的變化。而這種被動的變化誘發連帶效應,正是開啟宇宙誕生和演化的原始動力。道若不改,不殆,則宇宙萬物而不能成也。道於動靜之間成就世間萬物,道之動與靜又是相對於觀想它的意識在起作用,也就是說,道究其根本是獨立不改而不殆的。動和改的是意識,是行者的心。讓心歸於中道,則真道現前……

  • 2721980473153175

    2019-07-27 14:16

    這是老子講的「道」,也就是「理」,或今天講的「自然規律」。天地間、宇宙之運行「規律」,所以「獨立而不改,運行而不殆」了。

    老子《道德經》說,道大,天大,地大,人大……《道德經》又指出,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這就是說,天地宇宙間四大,即天、地、人、道四大中,道即規律最大,而規律呢,還得遵循於自然……

    我一直認為,老子《道德經》,就是對《易經》之「易」的詮釋,這麼說來,道之易理,天地宇宙,辯證獨立,動靜結合,陰陽不悖,永行不止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