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白銀稀缺到白銀帝國,明朝如何獲取白銀並使之成為世界貨幣的?

我來回答

熱心網友回答 (6)

  • 羅爺法律

    2019-08-02 18:01

    明朝白銀帝國的形成主要得得益於明朝中後期的大航海時代的來臨。

    https://i1.ask543.net/uploads/d3/ee/7/2b29c000027b6cf52d8a8.jpg

    當時中國憑藉著在絲綢、棉布、瓷器等商品上的絕對優勢,通過與歐洲、美洲及日本等很多國家的海上國際貿易,建立了無與倫比的貿易順差!

    https://i1.ask543.net/uploads/73/48/b/2b295000026ad90c2e42e.jpg

    中國的絲綢與瓷器在國際上的需求量極大,明朝輸出貨物、流入白銀!!正是因為明朝在海上貿易行為中與其他國家的這種絕對的供需關係,刺激了南美洲、日本等地的銀礦開採!

    https://i1.ask543.net/uploads/63/4e/2/174fb0007a709c186c4fb.jpg

    歐洲、美洲、日本等地的商隊紛紛帶上白銀前來易貨,從而奠定了當時白銀世界貨幣的地位!!

    https://i1.ask543.net/uploads/11/75/1/174f70007b01410966eb2.jpg

    當時中外海上貿易主要有三條航線,明朝中後期也正是通過這三條海上貿易航線大量獲取白銀的。

    https://i1.ask543.net/uploads/69/aa/d/2b29c000027362036e03f.jpg

    第一條:中歐航線

    https://i1.ask543.net/uploads/59/76/3/2b29f00002708ac6dc70c.jpg

    這條航線的路線為:葡萄牙的里斯本——南非好望角——印度西海岸果阿——經馬六甲——到達中國澳門。如下圖

    15世紀,人類開始了大航海時代:1405至1433年鄭和七下西洋;1492年哥倫布發現美洲大陸;1498年達·伽馬開闢歐洲到印度的航線;1519年至1522年麥哲倫作環球航行的狀舉..........自此,世界開始聯繫為一個整體!!

    葡萄牙人第一個擺脫了摩爾人的統治,成為了第一個完成民族統一的歐洲國家!之後,葡萄牙人就成為了海上擴張的先行者!

    1487年,巴托羅繆·迪亞士航行到了南非的「風暴角」也就是後來的「好望角」!

    1498年,達伽馬的艦隊來到了印度,1510年,葡萄牙人進而控制了印度西海岸的果阿,並以此作為控制印度洋貿易的基地!

    1516年,葡萄牙人佩雷斯從馬六甲乘座一艘中國帆船來到中國。

    從此,歐洲葡萄牙經南非、印度、馬六甲最後抵達中國的航線基本形成!

    1517年葡萄牙王室派使臣抵達廣州,欲要與中國建立通商關係!然而,此次到訪因葡萄牙使者的驕橫而引起了大明官員的不滿,其想要與大明朝建立通商關係的目的也宣告失敗。

    直到1553年,重新打點關係的葡萄牙人才真正開始了對華貿易之路,之後基本壟斷了中歐的貿易通道!

    直到1565年出征菲律賓的西班牙人才於1575年派遣兩名傳教士和兩名軍官來到了中國漳州,並希望與中國通商!

    起初的時候,葡萄牙人還只是以殖民地所收穫的物品與中國商品進行交易,但是後來隨著中國絲綢與瓷器在歐洲的需求大增,歐洲人便開始直接帶上白爭來華購買。

    第二條:中美航線

    這條航線的路線為:從中國福建月港(現在的龍海海澄)、廈門、廣州等地再經澳門等——以菲律賓的馬尼拉作中轉——抵達墨西哥的阿卡普爾斯。如下圖

    西班牙人殖民菲律賓之時就發現了很多的中國物產,並得知馬薩瓦島與中國有直接貿易關係!

    1565年,墨西哥與菲律賓之間開通了航線!

    於是,美洲的白銀開始大量運往菲律賓馬尼拉,在馬尼拉用這些白銀換取中國商品,再運回美洲墨西哥西海岸的阿卡普爾科!

    而最後,馬尼拉再用美洲的白銀向中國換取絲綢、棉布、瓷器等!中國成為了絕對的供貨方,也建立了絕對的貿易順差!

    1573年,菲律賓少督拉米沙禮斯曾報告西班牙王室說:不管是西班牙還是葡萄牙,又或者是墨西哥.....所能輸出到中國的貨物,沒有一樣不是中國所已經具備的!所以對華貿易必須向中國輸送白銀!!

    第三條:中日航線

    中日海上貿易就要簡單很多,一方面是中日傳統的直接貿易途徑,另一方面由葡萄牙人通過澳門運送到長崎。如下圖

    日本對於中國商品的依賴性很大,他們與中國的通商主要有兩種渠道,除了在傳統的中日關係有建立了直接貿易的途徑。

    另外,葡萄牙人和荷蘭人利用中國當時關係不和的機會,將中國商品從廣洲出發,經澳門轉運至日本長崎(當時澳門的對外貿易基本被葡萄牙人壟斷)。

    日本曾因白銀藏量極大而被歐洲人譽為「銀島」,十七世紀初以前,日本的白銀產量約占世界的百分之二十!!

    日本白銀產量足夠的同時又沒有其他好的物產,所以他們與中國的貿易就只能用白銀購買了!於是有了「夷人悉用銀錢易貨,故歸船自銀錢無他攜來。」的說法!!

    可見,當時中國商品在國際貿易中的強勢地位!!也正是這種在國際貿易中的強勢地位,使得當時的明朝對他國建立了絕對的貿易順差,全世界各地的商隊帶著他們的白銀趕交換成中國商品,最後白銀悉數流入中國!!

  • 3364139961159096

    2019-08-02 13:22

    第一代貨幣是銅錢,盛唐之前中國的主要貨幣始終是方孔圓錢。經過了宋代原始自由經濟大發展,銅幣不能適應當時的經濟總量,取而代之的是紙幣——交子、會子、中統交鈔,等等。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為什麼大明帝國會突然放棄紙幣,轉而向銀本位演進呢?不是大明帝國想放棄紙幣,實在是朱家王朝不爭氣,把自己的牌子砸了。紙幣是紙做的,根本就不值錢,值錢的是紙幣背後的信用。大明帝國從開國皇帝朱元璋起就亂髮紙鈔,把紙幣背後的國家信用破壞得一乾二淨,明成祖之後大明寶鈔已經基本變成了廢紙。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正統元年,明英宗發布命令:江南府縣必須將四百萬石的糧食貢賦改為一百萬兩白銀,變相承認了白銀的法償貨幣地位。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帝國完全放棄了金銀交易禁令,被迫承認白銀為帝國的合法貨幣。

    《水滸傳》成書於明代嘉靖末年,全書絕無使用紙幣的描寫,甚至用銅錢也罕見,市場交易不論款額大小,幾乎專用白銀。從幣材有效性來講,白銀為幣的限制是很多的。皇帝權力再大也不能變出白銀來,有多少白銀才有多少貨幣。

    白銀貨幣體系束縛了封建專制帝國的掠奪之手,帝國再也不能隨意動用貨幣政策這種殺手鐧來劫掠民間資財,是好事嗎?未必,因為大明帝國沒有多少銀礦,不適合以白銀作為貸幣。

    據《天工開物》記載,大明帝國銀礦分布於湖廣、江西、浙江、雲南—帶,一半以上的白銀產自雲南。即使在雲南行省,每年產白銀不過也就是十萬兩,全年帝國產銀不過也就十八萬兩。這個數字等於說,整個大明帝國每年所產白銀用幾輛大卡車就能拉走,即使大明帝國放開一切對新興產業的束縛,從國內貨幣供應量來看,原始自由經濟也不可能實現經濟起飛。無論你想幹什麼,哪伯是擺個地攤,第—位需要做的就是籌集資本。

    同時代的西歐卻是大明帝國一個完整版的反證。1510—1600年,新大陸金銀迅速誦入西歐,倏忽而來的金銀形成了巨大的購買力,幾乎所有商業領域都獲得了巨大的市場,然後就是商業興盛、各行業隨之興盛。在人類剛剛走出洪荒的年代,只有足夠的貿易才能刺激出更精細、更有效的專業分工,而這一切,先決條件是必須有足夠的貨幣。

    今天,人們把西方這場持續了近一百年的黃金白銀流入譽為「價格革命」,意思是黃金白銀供應量劇增刺激了國內需求,以紡織業為代表的產業相繼興起,這也是後來工業革命最直接的誘因。

    反觀大明帝國,嘉靖年間白銀貨幣化的趨勢已經無法阻擋,也是從這個時候起,整個帝國開始遭受「銀荒」的困擾。嘉靖四十三年,帝國正式承認白銀為貨幣兩年後,戶部有了這樣的奏報:太倉全年歲入不過二百萬兩白銀,半年不到就已經花掉了一百七十萬兩,過頭稅也不能再收了,順天府正稅每年不過十萬兩白銀,額外加征的稅銀已經到了十一萬兩,所轄大興、宛平兩縣,無論窮富,全村逃亡的不在少數。

    嘉靖四十五年,一輩子向神仙行賄的朱厚熜還是沒有看到長生不老報告獲批,終於帶著無限遺憾去跟神仙面談了。

    隆慶皇帝剛剛登基,就面臨這樣一種尷尬的局面:大明帝國缺錢,想鑄錢沒有銀礦,想發行紙幣又沒有人承認。時人慨嘆:天下之民最缺的並不是五穀錦帛,而是白銀乏(天下之民,惶惶以匱乏為慮者,非布帛五穀不足也,銀不足耳)。

    「隆慶開海」

    辦法總比困難多,沒有銀礦沒關係,國內沒有,國外還沒有嗎?

    隆慶元年(1567年),隆慶皇帝下令,放開海禁、承認私商下海合法、進口白銀,即《明史》中所謂「隆慶開海」。

    荷蘭地理學家洪第烏斯編制的萬曆三十八年(1610年) 明朝版圖

    很多人認為,大航海時代國際貿易集中於西歐與新大陸、非洲、印度,中國沒有參加這場世界性的大變革。這種想法是極端錯誤的。15—16世紀,確實有很多貨物(請注意,不是商品)從新大陸、非洲、印度運輸到西歐,但這些貨物相當一部分不是買來的,而是搶來的,所以不能稱其為商品。

    當時,西歐人做買賣,買的是中國貨。西歐人對華貿易多是轉口貿易,呂宋、日本、馬六甲、台灣島和澳門是幾個最重要的中轉站。

    有三條商路最為著名:

    ——從美洲、西歐—呂宋—中國,主要販運中國的生絲、棉織品;

    ——西班牙、葡萄牙與中國台灣、澳門之間的直接貿易,主要販運瓷器、香科、絲綢;

    ——西屬美洲殖民地—日本—中國台灣,每年春節之前,早已來到日本的西方商人揚帆起航,藉助東北季風載著白銀駛向台灣等地,在這裡他們可以買到中國白糖、小麥、絲綢、沉香木、樟腦和陶瓷。

    在運回中國貨的同時,所有西方貿易艦船隻向中國運輸一種東西——白銀。據《美洲的船隊及海難》記載,即使一條小商船也會載有上千條白銀,每條重七十磅。萬曆年間曾有一艘葡萄牙商船在駛往澳門的途中沉沒於東南亞海域,1985年這艘沉睡了幾百年的航船終於重見天日,打撈者驚訝地發現,這艘船上居然裝了整整一萬公斤白銀。

    人們都知道,第一代全球霸主西班牙獨占了當時世界上三分之一的白銀,據說,是當之無愧的全球霸主。僅就自銀占有率而言,還有一個比西班牙更牛的霸主——大明帝國,西歐官方數據估計,全世界另外三分之一的白銀流向了中國,而美國學者Barrett等人則認為,三分之—僅僅是官方的統計數字,如果加上走私,新大陸43%—57%的白銀最終流入了中國。

    台灣著名經濟史學家全漢昇先生估計,隆慶到崇鎖年間,共1.5億兩白銀從海外流入中國;很多人說「隆慶開海」激發了大明帝國對外貿易,自此,大明帝國商業如雨後春筍般蓬勃興起,這也是大明帝國中後期「資本主義萌芽」的—個證明。

    隆慶年間大明帝國確實有繁榮的海外貿易,只不過城郭之間的私商同樣沒有撈到任何便宣。 「隆慶開海」並非任何人都可以隨意揚帆遠航,還是要辦很多手續的:首先要在居住地由鄰里進行擔保;然後才能向當地縣、州兩級衙門遞交申請;最後由朝廷海防機構核准,並發給「船引」,即出海貿易的營業許可證。

    一個普通商人可能確實去過縣裡、州里的衙門,去朝廷辦「船引」,難度就比較大了。因為,一張船引的價格只有三兩白銀,而—船白銀的利潤卻至少是幾十萬兩白銀。行業准入需要審核,如此低廉的入門費、又有如此豐厚的利潤,獲得「船引」的入又豈能是私商?

    其實,在世界歷史中,商人與帝國權力相結合是—種常態。大航海時代,哥倫布、麥哲倫等航海家都是獲得了王室資助才得以率隊遠航,荷蘭東印度公司、英國東印度公司也都是在王權庇護下才獲得貿易專營權。

    貿易往來只關注白銀,明朝止步資本主義萌芽

    都是帝國支持下的對外貿易,為什麼西歐演進出資本主義,大明帝國卻只有資本主義萌芽?大明帝國販運出去的是實實在在的商品——生絲、瓷器、香料、絲綢、紡織品……拿回來的只有一種東西——白銀。

    《劍橋中國明代史》這樣描述:中國商人想從大多數外國商人那裡得到的是白銀,他們只關心自己能得到多少白銀而不關心其他西方貨物。

    貨物和白銀,二者有區別嗎?

    答:有。

    西方大航海時代,任何海外商品都是重大的創新,國內從來沒見過,必然有著極其廣闊的市場,新的貨物帶來了新的產業,新的產業帶來了新的生產能力,新的生產能力又會帶來新的財富。反觀大明帝國,這場財富盛宴的獲益者甚至不是帝國統治者,而是原有利益分配鏈條上那些大大小小的官商。中國近現代主要的商人集團基本形成於嘉靖、萬曆年間,比如,晉商、徽商,萬曆朝首輔張四維就是晉商首領,後來的東林黨也是江浙一帶的商人集團。

    據《明史》記載,時人感嘆,當今朝廷歲入不過二百萬兩白銀,一州之地富豪也富可敵國了。海外白銀集中在少數官商手中,絕大部分會成為窖藏,沒有形成新的購買力、沒有創造新的市場、也沒有帶來任何創新……更糟糕的是,大明帝國並不具備一個真正的國內市場,在投資渠道極為有限的農耕社會,土地便成為一種最好的投資渠道。

    在原本土地兼併就非常猖獗的惰況下,新湧入的貨幣資本致使地價倍增。我們查到了一些明朝江漸地區的地契交易記錄,隆慶、萬曆年間的土地價格上漲了十五倍左右,京城的地產價格尤其離譜,據《劍橋中國明代史》估計,一套尚書、待郎的宅邸價值在七干兩白銀左右,當時一個技藝精湛的手工業者年收入不過只有十二兩。

    海外貿易為大明帝國帶來了巨量白銀,卻沒有帶來真正的海外財富,畢竟白銀本身不可能提高國民福利,最終所有的財富還是要來源於每一個普通人的生產勞作。這些白銀最終成為超量的土地兼併的利器,封建官僚再一次徹底洗劫了整個社會的財富,流民再—次充斥了大明帝國。

    嘉靖、隆慶年間,大明帝國市面上再次流傳—幅新的《流民圖》,所繪城市為魚米之鄉蘇州,大量居無定所的流民湧入了這座以富庶和策繁華著稱的城市,人們衣衫襤褸、瘦骨嶙峋,或匍地行乞,或以雜耍為生……

    大明帝國有了全世界—半以上的白銀,真的就國富民強了嗎?

    張居正的「變法」

    在明代,甚至是在中國歷史上,真正把白銀變為貨幣的人是張居正。

    張居正(1525-1582)

    張居正,嘉靖二十六年進士,萬曆初年(1573年)成為內閣首輔,是一個可以與唐代楊炎、宋代王安石相提並論的人物。與揚炎、王安石一樣,張居正也以擅長理財著稱:隆慶年間(1568—1573),帝國太倉幾乎年年虧空二、三百萬兩白銀之巨;萬曆十年,張居正死的時候.帝國太倉存銀己高達四百萬兩,糧食可供此後數年之用。

    《國榷》將當時的情況譽為「海內肅清、四夷懾服」。此前、此後大明帝國都從未有過如此強盛的國勢。

    如此成績,張居正身後的評價同樣毀譽參半,有人將他稱為「宰相之傑」、「曠古之奇」、「救時宰相」,也有人說他「專權搜證」、「自作威福」、「苛察」、「擾民」。自張居正去世,這場爭論已經延續了四百多年,世事輪迴,直至今日仍然「迄無定評」。

    張居正,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物呢?

    相信大多數人知道王安石都是從「王安石變法」這個名詞開始,然而,歷代史家極少有人以「張居正變法」來描述張居正,張居正雖然做了和王安石一樣的事情,卻從未標榜自己要「變法」,他所做的一切那是「悉遵成憲」。

    王安石打出口號是「天變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看似痛快淋漓,其實不過是花哨的武術套路,近身實戰根本抵不過兇悍的直拳、勾拳。奸臣當道、山河殘破,說穿了是有人拿了不該拿的錢、利用手中的權力分走了太多利益。

    國事唯艱,舊制度—定有不合理的地方,卻一定也有很多合理的地方——那是無數前人心血的結晶,制度制定者和執行者都是絕頂聰明的人,所以這些制度才能歷經百年不變。

    張居正曾這樣評價「變法」二字:今上繼承了祖宗的皇位、臣民、江山與輿圖,變法、變法,今日豈無法、祖宗之法豈惡法?治新者仍舊是原來的那些人,新法不過是幾個新名目,焉能指望舊人依新法?所謂變法,不過是一群宵小自作主張,試圖打破現行利益分配框架另謀利益。

    挽狂瀾於既倒、扶大廈於將傾,最需要的不是變法,而是變人、變心,尤其要變官(惟在於核吏治)!只要「悉遵成憲」就能管住這些不可—世的封建官僚。

    張居正採取的第一個辦法就是要管住當官的,讓他們知道自己的職責,即,考成法。

    「考成法」說白了就是業務考核,今天的金融業員工深受其累,銀行有存款任務、券商有經紀任務、保險有保單任務,年底算賬沒完成任務,您就得「聽狗叫、看豬臉、任務加重工資減」!大明帝國當官原本也沒那麼容易,州道府縣都有稅收指標,朱元璋時代如果完不成任務就會被一刀咔嚓掉——完不成任務就是貪污了。後來皇帝懈怠政務,封建官僚也就失去了制約,隨著土地兼併愈演愈烈,當官的不敢向官家豪強收稅,考核也就成了一紙空文。

    在張居正看來,這樣下去是不行的。為政之初他就宣布:治事並不在那些毫無用處的一紙空文,而難在法之必行、言之必效,如果從來不去考核、不去總結教訓、不去追究責任,人人就會都懷著苟且之念,縱使堯舜為君、禹皋為佐,也難有回天之力。所以,要「月有考,歲有稽」,一月一小考、一年—大考。

    六部及州道府縣都要設立三本賬簿,把每個月該辦的事情都寫在上面,自己留—本、監察機構—本、張居正一本。到時候對賬,不把活幹完,一把手降職。

    為了明確考核指標,張居正的第二條辦法是丈量土地,核查財產,向富人徵稅。

    帝國太倉年年虧空,完全是因為有錢人通過各種名目掠奪小民土地(曰飛訪、曰影射、曰養號、曰掛虛、曰過都、曰受獻……),掠奪土地又隱瞞土地。洪武二十一年天下尚有土團八百五十萬七干六百二十三頃,正德年間朝廷可以徵稅的土地已經不足四百萬頃了,隆慶年間這種情況愈演愈烈,無一畝田者居然要負擔七八十畝土地的稅收,富者種無糧之地,貧者輸無地之糧!

    如果豪富之家膏腴之地跨連郡邑,編戶末民無衣無食卻要負擔絕大部分田賦,人們焉能不逃亡山林又轉為盜賊?

    「向富人徵稅」只是遏制土地兼併的手段之—,也並非張居正首創。大唐帝國的楊炎曾經推行「兩稅法」,試圖「唯以資產為宗」向富人徵稅,然而,大土地所有者本身就是封建官僚,又怎麼可能依靠這些人自己剝奪自己的財富?楊炎的改革根本就不具備最基本的社會條件,最終楊炎本人也被唐德宗賜死。

    跟楊炎相比,張居正還是有底氣的,張居正有楊炎等人不可能具備的一個特徵:楊炎只是宰相,張居正卻擁有絕對權力。

    皇帝是中國古代理論上的最高統治者,也只停留在理論上,事實上經常有人不把皇帝當幹部。在張居正眼中,皇帝就是一個傀儡,有一次張居正讓萬曆皇帝讀(《論語》,這個十歲的兒童把「色勃如也」讀成「色背如也」,結果,張居正怒吼一聲:這個字應該讀「勃」!萬曆皇帝居然嚇得抖如篩糠,估計就如同當年班主任讓我請家長一樣。於萬曆皇帝而言,張居正基本類似於狼外婆之類的狠角色,李太后在教育萬曆皇帝的時候就經常把張居正掛在嘴邊:使張先生聞,奈何?

    萬曆五年,大明帝國開始重新丈量土地、清查戶口,無論封疆大吏、勛臣貴戚還是皇室王爺,必須交出匿藏的土地;否則,你再牛,總牛不過張攝政,無論官至幾品都要把你發去戍邊!萬曆九年,帝國在冊土地擴大到七百多萬頃,達到了劉瑾整理軍屯以來的最高水平。

    萬曆九年,做完以上兩項,張居正使出絕招——「一條鞭法」。

    明太祖朱元璋以漢文帝自標,規定帝國田賦不得超過三十分之—。三十稅—的稅率確實不高,實際操作中就完全不是那麼回事了。

    在白銀沒有成為貨幣的時代,大明帝國田賦直接收實物,簡單點說就是種什麼收什麼,種蔬菜就繳蔬菜、種桑樹就繳蠶絲、種糧食就繳糧食。您把蔬菜運來了,先在門口等兩天吧,壞了,再去拉一車來,稅率立馬上升兩倍;您把糧食運來了,太濕,按三折算、再去拉兩車來,稅率立馬上升三倍;您把蠶絲運來了,陳絲,按一折算、再去拉九車來,稅率立馬上升十倍……

    實物稅賦具體按幾折算、稅率上升幾倍,完全要看苦巴巴的小農向胥吏孝敬多少。看起來沒有問題的三十稅一,實際執行下來,無數百姓就這麼妻離子散、家破人亡。

    田賦好歹是有標準的,徭役就一點譜都沒有了,帝國每年都要治水、修路、運漕糧……男子十六歲以上就要為國家服役,不到六十不能休息,一般情況下每年一個月。徭役有很多種,有的只是在當地搬磚鋤泥修城牆、有的卻是長途運輸、有的是讓你去前線送死……同樣的活兒放在不同時候結果也截然不同,比如,農閒時節沒人找你,專撿農忙的時候讓你去修路……不能及時播種或收穫,咱這一年的日子還過不過了?

    稅制越複雜,封建官僚上下其手的機會就越多。為了根除這些弊病,自嘉靖年間就有很多名臣試圖把稅制化繁為簡,根除胥吏撈錢的機會,比如,著名的清官海瑞在任淳安縣令時曾經試驗,無論正稅、賦役一律折價為白銀,可惜,這一改革觸動當地強豪的利益,海瑞很快被按上了「魚肉縉紳、沽名亂政」的罪名並被罷官。

    海瑞的法子其實是一個好辦法,萬曆九年,在全國土地丈量基本完成的情況下,張居正推出了「一條鞭法」。

    「一條鞭法」又名「一條邊法」,即把所有的稅收合併到一邊,簡單點說就一句話:把所有的田賦、徭役都改為白銀,具體而言又可分為三個單詞:「賦役合併」、「官為簽募」、「田賦征銀」。

    ——所謂「賦役合併」,就是將各種名目的徭役併入正稅,不再徵發居民為帝國無償幹活。

    ——所謂「官為簽募」,就是不再按人頭計算徭役,誰家土地多、誰家就要服更多徭役。什麼?不願意服役、沒有時間?您不來也行,交錢,收到銀子後官府會僱人替你服役!

    ——所謂「田賦征銀」就更簡單,除部分軍需項目外,田賦一律折銀交納,不再繳納實物。

    明人徐希明曾這樣評價一條鞭法:這種方法相對公平,便於小民而不便於官府貪墨,便於貧人而不便於豪富之家,便於鄉民而不便於造弊之胥吏。

    「一條鞭法」影響了貨幣運行

    「一條鞭法」的原意肯定是增加朝廷收入、減少胥吏盤剝,實際上,「一條鞭法」對歷史的最大作用卻在於影響了貨幣運行,這恐怕也是張居正自己沒有想到的。

    在經濟自然演進中建立一種貨幣制度需要很長時間,比如,銅材從進入流通到出現統一的貨幣標準(五銖錢)耗去了中國歷史上第一個千年,西歐貨幣從白銀轉化為黃金也用了將近千年的時間。但是,如果以國家信譽為貨幣背書,這種貨幣很快就會成為人們通用的交換媒介,畢竟國家信用是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信用,比如,官交子從出現到為大眾接受只用了不足百年時間——那可是毫無使用價值的一張廢紙。

    在張居正的「一條鞭法」中,所有帝國稅賦都必須以白銀完成,這等於說:不但帝國承認白銀是法定貨幣,同時也以帝國的力量鼓勵乃至強迫人們在交易中使用白銀——你可以不用白銀,賺不到白銀如何繳稅?

    最後我們來說一下張居正的結局。張居正推動「一條鞭法」,拿走強勢分利集團千辛萬苦聚斂來的土地。在權力巔峰的時候,數十年宦海沉浮的洞察力就告訴張居正,他極有可能不得善終。在一封與地方督撫的信箋中他這樣說:世事變遷,他日高台可平、詔令可毀,我怕是連一寸葬身之地尚不可得,只不過國事維艱,就讓我做霍光、宇文護吧!

    很不幸,一語成讖。

    張居正之所以能超越楊炎、王安石,最重要的原因是他自己的那句話「吾非相,乃攝也」。不幸的是,張攝政和萬曆皇帝存在於同一時空之中,總有一天那個十歲的孩童也會長大,那時候的皇帝便不會允許張攝政存在。

    萬曆十年六月二十日,張居正去世。張居正死後九個月,萬曆皇帝宣布張居正犯有謀反、叛逆、奸黨三大罪,甚至險些將他剖棺戮屍。自此,大明帝國失去了最後一位有能力總攬全局的人物,帝國則再次陷入一片混亂。

    六十年後,張居正的兒子張允修已年逾八十高齡,張獻忠逼迫他出山做官,張允修懸樑自盡,張氏家族血脈伴著大明帝國一同消失在歷史長廊之中。

    大明帝國,再無張居正。

  • 786849488447229

    2019-08-02 13:03

    中國自古以來就是缺銀的國家,以至於在白銀冶煉技術出現以後,銅錢依舊是中國的主要流通貨幣,在明代以前,白銀的流通量甚至比黃金還要低。

    但自鄭和下西洋開始,明朝打通了海上貿易通路,鄭和的數次西洋貿易,帶了了大量的白銀,同時也帶來了和其他國家的穩定貿易關係。

    自次,大量的海外白銀流入中國,白銀也才開始成為主流貨幣。

  • 23672356494

    2019-08-02 13:59

    明朝,是中國封建王朝中一個巔峰時期,當時君主專制達到頂峰,同時商品經濟日益發達,出現了資本主義萌芽,江浙一帶,沿海一帶,人們紛紛由農轉商,種植棉花,織布貿絲,這為白銀提供了巨大的需求。同樣當時船業發達,航海技術先進,為對外貿易提供技術支持,人們出海貿易有了條件,同時新航路的開闢,世界市場的開始形成,世界間的貿易無比繁榮。明朝利用自身先進農業國的地位,豐富的原料產地,發達的航海技術,經濟發達的優勢。為自身對白銀,既提供了需求又提供了市場,自身優勢明顯,才助於明朝成為白銀帝國,白銀量巨大。

  • 61577458971

    2019-08-02 14:10

    明朝時期,中國由白銀稀缺變成白銀富餘,其原因主要有如下幾點:首先,明代商品經濟發達,江南地區已出現近代曙光,貨幣流通速度加快,銅錢的弊端日漸突出,加上明中後期張居正改革,實行一條鞭法,更有力的推動了貨幣經濟的發展。其次,16世紀以後,隨著新航路的開闢,西方國家迎來了大航海時代,世界各地之間聯繫日益密切,世界市場逐步形成,西方殖民者從美洲掠奪的白銀,先流入歐洲,後幾經輾轉最終流入中國。進而,中國逐漸成為白銀富餘國。

  • 111381123039

    2019-08-02 15:31

    主要是西班牙人在美洲發現了幾個非常大的大銀礦,然後用這些銀子來買明朝的奢侈品,瓷器,絲綢,茶葉等。這就導致大量的白銀流入了大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