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大學一博士生連發2篇論文申請博士學位遭拒起訴母校,該案正在審理!你怎麼看?

我來回答

熱心網友回答 (11)

  • 63782963027

    2019-07-28 12:20

    用幾句話就能解釋清楚,柴博士2017年完成了博士答辯,博士論文答辯通過了,但是學校沒有給博士學位,多方溝通無果後,柴博士一怒之下將上海大學告上了法院。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上海大學設置了博士生最低畢業要求為發表兩篇及以上論文,至少有一篇進入SCI,EI,ISTP三大檢索,但學院單獨設置畢業標準,要求至少發表三篇核心論文才能拿到畢業證。問題的核心在於即學校已經設置了相關標準外,課題組或導師是否有權力單獨設置畢業標準?這件事一旦判決,影響甚廣,因為現在很多碩士博士之所以畢不了業,不是因為達不到學校的要求,而是過不了學院或者導師的要求,越厲害的導師提出的要求越高,名師出高徒,誰也不希望自己培養出來一個水貨,不過這就坑了在大佬手下讀研讀博的學生了。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我的看法是,既然想去大課題組跟著大佬讀博士,那麼就要按照人家的要求來,因為每個專業每個學科甚至每個方向,發表論文難度都不一樣,學校提出的標準只是最低標準,學院有權單獨設置畢業標準,就好比高考專業不同,錄取分數線不同,只達到了學校的最低錄取線,卻想去最好的專業,這實在有點說不過去。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但是對於柴博士來說,學校的說法有待商議,既然已經讓該名學生參加畢業答辯,並且答辯通過,就說明該名學生已經達到了畢業要求,但還扣著畢業證不發,就純屬故意刁難人。如果沒有達到學院的畢業要求,當初就不應該讓這位博士參加畢業答辯。

    後續判決如何?我們繼續關注!

  • 58540437410

    2019-07-27 23:22

    博士生為何會起訴母校?是學生的問題還是學校的問題?亦或是教育體制的問題?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事件梗概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2019年3月份,上海大學2014級的博士研究生柴麗傑向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狀告自己的母校上海大學,訴訟緣由是柴麗傑請求上海大學履行職責,組織學位評定委員會對他的博士學位申請進行審核評定。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4/7c/2/tos.jpg

    柴麗傑是上海大學經濟學院的博士生,研究方向是應用經濟學(法學金融學)。2017年12月,他通過了博士論文答辯,卻一直沒能獲得博士學位,原因是他未能在核心期刊上發表學院培養方案中規定的足夠數量學術論文。

    事件中凸顯出的幾個問題

    1.二級學院與學校在學位授予上存在的問題

    目前柴麗傑和學校之間所爭議的矛盾焦點在於按照校方規定,博士研究生只需要發表兩篇論文即可,但是柴麗傑所在的經濟學院卻要求博士生在核心期刊至少發表三篇專業論文。也就是說,他所在的經濟學院作為上海大學的二級學院,卻提出了比學校更高的要求,那麼這樣是否合理合法?

    《中華人民共和國學位條例》第六條規定:「高等學校和科學研究機構的研究生,或具有研究生畢業同等學力的人員,通過博士學位的課程考試和論文答辯,成績合格,達到下述學術水平者,授予博士學位:(一)在本門學科上掌握堅實寬廣的基礎理論和系統深入的專門知識;(二)具有獨立從事科學研究工作的能力;(三)在科學或專門技術上做出創造性的成果。」。

    《中華人民共和國學位條例暫行實施辦法》第二十五條規定:「學位授予單位可根據本暫行條例實施辦法,制定本單位授予學位的工作細則。」

    很明顯柴麗傑的博士學位授予單位應該是上海大學,而非上海大學的經濟學院。那麼根據上述第25條,應該是上海大學在其學術自治範圍內可以基於國家標準制定學位授予的細則,而並非由其二級學院制定。

    那麼在同一所院校出現了一級學校和二級學院兩套標準,到底該執行哪一套?二級學院的標準是否合法?

    2.高校評價機制中存在的問題

    柴麗傑要想取得博士學位,必須在核心期刊上發表論文,而且有最低數量限制,博士都得這樣嗎?

    長期以來,我國所有高校都將研究生在學校期間發表的學術論文作為授予相應學位的基本要求之一,但是國家並沒有規定取得學位必須發表論文。那麼各個高校為什麼要這樣做呢?

    原因主要在於國家對高校的評估機制,比如評估高校的辦學水平就有對其發表的論文或被引用的論文數量和質量有要求。再比如評估高校的人才培養就有對研究生在讀期間或者畢業後兩年內在相關專業取得的學術成果作為一項衡量指標。鑑於以上兩點,各個高校為了在評估中取得高分,只能把在核心期刊上發表論文作為研究生取得學位的一項基本要求。要獲得博士學位,論文的數量要達到2~4篇;要求至少有一篇被SCI或EI檢索,或者發表在核心期刊上;第一作者要求是博士生,或者博士生作為第二作者,第一作者為本校導師;發表單位必須署名為本校。這樣的話凡是拿到學位的博士生都符合論文要求,而這些論文都將記入本校的評估結果。

    3.高校在專業設置上存在的問題

    柴麗傑碩士研究生期間就讀的是上海大學法學院,因為法學院沒有博士點,而他對經濟學比較感興趣,所以他又報考了應用經濟學(法律金融學)博士,這個專業是上海大學經濟學院和法學院合作設立的。

    結果在就讀過程中柴麗傑發現,自己雖然作為該專業的第2屆學生,但是他的同學基本都是法學院原來的碩士學生,而導師也幾乎全部來自於法學院,根本就沒有既懂法學又懂經濟學的老師,在上課時也是把經濟學和法學課程完全獨立進行學習,因此自己和同學就都覺得雖然跨了專業,卻好似仍在學習原專業。

    其實柴麗傑和他同學遇到的事情並非個例,當前在我國高校設置專業的自主化越來越高,但是高校在專業設置上,越來越急躁,越來越追求急功近利。第1種情況,一些熱門專業會被跟風設置。一旦出現一個新興專業,該專業第1屆畢業生非常搶手,其他高校也會效仿開始該專業,造成接下來該專業的學生扎堆,在就業時出現重重困難,既影響學生的就業率,也影響了學生本人。第2種情況,一些專業在設置時沒有長期規劃和科學論證。有一些高校在專業設置時,基本上就屬於領導一時腦熱,一人拍馬定奪,在專業開設過程中,師資跟不上、設施不具備、專業課程開不齊,造成學生在學習過程中非常的被動和鬱悶,畢業後由於其專業性不強而被就業單位拒之門外。

    後記:教育的問題不止出現在中小學和幼兒園,其實大學裡面的問題很多也很顯見,有一些是歷史遺留問題,有一些是產生的新問題;有一些是評價機制問題,有一些是過程中產生的問題。無論哪一種,只要發現,就亟待相關部門快速研究解決方案。柴麗傑訴訟母校的事件,無論法院判誰贏,大家都輸了,但願這樣的事情少發生,不發生。

    喜歡就請點個讚!

    我是紫木玉,歡迎留言探討!

  • 5510750871

    2019-07-28 21:48

    答辯通過-畢業證

    院系專業的培養計劃滿足要求-學位證

    培養計劃包括學分,參與會議,發表論文等各方面要求,不同的專業會有自己的不同,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很多學校材料專業和機械專業畢業要求是不一樣的。很多時候,導師是不確定畢業要求的(周圍一大堆),很多時候是靠自己去和學校,院系確認。

    周圍很多博士在培養計劃不符合要求(大部分是小論文沒發夠)都是先拿畢業證,也就是順利通過答辯,而只拿到畢業證。後續等在投的小論文中了,再申請學位證。所以不是通過答辯就一定有學位證。

    至於培養計劃是完全按照學校最低要求,還是要看院系專業的具體要求,就看後續的訴訟結果吧!

  • 7821160626

    2019-07-27 15:47

    中國的教育,現在怎麼看都是一個笑話。大學不看能力,而是只看重你的學歷和資力。這應該說是一種比較普遍的現象。這體現出了大學管理體制的僵化呆板,不思變通。所以現在要改變的,不是我們的學生,而是僵化的教育體制。大學不應成為因循守舊,固步自封的地方。

    現代社會,正在經歷3000年未有之大變局。科技革命在極短的時間內改變了社會的形態。但我們的教育,卻依舊在很多方面循規蹈矩,因循守舊,在很多方面給學生設置障礙。

    想當年愛因斯坦關於質能方程的論文,只有短短的一頁紙。照現在的標準,估計連畢業證都拿不到。更別說就憑這一頁紙,改變人類歷史發展的進程。但是正是這一頁紙,將人類社會帶進了原子時代。

    黨和政府一慣強調要不拘一格,發現人才,不拘一格使用人才,而我們的教育管理部門卻因循守舊,不思進取。這將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人才的產生。延緩我國在科技,經濟,教育等諸多領域的發展。

    古人說,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信哉!龔自珍也說,我勸天公重抖擻,不拘一格降人才。但是當真正的人才降臨在你面前的時候,我們的大學管理者卻視而不見,充耳不聞。不能不說,這對我們國家和民族都是巨大的損失。

    看來是非常有必要對我們的大學和教育來一場翻天覆地的變革了。

  • 80倉全球購

    2019-07-28 16:21

    魚死網破的決定,但結果大半是魚死。如果是院方故意刁難,這樣拼一下也算可取。如果自身努力不夠,沒達到要求,那還是省省吧。學校的規定應該是最低要求,跟的課題組不同,項目背景不同,發論文的難易程度也不同。省市級的項目與國家級的項目肯定區別很大。發論文時要註明課題背景的,重點項目發論文還是比較容易的。所以具體問題具體分析,有沒有偷懶本人和導師最清楚。

  • wangf_2188_cn

    2019-07-27 23:29

    答題/帥小西De--期待為您解惑!

    https://i1.ask543.net/uploads/ca/e8/9/2b299000008338f4a7787.jpg

    單看事件本身,小西相信不少人會有一種認識:

    https://i1.ask543.net/uploads/d8/07/8/2b28e0000080c077cac0d.jpg

    到底是什麼困境,才能逼迫一個博士生走"訴訟母校"的渠道來達到獲得博士學位?

    https://i1.ask543.net/uploads/93/23/6/2b28e0000080b46a3da84.jpg

    事件還原:

    https://i1.ask543.net/uploads/32/2f/6/2b294000007b6841117c5.jpg

    2019年7.24日,上海大學博士生柴麗傑因申請學位遭拒起訴上海大學一案開庭審理。其實,事情早在20119.3.28日就曾引發不小的爭議,柴博士就上海大學不履行法定職責,未組織有關院、系及學位評定委員會對其博士學位申請進行審核審定一事,提起行政訴訟。

    https://i1.ask543.net/uploads/8f/08/0/2b285000007f78ea9a517.jpg

    柴博士的訴求比較簡單,即要求上海大學學位評定委員會對其博士學位申請進行審核評定,整個過程中爭議的核心是"學院另行設置3篇核心論文的指標是否合理,而學校是2篇"(後文有介紹)。小西看了下官方發布的具體內容,2014年9月入學的柴麗傑博士就讀於上海大學應用經濟學(法律金融學)專業,至2017年9月已順利修滿博士課程並完成規定的學業考試。

    https://i1.ask543.net/uploads/2f/83/0/2b29e0000082ac4a629af.jpg

    按博士生畢業流程,柴麗傑博士撰寫的博士學位論文已通過上海大學要求組織的開題、預答辯、盲審、正式答辯等環節,且有個很關鍵的細節,即論文答辯委員會的最終答辯意見未"建議授予博士學位"(已發畢業證、未有學位證)。作為博士過來人和研究生的導師,同樣認為整個過程合理合規。

    但是,時間節點上柴麗傑博士3年半完成攻讀博士學位,以目前普遍4年的博士學制來說,算是小小的"破格"。一般,能提前畢業的博士生都是導師的"自豪與驕傲",科研成果多且取得不錯的創新。之前,小西也見過不少提前畢業的博士,其博士生導師會請該研究方向的不少大牛導師作為答辯委員會成員,算是對該博士最大的扶持,將他"推"出去,讓更多的大牛知道這個優秀的年輕博士。

    不少人會說請外面的大牛來參加答辯就是對博士的扶持嗎?真還就是的。博士答辯每請一個圈內大牛,遠不止是"人情"上的付出,畢竟大家都很忙,能來說明關係不錯,而且參加答辯的專家遠一些的往返費用和住宿費的成本高於很少的答辯專家費。

    如不少學校規定,博士生答辯每個專家僅能發500-1000的專家費,少量導師會自己補一部分。這也是為何大部分博士生答辯,僅有答辯委員會主席是其他單位(如同城研究所),其餘都是本校的博導,這就是在降低答辯費用(起碼答辯專家不用支出住宿和往返交通費)。

    在讀期間,柴麗傑博士在南大核心期刊發表學術論文1篇、"中國商法年會"發表會議論文1篇。小西覺得可能爭議就是不少學校規定"博士生要畢業畢業發表至少3篇與學位相關的學術論文,其中2篇C刊(南大核心)"。

    當然,小西不是該學科的,對於"中國商法年會"的會議論文"含金量"不妄下定論。不過,每個大學都有申請博士學位要求《學位與研究生教育重要期刊目錄》和校學位評定委員會認定的重要國內核心期刊。

    在柴麗傑博士提供的《信訪事項答覆意見書》中,同樣看到類似的內容"作為2014級博士研究生,學位申請應滿足《上海大學經濟學院研究生學位授予科研量化指標》(2014年版)。由於擬未能達到相關標準要求,故未能獲得學位。"。小西查了下,經濟學院的要求是核心期刊學術論文數量得是3篇。

    在博士生畢業的要求中,有學校、學院/學科、導師三個層次的規定,相對來說/在大部分研究生心中,導師的要求是最高的,而學校的要求往往比較容易。如2018年,清華大學甚至取消博士生畢業論文要求,但是其學科、導師依然有自己的"規定"。

    在柴麗傑博士事件中,我們看到的是學校要求2篇核心論文,學院要求是3篇核心論文。按套路的話,應該是不少導師可能要求4篇,是不是?但是,還真的沒有。能讓柴麗傑博士論文順利送審,且組織答辯,說明其導師還是認可柴麗傑博士已達標其課題組博士生的畢業最低要求。

    其實,類似的情況真的不少,尤其是核心期刊數量和每期版面有限。不少博士生都是因為學術論文尚未答辯而延期畢業,之前有華師教授范軍發文《博士畢業必須有2篇C刊文章 華師教授:這要求快把博士生逼瘋了》。這遠不止是"一刀切"的事情,一旦放開所有畢業要求,博士生質量難以保障又是一個新問題,源頭還得從C刊數量和投稿、導師論文署名等多環節共同調整。

    柴麗傑博士訴訟上海大學的其他看法

    在博士生圈子內,針對柴麗傑博士這個問題也有些不同看法。就應用經濟學專業博士生而言,1篇南大核心、1篇會議論文的博士生,大部分導師會不會讓其申請答辯的,最低要求2-3篇核心論文的原因之一是博士生畢業後想求職,"2篇核心論文"已是不少雙非院校最低標準。

    甚至,不少熟識的博士朋友說,"三篇核心可以博士畢業,真的很爽,其中一個博士當年可是發了5篇才畢業的。"。另外,不同學校會也會根據C刊排名劃分不同級別或區,除了數量還有質量的要求。當然,這裡面也透露著深深的自嘲和無奈。

    因此,在小西看來這個事情本身非常典型,也是許許多多博士生遇到的問題。以目前公示的信息來看,上海大學曾於2018年12月11日與柴麗傑博士溝通過。期待事情的進一步發展,也許會對未來博士學位授予帶來新的變革。

    為何不少人非要扯上柴麗傑博士的博士生導師,導師背啥鍋?

    讓小西無法接受的是,不少人都不清楚事件本身是什麼,甚至分不清訴訟的被告是上海大學還是該博士生的導師,非扯到柴博士的導師對其壓榨、不讓畢業。如小西在其他評論看到"是誰給導師這麼大的權力,一定要改革。"。真的是讓人覺得很想笑的一件事,別沒事就給原本緊張的"導師與博士生關係"添亂。

    沒有其博士生導師的簽字同意,柴麗傑博士連向學校申請博士學位答辯的機會都沒有。而且,整個事件中,柴麗傑博士的博士生導師起碼是"鼎力相助"柴麗傑博士畢業的,反過來說,柴麗傑博士不管勝訴與否,依舊在上海大學工作的其導師受影響可能更大。

    在這個事件中,同樣有不少人質疑的是僅發表1篇南大核心+1篇會議論文,柴麗傑博士的導師就讓其畢業,是否存在要求不嚴?在這個前提下,還讓導師背鍋博士生不能畢業,良心何在?就算問柴麗傑博士本人,小西相信他也是感謝導師的。

    最後,小西想說事越辯越明,理越辯越清!柴麗傑本身是法律金融學的博士生,走訴訟渠道不宜被過度解讀,僅僅是一種訴求的方式。不過,小西疑惑的是該規定在學生入學事情,以法律約束而言,是否代表學生入學就同意該規定呢?

    小西的答題肯定有些許不到之處,歡迎各位朋友批評指正,謝謝大家!

    ▼小西期待您的關注與點讚,這將是我答題最大的收穫!

  • 23417727843

    2019-07-27 11:03

    這不太知道上海大學對博士生的具體條件要求!首先,這個博士生因為母校不給博士學位就起訴學校,有示範效應,也有教育意義。因為現在國內博士生、碩士生眾多,授學位都是學校說了算,很少上了法律層面。現在有人上了法院,請法院和法律回答這個問題,我認為很有積極意義。對社會有教育意義!但如果從學校和博士生角度看,要看上海大學的博士授予條件!如果在具體條款里,對上課多少、發表幾篇論文等詳細條款,人家博士生達到了,就恐怕上海大學要輸理!所以,有點意思!

  • 52757101687

    2019-07-27 13:18

    等司法審理結果吧

  • 67296995312

    2019-07-27 13:53

    無論最後結果如何,這是好的開端,至少加大社會關注度,增加透明度和公平性。

  • 2466947297455319

    2019-07-29 13:19

    西方價值觀滲透的結果

  • 51730493400

    2019-07-28 22:12

    西交管院5篇CSCl,一篇外文